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利益”、游说力量:什么影响拜登对以色列的支持?

乔·拜登总统于10月18日抵达特拉维夫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后受到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的迎接(美联社)

这是关于乔·拜登总统政府如何明确支持以色列两部分系列文章中的第二部分。如若阅读第一部分,请单击此处

 

“这是发动战争的代价。”

这是乔·拜登十月底在被问及饱受战争蹂躏的加沙平民伤亡情况时所发表的言论。

数千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对被围困飞地的轰炸中丧生,在人道主义危机不断加深之际,联合国官员敦促立即停火。

然而,作为以色列的坚定支持者,拜登并没有呼吁以色列表现出更多克制,而是对加沙死亡人数表示怀疑。他10月25日说道,“我不知道巴勒斯坦人说的是有多少人被杀的真相。”

这次交流只是自 10 月 7 日战争爆发以来发生的众多事件之一,观察人士称,这暴露了美国对以色列的外交和军事支持的空前水平。

在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的领导下,两国数十年来一直保持着牢固的关系,美国每年向以色列提供至少38亿美元的军事援助。

尽管其军事行动引发了严重的人权担忧,随着拜登政府推动增加对以色列的军售和援助,对美国外交政策的愤怒在加沙战争期间达到了顶峰。

超过2.6万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被杀,与此同时,联合国专家警告可能发生饥荒和种族灭绝。

一名巴勒斯坦男子站在加沙南部拉法市周围一栋在以色列轰炸中被毁的建筑前(法新社)

那么如何解释拜登目前的立场呢?半岛电视台采访了十几位专家、权利倡导者和前美国官员,了解支持拜登当前行动的诸多因素以及他对以色列“坚定不移”的支持。

华盛顿智库阿拉伯世界民主组织(DAWN)的倡导主任拉德·贾拉尔(Raed Jarrar)表示,“‘为什么以色列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继续享有例外主义?’,我认为这个问题没有一个简短的答案。”

“有不止一种答案。”

在这个由两部分组成的系列文章的第二部分中,我们研究历史、国内政治和美国在中东战略如何影响拜登政府政策问题。在第一部分中,我们探讨了拜登与以色列的个人和职业关系,以及他对加沙战争所采取的政策如何影响他的政治未来。

贾拉尔在谈到美以关系时表示:“这种关系非常根深蒂固。”

他说,以色列从根本上建立了“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即使在加沙流血事件中也能承受国内和国际压力。

独一无二的“特殊关系”

一名以色列士兵在从加沙返回以色列的装甲运兵车上手持武器(路透)

以色列在与美国长达数十年的关系中取得了许多成就。它被称为“铁杆”盟友、“牢不可破”的朋友、“奇迹”。

据拜登政府的国务院称,它仍然是美国对外军事援助的“全球主要接受者”。

2008 年的一项法律规定美国保护以色列的“军事质量优势”,并且以色列仍然是“世界上一些最先进的军事装备”的受益者。

哈佛大学国际事务教授斯蒂芬·沃尔特等专家表示,这使以色列跻身于自己的联盟之列。

“没有什么比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更好的了,”沃尔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人们谈论美国和英国之间的特殊关系。美国与以色列的关系甚至比这更密切。”

沃尔特强调,“在美国外交政策中没有任何类似的案例,美国向这个拥有八、九百万人口的国家提供了如此持续和慷慨的支持——而且几乎是无条件的”。

沃尔特解释说,从历史上看,美国与以色列的密切关系有两个主要信念支撑。

首先,以色列在世界动荡地区发挥着“战略资产”的作用,其次,以色列代表了“英雄民主国家,是中东唯一的民主国家,因此,它与美国有着相同的价值观”。

质疑美国的合理性

拜登在以色列铁穹防御系统设施前会见了本尼·甘茨(左)和亚伊尔·拉皮德(右二)等以色列官员(美联社)

然而,批评者对这两种说法提出了质疑。长期以来,支持者们一直认为以色列不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因为该国的歧视性法律和做法有利于犹太人而不是巴勒斯坦公民。

国际特赦组织等主要人权组织表示,以色列维持着旨在“压迫和统治巴勒斯坦人”的控制体系,相当于种族隔离。

包括南加州大学讲师法耶兹·哈马德在内的学者和分析人士,也质疑以色列作为美国在中东“战略”资产的价值。

哈马德表示,他很难确定美国可以从继续支持以色列中获得什么优势,特别是在人们对以色列在加沙的致命行动感到愤怒之际。

约旦与叙利亚边境附近无人机袭击造成三名美国士兵死亡

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中东地区数千名抗议者走上街头,其中一些人在美国大使馆前示威。美国军队最近在叙利亚和伊拉克都面临袭击,而也门的胡塞武装则向红海的美国船只发射导弹,表面上是为了支持加沙居民。

