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违背逻辑”:乔·拜登向以色列开出“空白支票”的内在因素

2024年1月29日以色列轰炸期间,加沙地带南部拉法上空浓烟滚滚 (AFP)

这是探究乔·拜登总统对以色列立场的起源的两部分系列的第一部分。至于第二部分,请点击此处

回想起来,这可能是乔·拜登职业生涯最具决定性的时刻之一。

这位当时的民主党参议员面色严肃,张开双臂,从左到右踱步,向美国国会的同事们发表了热情洋溢的呼吁。他的信息?别再为支持以色列而道歉了。

“没有必要道歉。没有。”他说,为了戏剧性的效果停顿了一下。

“如果没有以色列,美利坚合众国就必须发明一个以色列来保护其在该地区的利益。美国必须走出去,创造一个以色列。”

那是1986年6月:拜登年仅43岁,距离成为总统还有几十年的时间。但自那以后的几年里,他的话具有了近乎神话般的意义,拜登本人多次将其吹捧为他亲以色列善意的象征。

如今,用拜登的话说,尽管对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致命军事行动感到愤怒,但他对以色列的支持仍然“坚定不移”。

一些观察家认为,他目前的立场是几十年来在华盛顿特区建立以色列最重要拥护者之一声誉的结果。

拜登去年12月在华盛顿特区发表讲话 (美联社)

然而,据证明,这种支持可能是一种政治负担。

以色列轰炸巴勒斯坦领土并限制获取食物和水,加沙战争引发了人们对种族灭绝的担忧。超过26600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袭击中丧生。

但拜登政府阻止了联合国的停火决议,甚至绕过国会增加对以色列的武器销售,这促使许多专家表示,他正在领导美国历史上最坚定的亲以色列政府之一。

华盛顿特区智库阿拉伯世界民主组织(DAWN)的倡导主任拉德·贾拉尔表示,“这是自我毁灭。支持对加沙的犯罪、种族灭绝袭击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支持加沙战争不符合拜登政府的政治利益。”

“但拜登总统不顾一切困难和建议,坚持继续向以色列提供武器和无条件的政治支持。”

那么,为何美国政府对以色列的支持如此坚定不移呢?半岛电视台采访了十几位外交政策专家、权利倡导者和前美国官员,讨论了支撑华盛顿立场的因素。

在这个由两部分组成的系列的第一部分中,我们探讨了拜登几十年来与以色列建立的个人和职业联系,以及他在加沙战争中对以色列的支持对他的政治未来意味着什么。

在第二部分中,我们将研究历史、国内政治和外交政策战略如何影响拜登政府的立场。

餐桌上结下的纽带

2010年,时任副总统乔·拜登在特拉维夫大学演讲时做出手势 (路透)

乔治城大学兼职讲师乔什·鲁布纳表示,“这要从拜登本人和他的个人信仰开始。”

鲁布纳是《破碎的希望:奥巴马未能促成巴以和平》一书的作者,他认为拜登公开对以色列的亲和力是真诚的。“我不认为这是他的政治噱头或政治行为。我认为这是他从骨子里深深相信的东西。”

拜登本人也承认了这一点。他在2015年的一次演讲中说道,“这对我来说是个人的事。”

事实上,拜登已经将他对以色列的依恋融入了他的起源故事中。

拜登出生于宾夕法尼亚州斯克兰顿矿业小镇的一个天主教家庭,他曾多次讲述他的父亲如何在餐桌上对他和他的兄弟姐妹进行有关大屠杀的教育。

2010年,拜登在参观耶路撒冷大屠杀纪念馆大屠杀历史博物馆时,观看了在大屠杀中被杀的犹太人的照片 (路透)

拜登上个月在光明节庆祝活动上解释道,“我父亲告诉了我们大屠杀的恐怖。它唤醒了我、我的兄弟姐妹和我们的孩子。这种事可能会再次发生。”他重复了一个老生常谈的故事。

拜登在其他场合也表示,他的父亲——一位“正义的基督徒”——向他灌输以色列作为抵御犹太人民威胁的堡垒的重要性。

拜登在2015年的演讲中说道:“他不明白为什么美国人之间会发生一场辩论,或者美国犹太人之间为什么会发生一场关于我们是否应该承认以色列的辩论。”

这些教训将贯穿他的整个政治生涯。作为一个年轻人,拜登从一名律师转变为特拉华州政坛的后起之秀。

他很快就在该州 1972 年美国参议院竞选中出人意料地获胜。当时他只有29岁。在接下来的36年里,参议院席位都将属于他。

与以色列的关系定义了参议员的成长岁月

2023年9月,美国国会大厦圆顶倒映在雨水坑中 (美联社)

正是在国会任职期间,拜登与以色列著名领导人建立了深厚的联系,其中包括长期政治家和现任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他在就任参议员的第一年就遇到了以色列第一位女总理果尔达·梅厄。

在拜登多年来经常提起的一则轶事中,拜登讲述了在1973年赎罪日战争前不久前往该国时,梅厄倾身告诉他为什么她对以色列的长寿充满信心。

拜登在10月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又讲述了这一轶事,“她说,‘别担心,拜登参议员。我们在以色列有秘密武器。’我的话,这就是她所说的:‘我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

