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后加沙:冲突各方角力的结果如何?

尽管遭受了大规模的破坏并承担了沉重的人道主义代价,但是巴勒斯坦抵抗运动提出的上限仍然很高

自加沙地带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以色列占领军及其支持者就开始谈论在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被消灭之后的加沙地带的局势,作为其旨在加强伴随军事行动的心理战努力的战略之一,以打击加沙地带的居民以及可能同情巴勒斯坦人及其抵抗运动的各个国家。

而这些言论的第二个目标则是为以色列的战争罪行提供政治掩护,以表明这场战争存在一个可接受的、迫在眉睫的政治目标,从而降低官方和民众对这些前所未有的罪行的反应程度。

作为回应,巴勒斯坦人和他们的支持者们也交换了想法和建议,并表达了巴勒斯坦人对管理战后加沙地带的愿景。

提出的大多数情景都是基于战争状态将在短期内停止的假设,但是由于两个冲突方的政治立场存在分歧,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还值得怀疑,并且他们之间的对抗已经接近生存冲突。

占领军及其支持者所谈论的战后情景可以被总结如下:

  • 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去年12月15日表示,美国的愿景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被振兴后回归加沙。
  • 根据以色列广播公司在2023年11月16日的报道,以色列宣布批准战争结束后在加沙地带部署阿拉伯或国际部队的方案。
  •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于2024年1月22日宣布了以色列对加沙的长期安全控制——即使存在隶属的文职当局,以色列也将对加沙处于占领状态。
  • 将巴勒斯坦以外的加沙地带人口迁移到埃及或隔海相望的遥远国家。这是以色列财政部长和国家安全部长于2023年12月4日阐明的立场。

另一方面,巴勒斯坦人则讨论了其他可能的情景:

  • 从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2023年12月13日的声明中可以看出,哈马斯与法塔赫(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或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就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的管理问题达成了共识。
  • 先前的力量平衡仍然存在,即由哈马斯控制加沙地带,而当地的法律制度仍将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一部分。
  • 地方民政管理机构不一定隶属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加沙地带被视为解放的土地,其中有一个事实上的当局负责管理民政事务,直至解放完成。而约旦河西岸仍处于占领之下。

关于后哈马斯时代的讨论

以色列对战后时期似乎没有成熟的政治愿景。这是由于“阿克萨洪水”行动给它带来的意外、其15年来所依赖的遏制加沙地带哈马斯运动的战略崩溃,以及对安全的痴迷所占据的主导地位——这种痴迷没有为任何能够为以色列最亲密的盟友美国接受的政治方案留下任何余地。

最初的赌注是强制人们流离失所,但是加沙人的坚定和抵抗运动的表现却阻碍了美国在该地区的兜售努力。

去年10月中旬,当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访问阿拉伯地区时,阿拉伯国家也发表了拒绝这种流离失所的声明。

与此同时,以色列的极右势力似乎试图利用加沙战争而对约旦河西岸强加事实,旨在让巴勒斯坦人从那里流离失所至约旦铺平道路,并破坏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仅存的政治特征,以将其局限在专门的安全和服务角色上。

而在有关重新占领加沙地带的问题上,占领国显然没有意愿或者能力以明确和粗暴的方式这样做,但它一如既往地寻求通过建立一个受占领国管辖、由国际社会和部分阿拉伯国家资助的民政管理机构,来以低廉的成本实现对加沙地带的占领,而它将保留对该机构的安全控制以及随时进入该地带并为所欲为的权利,正如以色列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的声明中所说的那样。

这与约旦河西岸的情况非常相似——安全控制从一开始就是当地政治安排中强加的一项权利。

这一解决方案不会被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所接受,特别是自2005年以色列撤出加沙地带以来,他们就一直生活在占领国的直接控制之外,因此,如果占领国及其盟友试图强加任何类似的措施,那么这就会预示着一场长期冲突。

实地情况

战场的影响对于上述任何一种情景都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战争已经持续了100多天,抵抗运动及其民众孵化器在面对以色列的地面入侵时表现出坚定不移的态度,占领国和美国政府似乎也越来越意识到,压制该运动在加沙的存在的可能性很小。

这就推动了另一种方法,即加大对该运动及其孵化器的压力,要求其接受满足美国和以色列最低愿望的安排。

但是事情的症结在于抵抗运动的主题,对于哈马斯和其他抵抗派别来说,这个问题正是他们存在的理由,无论是通过军事抵抗行动,还是通过制造武器、修建隧道来做好准备。

事实上,“阿克萨洪水”行动表明哈马斯运动视军事抵抗行动为绝对的优先事项,因为在其意识中,维护加沙地带的权威并不被认为是一个重要问题,除非将之与对抵抗行动的影响联系起来,而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

另一方面,以色列当前的生存痴迷正是对安全的痴迷,这也促使占领政府顶住许多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并继续努力以最大程度地削弱哈马斯的军事和民事力量。

因此,我们面临的是一场对双方来说都是“零和”的比赛,即使对美国政府和西方国家等其他各方来说,其严重程度要轻一些,因为美国通过的加沙地带权力归还方案包含了对留在加沙地带的哈马斯运动的含蓄接受,但它仍寻求在那时通过战争的影响以及巴勒斯坦或国际安全部队的存在来遏制这一运动,而这一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很低。

将希望寄托在权力机构之上

美国坚持在政治进程和两国方案框架内讨论解决方案,正如美国总统乔·拜登所说的那样,“在我们争取和平的同时,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必须在一个治理结构下重新统一,并最终在一个新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下重新统一,而我们都将努力实现两国方案。”

