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批评华盛顿反对加沙停火

美国驻安理会代表举手反对阿尔及利亚关于加沙的决议草案(法国媒体)

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对阿尔及利亚2月20日向安理会提交的决议草案动用否决权,引发批评浪潮,该草案呼吁加沙立即停火,确保加沙地带居民能够获得人道主义援助,拒绝强迫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并要求立即释放所有人质。

联合国大会会议是在讨论“否决权倡议”的会议框架内举行的,该倡议于 2022 年 4 月获得大会批准,根据该决议,大会承诺讨论在安理会使用否决权的理由。

联合国大会主席丹尼斯·弗朗西斯在会议前的讲话中承认否决权倡议的价值,他对在本案中诉诸这一权利的必要性表示遗憾,并讨论了华盛顿使用这一权利的理由,他指出,加沙地带的局势已经变得“灾难性的、不合理的和可耻的”。

世界各地的救援组织都强调对加沙局势的担忧,并强调,停火将使物资、食品和医疗服务能够安全运送到该地区。

然而,美国仍然拒绝投票支持执行停火决议,而是在自己的谈判框架内行事。

否决权的使用常常使安理会陷入僵局,就像之前三项向加沙提供援助和要求停火的决议一样,这些决议都被华盛顿拒绝了。

阿马尔·本贾马认为,拒绝该决议草案就等于批准以饥饿作为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战争手段(法国媒体)

对华盛顿的批评

大会发言者警告说,美国使用否决权只会鼓励以色列继续对巴勒斯坦人民犯下罪行,他们强调,加沙地带的人道主义局势是灾难性的,并且正在恶化。

卡塔尔驻联合国代表谢哈·阿利亚·艾哈迈德·本·赛义夫·阿勒萨尼代表海湾合作委员会发言说,使用否决权使安理会失去了促进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机会,反而发出了国际关系中双重标准的信息,还对“现代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表示担忧。

安理会强烈谴责以色列威胁在拉法发动地面军事行动以及强迫平民流离失所的措施,还强调了埃及、埃及和美国为实现停火以及释放被拘留者和囚犯所做的努力。

阿尔及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阿马尔·本贾马强调了阿尔及利亚代表团在安理会提出的决议草案的重要性,他解释说,该文本明确要求加沙立即停火,符合世界各地数百万人的呼吁。

美国决定的后果

在讨论美国否决权的会议上,华盛顿宣布将向安理会提出自己的决议,要求暂时停火,条件是释放以色列人质。

随着加沙局势恶化,美国的否决导致向平民提供人道主义援助的速度放缓。观察人士认为,美国的立场加剧了华盛顿的外交孤立,并进一步疏远了其与其他盟友的距离。

美国国务院官员安道尔·米勒在达特茅斯大学发表演讲时表示,他的国家不能接受“使局势恢复到去年10月7日之前的状态”的安理会决议。

美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罗伯特·伍德也表示,美国代表团上个月明确表示,安理会面前的决议不会实现可持续和平的目标,甚至可能与之相冲突。他补充说,这一决定本身不会导致停火。

卡塔尔驻联合国代表:我们拒绝以色列任何驱使加沙人民流离失所的措施

巴以辩论

大会发言者对安理会未能在全世界都要求停火的情况下呼吁停火表示遗憾,并提请人们注意加沙不断增加的死亡人数和饥荒的蔓延,而以色列则谴责联合国“与恐怖分子合作”。

在讨论美国最近否决的会议上,巴勒斯坦驻联合国代表里亚德·曼苏尔大使举起一张加沙儿童严重营养不良——该儿童后来死亡——的照片,问道:“你们看过巴勒斯坦儿童的照片吗?”他补充说,巴勒斯坦儿童正在黑暗和贫困中死去,并强调,以色列利用饥饿作为战争武器。

曼苏尔指出,“以色列给了巴勒斯坦人民三种选择:种族清洗、种族隔离或种族灭绝。这三种事情在巴勒斯坦都是可能发生的,因为肇事者确信他们永远不会被追究责任。”

您对加沙的饥饿和流离失所战争了解多少?

巴勒斯坦大使表示,多年来,以色列一直在杀害、残害和驱赶巴勒斯坦人,直到加沙的屠杀暴行达到顶峰,并指出,以色列领导人坦诚谈论他们犯下的罪行。

他补充说,“这个国家(以色列)如此大胆,对其罪行毫不感到羞耻,公开挑战其最亲密的盟友,同时藐视《联合国宪章》。”

另一方面,以色列代表吉拉德·埃尔丹谴责大会召开的目的是关注加沙局势,而不是谴责哈马斯,“就好像 10 月 7 日从未发生过一样,就好像现在加沙没有 134 名人质被扣押和折磨一样。”

以色列代表问道:“我们听到了联合国官员呼吁释放人质的空话,但我们看到他们采取了行动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