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与以色列之间的分歧将走向何方?

内塔尼亚胡(左)寻求抵制来自拜登的压力,原因与他希望成为该实体第一位能够抵抗美国压力的总理 (半岛电视台)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要求加沙地带立即停火的第2728号决议,美国投下弃权票,从而引发了美国总统拜登政府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之间的公开争端。

双方之间的分歧达到了顶峰,而冲突点包括以色列可能对加沙地带南部城市拉法发动的入侵、以色列与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之间的停火和囚犯交换协议,以及加沙的战后计划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其中的作用。

重要的是要理清这些分歧的性质和原因,以及双方之间的战略关系会受这些分歧影响的程度,还有这一切会对加沙战争进程产生的影响。

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加沙停火 (半岛电视台)

动机与理由

美国政府在联合国安理会采取了前所未有的立场,其中的原因有多重,一方面是试图刺激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关于停火和交换囚犯协议的谈判进程,另一方面则是要向内塔尼亚胡发出实际信息,要求其停止挑战美国政府,或许还试图加强对内塔尼亚胡的内部压力——无论是在其政府内部还是在以色列街头。

这是因为美国已经意识到,内塔尼亚胡正寻求阻碍谈判,并坚持入侵拉法,因为他知道一旦停火,以色列内部关于举行选举的要求就会爆发,而他也将成为最大的输家——民意调查的结果已经证实了这一点,此外,他还将面临腐败指控的审判,并因在2023年10月7日袭击事件中的失败表现而被追究责任。

另一方面,内塔尼亚胡还与极端右翼的“卡汉主义”结盟——这股势力从根本上拒绝承认巴勒斯坦的民族身份,并且反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加沙发挥任何作用,因为它认为,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的巴勒斯坦人而言,最合适的解决方案是将他们彻底驱逐出巴勒斯坦,而且它还威胁称,如果内塔尼亚胡同意拜登政府提出的有关战后场景的设想,那么它就将退出政府。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减轻压力

拜登此举也试图减轻其受到的内部压力——民主党内的左翼力量持续指责他与内塔尼亚胡勾结实施种族灭绝,并呼吁其重新考虑这一立场对美国的声誉和作用所构成的危害。除此之外,在美国总统竞选期间,拜登在其共和党对手特朗普面前的处境也持续受到损害。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社会开始出现针对以色列的立场转变,尤其是在美国乃至全世界的年轻人之中。根据最新出台的盖洛普民意调查结果,55%的美国人都不支持对加沙的侵略!

此外,此前一度认为内塔尼亚胡对以色列弊大于利的拜登,也从美国国会民主党多数派领袖查克·舒默的立场中受到了鼓舞——舒默是以色列实体最热心的支持者之一,但他却强烈批评内塔尼亚胡,并认为后者是和平进程中的主要障碍,还呼吁以色列举行新的选举。

美国白宫发言人称安理会决议不具约束力

然而,在占领政府做出愤怒的反应之后,美国国务院又试图减轻这种影响,并在一份声明中宣布,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加沙地带立即停火的决议“不具约束力”,而且可能需要通过谈判才能得到执行。

此外,美国国务院还打算将美国的立场置于一个与坚持支持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战争不相冲突的框架内,因此,它在声明中强调,安理会的这项决议“绝对不会影响到以色列对哈马斯的战争,并且美国将继续支持以色列”。

需要强调的是,联合国安理会作出的任何决定都对相关各方具有约束力,因此,美国国务院的声明不具任何法律价值。然而,其真正的价值在于:作为一个超级大国,美国可以无视该决议并支持以色列无视该决议,就像它在过去对安理会的其他类似决议所采取的做法一样。

分歧的积累

毫无疑问,拜登与内塔尼亚胡的分歧随着以色列侵略的开始而浮出水面——当时,以色列占领军未能在美国规定的期限(2024年1月下旬)结束时取得对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军事胜利,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政府还拒绝提出有关加沙战后未来的愿景,反而重点攻击了平民、医院和学校,从而加剧了国际社会对拜登政府的批评。

这些因素扰乱了自战争开始以来所形成的“盎格鲁-撒克逊联盟”,特别是鉴于它加快了已经蔓延到各个城市的、要求结束战争的示威步伐,尤其是在支持以色列的两个国家内,即美国和英国。

此外,在拿不出政治前景的情况下继续这场战争,可能会提高战场扩大至包括黎巴嫩以及像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其他国家的机会,此外,与胡塞武装组织在红海上的冲突也可能会进一步发展,据悉,部署在该地区的美国战舰和部队为以色列提供了安全网络,而且在许多情况下阻止了胡塞武装组织的导弹和无人机对以色列的袭击。

除此之外,在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也可能会爆发冲突——由于以色列方面采取的压迫性措施、来自定居者的持续挑衅以及定居点的不断扩张,这些地区正处于火药桶之上。

内塔尼亚胡政府没有与拜登表现出足够的合作,以实施其战略并试图恢复其选举地位,而这正是双方之间继续爆发分歧的原因所在——尽管拜登政府一再强调不会对以色列诉诸制裁或限制向其出口武器,或者是在国际论坛上取消对该实体的政治支持!

