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的“法律”传至德国 案件会成功吗?

德国法兰克福,一名妇女举着标语牌,参加支持加沙巴勒斯坦人的示威活动(路透)

上周晚些时候,德国律师对该国一些最高级别的政治家提出指控,其中包括德国总理朔尔茨,指控他们在加沙地带“协助和教唆种族灭绝”。

代表在被围困的加沙地带有家人的德国巴勒斯坦人的案件围绕着所谓的同谋问题展开,尽管以色列在不断的轰炸中造成平民死亡人数高得令人难以置信,但德国仍继续支持以色列。

自 10 月 7 日以来,近 30000 名巴勒斯坦人已被以色列杀害,此前,统治加沙地带的哈马斯在以色列南部发动袭击,造成 1139 人死亡。

参与此案的德国巴勒斯坦人之一、移民研究员诺拉·拉加布(Nora Ragab)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活着的人必须记住加沙的死者,讲述他们的故事并为正义而战。”

诺拉·拉加布参与其中的动机既有政治的,也有个人的。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的姑妈和叔叔已经70多岁了,所以,就像加沙北部的许多老年人一样,他们在疏散命令下达后决定留下来。”

11 月的一天,当一台以色列推土机抵达拆除隔壁新建的房屋时,拉加布的叔叔走到外面,要求士兵不要摧毁房屋,因为那里住着和平的平民。

“邻居们看到了一切,”她回忆道,“他们告诉我们,他举起双手走出去。 但士兵们还是开枪射杀了他。 当我姨妈试图把他拖回屋里时,他们也开枪打死了她。”

11 月 24 日,战斗暂停期间,拉加布的表兄弟姐妹回到家中探望父母。 他们发现他们死在院子里。 夫妻俩正在拥抱。表兄弟数了一下,身上有 60 处枪伤。”

拉加布表示,“我有责任确保德国人民不会把目光移开。”

该法律案件得到了许多民间社会组织的支持,包括欧洲法律支持中心、巴勒斯坦公共外交研究所和英国巴勒斯坦法律协会。

在联合国最高法院国际法院 (ICJ) 一月份做出临时裁决后,律师们对德国联邦安全委员会的高级政客提出了指控。

国际法院表示,以色列在加沙的行为可能构成种族灭绝,这是“合理的”。

德国联邦安全委员会负责指导国家安全政策并授权武器出口。 除总理朔尔茨外,德国外交部长安娜莱娜·贝尔伯克、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财政部长克里斯蒂安·林德纳等人也受到指控。

对于拉加布来说,对德国政客提出这一指控的行为非常重要。

“当然,这不会让他们回来,”她说,“但我们应该尽一切努力阻止这种暴力。德国实际上因其历史而负有特殊的责任。这就是为什么它应该认真对待哪怕是最轻微的种族灭绝指控,进行调查,并尽一切可能防止和惩罚它。”

声明、援助和武器

向该国联邦检察官提起诉讼的德国律师纳迪嘉·萨穆尔 (Nadija Samour) 解释说,这些指控取决于三个要点。

首先,德国政府官员发表支持以色列的言论。

其次,德国撤回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资助,该机构是加沙主要的援助提供者。

第三点涉及德国对以色列的武器出口。

这些费用从 2022 年的 3200 万欧元(3500 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 3.03 亿欧元(3.28 亿美元)。

其中大部分增量是在10月7日之后获得德国政府批准的。目前,德国政界人士正在考虑向以色列发送更多坦克炮弹。

萨穆尔表示,如果联邦检察官认为此案有依据,他们将调查指控,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必须解释原因。

自国际法院做出裁决以来,其他地方也启动了类似的法庭案件。

在美国,针对美国总统乔·拜登的案件并未成功,荷兰的另一起事件取得了成功,并阻止了 F-35 战斗机零部件向以色列的出口。 这两起案件均正在上诉中。

那么德国案件能成功吗? 当地法律专家表示这不太可能。

波恩大学国际法教授斯特凡·塔尔蒙表示:“我认为这条法律途径不会成功。”并补充说,“围绕这个话题的法律太复杂了。”

塔尔蒙解释说,国际法院的裁决只是一项临时裁决,因此,证据的门槛并不高。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因此,在我看来,确定[德国政客]对协助和教唆巴勒斯坦领土上的种族灭绝行为负有责任似乎非常困难。”

塔尔蒙指出,德国过去曾发生过类似的成功定罪,但这些案件涉及个人直接帮助罪犯。

哥廷根大学国际刑法教授凯·安博斯对此表示同意。

“我们需要主要犯罪来[确定]次要责任,”他在电子邮件采访中写道,虽然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但“[联邦检察官]不太可能发起正式调查”。

德国政客受到这样的指控并不罕见。

前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在任职期间受到 407 项指控,其中包括协助和教唆谋杀。

2021 年至 2023 年间,针对朔尔茨提出了 55 项指控。 联邦检察官迄今拒绝调查他们。

“法律”

但塔尔蒙表示,上周提出的指控更多的是政治举措,是国际律师所谓的“法律”的一部分。

“这是一方——通常是处于军事劣势的一方——利用法律为自己谋利的地方,”他表示,“这也是提高认识、吸引媒体关注并向自己的政治基础表明你正在做某事的一种方式。”

南非在国际法院起诉以色列的案件就是一个例子。 乌克兰最近也对俄罗斯提出指控。

“不过,正如人们所说,有些东西总是会粘在一起,”塔尔蒙继续说道,“在像德国这样的社会中,这可能有助于提高人们的认识,即世界并不像这里经常描绘的那样黑白分明。”

参与其中的律师承认德国政治形势艰难,亲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曾一度被禁止。

他们希望进行调查,但如果没有发生,他们也很乐意就可能向以色列运送更多坦克炮弹向政界人士施加压力,但该协议尚未敲定。

德国政府发言人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德国认为以色列有权自卫,但也应该遵守国际人道主义法。

该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德国政府并没有对冲突给加沙地带人民造成的巨大痛苦视而不见。”并补充说,“我们呼吁人道主义暂停和走廊。”

关于潜在的武器出口,他只会说,这些都是“在仔细考虑后根据具体情况决定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