1 月 27 日,三名美国军人在约旦东北部的一次无人机袭击中丧生,引发了人们对局势进一步升级的担忧。拜登将这次袭击归咎于“伊朗支持的激进组织”,并表示,他的政府“将在我们选择的时间和方式追究所有责任人的责任”。

马里兰大学教授希布利·特尔哈米表示,通过向以色列政府提供“关于加沙发生事情的空白支票”,美国已将自己置于一场其无法控制的日益扩大的冲突之中。

特尔哈米表示:“到了某个时候,你为防止事态升级所做的最大努力将不再有效。”

根据哈马德的说法,加沙冲突拖得越久,拜登政府在世界上的地位就越弱。据估计,加沙每 100 名居民就有 1 人在战争中丧生。

“这有点令人惊讶,” 他在谈到拜登政府做法时说道,“用这种残酷的方式来说,牺牲了一万或一万五千人还不够吗?”

白宫没有回应半岛电视台多次就政府政策发表评论的请求。

“从未真正调整过”:以色列被视为冷战资产

分析人士称,美国对以色列的支持是其冷战时期军事战略的遗留物(美联社)

哈马德和其他分析人士表示,拜登对以色列的顽固支持是冷战的遗迹——是美国需要“强大的地区盟友来维护稳定与安全”这一信念的延续。

前美国国防部与国土安全部联络官员大卫·德罗什(Dave DesRoches)表示,“冷战逻辑”为以色列如今与拜登的关系铺平了道路。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在某种程度上,我们拥有的是一个在冷战最激烈时期建立的体系,从未真正调整过。”

冷战刚开始一年,以色列就成立了。根据政治传说,从 1948 年 5 月 14 日午夜以色列宣布独立起,时任美国总统哈里·杜鲁门只用了 11 分钟就承认了这个新生国家。

但华盛顿早期与以色列的关系可以说是不温不火。例如,当以色列及其阿拉伯邻国发动 1948 年阿以战争时,美国对它们实施了武器禁运。在接下来的十年里,以色列主要从美国政府获得人道主义援助。

20 世纪 60 年代出现了转折点,当时民主党总统约翰·F·肯尼迪向以色列提供了防御导弹系统,他的政府是第一个与以色列建立战略军事关系的政府。

肯尼迪的继任者林登·B·约翰逊受到其坚定的个人观点和明显亲以色列内阁的鼓舞,加大了赌注。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首次向以色列提供进攻性武器,包括坦克和轰炸机。

1962 年,时任以色列外交部长果尔达·梅厄在白宫会见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美联社)

在共和党总统理查德·尼克松执政期间,这种趋势进一步升级。他将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大幅增加到了前所未有的数额——这种全面支持的水平一直持续了几十年,为今天的数十亿美元援助计划开创了先例。

据美国国务院称,自 1948 年以来,迄今为止,美国已向以色列提供了超过 1300 亿美元的“双边援助,重点关注解决新的、复杂的安全威胁”。

在尼克松时代,以色列被视为对抗苏联在阿拉伯世界影响力的重要盟友,但它对美国选民也具有象征意义,美国选民以认同犹太人困境的基督教选民为主。

尼克松本人在 1973 年的一次采访中说道,“美国关心的不仅仅是战略价值。 这也许是一个弱点,但我们就是这样,而且这里涉及道德问题。”

他补充说,即使美以关系没有战略价值,也没有哪个美国总统会让以色列“走入歧途,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以色列在美国中东战略中的作用

约旦安曼的一名抗议者举着一张标语牌,上面有拜登的照片被划掉,以表示对加沙的支持(路透)

在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甚至在以色列储存了战略武器,旨在如果该地区爆发暴力事件,其部队可以迅速进入。

但即使在 1991 年冷战结束之后,对以色列提供军事援助的支持者认为,以伊朗的核野心和其他潜在威胁为由,以色列仍然是应对该地区不稳定的重要堡垒。

拜登本人在十月份表示,以色列在加沙的成功“对美国的国家安全至关重要”。

如今,以色列接收美国制造的军事装备,包括 F-35 战斗机、铁穹防御系统材料和致命的联合直接攻击弹药 (JDAM)(一种炸弹制导系统)。

自10月7日加沙最近的战争爆发以来,美国国务院还两次绕过国会批准向以色列出售武器,引发了有关监督和可能侵犯人权的质疑。

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政府的前助理国防部长劳伦斯·科尔布指出,伊朗正在萌芽的核计划是以色列持续战略价值的一个论据。

科尔布告诉半岛电视台说,美国“希望该地区稳定,这样石油就会流动。 显然,如果伊朗愿意的话,他们可以尝试阻止”,并补充说,“如果伊朗拥有核武器,他们影响该地区其他[国家]的能力有多大?”

