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乱葬坑:真相正在被揭露吗?

在加沙地带南部的纳赛尔医疗中心已经找到至少392具尸体 (法国媒体)

数月前,以色列军队围攻了加沙地带的三家医院,并声称这些医院被用作了哈马斯的指挥中心,现在,巴勒斯坦紧急救援人员持续在这些医院及其周围发现乱葬坑。

目前已经找到了500多具尸体,巴勒斯坦官员表示,其中几具尸体有遭到肢解和酷刑的迹象,而这构成了战争罪。以色列军方否认这些指控并称之“毫无根据”,他们还声称,这些尸体是在以色列军队与哈马斯在该地区的战斗期间由巴勒斯坦人埋葬的。

联合国、美国和欧盟呼吁对此开展独立调查,以确定真相并确保追究责任。联合国发言人史蒂芬·杜加里克表示,“妥善保存所有法医证据非常重要。”

但是随着以色列加强对加沙南部城市拉法的攻击,并且关闭了从埃及进入加沙的过境点,以阻止任何可能的法医小组或设备被部署到加沙地带,因此,在这些埋葬地点被挖掘出来之后,证据也只能被随意收集。

专家们表示,对可能存在战争罪证据的地点的干扰将使寻找真相变得更加困难,但并非所有伸张正义的希望都破灭了。

如何从乱葬坑收集证据?

在汗尤尼斯的纳赛尔医疗中心发现了3个乱葬坑,在加沙城的希法医院发现了3个乱葬坑,在拜特拉希亚的卡迈勒阿德万医院发现了一个乱葬坑。

加沙巴勒斯坦民防成员穆罕默德·扎宁在本周四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还在希法医院发现了第4个乱葬坑,里面共有42具尸体。尸体已经腐烂且无法辨认,但有些尸体上带有身份证件,或者被亲属从衣服残迹中辨认出来。

民防小组一直在通过照片和视频记录这些遗骸,他们几乎没有任何防护装备,也没有法医设备。扎宁表示,“我们只有一些裹尸袋和一些保护手和鼻子的设备,但实际上,这是当地的努力,这给我们的团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萨尼·尼米尔·阿卜杜-拉赫曼在加沙贾巴利亚难民营的阿尔梅赞人权中心工作,并且参观了希法医院内的乱葬坑,她说,她亲眼目睹了推土机挖掘地面的过程。

在死者被重新埋葬在新的地点之前,失踪者的亲属在遗体周围寻找亲人的衣物和踪迹。有时候尸体无人看管。阿卜杜-拉赫曼告诉半岛电视台,“有狗会来吃尸体,这种气味是致命的”,“这项工作需要更多的能力和法医专家,而这一切在加沙都没有。”

是否已经找到了战争罪证据?

一些民防成员声称发现了虐待的证据,包括酷刑、法外处决和非法杀害非战斗人员,而这些行为可能构成战争罪。

参加希法医院挖掘工作的民防小组成员拉米·达巴贝什告诉半岛电视台,他的小组发现了“无头尸体”。护理人员阿德尔·马什哈拉维表示,他看到了穿着住院服的儿童和妇女的尸体。

民防小组成员穆罕默德·穆吉耶表示,至少有10具尸体在被发现时双手被绑着,而其他尸体上还绑着医疗管。他补充称,需要对大约20具他们怀疑被“活埋”的人的尸体进行额外的法医检查。

汗尤尼斯民防部门负责人亚门·阿布·苏莱曼表示,在纳赛尔医疗中心发现的一些尸体“堆放在一起”,有迹象表明当时曾发生过现场处决。仅在该地点就至少发现了392具尸体。

收集到的证据可靠吗?

乱葬坑调查通常是一个高度复杂、漫长且昂贵的过程,需要大量的专业知识和资源。总体操作原则法医科学方法的基础是“不造成伤害”,因为对现场的干扰可能会损害证据。

佛罗里达国际大学法医科学家斯特凡·施密特这样告诉半岛电视台,“几乎每个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把尸体挖出来,因为这是一件非常情绪化的事情”,他曾调查过多起冲突中的乱葬坑。

“但是在识别尸体并确定发生了什么时,尸体在地下会更安全。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真相是如此重要,各方都在传播自己对事件的看法,因此能够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就显得尤为重要。”