在当前的加沙战争中,拜登用梅厄的话作为他支持以色列的理由的一部分,称以色列的存在对犹太人的安全至关重要。

他在10月的同一次演讲中说道,“75年来,以色列一直是世界各地犹太人安全的最终保障者,以使过去的暴行永远不再发生。”

“毫无疑问:美国是以色列的支持者。”

“每个人都知道我爱以色列”

1月29日发布的这张讲义图片中,以色列士兵在加沙地带执行任务 (路透)

虽然拜登表面上很真诚,但他个人对以色列的亲和力也有其政治目的。

多年来,拜登一再宣扬自己的亲以色列立场,甚至在1999年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听证会上称自己是“我心中的犹太复国主义者”(PDF)。

但他与以色列的关系在政治上从未像拜登成为巴拉克·奥巴马副总统时那样重要。

当时,美国媒体和亲以色列游说团体将奥巴马描绘成入主椭圆形办公室以来最严厉的以色列批评者。有关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关系“冷淡”的报道频频成为头条新闻。

乔治城大学讲师鲁伯纳表示:“我讨厌将他们描述为好警察与坏警察。”他指出,奥巴马最终为以色列提供了前所未有的军事支持。但“拜登经常被派去充当好警察并平息事态”。

拜登(左上角)观看以色列内塔尼亚胡在2011年美国国会联席会议上的讲话 (盖帝图像)

他补充道,拜登的角色是“一个能够以对以色列的情感和同理心程度进行交谈的人”。

这就是他扮演的角色。2015年,作为奥巴马的副总统,拜登在纪念以色列独立日时宣布:“我的名字是乔·拜登,每个人都知道我爱以色列。”

尽管以色列经常对奥巴马政府的中东努力施加影响,但他还是发表了这一声明。内塔尼亚胡坚决反对伊朗核协议,这是奥巴马的首要任务。

他还阻碍了美国与巴勒斯坦人启动陷入僵局的和平谈判的努力,甚至在2010年拜登访问期间公布了以色列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扩建定居点的计划。

但鲁布纳告诉半岛电视台,“即使是这一耳光”也不足以“真正分散拜登与内塔尼亚胡的个人关系以及他对以色列的个人认同”。

缺乏批评声音、辩论

1月13日,示威者在美国首都举行集会,参加华盛顿加沙游行 (美联社)

拜登在2020年当选总统后,继续扮演他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磨练出来的角色:以色列的坚定盟友。

一些批评家将拜登的做法称为“熊抱外交”,指的是他在十月份加沙战争爆发后不久给予内塔尼亚胡的热情拥抱。

但随着以色列无情轰炸加沙的死亡人数不断增加,对这种做法的强烈抗议也随之增加。

批评者呼吁拜登推动以色列停火或以美国的人权保护为前提提供援助。到目前为止,他这两件事都没有做到。

巴勒斯坦裔美国活动家兼民权律师胡瓦伊达·阿拉夫表示:“本届政府的政策绝对令人憎恶,毫无道理,缺乏人类同情心。”

拜登访问以色列并重申支持加沙战争 (半岛电视台)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表达你同情以色列是一回事,但要将其提升到(拜登)现在所做的水平,这正在促成种族灭绝,而且根本不关心巴勒斯坦人的生活,这不仅超出了我们对世界领导人、国家领导人的期望,而且还超出了一个正派的人的期望。”

她补充道,这项政策“违背逻辑”。

马里兰大学教授兼关键问题民意调查主任希布利·特尔哈米表示,显然,拜登“已经下定决心,政府中的每个人都会同意”。

曾担任美国官员顾问的特尔哈米告诉半岛电视台,在多年来与拜登的互动中,很明显,这位现任总统对自己的知识和观点总是“非常有信心”。

特尔哈米说道,“虽然他会听,但不清楚他是否听到。虽然有一些让步,但最终的结果是:‘他最了解。’”

特尔哈米解释称,这种做法“在他周围筑起一堵墙,不让他听到异议的声音,也不排斥他们,因为他已经下定决心了。他以领导力的名义做到了这一点。”

2010年,时任副总统拜登在抵达特拉维夫附近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时挥手致意 (路透)

一位前美国官员还告诉半岛电视台,“缺乏辩论”是这个难题的关键部分。

这位要求匿名以便畅所欲言的前官员解释道,在10月7日战争开始之前,有空间提出担忧,但他们从未走得太远。

人们普遍认为,政府内部批评以色列是“职业自杀”,许多工作人员因此进行“自我审查”。

这位前官员还对拜登和奥巴马如何组建内阁进行了对比:奥巴马引进了持相反观点的人,拜登则招募了自己共事多年的同事。

这位前官员表示:“拜登周围的人没有给他提供广泛的观点。当你没有辩论,当你听不到其他声音时,你就没有好的政策。”

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正常化是最终目标

拜登(右)在2023年9月第78届联合国大会期间与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举行会晤 (路透)

