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谈判将走向危机还是解决方案?

占领国政府在停火和囚犯谈判中似乎并不处于优势地位 (路透)

可能很难确定加沙停火谈判的确切结果,直到本篇分析截稿之际,停火谈判尚未停止,而且只要主导以色列实体的复仇情绪仍未得到满足,那么在未来几天或者几周内就不可能会产生任何解决方案,尽管该实体已经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巴勒斯坦受害者。

只要占领国总理内塔尼亚胡将其政治野心置于任何其他考虑之上,而抵抗运动则优先考虑为面临冲突中前所未有的饥饿运动的巴勒斯坦人提供救济。

然而,这并不妨碍我们尝试审查在巴黎启动、有美国、卡塔尔和埃及参与的停火谈判的进程和结果,并找出谈判中存在的分歧点,及其他影响谈判进程的因素。

等待领取食物的巴勒斯坦人

占领失败

占领军的侵略行动已进入第6个月,但其仍缺乏以消灭哈马斯运动和释放人质为定义的胜利形象。以色列军事专家的评估证实,卡桑旅的数千名抵抗人员仍在加沙北部和中部地区战斗。哈马斯还在拉法维持着4个旅的力量尚未在战争中动用。

根据美国情报机构的评估,以色列仅成功摧毁了哈马斯大约三分之一的地道,这意味着以色列距离实现其第一个目标还很遥远,而且它未能以武力释放任何人质。

以色列似乎未能走上内塔尼亚胡所谓的“完全胜利的成功之路”。而这也解释了他为何要坚持入侵加沙地带最后的抵抗据点——拉法。

内塔尼亚胡可能指望获得一种胜利的形象,而这将有助于他在交换囚犯的谈判中取得优势,尽管迄今为止,他一直在利用这一点来向哈马斯领导层施压,以要求其达成一项更靠近以色列要求的人质交换协议。

因此,占领国政府在停火和人质谈判中似乎并不处于优势地位,但是渴求权力的内塔尼亚胡却继续阻挠谈判进程,因为达成任何休战都会为以色列国内要求举行他不愿看到的选举而铺平道路,而且这还意味着他在民意调查中的失势,并因此将因腐败以及在2023年10月7日袭击事件中的失败而面临审判。

随着战争被不断拉长,以色列的形象从自卫状态转变为实施最恶劣类型的种族清洗与种族灭绝的实体形象,从而导致西方国家从对这场战争的支持而转向呼吁停火。

此事也让美国拜登政府陷入了尴尬之境——它削弱了拜登总统相对于其共和党竞争对手特朗普的选举地位,并使加沙问题成为了美国大选中的一个重要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挽救自己的声誉,甚至是为了挽救未能实现其目标的以色列实体,美国政府已经集中精力以期实现人道主义停战,但是这种努力却被限定在坚定和持续支持这场战争以削弱哈马斯的框架内,并且挫败了其他国家向联合国安理会提出的所有停火提案。

哈马斯领导人关于停火谈判的讲话

巴黎谈判

巴黎谈判表达了寻找政治解决方案的必要性,这为加沙战后的安排铺平了道路,其中包括承认巴勒斯坦国,但这仍然是与内塔尼亚胡政府存在重大分歧的问题。

拜登政府正寻求达成这项计划并取得突破,以帮助拜登本人在今年11月的总统选举中提升自己的地位。

由美国进行协调的巴黎谈判以埃及和卡塔尔作为调解人,占领国的情报部门和美国情报机构也参与其中,目前谈判已达成一份原则性的文件,以将协议分为三个阶段执行。美国最终希望能结束战争,并确保维持它在该地区的地位,此外还要防止当前冲突发展为一场地区战争,以及推动占领军接受休战——休战随后将发展为停止当前形式的战争,但如果抵抗运动继续坚持下去,占领军似乎无法在这场战争中取得任何重大的成就。

美国正寻求与占领军就一场不同类型的战争达成谅解,而这场战争的重点将是抵抗力量,并与议定的巴勒斯坦当局制定有关战后加沙的计划——该当局将会承担围困哈马斯的任务,并试图削弱它,就像现在发生在约旦河西岸的情况那样,或者是在解除武装后试图将其纳入政治解决方案。

要为此铺平道路,就有必要缓解以平民为袭击目标的问题——迄今为止,正是这一问题导致了占领军地位的不稳定,并导致美国在该地区的影响力受损,还失去了部分西方盟友甚至部分阿拉伯政权的支持。

美国总统拜登

入侵拉法

基于这样的出发点,美国反对占领军在不保护当地近140万平民的情况下袭击拉法,因为这可能会制造屠杀,并对战争进程产生严重的影响。

解决方案之一就是将这些平民送回加沙北部,这也是哈马斯在巴黎谈判2号文件修正案中提出的要求,美国并不反对这种做法,但以色列却表示拒绝,并认为这是在承认自身的失败。

以色列正在寻求其他的解决方案。根据《华尔街日报》在2023年2月13日报道的消息,以色列考虑将当地的巴勒斯坦人撤离至沿海封闭地区西南部的15个难民营内,其中每个难民营将包括近2.5万个帐篷。

在今年1月底提出的第一个版本中,这份巴黎文件将解决方案分为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将持续30天,届时哈马斯将释放40名妇女、儿童、老人和病人,但却没有具体说明将会相应释放多少名巴勒斯坦人。第二阶段则将释放所有被俘的以色列士兵,但却没有具体说明交换的百分比,其前提是在第三阶段达成一项导致占领军撤出的协议。