在希法医院发现加沙的第7个乱葬坑

施密特表示,挖掘尸体,特别是使用推土机等侵入性方法,会消除有助于确定责任的线索,也消除了可以揭示坟墓何时挖掘以及使用什么工具挖掘的证据。

每次挖掘都会消除证据,因为腐烂的身体部位会留在原来的埋葬地点。 一旦尸体被移动并重新埋葬,有关其来源的信息就可能会丢失。

不准确的信息也可能作为记录过程的一部分而被加入。施密特表示,在战争背景下,悲伤的亲属在心理上倾向于希望结束这一切的错误辩认是很常见的。如果不进行尸检,有关尸体被斩首或活埋的说法也很难得到证实。

仅靠照片和视频证据可能不足以消除混乱。施密特表示,为了使视觉证据被视为可靠,必须确保监管链。

记录过程必须在空间和时间上清楚地了解挖掘过程,并使用包含元数据和按序列拍摄的地理位置等信息的图片。在放大细节之前,必须将镜头构图为具有地标特征。然后,信息被系统地收集到电子表格中,其中每个条目都超链接至相关的视觉数据。

施密特表示,“我看到了来自加沙的照片,但我看不到监管链。我不知道它们来自哪里”,他还补充称,这意味着他因此无法对它们所展示的内容给出专业意见。

“现在发生的事情正在摧毁证据。我知道这不是故意的,但是这正中那些不想说出真相的人的下怀。”

国际组织可以提供帮助吗?

联合国呼吁对加沙乱葬坑进行“明确、透明和可信的调查”。欧盟支持这一呼吁,并称在医院发现尸体“给人留下了可能侵犯国际人权的印象”,而美国则表示希望对此事开展“彻底、透明的调查”。

目前还不清楚哪个组织会响应这一号召,也不清楚未来谁可能承担起繁重的调查任务。

联合国人权发言人杰里米·劳伦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该国际机构没有为在加沙埋葬地收集证据提供支持,“因为这需要当地根本不存在的具体专业知识”。

加沙人严重缺水

受害者还有伸张正义的希望吗?

由于与埃及之间的拉法过境点仍然处于关闭状态,派遣外国调查人员调查战争罪指控的前景似乎很渺茫。

然而,伸张正义的希望并非全部消失。英国律师杰弗里·尼斯表示,“与你没有得到的东西相比,你所得到的东西本身可能就非常能说明问题”,他曾在海牙国际刑事法庭审判塞尔维亚政治家斯洛博丹·米洛舍维奇时代表前南联盟检方。

在有关法医科学证据的问题上,尼斯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因为你没有得到全部证据并不意味着你还没有得到足够的证据。”

在前南联盟,遗骸挖掘工作持续了几十年的时间,即使在事件发生多年之后,基因检测也能确保身份的确定。“鉴定工作永无止境,并且有大量证据。永远不要担心你没有得到的东西。使用你所拥有的”,这位律师这样补充道。

在乱葬坑收集的证据可能指向某些具体的罪行,也可能被合并到对战争罪的更广泛的调查中。一个公正的司法和调查机构或许可以建立,但这需要数十年的努力并花费大量资金,而这需要富裕国家的支持。

根据尼斯的说法,如果为加沙设立一个法庭,“让来自任何用武器支持以色列的国家的成员参与是不明智的做法。”

“以色列和加沙冲突极其敏感。资助机构——无论是欧盟还是其他国家,在资助后都必须做好准备,除非被要求,否则绝对不会进一步参与”,他这样补充道。

正义是否在其他地方得到伸张?

最高法院的法律诉讼也已经在进行中。位于海牙的国际刑事法院正在监督对哈马斯去年10月7日暴行以及以色列军方反应的积极调查。检察官办公室对巴勒斯坦领土拥有管辖权,但尚未对乱葬坑的发现发表任何公开评论。

国际法院是一个独立的法院,它正在审理南非提起的一桩案件,其中以色列被指控在加沙犯下种族灭绝罪。做出判决需要数年时间,在此期间,该法院预计将调查一系列涉嫌犯罪的行为。

在为防止种族灭绝罪而发布的关键临时措施中,国际法院命令以色列当局“采取有效措施,防止破坏并确保保存与指控相关的证据”。它还下令使加沙地带畅通无阻地获取人道主义援助。人道主义组织表示,自拉法的攻势开始以来,人道主义援助已被封锁。

尼斯表示,“如果任何法庭的总体结论是加沙正在发生的事情超出了战争的范围,那么就不难追踪到其中最高层的指挥系统。”

这位律师补充道,然后,“可以开始调查其中是否存在个人责任。”

加沙战争期间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