美国政府旨在通过这一立场来维持这一进程的结构与形式,尽管实现这项解决方案的可能性极小,从而表明其立场的目标是在不解决冲突的情况下保留对冲突的管理作用,这就是说,它并不会产生任何解决方案,而只是制造一种幻想,旨在让人民平静下来,并阻碍他们更广泛地参与对占领的抵抗。

此外,这条道路的连续性也构成了美国努力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安排该地区联盟的支柱,包括为阿以关系正常化提供掩护,并实现敌对双方的转化,即制造阿以之间的联盟,与伊朗及其盟友之间的敌对关系。

促使美国政府努力平息这场冲突的原因是,它急于阻止中俄利用各界对这场危机的关注来提高其国际地位,并巩固其在乌克兰战争中的地位,及其在与中国争夺地区影响力的竞争中的地位。

除了寻找各方以承担以色列在加沙的罪行所造成的人道主义、物质和行政费用之外,它同时还要确保抵抗运动无法从任何战后安排中受益。

在这样的背景下,美国出台的立场强调称,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需要承担起对加沙地带的责任,并且要对其进行改进以使之能够发挥这一作用,正如拜登在上述声明中所指出的那样。然而,现实表明该机构无法承担这一作用。首先,它并不具备政治合法性,无法承担其应有的安全作用,尤其是鉴于以色列的极端主义和顽固程度——这不会给该机构留下任何显露其民族形象的余地,从而意味着它将从第一天起就与加沙地带的居民发生冲突,除非它的到来能与抵抗运动相符。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

腐败与冲突

除此之外,由于法塔赫运动各组成部分之间存在的政治分歧,及其为继承权力机构、组织和运动的领导地位而进行的激烈斗争,其冲突和内部瓦解程度更加严重。

这里还指出了加沙灾难的规模,而一个被广泛指责腐败的当局将很难以让捐助者信任的方式对该地区进行可靠的管理。例如,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财务和行政管制局在2020年的报告揭露了该机构令人震惊的腐败程度与事实——腐败已经影响到各个部门和机构,甚至包括反腐败委员会本身。

值得注意的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当局的立场包括追究占领军和世界对局势爆发的责任、呼吁立即停火,以及在与美国人的协调下,就后哈马斯时代的加沙管理问题进行开诚布公的讨论。

在发表这一立场的同时,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感到巴勒斯坦人正在脱离该机构,并越来越多地团结在抵抗运动周围,正如民意调查等大量证据所呈现的那样,其中最重要的是巴勒斯坦政策研究中心发布的民调结果,此外还有抵抗行动在被占西岸不断上升的现状。

这种情况将迫使一个利益与权利机构实体联系在一起的集团——权利机构为其提供影响力和资金——走向合法性与赋权的对立面,即站在占领国和与之结盟的国家(例如美国)一边,而如果它继续这样做,它就将损害其在绝大多数巴勒斯坦人眼中仅存的民族性,而巴勒斯坦内部局势也将变得更加紧张和两极分化。

走出这个困局的民族出路在于突出法塔赫运动和约旦河西岸以及其他地方的巴勒斯坦公众的立场,以孤立任何服从美国政府努力的领导层,最终使之脱离占领国对加沙地带设定的安全和政治需求。

以军在加沙开展地面行动

抵抗运动的考虑

与占领军和美国的提议相反,巴勒斯坦抵抗运动所提出的上限仍然很高——尽管遭到了全面破坏并承担了巨额的人道主义代价,与此同时,该运动已经发出信号,表示其可能接受临时安排,以减轻本轮冲突的严重性。

这一立场说明了两个问题,第一是抵抗运动相信它是在任何战后安排中无法被绕过的力量。第二是抵抗运动已经认识到,区域和国际力量平衡并没有在目前为它提供落实最佳安排的机会,例如宣布加沙地带为解放的土地,并且是解放巴勒斯坦其他地区的起点,以及宣布加沙地带存在一个事实政权,而其合法性是通过一些国家对它的承认而确立的。这个问题关系到加沙能否打破其受到的陆地或海上封锁,但其条件尚未成熟。

这一立场旨在避免在没有哈马斯运动参与的情况下,让区域和国际政治立场对战后加沙的政治选择产生具体安排,从而使得应对这些选项的成本要高于参与就该问题举行的早期对话,尤其是与之存在关系的各方,例如卡塔尔、土耳其和埃及,此外还有法塔赫运动。

抵抗运动还认识到,它将很难独自承担管理和重建该地带的责任,特别是鉴于西方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后对其采取的强硬立场。

然而,美国与法塔赫运动就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的管理达成共识的可能性仍然很小,这是因为美国对法塔赫运动的期望,与巴勒斯坦人(尤其是抵抗派别)对该运动的期望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此外,西岸抵抗活动升级的影响仍在继续——民众力量因权利机构与占领当局之间的关系而加以反抗。

排除实现可能性很小的情景,那么权利机构、占领国和区域担保人都无法在违背加沙地带人民的意愿和抵抗的情况下而将该机构强加于加沙地带,这样一来,情况就将回到战前的状态,或是组建一个代表加沙地带人民、不受外部势力控制的民政当局,以便执行人道主义救援和重建任务。

成功建立这种权力机构的条件是,政府能够接受抵抗运动而不是敌视它。这是加沙地带可以通过协商一致而实现的事情,否则,企图强加任何以占领国为主导的安排,就意味着这场战争将无限期地持续下去,即使它的形式和层次将会多元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