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塞武装在红海的袭击是否有所下降?还是已经达到其目的?

有关也门无人机袭击红海船只的说明图

自2023年10月19日起,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侵略点燃了红海及其沿岸海域的局势——胡塞武装组织对该水域上为以色列拥有或驶往以色列港口的船只发动了袭击。

2024年1月,以美国为首、主要有英国参与的“繁荣卫士”联盟开始袭击也门胡塞武装的据点,以扩大该组织的行动范围,并将与华盛顿和伦敦有联系的船只也包括在袭击范围内。

这种升级引起了该地区和世界上大多数参与者的关注和担忧,包括一些国家、组织和运输公司。这些袭击的持续发生导致海上交通被迫从红海转向非洲。

威慑胡塞武装的联盟

威慑胡塞武装的不同方式

美国对于阻止胡塞武装的方式看法不一。“繁荣卫士”联盟由美国海军中央司令部领导的24个国家组成,但是只有英国与美国一起打击也门境内的胡塞武装组织阵地。

他们发动了袭击,其中最令人注目的是在2024年1月11日、1月22日、2月3日、2月24日。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发布的报告称,美国寻求避免进一步直接介入也门局势,以免扩大该地区冲突范围,并热衷于维持也门停战,加强受联合国支持的也门和平努力,并恢复该地区的海上安全。

但另一方面,面对这些日益增加的风险,华盛顿的政治走廊内不断涌现出对胡塞武装发动更大规模打击并将其铲除的呼声,从而促使美国国会外交事务委员会于2024年2月14日召开会议以讨论这个问题。

在会议期间,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中东项目主任约翰·奥尔特曼提出了不同的主张。他指出,针对胡塞武装的军事升级可能会强化伊朗的目标,并对也门的稳定产生负面影响,而这“可能会促使许多盟友质疑美国所支持的价值观。”

奥尔特曼指出,美国在特朗普时代采取的“极限施压”政策并未成功,而且所需的威慑也无法实现,除非胡塞领导人及其背后的伊朗感觉除了令人痛苦的升级之外,他们还有其他恰当的替代选项,“而不仅仅是寻求在战场上击败他们”。

一艘驶往以色列并成为胡塞武装袭击目标的船只 (阿纳多卢通讯社)

胡塞武装行动概览

据美国海军司令部称,自2024年11月以来,胡塞武装已在海上发动了超过52次袭击,而该组织领导人阿卜杜勒-马利克·胡塞表示,其部队袭击了穿越曼德海峡的102艘船只。

其中近期最突出的一次袭击发生在2024年4月10日,当时胡塞武装袭击的是3艘美国和以色列的船只。然后,在同月24日,胡塞武装宣布在亚丁湾和印度洋地区袭击了一艘美国船只和一艘美国驱逐舰,以及一艘以色列船只。

据“惠誉解决方案”称,胡塞武装的袭击下降是因为“他们的先进武器库存薄弱,并且其中很大一部分已被美国和英国的联合打击所摧毁,此外,他们的指挥和控制中心也遭到了破坏。

在上个月,彭博社援引美国红海行动舰队司令乔治·威科夫少将的话报道称,美国领导的联军能够削弱胡塞武装的能力,但是“在任务完成之前,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威科夫解释称,由于胡塞武装从伊朗获得情报和军事支持,因此无法预测任务何时完成。

行动继续

另一方面,胡塞武装组织的领导人强调,其在阿拉伯海、红海和印度洋的行动将会继续、扩大和加强,他还表示,“是美国的海军部署在下降,而不是本组织在该地区的行动在下降”,现在还很难预测美英对胡塞武装的打击效果。

对此,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网站“国家利益”发布的一篇报告称,红海发生的事情表明,一个国家拥有的军舰数量,对于评估其封锁并控制海上通道的能力来说,已经不再重要。

美国作者拉蒙·马尔克思的报告解释称,反舰导弹和廉价无人机的发展彻底改变了海战,就像航空母舰在上世纪所做的那样。

这位作者证实,尽管美国海军拥有强大的火力,但胡塞武装仍然坚守并定期袭击红海上的商船和美国军舰,据称,他们在今年3月向“拉布”号军舰发射了反舰导弹,而打造该军舰花费了近10亿美元的资金。

英国《电讯报》报道称,胡塞武装享有地利优势,因为也门是一个俯瞰红海的国家,因此该组织充分了解当地的海洋和气候条件,而这两点符合攻击方的利益。

胡塞武装领导人:美国的海上部署有所下降

船舶航线

在这种现实面前,许多商业航运公司、船舶和保险公司纷纷改变航线,以避免穿越曼德海峡前往苏伊士运河,而是绕道非洲南端的好望角。

海上交通数据指出,自2023年11月19日胡塞武装扣押以色列公司拥有的“银河领袖”号货船以来,一些与以色列实体存在联系的船只正在避开红海水域。

根据华盛顿近东研究所发布的一篇报告,人们看到许多船只正绕行好望角以前往欧洲和亚洲。

海上交通数据还显示,自2024年1月以来,穿越红海的船舶数量急剧下降。《电讯报》援引英国统计局的数据称,穿越红海的船舶比例在2024年4月初下降至66%。

红海水域的航行安全

局势升级对海运航线造成的影响

预计胡塞武装将继续发动袭击,正如他们一再强调的那样,而这也表明了他们对目标船只造成损害的言论的严肃性。

预计与以色列无关的民用船只和保险公司也将考虑胡塞武装在识别和区分船只方面出现错误的风险,特别是因为美国和英国的袭击摧毁了他们的部分防空雷达设施。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通过也门附近海域的船舶运营成本将会很高,要么是因为这些船舶面临被扣留的风险,要么是因为这些船舶需要支持高额的保险费用,从而意味着运营这些船舶的成本将会更高,而且支付给船员的工资也将更高。

此外,许多船只还将避免航行通过红海水域,或者处于胡塞武装控制下的也门海岸附近,而是继续越来越依赖绕行非洲好望角的航线——无论是前往亚洲还是欧洲。

但是华盛顿研究所的报告称,这条绕行航线使得这些船舶的航程更长、成本更高,因为从亚洲航行到欧洲的船舶需要大约30天以上才能到达西班牙港口,而通过红海和苏伊士运河则只需要约19天的时间。

从欧洲经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前往亚洲的航线

额外费用

这些长途运输还将给卖家和买家制造额外的成本,从而意味着胡塞武装行动的持续将使2024年全球运输成本高于合理水平,并且有可能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就像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发生的情况一样。

值得注意的是,在也门管辖的曼德海峡,每年约有2.1万艘船舶通过,占到国际海上贸易的10%。根据华盛顿研究所发布的这篇报告,每天约有600万桶石油经过这里运输,而红海局势升级已导致近15%的国际贸易中断。

因此,保护​​该地区的航行自由对于能源安全和全球经济至关重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