美国的学生运动:阻止政治疯狂的尝试

美国上百所大学爆发了支持巴勒斯坦并拒绝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学生运动 (阿纳多卢通讯社)

美国一直自诩为自由世界的领导者,自诩为民主、法治和自由价值观(例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集会自由)的捍卫者,然而,土耳其萨巴哈丁泽姆大学伊斯兰教和国际事务研究中心主任萨米·阿里安在其一篇文章中指出,美国高校的学生运动即将改变这种形象。

阿里安表示,基于美国国会议员制定的这些概念和法律,历届美国政府都以涉嫌侵犯人权为借口,对包括俄罗斯、伊朗、委内瑞拉、朝鲜在内的许多国家实施了制裁。

根据阿里安的说法,但在今天,我们看到美国蓄意忽视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的严重侵犯行径——数十年来,巴勒斯坦人一直在以色列的残酷占领下承受苦难。

在超过200天的时间内,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犯下了许多屠杀和暴行,这不能被忽视,也不能企图将其合法化。

自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爆发至今,已有超过12.5万人伤亡,其中至少还有4.5万人死亡或者失踪,而70%以上都是妇女和儿童。

美国高校

美国的忽视与以色列的疯狂

自今年一月以来,尽管国际法院裁定以色列在加沙的行为可能构成种族灭绝,但美国舆论界和政界的知名人物却坚定支持以色列的罪行,而没有对受害者表示任何真正的关心或者同情。

作者认为,在这些事实继续受到忽视的情况下,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及美国国会已经准备好提供适当的掩护,旨在为以色列政府提供军事、经济和政治支持。

自这场战争开始以来,美国共4次使用其在联合国安理会拥有的一票否决权,并向许多地区行为体施加政治压力,从而挫败了所有阻止以色列杀戮机器的国际努力。

事实上,美国向以色列提供武器的行为直接违反了美国自身的法律——这些法律禁止蓄意和无差别地对平民和基础设施使用美国武器,并且禁止将饥饿作为针对加沙巴勒斯坦人的战争工具。

声援加沙的美国大学生营地

美国高校内的学生觉醒

就在美国政客对以色列在加沙犯下的战争罪行、种族清洗和种族灭绝提供支持和鼓励之际,美国高校内的学生们却拒绝接受这些罪行,并且采取了前所未有的措施来制止以色列已经失控的疯狂行为。

在全美超过100所大学与学院内,成群结队的学生走上街头,以表达对这些措施和政策的拒绝,以努力迫使以色列结束其在加沙的种族灭绝罪行。

美国地图

学生斗争史

美国现代史上当然存在学生斗争的先例。早在20世纪60年代的民权时代,黑人学院及大学便在组织学生和动员社会打击制度性种族主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黑人学院及大学是美国的一组高等教育机构,成立于1964年之前,旨在为非裔美国人提供教育。

作者表示,在20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反对越南战争是许多美国大学加强其学生活动的一个因素。

历史学家们认为,在1970年5月,美国当局在俄亥俄州肯特大学实施的暴力事件造成4名学生死亡、9人受伤,这成为了公众舆论反对越南战争的转折点。

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到整个80年代,美国高校在南非反对种族隔离的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由学生主导的、呼吁抵制和制裁受益于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公司的运动已经开始取得成果。

到1988年,已经有156所大学和学院脱离了与南非种族隔离政权相关的任何公司,从而导致了该政权在几年后的垮台。

高校示威以向加沙发出国际声援

历史策略

学生运动已经席卷了美国上百所大学和学院,以反对以色列的占领及其对加沙的毁灭性战争,而这种运动的策略则有着其历史根源。

阿里安认为,美国的政策和社会制度变化往往以两种不同的方式发生,有时这两种方式还呈现交叉状态。

第一种方式是自上而下的。在这样的情况下,统治精英和富裕阶层通过他们的政治机构和中心开始向政治阶层施加压力,要求采纳他们的政治偏好与诉求,而一旦这些诉求成为法律,法院和行政机构就要予以执行,然后再通过媒体向大众传播相关舆论。

第二种方式则是自下而上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政治和社会变革始于批评现状的不同群体,他们寻求根本性的变革,而统治阶级和深层国家往往不愿意接受这种变革。

学生、活动人士和工人运动就属于这类群体,这种做法的诉求往往会被忽视,或者面临强大利益集团的激烈抵制。

在通常情况下,当压力增加时,残酷的国家暴力往往会被用来对付那些寻求变革的人们。

如今,以色列和美国全球霸权的捍卫者们担心学生的激进主义,这是因为这种运动能够影响公众舆论,并使之朝着支持巴勒斯坦权利的立场转变。

值得注意的是,那些支持以色列利益的团体夸大了对以色列在加沙罪行的批评者的反犹太主义企图,以至于这些指控如今已经失去了任何价值或可信度。

阿里安认为,美国各地学生在过去几周内表现出来的勇气和决心令人惊叹,如果学生运动能够继续保持这种势头,那么这可能会导致美国公众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态度发生转变,并且可能有助于改变美国在整个地区的政策。

来源 : 阿纳多卢通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