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出于这些原因禁止向以色列出口武器

加拿大议会批准了新民主党提出的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提案,其内容包括禁止向以色列出售武器 (路透社)

加拿大外交部长梅拉妮·乔利做出了一项非同寻常的决定——她宣布加拿大将暂停向以色列出口武器,并称这一决定非常重要,而且“不是一种象征性的改变”。

在此之前,加拿大议会批准了新民主党提出的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决议提案,该提案敦促政府遵循一系列的要点,包括要求加沙地带立即停火、停止向以色列进一步批准武器出口许可证,以及确保继续为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支持,并积极致力于建立巴勒斯坦国作为实现中东全面公正和平的一部分。

尽管该决议不具有约束力,但是根据许多观察家的看法,它迈出了历史性的一步,并且与加拿大对加沙战争立场的转变一致。

在2023年10月7日的行动之后,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发表声明以支持以色列及其自卫权,随后又宣布谴责声援巴勒斯坦的游行。

加拿大与以色列之间的分歧开始变得明显——加拿大在去年12月投票支持联合国关于加沙停火的决议,而乔利则在后来表示,她的国家自去年10月7日以来一直没有再批准向以色列出口致命军事产品的许可证,而且自今年1月8日以来,它就已停止发放任何武器出口许可证。

加拿大停止向以色列发放武器出口许可证

内部环境压力大

包括弗雷德里希·艾伯特基金会加拿大项目主任乔丹·利希尼茨在内的许多加拿大政治分析人士认为,该国新民主党提出的决议提案旨在推动政府对加沙实施停火施加更大的压力。

这一目标与自去年10月7日以来的加拿大街头局势和中东冲突进程的互动发展密不可分,而这也给各个政治势力——特别是新民主党和执政的自由党。

在这样的背景下,新民主党(进步左翼)领袖贾格米特·辛格宣布,他们已经收到近50万封信件,要求采取包括在加沙停火在内的一系列措施。

在2023年11月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有71%的加拿大人强烈或部分支持停火呼吁,这一比例与安格斯研究所进行的另一项民意调查类似——后者显示近65%的受访者支持停火。

在去年12月,一份请愿书被递交至议会,并要求特鲁多呼吁加沙立即停火。这份请愿书获得了超过28万个签名,创下了电子请愿书签名数量的纪录。

对以色列持批评态度的外部环境

观察人士认为,加拿大的这些举动并未孤立于当前的国际背景——在当前的国际背景下,针对以色列政府及其总理内塔尼亚胡的批评正在不断升级,甚至在西方阵营内部亦是如此。

加拿大记者大卫·科克伦指出,加拿大宣布停止向以色列出口致命武器,而这恰逢国际舞台上的一些事态发展。

在这样的背景下,科克伦提到了美国参议院民主党多数党领袖查克·舒默对以色列政府提出的尖锐批评,以及欧盟外交官员何塞普·博雷利对以色列利用饥饿作为战争武器的谴责。

在2021年,加拿大对以色列的武器出口总额约为2700万美元 (欧洲通讯社)

提案背后的动机

该提案的发起人是埃德蒙顿市新民主党议员希瑟·麦克弗森,她在接受加拿大颇受欢迎的“政治与权力”节目采访时解释称,这项提案是与国际律师、专家、巴勒斯坦与以色列的社区成员共同合作的成果。

她还谈到了采取这项提案背后的动机,其中最重要的是希望拯救无辜平民免遭杀害,尤其是在巴勒斯坦的死亡人数已超过3万之际。

禁止向以色列出口武器的支持者们依据加拿大法律,要求拒绝授权出口可能被用来严重违反国际法的军事物资及技术。

这也符合国际法院的裁决——该法院认为以色列的行为有可能会构成种族灭绝;同时也符合联合国专家的报告——该报告呼吁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停止向以色列出口武器,并警告称相关责任人将会被追究刑事责任。

关于承认巴勒斯坦国的问题,麦克弗森提出的方案是基于加拿大一再确认将两国方案作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的战略解决方案的立场,因此,承认巴勒斯坦国才是实现该解决方案的出路。

此外,已有139个国家承认了这个国家,而且西方阵营也已经尝试采取这一步骤,例如,西班牙首相已向该国议会提议这样做。

加拿大执政党为何修改提案草案?

