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占领国为何允许空投援助物资进入加沙,却阻碍其通过陆路抵达?

空投人道主义援助物资降落时,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城的街道上奔跑(法国媒体)

过去几天,阿拉伯国家和西方国家——最近是美国——进行了附有降落伞的救援包着陆行动,其中一些救援包落入海水中,还有一些由于风向的移动而落入“加沙边缘带”(Gaza envelope)定居点。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通讯协调员约翰·柯比表示,“已经证实迫切需要找到向加沙提供援助的替代方式,”并补充说,这与通过陆路更换卡车无关,而是会进行额外的空投。

另一方面,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认为,在别无选择且无法通过陆路到达受影响人群手中时,这种提供援助的方法应该是“最后的手段”。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表示,“实地人道主义准入是对人们的需求进行全面评估的理想选择,”而空投“不是理想的方法”,因为除了效果有限、成本高昂之外,还存在可能威胁居民生命的风险。

加沙周围有 7 个陆路过境点,其中 6 个由以色列控制,其中4 个过境点在过去 17 年里已关闭,并保留了凯雷姆沙洛姆商业过境点和拜特哈农(以色列人称为埃雷兹)过境点,指定用于个人和人道主义过境,而第七个过境点是通往埃及的拉法陆路口岸,指定用于个人和货物运输。

半岛电视台向专家和分析人士询问了一个问题:以色列为何允许空投援助物资进入加沙地带,却阻碍其通过陆路抵达?无论对以色列还是对空投国来说,得到的答案在动机和目标上基本一致。

巴勒斯坦人在援助物资分发行动中因以色列袭击而伤亡(路透)

影响有限

据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 (UNRWA) 称,虽然以色列允许空中援助,但2 月拉法过境点埃及一侧储存的同等数量的援助物资比上个月减少了50%。

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伊斯梅尔·塔瓦卜塔 (Ismail Al-Thawabta) 估计,超过60万吨的援助物资堆放在拉法过境点的卡车上,人们不禁要问:“当饥荒蔓延并导致北部地区迄今已有10名儿童丧生时,是什么阻止了援助物资的进入?”

塔瓦卜塔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灾难和饥荒发生后,一些国家提出了提供援助的想法,有的试图打破饥荒和饥饿,有的试图以疯狂的行为乘风破浪。尽管每个人都意识到,理想的解决方案不是从空中空投援助,而是通过陆路直接送到人民手中。”

政府官员认为,“这些行动是在规避激进解决方案、扭曲现实、实地和真相的背景下进行的,并认同占领军促进饥饿的政策,为其利益争取时间,并让饥荒摧毁无辜人民。”

塔瓦卜塔表示,“无论实施者的意图如何,空投都会给加沙人带来严重后果,对那些被迫获得空投的人构成重大挑战,他们可能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其中一些空投物资落入大海、安全围栏附近或占领军控制的地区。”

他说:“在拥挤的环境中,这种提供援助的方式非常困难,例如居住着220万人口的狭小地区,此外,还可能因天气条件或事故而受到损害,通过这种方式,正义原则永远无法实现,也无法惠及每一个受影响的人,需要所有加沙人追赶从天上掉下来的降落伞,才能分得一杯羹。”

塔瓦卜塔同意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说法,认为空中援助的影响有限,成本较高,不能满足加沙人日益增长的需求,而陆路运输成本较低,并且能够提供适当且足够数量的援助。

以色列是如何得知美国打算向加沙空投人道主义援助物资的消息的?

以色列的目标

以色列希望通过允许一些国家进行空投来实现几个目标,占领军发言人透露了其中一个目标说,“空投能够让军队能够专注于战斗”,巴勒斯坦政策研究和战略研究中心(Masarat)项目主任哈利勒·沙欣表示,这意味着“以色列认可”这种方法。

沙欣向半岛电视台概述了以色列希望实现的几个目标,以换取这一批准:

  • 这次空投减轻了内塔尼亚胡政府开放封闭过境点或不对通过拉法过境点援助物资设置障碍的压力。
  • 空中援助并不能完全挫败正在进行的饥饿战争的目标,特别是在数量上。例如,美国与约旦合作空投了3.5万份餐食,这个数字相当于一天一餐,而加沙地带北部约67万公民没有得到任何援助。
  • 专注于提供有限数量的粮食援助意味着除了运营医院之外,不要向以色列施加压力,要求其归还基本生活必需品,例如医院运转所需的燃料以及必要的医疗设备,例如放射设备、氧气等,以及关于运营水和污水处理厂的要求,以避免威胁人们生命的流行病蔓延。
  • 空投援助为占领国向国际法院声称其已对法院决定的临时预防措施做出了回应提供了理由。
  • 更令人担忧的是,经以色列批准的空投可能是更糟糕情况的前奏,即继续将南北分开,在拉法进行地面行动,控制拉法过境点并停止过境点的使用,并继续关闭其余过境点,这意味着重新占领加沙地带并将其与世界完全隔离。
  • 美国谈论的持续空投援助和建立海上走廊与以色列将加沙地带与世界隔离的目标不谋而合,特别是以色列以向加沙提供援助为借口,与塞浦路斯就建立海上走廊达成谅解。

但是,正如沙欣所解释的那样,“有人担心该走廊将被用来鼓励加沙地带向外移民,这意味着,迄今为止未能迫使加沙人在灭绝战争和大规模屠杀的负担下大规模迁移到西奈半岛,这可能会促使以色列分期分阶段实现这一目标,同时继续全面摧毁生活的各个方面。”

沙欣表示,这一切中引人注目的是“拜登政府的立场,因为援助可能会空投到被敌对一方围困的地区,同时又可以降落在一个被认为是美国最亲密盟友并受益于美国援助和军事补给空中桥梁的国家围困的地区,以继续种族灭绝和流离失所的战争,这被解读为美国政府是加沙战争的全面合作伙伴的额外证据。”

加沙地带北部空投

不是英雄主义

政治学教授霍萨姆·达贾尼认为,空投做法背后动机存在各种可能性,其中包括“绕过执政政权(即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直接与公民打交道,这一目标可能与媒体共鸣有关,从而减少了对特拉维夫采取饥饿政策的批评。”

关于第三种可能性,达贾尼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也许以色列正计划通过这一步骤扩大其空投援助门户的通信圈和空域协议,也许这三种可能性共同支持了新的犹太复国主义方向。”

这与其前辈所做的事情相差不远,以色列事务专家穆斯塔法·易卜拉欣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次空投行动是“与以色列的高层协调,而不是英雄主义,以色列意识到,这一批准让这些国家的朋友在其人民面前感到满意。通过这一步骤,以色列正在实现其公开宣称的目标:消除哈马斯及其在统治加沙方面的任何作用,并清算近东救济工程处作为加沙地带承担人道主义责任的最大国际机构。”

易卜拉欣认为,空投援助“加深了以色列想要的不仅仅是救济饥饿者的混乱状态,而且侮辱了受影响者的尊严和人性,因为它们只是现成的、即时的食品包裹,它没有解决饥荒的影响,以色列的目的是向哈马斯施加压力,迫使人们反抗它,以便在停战谈判和交换协议中取得成果。”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