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关注的信息:以色列官兵谈论加沙战争

以色列占领军从加沙地带撤离部分伤员 (阿纳多卢通讯社)

随着时间流逝,以色列官兵讨论自己被加沙泥潭所淹没的声音越来越大,并认为自己失去了主导权,而且在他们的言语和声明中不断呈现出一种对迟早会“在我们面前爆炸”的未来局势充满悲观情绪的基调。

以色列在侵略加沙地带之初看似达成的共识,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崩溃,以色列的政客们又重新陷入分裂与冲突之中,官兵们则发出抱怨的呼喊和痛苦的呻吟,而这样的情况呈上升趋势,频率也逐日增加。

这类声明表明以色列军队内部的愤怒和不满情绪正不断升级,背景是由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政府仍然不愿与巴勒斯坦抵抗运动达成协议,以结束战争并使以色列被拘留者从加沙地带返回。

在以下的报道中,我们将重点介绍以色列军官和士兵关于加沙战争的现实以及士兵承受痛苦和悲剧的一些言论:

数十辆坦克仍被困在加沙地带

  • 据以色列退役将军伊扎克·布雷克透露,目前仍有数十辆受损坦克滞留在加沙地带,并等待被拖出该地带。他指出,他收到了士兵关于设备故障和短缺的投诉。
  • 据以色列媒体报道,布雷克谈到了在加沙地带的以色列士兵之间出现的“全面混乱”,但媒体并未谈论这一涉及装备和后勤服务的问题。
  • 另据透露,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在去年10月7日后获悉,由于存在5年未受训练的士兵,再加上装备短缺,以军尚未立即做好战争准备。
  • 关于以色列军队在加沙地带所面临的状况,布雷克表示,“我们的士兵在未经任何检查的情况下进入设有诱杀装置的房屋,每天都会出现士兵被陷阱和炸药炸死或重伤的情况,而且他们在进入之前也没有采取适当的措施。”
  • 布雷克还表示,以色列在加沙地带与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的战争中已经失败,并强调称,以色列国内战线还没有做好应对大规模地区战争的准备,这场战争将比正在加沙地带进行的战争困难和危险数千倍。
加沙战争期间

布雷克在上周日于以色列媒体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你不可能长期对很多人撒谎”,并且“发生在加沙地带和与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事情迟早会在我们面前爆炸,届时真相及其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揭露。”

  • 布雷克批评以色列国防军总参谋长哈勒维在军队中的一系列任命措施,并认为他已经“脱离了现实,且早已失去了对地面的控制,但他却开始对照自己的形象来任命上校和中校”。
  • 布雷克对正在发生的事情进行了总体评估,并称“我们已经输掉了与哈马斯之间的战争,我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失去我们在世界上的盟友。彻底消灭哈马斯的目标已经从我们的议程中删除,而且我们至今都未能将被绑架的人员活着带回来。”

这位前将军补充称,这场得到以色列领导人欢呼的军事演习(指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发动的地面攻击)并没有经受住考验,也没有达到大家所期望的结果。

斥责政客:你们必须对得起我们

  • 一名以色列准将站在加沙地带郊区的一辆坦克前,并暂停了他关于打击哈马斯的战争的讲话,并开始在电视直播上斥责以色列的政治领导人。

这位名叫丹·戈德福斯的准将敦促“各个党派”的政治人士拒绝极端主义,并团结起来以避免回到去年十月份冲突爆发之前的状况——当时政治分歧及持续数月的抗议导致以色列内容出现了极端的两极分化现象。

戈德福斯在3月13日经以色列主要电视频道播出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你们必须对得起我们,你们必须对得起那些为此丧命的战士。”

  • 随后,已服完5个月预备役的巴拉克·里舍尔(42岁)对戈德福斯的言论评论称,“他的讲话代表了许多人——他们觉得自己正在政治人物们忙于政治谎言之际牺牲自己的生命和时间。”
加沙战争期间

政府抛弃了我们

  • 另一名以色列士兵里夫·埃尔比勒(25岁)本应在去年10月开始学习,但却前往加沙作战了120天。他表示,在此期间,他的同伴被反坦克导弹击中。

他的情况和其他许多预备役军人一样。埃尔比勒表示,在回归平民生活后,他感到自己被政府抛弃了。

他接着说,“我从预备役部队回来,我需要买生活用品,但物价很高,房租也要上涨。政客们丝毫不关心我的生活。他们唯一关心的就是他们的政治生命。”