美国的立场是在与内塔尼亚胡就管理加沙战争的方式产生分歧的背景下出现的,而并不在于战争原则本身,这种分歧也令限于与内塔尼亚胡个人之间的分歧,而不是与以色列之间的分歧——美国并不愿损害其盟友以色列的任何利益。

以色列占领军未能在美国规定的期限结束时取得对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的军事胜利,而拜登(左)与内塔尼亚胡的分歧也随之显现

基于此,美国拜登政府及其情报部门越来越多地表示,内塔尼亚胡继续无视美国的要求,从而给战争形象和以色列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同样令人注意的是,特朗普本人也向以色列发出了明确的信息:出于以色列自身的利益考虑,必须停止这场战争!

另一方面,美国将加沙战争视为自己的战争,并且认为击败哈马斯有利于美国在该地区基于持续霸权和排他性的项目,而这就需要赋予以色列权力,使之成为一个关键国家,并努力通过关系正常化进程而将其融入该地区。

尽管迄今为止,美国通过对各方发出威胁而成功地控制了该地区的反应,并防止冲突发展为一场区域战争,但是加沙冲突的持续升级却仍要求其控制战争进程,并与欧洲人一起对以色列定居者实施制裁,以结束他们在约旦河西岸的挑衅行为。

此外,美国从该地区撤出以专注应对来自中国的战略威胁,并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中积极抗衡俄罗斯,这些事实更需要它确保该地区的安全,而内塔尼亚胡政府却似乎正在阻挠这一点——它在军事上消灭哈马斯的任务失败了,同时又拒绝关于战后加沙的愿景(这种愿景是实现军事成就所必需品),还阻止哈马斯对加沙地带的文职控制。

美国的支持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冲突

美国政府与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分歧并非“阿克萨洪水”行动所导致的结果。美国拒绝以色列极右翼政府寻求通过司法修正案的努力,从而加剧了双方之间的分歧,此外,以色列社会内部的分歧也进一步加深,尤其是在大批以色列士兵、军官和飞行员加入大规模的反对派示威活动的情况下——许多人都认为这是对所谓的以色列民主的毁灭性打击。

美国在军事上支持以色列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尽管美国为加沙战争提供了全力支持和掩护——包括提供不间断的空中桥梁以及自侵略开始以来通过的超过100笔武器交易,但这场战争仍然加剧了双方之间的分歧。

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还在每年向以色列提供价值38亿美元的援助的基础上,批准了向以色列提供价值超过140亿美元的紧急援助,从而证实了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程度,而无论它与以色列之间存在怎样的分歧!

在以色列占领军准备进入拉法以及在以色列北部继续同真主党战斗的背景下,以色列国防部长约夫·加兰特最近访问了华盛顿,以要求美国为其提供紧急弹药以及F-35、F-15战斗机。

基于此,包括巴拉克和拉皮德在内的以色列前总理,甚至是内塔尼亚胡的合作伙伴甘茨与艾森科特,都对内塔尼亚胡的顽固及其对美国的持续挑战感到意外,因为该国一刻都离不开美国的支持。相比之下,美国的许多国会议员都不赞成继续为以色列提供无限制的支持,并且要求对以色列的武器出口施加限制和控制,但是这些要求却没有得到拜登的回应!

由此可见,内塔尼亚胡对美国的挑战无法走得太远,因为是美国为他提供了继续战争的充分理由,而他也必须在对拉法发动战争的问题上与拜登政府进行协调,这也促使他撤销了原来的立场——他原本决定取消其代表团对华盛顿的访问,而原本的访问目的是与美国政府讨论入侵拉法的选项,以及在发动侵略之前保护当地平民安全的必要性。

内塔尼亚胡似乎是唯一反抗美国政府的人,而他将需要以一种能够顺利获得美国军事援助的方式来处理他与华盛顿之间的关系。如果他要在这个问题上满足其政府中的宗教党派的要求,那么他就必须在囚犯交换协议的问题上向其他伙伴和华盛顿做出让步,并处理呼吁举行选举的冲突。

美国情报部门质疑以色列占领军能否成功实现以武力消灭哈马斯并营救人质的目标

战争仍在继续

总体而言,拜登政府寻求加大对内塔尼亚胡施加的压力,要求其改变政策并使之符合美国在该地区的目标,同时又不影响它对以色列在加沙战争中提供的无限支持。

但在另一方面,出于个人和政治原因,内塔尼亚胡又寻求抵制这些压力,并希望成为该实体第一位敢于抵抗美国压力的总理,以试图保住他的政府直至美国大选,因为特朗普的成功获胜可能会挽救他的政府和他本人的政治命运。

达成囚犯协议将是双方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以确保加沙战争在下一阶段的继续,其中包括实施针对拉法的军事计划,而美国希望在该计划中重点打击哈马斯部队并限制对平民的攻击。

尽管如此,根据一些军事分析,鉴于抵抗力量的持续有效,以色列占领军根本无法在拉法实现它在北部、中部和汗尤尼斯未能实现的目标,从而使之无法服务于美国的地区战略。

这就意味着美国在该地区的作用将继续受到动摇——美国情报机构本身也在怀疑以色列占领军能否成功实现其通过武力消灭哈马斯并营救人质的目标。

但这并不能阻止以色列实体在该地区的地位的恶化,尤其是在它失去无敌军队的形象之后。事实上,无论这场战争的最终结果如何,以色列占领军在去年10月7日以及在这之后的失败,都将是这场冲突的转折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