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政治到劳工再到雇佣军:印度为何支持以色列?

“沙菲以色列”组织发布的一张加入以色列占领军的印度人的照片

从过去到现在,印度对巴勒斯坦问题的政策已从一个极端转向另一个极端——新德里对在占领下受苦受难的巴勒斯坦人的支持,变成了对以色列占领本身的支持。这种支持不仅包含政治和经济层面,还涉及军事层面。这是怎么发生的?又是为什么?

1947年,印度在联合国大会上投票反对巴勒斯坦分治协议,并于1974年成为第一个承认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为巴勒斯坦人民唯一合法代表的非阿拉伯国家。同样,它还是在1988年第一个承认巴勒斯坦国的国家。印度虽然在1950年就承认了以色列,但直到1992年才与其正式建立外交关系。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左)握着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的手,他也是首位访问以色列的印度总理

政治支持

但与上述所有情况不同的是,在巴勒斯坦抵抗组织于去年10月7日发起的“阿克萨洪水”行动一开始,印度就迅速向以色列提供了迅速而重要的政治支持。

在仅仅几个小时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就成为了第一批谴责此次袭击的世界领导人之一,其外交部长苏杰生也采取了同样的立场,并且声称,“如果印度不抵抗极端主义,它就可能会面临同样的命运。”

本着无条件支持以色列的立场,印度于去年10月27日在联合国对加沙人道主义停火的决议投下了弃权票。

这种支持还反映在极端印度教民族主义者的立场上——他们发起了一场运动,并在社交媒体上传播有关加沙地带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误导性信息,以支持以色列的叙事。根据外交网站的报道,其目的是促进针对印度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反伊斯兰言论。

印度当局还允许该国各地举行支持以色列的示威活动,与此同时却镇压支持巴勒斯坦人的抗议活动。

2023年10月16日,印度人在艾哈迈达巴德举行声援以色列的集会 (美联社)

印度工人

尽管战争愈演愈烈,但是面临着生命危险前往以色列的印度工人数量却仍在增加,特别是在建筑领域。因为这场战争已导致数千名亚洲工人离开,并且动员了许多以色列工人成为预备役士兵,此外还吊销了超过13万巴勒斯坦工人的工作许可证。

勒克瑙工业培训中心负责人拉吉·库马尔·亚达夫指出,以色列就业办公室目前正在寻找至少1万名建筑工人,月薪高达14万卢比(约合1688美元),他还指出,该计划得到了印度当局的大力支持。

以色列《国土报》日前发表的一份长篇调查报告称,由于印度总理莫迪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之间的密切联盟,数百万印度人梦想在以色列获得工作签证,以取代数万名被以色列驱逐出劳动力市场的巴勒斯坦工人。

报告接着指出,尽管天气极其寒冷,数百名年龄在24岁至46岁之间的印度人仍排着长队、挥着简历,他们都希望获得以色列的工作签证。

印度驻以色列大使馆临时代办表示,这个过程的重要之处在于,以色列专家在印度进行考试并选拔人员。

印度工人排队等待提交以色列的工作签证申请 (法国媒体)

以色列交通部长米里·雷格夫上周在印度发布社交媒体帖子称,以色列希望减少对巴勒斯坦劳动力的依赖。

而就在一个月前,内塔尼亚胡还敦促印度总理莫伦执行2023年的一项协议——该协议将促进4万名印度人在以色列的建筑和护理行业内就业。

在去年12月,印度哈里亚纳邦和北方邦这两个邦宣布对某些专业领域开放10000个就业岗位,这项运动在亲政府的媒体上得到了广泛的宣传,其中许多内容都谈到,印度应该向盟友以色列伸出援助之手。

但此次竞选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声明印度穆斯林不应该费力申请这些广告中的职位——这意味着他们将被排除在外。

在这样的背景下,以色列专门研究经济的媒体指出,第一批印度工人(约有1000人)最近已抵达以色列,作为引进至少65000名工人计划的最前沿尝试。

战争前线的雇佣兵

随着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战争继续进行,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法学教授哈立德·阿布·法德尔指责有印度教武装人员正在帮助以色列占领军作战。

阿布·法德尔表示,这些印度教武装人员助长了以色列占领军对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屠杀与暴行,并且指出,“印度教民族主义者公开庆祝以色列占领军对巴勒斯坦人所做的一切。”

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媒体主编扎法鲁尔·伊斯拉姆·汗证实,约有215名印度人与以色列军队并肩作战。

伊斯拉姆·汗解释称,由以色列公布的图片显示,这些印度人来自印度东北部,并自称其来自一个已经不复存在的犹太部落“玛拿西之子”(Bnei Menashe)——近年来,这里有数千人皈依犹太教并移民至以色列。

印度媒体主编扎法鲁尔·伊斯拉姆·汗:约有215名印度人正在帮助以色列军队作战 (半岛电视台)