国际法院裁决:美国支持以色列采取行动的权利

科尔布解释说,就以色列而言,以色列领导了破坏伊朗核计划的行动,从而促进了美国的利益,其中包括 2021 年伊朗核科学家莫森·法赫里扎德被杀,以及在叙利亚经常针对伊朗革命卫队将军的袭击。

科尔布还表示,2001年9月11日的袭击增加了美国对中东威胁的担忧。

科尔布解释说,“当然,9·11 事件之后,我们担心有人利用世界该地区进行攻击,”他并补充说,以色列被视为美国随后“反恐战争”的重要伙伴。

但前五角大楼官员德罗什警告说,无论以色列在 9·11 事件后的政治中扮演什么角色,美国对以色列的过度支持都可能适得其反。

德罗什表示,“问题仍然是,我们得到的比失去的多吗?”

亲以色列游说团体的影响

2016 年,拜登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政策会议上发表讲话时,大屏幕上出现了拜登的身影(美联社)

不过,军事担忧和安全利益并不是拜登与以色列保持密切关系的唯一动机。

阿拉伯美国研究所所长詹姆斯·佐格比指出,一系列亲以色列团体多年来一直在“强化叙事”,以确保以色列被视为美国最亲密的意识形态伙伴之一。

佐格比表示,“这最终会界定势力范围并扭曲国会的行为。”

这些团体中最主要的是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它是美国最大、最古老、最有影响力的亲以色列游说力量。

美国政治体系的结构使得特殊利益集团能够发挥巨大的影响力,他们可以游说、提供政治捐款并在广告和其他信息上花费无限的金钱。

哈佛大学教授沃尔特表示,其他“种族游说团体”在美国也有影响力,“但没有一个能够产生我们所说的‘以色列游说团’所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在过去 30 年、40 年、50 年。”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在以色列 2017 年 AIPAC 会议上通过视频链接发表讲话(路透)

尤其是 AIPAC,其数十年的努力取得了巨大成功,该组织出身卑微,于 20 世纪 50 年代初作为一个由记者以赛亚·凯南 (Isaiah Kenan) 领导的单人游说团体而崛起。

当时,以色列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1953 年,以色列军队在约旦河西岸的齐比亚村杀害了 69 名平民,以回应三名犹太公民被杀的事件。

这次袭击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强烈反对,甚至美国也支持联合国安理会谴责以色列袭击的决议。

研究过 AIPAC 早期发展的明尼苏达州大都会大学历史学教授道格拉斯·罗西诺 (Douglas Rossinow)表示,齐比亚屠杀事件“更加紧迫地需要加强和更有组织地开展以色列游说团体力量。”

AIPAC组织开始进行损害控制,帮助提升以色列在杀戮事件发生后的声誉。

从那时起,AIPAC 的目标就不再局限于筹款。 罗西诺表示,其使命同样是“以色列所称的——用希伯来语术语——‘hasbara’,意思是‘解释’”。

罗西诺解释说:“这是一种沟通或宣传努力,以有利于以色列国的方式扭转局势。”

“这是以色列人熟悉的希伯来语术语,在以色列政府内部被公开用作爱国以色列人应该做的事情,但他们希望美国人也这样做。”

抵制、抵抗、反击:美国对以色列的叙述发生转变

然而,几十年来,AIPAC 一直避免直接竞选,相反,根据自己的说法,AIPAC利用自己的影响力,通过赞助国会访问以色列等技巧来“鼓励和说服”政府政策。

但该组织的策略在 2021 年发生了变化,当时,AIPAC推出了自己的政治行动委员会(PAC)和超级PAC,可以筹集无限的资金。

它利用政治行动委员会鼓励支持者向候选人捐款——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通过广告活动支持或反对候选人。

关键选举年的风险

一名抗议者举着写着“停止种族灭绝”的牌子,她和其他示威者被带离弗吉尼亚州的拜登竞选集会(法新社)

加沙战争加剧了 AIPAC 的努力。自 10 月 7 日以来,AIPAC 一直在努力倡导为以色列提供 140 亿美元的额外军事支持,但这一资金方案在国会仍处于停滞状态。

它也是批评对以色列军事行动表示担忧的立法者的主要声音。

对于许多民选官员来说,在关键时刻提出了这种批评。在 2024 年大选中,总统职位、众议院的每个席位和参议院的 34 个席位都将面临激烈竞争。

迄今为止,只有少数联邦议员公开反对这场战争。 倡导联盟“不战而胜”(Win Without War)发现,在 435 名众议院议员和 100 名参议员中,只有 65 名国会官员呼吁结束战斗。

拜登本人面临着狭窄的连任前景,因为总统竞选似乎可能会让他与另一位以色列坚定支持者、前共和党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对决。

美国总统大选进展如何?

