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为何不能对以色列采取强硬态度?

美国总统拜登(左)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此前举行的会晤 (路透社)

美国两家著名媒体机构发表了两位中东事务顶尖研究人员关于美国总统拜登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之间争端的文章。

《外交事务》杂志发布的文章重点讨论了美国有能力影响以色列的压力点,而《纽约时报》这篇文章的作者则质问了阻止拜登向以色列施加压力的原因。

兰德公司、新加坡国立大学中东研究所的研究员乔纳·布兰克在《外交事务》杂志上发表的这篇文章中表示,关于拜登的政治道路,目前普遍存在的一种观点是:严格对待以色列是徒劳的,相反还会带来很大的风险。

但事情已不再像笔者所认为的那么简单,因为加沙地带这场毁灭性的战争已经持续5个多月了,而无法对以色列采取坚定立场也构成了一大危险。

美国境内要求加沙停战的抗议 (通讯社)

挫败感

布兰克认为,拜登尚未表现出以有意义的方式挑战以色列的意愿,但有迹象表明,他对内塔尼亚胡越来越有挫败感。

但是如果这位美国总统想要对内塔尼亚胡采取强硬立场,那么他也拥有一系列的选项——从停止为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到承认巴勒斯坦国。

尽管正如作者承认的那样,从政治角度来看,实施这些方案并不容易,但是鉴于战争造成的死亡人数不断上升,以及加沙地带饥荒的迅速蔓延,这些方案可能已变得更为可行。

尽管自今年2月以来,拜登批评内塔尼亚胡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的措辞已经变得尖锐和坦率,并且呼吁以色列增加对该地带的人道主义援助、限制其军事行动规模和平民伤亡规模,但是根据作者的观点,“如果他想要给自己提出的要求增加一些分量”,那么他就应该在白宫的电视讲话中宣布停止与以色列总理打交道。

作者认为,如果他这样做的话,他就必须明确表示,他的批评是针对以色列的极右翼政府,而不是针对以色列人民,而这将增加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国内面临的压力,从而将会“使他的立场变得更为温和”。

这位美国研究人员在其文章中指出,另一步则是“减少”美国在联合国对以色列的外交支持而不遵守“任何具体的政治承诺”。

另一个压力点则是拜登有权通过其行政权限而承认巴勒斯坦的主权国家地位。

美国大选期间的“不表态”投票 (通讯社)

提供激励措施

据《纽约时报》报道,华盛顿也可以停止为鼓励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而提供的激励措施。

美国国务院中东事务分析师、前谈判代表亚伦·大卫·米勒在其文章中表示,他相信拜登总统在今年的国情咨文和总统讲话中有关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言论,预示着美国将对以色列采取更加严厉的政策。

作为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的高级研究员,米勒还表示,美国总统拜登在其讲话中呼吁至少暂时达成停火,并谈到了加沙人所遭受的损失和痛苦,并且向以色列发出信息,强调有必要致力于向该巴勒斯坦地带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美国境内举行抗议活动,要求美国停止对以色列的资助

斥责

正如作者所说的那样,美国总统的言论及其副手卡玛拉·哈里斯最近与内塔尼亚胡的对手、潜在继任者本尼·甘茨进行的会面,很可能是在美国政府对内塔尼亚胡政府不满的框架下出现的,因此这并不预示着美国政策的重大转变。

米勒表示,拜登总统的讲话传达了几个信息,包括“斥责”以色列对加沙的狂轰滥炸、对特拉维夫的一些行动表示失望、对以色列冷漠甚至反对协助援助进入加沙地带表示失望。此外,他还对以色列不愿遏制定居者针对约旦河西岸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为表示愤怒。

美国国务院前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提出的“我对以色列不满,但我不会对此做太多”的说法,表达了他在应对当前战争的过程中面对的受敏感性和政治选择所驱动的政策。

米勒表示,拜登总统当然清楚,他将在国内外为允许内塔尼亚胡蔑视美国利益和价值观而付出代价,而这就是问题所在。他还补充称,正是拜登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阻止了他在整个战争期间对其施加条件。作者补充道,除了拜登之外,没有哪位美国总统曾多次声称自己是一名犹太复国主义者。

拜登认为,他的政治生活与以色列国家的故事交织在一起,但是这种爱的感情并不包含现任以色列总理。

来源 : 外交政策 +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