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会承认巴勒斯坦国吗?

分析人士怀疑拜登推动两国方案的诚意

在美国总统乔·拜登和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最近几天内发出指向“美国承认巴勒斯坦国”的信号之后,华盛顿政治走廊内关于这个问题的讨论有所增加。

拜登尚未完全改变支持以色列侵略加沙地带的立场,也没有呼吁加沙停火。

此外,美国在过去几十年内推动两国方案的失败尝试,让一些分析人士怀疑拜登政府对该提案承诺的严肃性,尤其是在这个艰难的总统选举之年。

相反,部分人认为拜登采取这一措施可能是为了争取穆斯林和阿拉伯选民、年轻人以及少数族裔的选票——他们对拜登支持以色列侵略加沙地带的立场感到震惊。

拜登表示,“我认为我们将能够做一些事情。我认为这是可行的。”他所指的是可能达成的战后协议——这项协议可能会建立一个非军事化的巴勒斯坦国。

有报道称,拜登已经指派美国国务院“基于世界各地的其他模式”来研究非军事化的巴勒斯坦会是什么样子。

与此同时,有关美国承认巴勒斯坦国的言论与更广泛的框架相关,其中包括拜登努力支持沙特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而在此之前,美国与沙特缔结了防务协议,而且各方都同意在建立巴勒斯坦国的问题上制定不可逆转的步骤。

美国《华盛顿邮报》在本周四报道称,美国和阿拉伯国家的官员正在制定一项全面计划,以在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建立持久的和平,与此同时,以内塔尼亚胡为首的以色列政府却再次拒绝任何有关建立巴勒斯坦国的讨论。

美国密歇根州迪尔伯恩的一名示威者举着写有“解放巴勒斯坦”字样的巴勒斯坦国旗

潜在的单方面承认

哈德逊研究所中东和平与安全中心主任迈克尔·杜兰预计,拜登将在今年夏天承认巴勒斯坦国。需要指出的是,迈克尔·多兰曾在共和党政府领导下的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内任职多年。

杜兰在该研究所的网站上写道,“承认巴勒斯坦国将是一种选举策略,也将是一种外交政策战略,拜登团队将寻求在今年初夏之前宣布这一策略,从而正好以这项历史性的成就开始其总统竞选活动。”

杜兰还提到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马修·米勒的声明——后者曾在1月31日表示,“我们支持建立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我们正在政府内部做大量的工作来研究如何实现这一目标。”

杜兰表示,这导致了以色列官员的沮丧,因为“拜登政府已经爱上了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想法,而单方面的承认将是向以色列施加压力的一种手段。”

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前任顾问、美以关系专家乔纳森·沙克特也认为,拜登政府正在认真考虑承认巴勒斯坦国的问题。

沙克特指出,“拜登政府在密歇根州的道歉之行证实,当地的政治考虑将越来越多地影响美国对以色列的政策。”

沙克特指出,“拜登显然对哈马斯的美国支持者保持了沉默,即使他们呼吁屠杀犹太人、撕毁美国国旗并且试图翻越白宫围栏。而现在,随着美国的阿拉伯裔领导人及穆斯林领导人威胁不会在今年11月份的选举中支持拜登,白宫开始试图从保持沉默而转向积极利用这种局势。”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

目标是关系正常化

美国前中东事务助理国务卿、现任华盛顿大西洋研究所专家戴维·麦克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谈论拜登政府正在研究某些选项以改变美国关于承认巴勒斯坦国的政策,这是“完全合理的”。

麦克大使指出,“值得注意的是,这种讨论出现在英国外交大臣发表声明支持同一想法之后。更重要的是,内塔尼亚胡政府在拒绝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就巴勒斯坦建国问题进行谈判之后,并未得到太多的好处。”

他补充称,“有报道称,马哈茂德·阿巴斯正在与埃及、约旦和沙特进行认真的讨论,内容是通过发挥更具象征意义的作用并为巴勒斯坦国任命一位更年轻的执行总统来改革其政府。我相信,这些报道让美国政府感到鼓舞。”

他还认为,阿巴斯总统可以扮演类似以色列总统赫尔佐格的角色,并将真正的统治权交给一位得到主要阿拉伯国家、联合国和美国信任的人。他补充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总理可以吸引更多的政治和财政支持,以满足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的需求。”

与此同时,一些评论人士认为,白宫的努力主要集中在寻求实现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关系正常化。

他们认为,拜登在国家安全委员会内的中东事务顾问布雷特·麦格克,其通过聚焦以色列与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协议来通过重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提案的努力,将会以失败告终。

与此同时,《赫芬顿邮报》撰稿人阿克巴尔·艾哈迈德在“X”网站上发表的博文中表示,“我听到一位美国官员在本周早些时候被要求探讨如何能让巴勒斯坦作为一个国家而成为国际机构的成员。”他还表示,他们意识到这种努力是“滑稽的错误举动”。他还强调,“鉴于拜登的历史,他不可能会认真地采取这类措施。”

华盛顿中东研究所巴勒斯坦和巴以事务项目主任哈立德·朱迪也同意上述观点,并且在“X”网站发布的博客文章中表示,“仅仅谈论国家,这是毫无意义的谈话,除非他们谈论结束以色列的占领,否则这就没有任何意义。”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