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原因排除华盛顿参与阿鲁里暗杀事件的可能性

约翰·柯比对阿鲁里遇刺事件发表评论说:“他被列为恐怖分子,任何人都不应该为他的离开而哭泣。”(半岛电视台)

卡罗莱纳海岸大学情报和安全事务专家约瑟夫·维察纳基斯博士,谈到了美国不太可能在周二贝鲁特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领导人萨利赫·阿鲁里遇刺事件中发挥任何作用的三个原因。

白宫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官方发言人约翰·柯比证实,美国与导致阿鲁里死亡的袭击没有直接或遥远的联系,白宫的确认与半岛电视台采访的美国安全专家的估计一致,他们得出了相同的结论。

维察纳基斯教授指出,杀害阿鲁里符合以色列的目标,但与华盛顿的目标不一致(欧美研究所)

在“恐怖分子名单”上

柯比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阿鲁里被列为恐怖分子,任何人都不应该为他的离开而哭泣。” 2018年,美国政府将阿鲁里的名字列入国务院所谓的“头号通缉名单”,并向任何提供信息以找到或逮捕他的人拨款500万美元。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称:“萨利赫·阿鲁里是哈马斯恐怖组织政治局副手,也是哈马斯军事部门卡桑旅创始人之一。” 华盛顿指责他资助和指导哈马斯在约旦河西岸的军事行动,并指责他的名字与以色列的几起袭击和绑架事件有关。

美国国务院指出,“阿鲁里宣布哈马斯对2014年6月12日发生的袭击事件负责,当时,3 名以色列年轻人在约旦河西岸被绑架并杀害,其中包括以色列裔美国双重公民纳夫塔利·弗兰克尔。”

美国国务院的声明显示,阿鲁里公开吹嘘这些谋杀案,称其为“英雄行动”。2015年9月,美国财政部根据第(13224)号行政命令将他列为“全球恐怖分子”。

排除华盛顿参与的理由

情报和安全事务专家维察纳基斯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证实,他排除了美国与阿鲁里遇害事件有任何联系的可能性,原因有以下三个:

  • 首先,美国政府自去年10月7日以来就非常明确,其战略和首要关切是遏制以色列和哈马斯之间的战争,并将战争限制在加沙地带(如果可能的话),或者最糟糕的情况下将其限制在加沙、以色列和约旦河西岸境内,阿鲁里被杀可能会促使真主党加入这场战争,而这是华盛顿极力避免的。
  • 其次,阿鲁里实际上是哈马斯、真主党和伊朗革命卫队领导层之间的主要联络点,而且他和他的团队(其中 6 人被杀)正在南部地区开展工作。真主党的据点证明了他们与该党高级领导层的关系有多密切,美国人很可能希望阿鲁里和黎巴嫩的其他哈马斯高级官员能够充当与真主党进行后门谈判的渠道,并通过他们与伊朗进行谈判,而暗杀他消除了这个渠道。
  • 第三,阿鲁里积极参与哈马斯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和解谈判,他的出现本可以帮助促进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关于加沙战后治理格局的谈判,毫无疑问,他的被杀将使哈马斯极端分子更容易排除与法塔赫运动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任何谈判,他们认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加沙与以色列同谋。

暗杀为以色列服务

维察纳基斯教授指出,杀害阿鲁里符合以色列的目标,但与华盛顿的目标不相容。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这次行动最终实现了以色列的三个主要目标:

  • 首先,美国和伊朗之间进行秘密谈判的可能性变得更加困难。
  • 其次,哈马斯和法塔赫之间和解的可能性也将变得更加渺茫,这反过来又减少了加沙战争后基于法塔赫的作用达成安全安排的机会,而这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政府的愿望有关。
  • 第三,它向美国人传递了一个信息,即以色列将毫不犹豫地升级战争,并面临华盛顿对其战争处理方式的一些无声批评。虽然以色列实际上表示打算迫使华盛顿采取对自己有利的更强硬立场,但如果真主党在未来几天发动大规模袭击,拜登政府将被迫采取这种行动。

维察纳基斯在结束对半岛电视台的讲话时指出,“以色列人很可能向美国人通报了对阿鲁里的袭击,但这很可能发生在导致他和他的团队丧生的无人机袭击之前不久,或者在那之后不久。”

他补充道,“这是一种礼貌的说法,表示‘我们出于尊重而通知您,但我们并没有征求您的许可’,这可能会成为以色列今后处理海外暗杀行动的典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