哈佛大学教授沃尔特表示,尽管拜登和特朗普是竞争对手,但他们对以色列的态度“非常相似”,他们都试图“回避巴勒斯坦问题,并努力促使以色列与一些阿拉伯国家实现关系正常化”。

沃尔特——他于 2007 年与人合着了《以色列游说集团与美国外交政策》一书——指出,拜登不太可能跨越 AIPAC,因为他历来与游说集团关系密切。

作为参议员,拜登在 1992 年 AIPAC 年会上的讲话中宣扬了他对该组织的忠诚。拜登表示,“我认为没有哪个参议员为 AIPAC 做过更多的筹款活动,也没有为 AIPAC 走遍全国更多的地方。”

“乔·拜登当了 30 多年的参议员,”沃尔特解释道,“他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他知道对抗以色列、对抗 AIPAC 和其他国家的政治后果是什么”。

11 月,新闻媒体 Slate 报道称,AIPAC 预计将在民主党初选期间花费 1 亿美元来罢免一群被称为“小队”的进步立法者,他们一直直言不讳地呼吁加沙停火。

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拜登和特朗普最有希望对决

根据阿拉伯美国研究所的佐格比的说法,这使得 AIPAC 与不断变化的民主党发生冲突。

该党分裂为亲以色列的保守派(拜登是其中一员)和由拉希达·特莱布、阿亚娜·普莱斯利、伊尔汗·奥马尔等人领导的更为进步的派别。

民意调查显示,大多数民主党选民支持加沙停火的呼吁。因此,佐格比认为拜登的立场“充耳不闻”。

佐格比表示:“民主党的基础不是一亿美元,” 指的是据报道 AIPAC 计划在初选中花费的资金,“该基地正在结束杀戮,提供更多人道主义援助并调整军事援助。”

加沙信号变化引发的断层线日益增多

作为停火抗议的一部分,白宫前展示了代表加沙遇难者的假尸袋(美联社)

本月美国国会大厦下雪的一天,典型的衣衫不整的参议员伯尼·桑德斯站在国会会议厅的地板上,提出了一项旨在提出一个简单问题的措施。

以色列在加沙侵犯人权时是否使用了美国的军事援助?

昆西负责任治国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威廉·哈尔腾(William Hartung)表示,从表面上看,答案似乎很明显,该研究所专注于美国军火工业和政策。

哈尔腾解释说,自 10 月 7 日以来,美国向以色列的武器转让是“非同寻常的”,拜登政府已向以色列军队的战争努力发送了炸弹、炮弹和其他“直接相关”的材料。

然而,尽管人们对加沙的人权问题日益担忧,参议院还是迅速拒绝了桑德斯的提议,这将要求国务院调查美国对以色列的军事援助,七十四名议员投票否决了该法案。

哈尔腾将这一结果归功于以色列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支持以及美国军火工业的影响等其他因素,但他表示,将该决议付诸表决本身就是一项“成就”。

哈尔腾表示:“以这种方式真正让以色列承担责任,这并不是国会真正做过的事情,”他并补充说,“但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抗议者在华盛顿特区的坎农众院办公大楼举行示威活动,支持加沙停火(法新社)

尽管如此,以色列轰炸加沙造成的严重伤亡迫使更多美国人开始认真对待他们的政府对以色列的全心全意的拥抱,尽管拜登政府迄今为止拒绝实质性改变立场,但专家表示,美以关系正接近“分水岭时刻”。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正处于一个真正的拐点,”哈佛大学教授沃尔特表示,“但我确实认为,我们所看到的是美国人的态度正在逐渐发生、基本上是不可阻挡的转变。”

他补充说,美国的态度有时会在不知不觉中发生变化,他并表示,“无论是在吸烟、同性恋权利还是其他方面,你很长一段时间都看不到任何进展,然后突然之间,你就达到了一个临界点。”

“还有老生常谈的问题:我是怎么破产的? 逐渐地,然后突然地。”

阿拉伯世界民主组织的贾拉尔补充说,过去三个月突显了拜登政府一个令人不安的事实:“空白支票政策是不可持续的”。

贾拉尔表示:“到了某一时刻,美国将认识到,我们无力继续补贴另一个国家的经济、另一个国家的军事斗争、另一个国家的战争。”

“我们没有必要——也不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