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建加沙定居点”会议:极右翼势力勒索内塔尼亚胡的筹码

以色列极端主义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中)出席“重建加沙定居点”会议

由被占领耶路撒冷的定居点协会与以色列极右翼政党组织的“重建加沙地带定居点和让巴勒斯坦人自愿流离失所”会议,向外界传达了许多的信息,而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则已成为其中的政策和意识形态的傀儡。

此次会议是在海牙国际法院作出裁决,并要求占领政府采取措施以防止种族灭绝并避免在加沙战争中袭击巴勒斯坦平民之后举行的,从而反映了以色列国内在有关加沙战后安排问题上存在的分歧和矛盾,以及以色列政治版图在战斗继续的情况下所呈现的混乱状态。

这场会议呼吁出于宗教动机而在整个历史上的巴勒斯坦建立定居点,分析人士表示,此举加深了以色列社会围绕“犹太国家”身份的裂痕与冲突,并反映了以色列的宗教与世俗潮流之间的两极分化状态,尽管这种状态随着“阿克萨洪水”行动的爆发而曾有所缓和。

观察人士一致认为,内塔尼亚胡(右)因担心其政治生涯结束而批准召开了这次会议

开绿灯

据估计,此次会议得到了内塔尼亚胡的批准,他还委托利库德集团的一些部长与议会成员出席这场会议,而参加者还包括来自“新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联盟与“弥赛亚民族主义”、西岸定居事务委员会的代表。

以色列方面的分析认为,内塔尼亚胡对这次会议的隐性支持反映了特拉维夫政治与党派格局的两极分化,以及他为防止其政府联盟解体而屈服于宗教运动和极右翼势力的勒索的现实,还有他对政治生涯结束并被赶下总理宝座的担忧。

政治分析家阿米尔·巴尔·沙洛姆在以色列新闻网站上以“毒茶晚会”为题发表了一篇文章,以批评此次会议及其召开的时间节点。他在这篇文章中表示,“卡汉主义(极端右翼的犹太意识形态)在演讲、歌曲和舞蹈的狂欢中庆祝了其历史上最伟大的胜利,就连羞耻这个词都无法形容其疯狂。”

他补充称,“在这场极端右翼会议召开之际,数以万计的士兵正在加沙地带冒着生命危险,那些被绑架到哈马斯地道内的人质的命运仍不明朗,全国各地都满是那些在国内流离失所的居民,而经济也处于危险之下。”

这位政治分析人士解释称,此次会议是在海牙法院作出决定之后召开的——以色列此时的国际地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模糊,而出席这场会议的则有来自右翼和利库德集团的部长与议会成员。

他继续说道,“至少有26名部长与议员在这场胜利大会上欣喜若狂地发言、唱歌和跳舞,而这场会议呼吁在将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加沙地带后在该地区重建犹太定居点——极右翼还将这一过程称为自愿移民。”

巴尔·沙洛姆认为,如果不限制那些在耶路撒冷“民族大厦”内围绕“金牛犊”跳舞的人们,并将他们推往以色列社会的边缘,那么,“他们就将使以色列陷入比我们在2023年10月7日跌入的陷阱更深的深渊。”

以色列境内举行的示威活动

疯狂

另一方面,犹太拉比丹尼·达涅利在瓦拉新闻网站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强调,所谓的“胜利与重建加沙定居点会议”反映了在以色列控制权力的弥赛亚倾向,而这无异于一种疯狂——不仅反映了犹太协会与组织的存在,还反映了内塔尼亚胡失败且危险的政府联盟。

“人权拉比”组织的执行委员会成员达涅利解释称,此次会议表明“犹太人”并没有从过去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经历和事情中汲取教训。他还表示,“就好像我们没有从以色列人所经历的暴行中学到任何东西一样。”

他还补充称,在这次会议之前,许多以色列人士在最近几周发表了许多声明,他们明确谈论并撰写了占领加沙地带、吞并其北部大部分地区、使巴勒斯坦人“自愿”流离失所并在被占领和被吞并的土地上建立犹太定居点的问题。

他强调称,“所有这一切都伴随着以色列人对加沙全体居民无差别的极端报复性语言,并且要求政府不允许食品和人道主义援助进入该地带,还要求政府不能在未能实现其最初目标(其实并不明确)的情况下结束这场战争。”

达涅利表示,在当前这个时机举行这场会议,“很好地反映和表达了以色列极端犹太主义的形象和本质,这也使它牢牢掌握了以色列政府的制度与杠杆,并给予犹太人种族上的优先对待。”

以色列境内的示威活动

尴尬的状态

在政治层面上,《新消息报》政治事务分析师莫兰·阿祖莱表示,在汗尤尼斯和加沙地带其他地区的战斗期间召开这次会议,让部分利库德集团领导人甚至是在幕后支持这一趋势的内塔尼亚胡陷入了非常尴尬的状态。

阿祖莱指出,这种尴尬的状态体现在这场会议上出现的口号、文字和声明中,这些内容曾为右翼极端分子和以色列政坛的边缘人士所有。

阿祖莱表示,“大多数没有参加这场右翼会议的执政党部长都会感到不适”,“但他们为什么不敢公开反对这次会议?为什么许多利库德集团的成员都拒绝表达极端主义观点?”

关于这场会议及其召开时间——甚至其内容和口号,利库德集团的沉默和内塔尼亚胡的尴尬谨慎,很可能反映了这场会议所造成的损害状况——这加剧了以色列内部的分歧,从而导致了更具分裂性的政策,并且还可能带来复杂的国际挑战。

这位政治事务分析人士认为,内塔尼亚胡已受到围困,并且成为了以色列财政部长斯莫特里奇领导的宗教犹太复国主义联盟,以及由伊塔马尔·本-格维尔领导的“犹太伟大党”的傀儡。内塔尼亚胡面临的最大挑战可能尚未到来,而且这很可能会随着交换人质和停火的协议而来,而这将威胁到他所领导的政府联盟。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