这份文件是在占领军对加沙发动饥饿战争期间提出的,而这对巴勒斯坦的民众抵抗运动构成了紧迫因素,因此,后者回应了一份重点关注第一阶段的人道主义和救济要求的文件——该文件规定第一阶段为45天,并要求释放1500名被拘留者,其中包括500名由哈马斯确定的、被判处重刑的人员,并撤回占领军至缓冲区。而第二阶段也将持续同样的天数,双方届时将完全交换囚犯,而以色列承诺完全停止战争并从加沙地带撤军。第三阶段则将包括移交以色列人尸体的内容。

然而,内塔尼亚胡对此的回应是否定的,并且声称哈马斯的要求不切实际。他还表示,实地的力量对比并不允许哈马斯提出过高的条件,这就是启动巴黎2号谈判的原因,该谈判在今年2月底提出一项试图削减哈马斯要求的提案——即使它在第一阶段内遵守协议框架,他也不会根据哈马斯的要求撤出以军,无论是第一阶段的部分撤军还是第三阶段的完全撤军。

因此,据半岛电视台3月21日援引哈马斯消息人士的话报道,哈马斯几天前在其所谓的高度灵活性框架内提交了第二次回应,以允许达成一项协议,从而带来“停火和撤军,例如让占领军撤出人口密集的地区,并撤出拉希德大街和萨拉丁大街,以帮助流离失所者无条件返回家园,并允许援助物资的进入”。

帐篷内的巴勒斯坦家庭

救济为先

但值得注意的是,哈马斯在交换等式上提供了其他让步,并且推迟了第二阶段的停火要求,并在以色列代表团现身多哈之际向调解人卡塔尔和埃及提供了这些让步。半岛电视台援引一位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哈马斯“提议以1比50的比例来交换女性预备役士兵(约有4至5人),其中包括一些被判处重刑的囚犯,但是以色列拒绝了这一提议,尽管哈马斯在这一比例上已经做出了让步——哈马斯一度坚持要求释放1500名巴勒斯坦囚犯,其中包括500名被判重刑的囚犯。

哈马斯的让步表明其希望减轻巴勒斯坦人所承受的苦难,并防止占领军利用饥饿战争向抵抗运动施压以迫使其投降。因此,哈马斯缩小了交换囚犯的比例,转而强调救济需求。

但是内塔尼亚胡政府最初的反应是,继续拒绝在第一阶段撤出拉希德大街和萨拉丁大街的要求、并拒绝在协议的第二阶段内撤出加沙,也不接受新的囚犯交换比例。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

来自内塔尼亚胡的障碍

尽管如此,预计将在多哈举行第二轮间接谈判,而消息人士证实,以色列辛贝特负责人罗南·巴尔与内塔尼亚胡之间存在意见分歧,前者还要求扩大谈判代表团的权限,而摩萨德负责人大卫·巴内亚也持相同立场。

但内塔尼亚胡似乎仍在坚守阵线,并将谈判视为其争取时间和拖延战争的手段,以向抵抗运动施加更大的压力,迫使其拒绝以色列的提议,并以此为借口来敷衍人质家属——他们在以色列的部分城市内升级了抗议活动。

哈马斯仍然拥有扣押俘虏的地点,即使内塔尼亚胡试图通过密集攻击人质所在的哈马斯隧道来削减他们的数量,但抵抗运动仅凭手中仍有的数十名人质便足以向占领国政府施加压力,以实现其交换囚犯和停火的目标,尤其是随着抵抗运动在战场上的坚持——占领军每天都在遭受损失,而这增加了它继续战争的成本。

内塔尼亚胡仍然是达成快速停火协议过程中的主要障碍,但美国总统也不愿意对他施加真正的压力,相反,内塔尼亚胡认为在拜登落败和特朗普崛起的可能性之下,他将能够坚持下去,因为特朗普与占领政府之间的关系好到不能再好了!

尽管很难预测谈判的进程与结果,但这些谈判仍将以某种方式继续进行,其势头将取决于实地战争的进程,即使双方之间的战争节奏保持稳定而以色列也没有对拉法发动受到拜登政府反对的袭击——占领军需要数周时间为此做好准备,同时制定让该地区的巴勒斯坦人再次流离失所的安排。

拜登政府仍然不愿意向内塔尼亚胡施加压力,尽管它正在与犹太游说团体的某些成分合作,以寻求更换以色列政府,并与一个不依赖极端分子的政府打交道。

受伤的巴勒斯坦儿童

在袭击拉法之前和之后

然而,尽快达成停火协议,即使是第一阶段,也将符合巴勒斯坦人的利益,特别是鉴于他们依赖斋月这张筹码,或约旦河西岸及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的成功支持,以打破当局的限制措施,而占领的地位也已大幅下降,与此同时,伊朗在黎巴嫩、伊拉克和叙利亚的盟友也在继续给占领军制造麻烦,但这种低下的水平并未影响占领军对加沙的残酷暴行,此外,美国还在应对胡塞武装的威胁,并阻止他们给以色列实体造成任何战略性的损害。

如果不能尽快达成停火协议,占领军很可能会在斋月后对拉法发动地面入侵,但它是否能够在这里对抵抗运动取得它在加沙其他地区未能取得的成果,这仍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也许占领军在侵略最后阶段内的失败,将会为该实体创造一个新的环境,使其更现实地接受抵抗运动的要求,特别是如果它准备好接受美国的要求的话。这里的前提是没有在袭击拉法之前或者之后出现任何重大事态发展,以推翻内塔尼亚胡政府并产生一个更配合拜登政府要求的以色列政府,包括促成停火等等。

因此,目前在抵抗运动面前,除了继续坚持、提高占领军的侵略代价、强化其内部矛盾之外,没有其他选择。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