在将该提案提交表决之前的阶段内,加拿大执政的自由党和新民主党议员不断修改这项由新民主党提出的决议草案——其中包括很多要点,最重要的是敦促政府呼吁立即停火,并暂停与以色列之间的所有军事技术及货物贸易,并正式承认巴勒斯坦国。

这些努力导致对提案中的许多条款进行了根本性的修改,并商定了更为灵活的方案,包括“停止进一步向以色列发放出口和转移武器的许可证,与国际伙伴共同积极追求在中东地区实现全面、公正且持久和平的目标,其中包括建立巴勒斯坦国作为通过谈判达成的两国方案的内容之一”。

执政党议员所采取的举动是基于多重原因,其中最重要的是直接对该提案的最初版本进行投票——无论最终是赞成还是反对的结果,都会损害该党在两大阵营内的支持率,即支持以色列的阵营或者反对加沙战争的阵营。

根据民调机构Mainstreet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鉴于现任总理的支持率在明年大选的背景下空前下降,此举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项民调显示,特鲁多落后其最大的竞争对手保守党超过15个百分点。与此同时,有63%的受访者表示对特鲁多存在负面或者不利的看法。

自由党与新民主党达成和解方案也加强了两党之间的协议——两党于2022年签署了一项协议,允许特鲁多政府继续执政,而不会受到议会不信任投票的威胁。需要指出的是。这两个党派在该国议会共338个议席中共占据181席。

加拿大广播机构议会事务办公室前主任罗伯特·卢梭提出了事情的另一方面——他认为,魁北克地区议员投票赞成立即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决定,与该地区的分裂主义倾向有关,这也是促使该政府因担心外交政策对加拿大内部造成危险影响而急于修改这项提案的原因之一。

讲法语的魁北克省曾在1995年举行分裂公投,并以50.6%的投票率失败,但是该地区的分裂主义倾向依然活跃。

大多数加拿大人强烈支持停火呼吁 (盖帝图像)

内部影响

在加拿大内部,新民主党成为了这一决定的最大赢家——该党领袖贾格米特·辛格宣布,他能够通过处理该党的议会提案并达成可被批准的方案,以“迫使政府朝着某个方向前进”,而这也将增加辛格及其政党在拒绝继续战争的人群中的支持率。

密歇根大学历史学教授胡安·科尔在其一篇文章中指出,辛格很可能就是加拿大的未来,或许还有一个新的、多元文化的北方,不再那样同情武装犹太复国主义者的白人民族主义项目。

至于被以色列前驻加拿大大使艾伦·贝克称为“以色列历史朋友”的执政党自由党,则似乎会因其在该问题上的立场分歧而遭受内部冲击。这一迹象的体现是,有3位自由派议员投票反对该决定,其中一位议员安东尼·豪斯法兹尔表示,他和他的同僚感觉受到了孤立,他现在正在考虑自身在议会党团中的地位。

该决定的内部反响反映了加拿大社会所经历的两极分化,对此,以色列和犹太事务中心首席执行官西蒙·科夫勒-沃格尔表示,他所代表的社区对自由党“感到愤怒和失望”,因为他们选择将外交政策交给“新民主党和魁北克集团内的反以色列势力”。

另一方面,加拿大穆斯林全国委员会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布朗则表示,加拿大人应该在这次投票后感到自豪,他认为这项“确认巴勒斯坦人权并反对屠杀无辜平民”的提案是“历史性的”。

外部影响

尽管加拿大的这一决定极具重要性和象征意义,但它并不会给加拿大的政策带来根本性的改变——其外交部长表示,渥太华并不会因为反对派的压力而改变其外交政策。

尽管加拿大对以色列的武器出口并未超过2021年创纪录的近2700万美元,但是这一步骤的重要性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加拿大是北约成员国之一,也是以色列最重要的西方盟友之一,正如以色列所担心的那样,加拿大所采取的这一步骤,可能会对其他盟友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

以色列对加拿大决定的拒绝,体现在以色列外交部长卡茨发布的推文之中——他认为此举“损害了以色列自卫权”,并且“历史将会严厉地”评判加拿大。

此外,加拿大这一决定的影响还直接体现在国际舞台上——美国著名参议员伯尼·桑德斯赞扬了加拿大的决定,并呼吁美国采取同样的措施,英国工党议员理查德·伯根也呼吁英国政府采取同样的举措。另一方面,抗议者们包围了英格兰和苏格兰的武器工厂,并要求他们的国家采取同样的做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