最近的美国媒体报道强调了一位不太知名的官员白宫中东和北非事务协调员布雷特·麦格克,但他确实在总统那里说得上话。

作为一名长期外交官,他曾担任共和党总统乔治·W·布什的特别助理,专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政策和战略规划。麦格克还成为奥巴马在全球打击伊斯兰国(ISIS)联盟中的特使。

《赫芬顿邮报》上个月的一篇报道称,麦格克控制着哪些声音可以影响白宫有关加沙的决定。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官员告诉新闻媒体:“国务院基本上对(巴以)没有任何影响,因为布雷特处于其中心。”

《赫芬顿邮报》1月12日还报道称,麦格克正在推动一项战后计划,优先考虑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间的外交关系正常化,这可能会引起巴勒斯坦人的愤怒。

拜登的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也表示,战争结束后,“正常化”举措仍将是政府政策的关键组成部分。

马尔万·比沙拉:安东尼·布林肯正在将以色列种族灭绝转化为战略突破

沙利文在本月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拜登总统和内塔尼亚胡总理在10月7日之前的几周和几个月里发表讲话时,这是讨论的一个关键话题,即巴勒斯坦人如何融入以色列融入该地区以及与阿拉伯国家实现正常化的广阔愿景?”

白宫并未回应半岛电视台多次就政府政策置评的请求。

不过,华盛顿特区智库阿拉伯中心研究与分析主任伊马德·哈尔布却猛烈抨击了拜登政府的做法。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就好像他们在过去100天里没有学到任何东西。他们仍在谈论,‘我们如何适应以色列与阿拉伯世界友好的宏伟计划?’如果你还在屠杀巴勒斯坦人,你就不能再与阿拉伯世界友好了。”

哈尔布补充道,虽然美国总统经常做出自己的政策决定,但他们寻求的建议至关重要。“最有效的政府通常是那些听取硬币两面意见的政府。这位好像没有听别人的意见。”

拜登战时立场的政治成本

一月份华盛顿进军加沙期间,拜登和塑料娃娃的海报被贴在白宫附近的栅栏旁 (路透)

拜登的加沙政策可能会在他今年11月寻求连任时产生严重影响。

杰拉尼·侯赛因是许多无法想象自己会再次投票给民主党的穆斯林美国人之一。

侯赛因是“放弃拜登”全国委员会成员,该运动旨在鼓励穆斯林社区成员因总统对加沙的立场而抛弃总统。他说道,许多在2020年支持拜登的选民感到自己被背叛了,因为他决定不呼吁加沙停火。

侯赛因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选举了他并且我们非常努力地奋斗。我们并不是要求他解决巴以问题。我们只是要求他说出最基本的事情,那就是:巴勒斯坦家庭不应该被美国武器消灭。”

2024年总统竞选将成为2020年大选的重演,当时拜登击败了前共和党总统唐纳德·特朗普。

拜登的加沙问题 (半岛电视台)

但十一月的选举势必势均力敌。去年年底的调查显示,特朗普在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和密歇根州等关键摇摆州领先拜登。专家警告称,拜登对以色列的支持可能成为他连任努力的决定性因素。

《纽约时报》和锡耶纳学院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7%的美国人不赞成拜登处理巴以冲突的方式。但30岁以下选民(民主党的关键人群)的反对率跃升至72%。

美国巴勒斯坦研究所编辑劳拉·阿尔巴斯特表示:“拜登政府和民主党本身,他们低估了巴勒斯坦事业的价值和重要性。”

她解释道,“他们认为外交政策并不重要,人们只是根据经济需要、根据(做出的)其他承诺来投票。但他们低估了自由人民对巴勒斯坦人自由的承诺。”

马里兰大学教授特尔哈米表示,拜登可能认为,“对特朗普的恐惧”可能“足以让他再次获胜”。特朗普颁布了被称为“穆斯林禁令”的严格移民政策,并经常在集会上使用种族主义和分裂言论。

但特尔哈米说:“我认为他错了。”

“根据他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的经验,他可能很早就认为这种(对以色列)立场在政治上也可能对他有帮助,但事实证明这并不是特别有帮助。”

1月13日,在华盛顿特区,示威者在华盛顿为加沙游行期间高举拜登的血腥肖像 (美联社)

普遍的愤怒情绪不断积聚。由于拜登的加沙政策,两名官员公开辞职,工作人员写公开信抗议,密歇根州的阿拉伯裔美国领导人上周拒绝会见他的竞选工作人员。示威者继续打断他的竞选演讲,呼吁停火。

当被问及是否担心在加沙问题上失去阿拉伯裔美国选民的支持时,拜登最近告诉记者:“前总统(特朗普)希望禁止阿拉伯人进入该国。让我们确保我们了解谁关心阿拉伯人口,这是第一。第二,在解决加沙局势方面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阿拉夫表示,如果拜登认为美国人会因为害怕特朗普而投票给他,那么他就严重误读了形势。

她告诉半岛电视台,“当然,我们不能说特朗普会变得更好,但这仍然无法说服人们为那个开绿灯、共谋并促成种族灭绝的人拉动杠杆。”

“什么样的人不仅允许这种情况发生,而且实际上使这种情况发生?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投票给那些导致这些暴行发生的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