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开展游击战

  • 以色列陆军预备役少将、前作战部指挥官耶斯拉伊尔·齐夫表示,加沙地带的战争已经失去了方向,而且似乎失去了目标,他还强调,领导层需要就此做出决定。
  • 齐夫在接受以色列媒体采访时表示,以色列已经被淹没在加沙地带的战术和军事考虑中,而不像哈马斯运动那样拥有一定的战略设想——哈马斯的战略已从直接军事冲突转变到能够损害以色列军队的游击战。
  • 这位曾在巴勒斯坦第二次大起义期间在以色列伞兵部队和加沙师内担任高级职务的将军认为,哈马斯不再寻求在直接冲突中获胜,而是将重点放在游击战上,而以色列却沉浸在其战术和军事考虑中,并且表现得好像自己拥有时间优势,而且感知不到其他任何因素对时间存在的影响。
  • 他还指出,与以色列军队不同的是,哈马斯通过战略调整而改变了作战方式,并从总体上发动一场复杂的战争。他还表示,这些游击战(包括设置爆炸陷阱的战术)类似于黎巴嫩真主党发动的游击战,它们很适合该运动,并给以色列造成了损失,因为以军当前的形态并不是为了在加沙的每个角落都保留其存在而设计的。
  • 对此,他解释称,如果没有盟友的支持,以色列将无法继续战争并击败该国北部的黎巴嫩真主党,他还强调,以色列本身将受到军事伤害。

他还表示,当前的局势非常危险,并且指出,这种局势的持续从安全角度基本表明了国家责任的缺乏。

加沙战争期间

让我们远离住宅区

  • 以色列陆军预备役将军伊扎克·布雷克认为,以军正在远离战争目标的实现,并且越来越深陷“加沙泥潭”。

他在以色列媒体上发表的文章中写道,“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在不断远离战争目标的实现:消灭哈马斯、释放被绑架的人质。我们还在加沙的泥沼中越陷越深。”

  • 他还表示,在战争中的某些情况下必须重新考虑其行动方针——“军队如今非常清楚,在现阶段不可能实现我们当初制定的目标。”

布雷克继续说道,“只要承认无意进入处于哈马斯完全控制下的拉法——那里是加沙乃至整个中东地区最为拥挤的地方,有200万难民居住在那里的难民营内,他们的环境非常拥挤和糟糕,因此,不可能去攻击这些难民营,总而言之,消灭那里的哈马斯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哈马斯的武装人员与难民混在一起。”

  • 布雷克强调,“在拉法,哈马斯可以自由进入汗尤尼斯,并从那里通过绵延数百公里并互相连接的隧道进入加沙地带北部。”

他还强调,即使以色列军队摧毁了一千个隧道入口,哈马斯还拥有另外数千个入口,“因此,对这些设施造成的部分破坏实际上并不会影响他们在隧道内的活动。”

  • 他还建议占领军重新考虑其战争进程并评估其战斗模式,远离密集的居民区,并通过飞机采取基于精准情报信息的外科手术式攻击以及地面轰炸,旨在走出“毫无益处的噩梦”。
  • 此外,他还认为,“以色列极右翼政府成员夜以继日地宣称,必须全力以赴地继续加沙地带的战争,直至哈马斯被彻底消灭,然而他们却无视实地情况,并生活在虚假的现实当中。”

他补充道,“根据他们的理解,加沙地带必须保留在以色列人手中直到世界末日——无论是在安全方面还是在民事行政方面。这种做法意味着以色列将对两百万难民承担责任,包括发生的每一场灾难,而这里发生的人道主义危机也将落在以色列的肩膀上。”

他继续说道,“我们将因此失去全世界的支持,失去美国在这场战争中对我们的支持,还将失去我们在这场战争中取得的所有成就——迄今为止我们已为之付出了惨重的代价。”

军事成就受到侵蚀

  • 这些警告不仅限于以色列现役或退役将军及预备役军人,还包括以色列国防军参谋长哈勒维——他在最近与政治层面进行的审议中警告称,“在以色列政府缺乏对加沙战后未来的政治战略的情况下,以军在加沙地带取得的地面军事成就正受到侵蚀。”
  • 以色列第13频道报道了他的警告,他还表示,军事机构担心哈马斯运动会在被以色列军队宣布取得控制权的加沙北部地区重组队伍,从而可能会迫使以军重新在这些地区开展军事行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