伊斯拉姆·汗指出,以色列方面对印度人在其加沙军队的参与极尽夸大之辞,“以期表明世界支持以色列的立场”,但他也指出,除了印度教人士在社交媒体上对占领国的大力支持外,还有大量印度人表达了前往以色列“打击哈马斯”的意愿。

印度媒体争相谈论印度准备与以色列并肩作战的情况。《今日印度》报道称,“印度人不仅已经武装起来,做好了对抗哈马斯的战争准备;他们还冲锋在前,以对抗恐怖分子。”

该报援引“玛拿西之子”最高委员会主席汉辛的话称,“我们是被困在曼尼普尔邦动乱中的一小部分人,我们社区唯一的希望就是移民到以色列。”

“玛拿西之子”的犹太人

印度“玛拿西之子”社区的成员人数估计约为10500人,他们认为自己是“玛拿西”的后裔,而“玛拿西”是在2700多年前被亚述人驱逐出巴勒斯坦的10个部落之一。

该部落的成员阿萨夫表示,米佐拉姆邦和曼尼普尔邦的“玛拿西之子”每晚都会在犹太会堂举行特别的烛光祈祷会,以祈求对以色列人的神圣保护。

汉辛表示,除了哈马斯发动袭击后应征入伍的200名预备役士兵之外,约有200名“玛拿西之子”正在以色列的军队内服役,他还强调,目前在以色列军队内服役的“玛拿西之子”的确切人数尚未对民众公开。

《耶路撒冷邮报》证实,这些人被征召来执行现役或预备役军事职责,此外还有一部分志愿者。这一消息来自总部位于耶路撒冷的组织“沙菲以色列”——该组织致力于“加强以色列与世界各地犹太侨民社区之间的关系”。

印度犹太人加入以色列对加沙的军事任务 (社交网站)

在这些士兵中,有75人是来自印度的新移民——他们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后自愿服兵役,而另外140名士兵则从以色列各地的定居点被征召入伍。

据“沙菲以色列”组织称,在从印度移民到以色列的适龄男性中,有99%都参加了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而且其中90%的女性也在服役。

“沙菲以色列”组织的创始人迈克尔·弗罗因德证实,“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该组织已经收到数百份来自玛拿西之子社区成员的、要求立即移民以色列的申请。”他还补充称,“不仅如此,他们还要求立即加入以色列军队,以便与他们的兄弟姐妹们并肩作战。”

《耶路撒冷邮报》报道称,来自“玛拿西之子”的纳塔内尔·图唐(26岁)被黎巴嫩真主党向以色列北部发射的导弹弹片炸伤,而他当时正在吉瓦提旅服役。

但是印度媒体报道称,有4名印度雇佣兵在加沙帮助以色列军队作战时死亡。

印度为什么支持以色列?

发生了什么变化?

为了理解印度对巴勒斯坦政策发生重大变化的原因,大多数分析都指向了两个基本因素:

  • 印度教民族主义的兴起

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和平与冲突研究系主任阿肖克·斯温表示,自莫迪上台以来,印度教民族主义一直在增长,尽管研究人员认为大多数印度人仍然支持巴勒斯坦的独立斗争。

此外,印度媒体也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了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府的影响,并因此倾向于对巴勒斯坦采取更为敌对的言论。

  • 对伊斯兰教的敌意

阿肖克·斯温指出,莫迪政府认为,只要加沙战争继续下去,媒体的注意力就会转向谴责哈马斯,“这是进一步在印度社会煽动伊斯兰恐惧症的机会”。

而驻德里的著名记者、研究员帕梅拉·菲利普斯则得出结论称,印度政府认为,只要将哈马斯塑造为“伊斯兰恐怖主义的代表”,它可以从中受益,而它对以色列的支持也是其反伊斯兰政治倾向的内容之一。

在去年10月7日哈马斯发动致命袭击后,“玛拿西之子”的居民在为以色列举行特别祷告会

阿肖克·斯温看到了犹太复国主义和印度教民族主义之间的巨大共同点。“这两种意识形态的共同点是,它们的目标都是扩张主义并且都具有排他性。”

根据这两个运动的看法,印度和以色列原本分别是印度教文明和犹太教文明,但却遭到了外来者——特别是穆斯林——的“污染”,他们现在的目标是恢复其分别作为印度教国家和犹太教国家的昔日辉煌。

在这样的背景下,法国《世界报》指出,一些印度教极端分子已经表示愿意与以色列人一起拿起武器。以色列驻印度大使纳奥尔·吉隆曾自豪地宣布,他能够组建一支由印度志愿者组成的军队。

宗教、民族主义和“共同的敌人”,再加上经济和民粹主义,这些都是印度突然转向其过去曾长期参与倡导的巴勒斯坦问题的原因所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