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被加沙战争吓倒:数千印度人欲往以色列寻找工作

申请以色列建筑工作的印度技术工人照片

在一月的一个寒冷早晨,太阳还没有升起。

普拉莫德·夏尔马在罗赫塔克的马赫什·达亚南德大学校园正门外排队。罗赫塔克是印度北部哈里亚纳邦的一个小镇,距离新德里约84公里。

43岁的夏尔马与其他数百名男子一起参加以色列的木匠技能测试——这是以色列的建筑行业首次向印度人开放,此前,印度人在那里主要从事护理工作。

在罗赫塔克的一所大学内,工人们排队等待申请建筑工作

以色列对加沙的战争持续了100多天,该国出现了一场劳工危机,其根源在于以色列决定阻止数万名巴勒斯坦人在以色列工作。

据报道,在去年10月,以色列建筑公司请求特拉维夫政府允许他们雇用多达10万名印度工人,以取代在加沙攻势开始后工作许可证被吊销的巴勒斯坦人。

在印度,以色列对劳动力的绝望寻求反过来又暴露了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政府声称的经济成功与数百万人的生活现实之间所存在的鸿沟——该政府坚称印度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正在将该国转变为一个全球强国。而即将举行全国大选的印度,其失业率徘徊在8%左右。

去年12月,哈里亚纳邦政府发布了以色列的10000个建筑工人岗位招聘广告,其中3000个木匠和铁匠岗位,2000个地砖安装工网位,以及2000个抹灰工岗位。招聘广告称,这些工作的工资约为每月6100谢克尔(约合1625美元)——而该邦的人均月收入约为300美元。

同月,印度人口最多的北方邦也发布了类似的招聘广告,以另外招聘1万名工人。报道称,这些招聘活动于本周二在该邦首府勒克瑙开始,并吸引了成百上千的申请人。

在本月早些时候,以色列的招聘人员抵达印度以面试这些工人。

负责监督招聘活动的一名哈里亚纳邦政府官员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上周日在罗赫塔克结束的、为期一周的招聘活动中,平均每天有500至600名申请人接受面试。

“千载难逢的机会”

夏尔马和其他约40名工人一起来到罗赫塔克——他们来自印度最贫穷的邦之一比哈尔邦,后者位于罗赫塔克以东1000多公里处。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最初参加了比哈尔邦一家招聘机构的口头测试,该机构就建筑相关的话题对他进行了面试。

他说,“他们告诉我,我已经通过了第一轮面试,一位以色列客户现在将来罗赫塔克进行第二轮面试,所以我应该来到这里。”

“在过去三天内,我们一直在这么冷的车里睡觉,并使用路边餐馆的洗手间,只为等待面试。”

印度最贫穷的邦之一比哈尔邦的工人正等待面试

夏尔马在2020年新冠疫情期间失去了新德里的建筑工作,他表示,在以色列工作似乎是其摆脱贫困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自那时起,他一直在政府的就业计划下工作——在田间工作5小时,每天的工资不到3美元。但他仍然难以为妻子、两个孩子和妹妹提供一日三餐。

他说,“如果我能有以色列的这份工作,我就能够养活我的孩子,并且攒够钱让我的妹妹结婚。”

去年从沙特阿拉伯返回的另一名比哈尔邦建筑工人希夫·普拉卡什表示,以色列公司提供的薪水是他以前的3倍。

这位39岁的工人问道:“谁愿意错过这样的机会呢?”

一名工人伸出手,上面的一条橙色带子显示了他的面试号码

来自哈里亚纳邦帕尼帕特区的32岁工人维卡斯·库马尔也参加了技能测试。他说,以色列官员设置了多个与建筑相关的模拟测试,而申请人需要在最后一轮进行现场演示。

库马尔是一名泥水匠,他每天工作12小时,每月收入120美元(约合10000卢比)。他希望在以色列找到一份工作来养活他的六口之家。

以色列公民与外国工人逃离战争

在去年10月7日,哈马斯在以色列境内发动史无前例的袭击,造成近1200人死亡,以色列经济也随之遭受重创。此后,以色列军队在加沙杀害了至少24620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16000名妇女和儿童。

根据以色列人口和移民局提供的数据,这场战争还迫使近50万以色列人和超过17000名外国工人离开该国。此外,由于疏散、学校关闭或战争预备役征召,目前约有764000名以色列人(即以色列劳动力的近五分之一)待业。

以色列的建筑行业主要依赖外国劳工,其中大多数是巴勒斯坦人。然而,在加沙袭击开始之后,以色列政府吊销了超过10万名巴勒斯坦人的工作许可证。

尽管这场持续的战争被认为是以色列从印度寻找劳工的原因,但是以色列政府实际上已经为该计划的制定耗费了8个多月的时间。在2023年5月,以色列外交部长埃利·科亨便与印度外交部长苏杰生签署了一项协议,以允许42000名印度建筑工人前往以色列工作。

一则招聘广告声称“只有印度教”的工人才能申请以色列的工作

但是渴望前往以色列工作的不仅仅是劳工阶层。一些受过教育的印度年轻人也在申请这类工作,以寻求稳定的收入。

今年25岁的萨钦哈里亚纳邦一所公立大学工程专业即将毕业的学生,他也接受了面试。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没有人愿意去火箭弹飞过头顶的地方,但是在印度,机会的确微乎其微。”

根据一所领先的私立大学在2023年出台的报告,在新冠疫情后,印度25岁以下大学毕业生的失业率达到了惊人的42%。

“反对将巴勒斯坦工人根除”

但是印度向一个实际参与巴勒斯坦人种族灭绝的国家派遣工人的计划,却遭到了劳工组织和反对派的批评。

在去年11月,印度10个最大的贸易协会发布了一份措辞强硬的声明,敦促印度政府不要在加沙战争持续期间将印度工人派遣到以色列。

声明指出,“对印度来说,没有什么比所谓的向以色列‘出口’工人更不道德和更具灾难性的事情了。光是考虑‘出口’工人这一点,就表明了印度将工人非人化和商品化的对待方式。”

另一个主要工会“印度建筑工人联合会”也反对“任何将我国贫困建筑工人送往以色列以克服其工人短缺问题,并以任何方式支持其针对巴勒斯坦的种族灭绝袭击的企图”。

申请以色列建筑工作的印度技术工人照片

印度前议员、印度工会中心秘书长塔潘·库马尔·森表示,他的组织并不反对跨境劳动力流动,但这不应以牺牲巴勒斯坦工人为代价。

“我们希望所有工人都能找到工作。我们不希望有人被解雇而其他人得到工作。每个印度工人都应该反对将巴勒斯坦工人根除,并用印度工人取代他们。”

全印度中央工会委员会秘书克利夫顿·德罗萨里奥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印度政府的行为就像是以色列的“承包商”,而向以色列派遣工人的想法让他想起了19世纪英国殖民主义时期的契约奴役。

他说,“国家谈判将一部分工人派往一个存在压迫另一个社会的历史的特定国家,无论是在任何情况下作为替代者,这都是不可接受的。即使没有冲突,我也认为这是不可接受的事情。”

随着批评的增加,印度外交部发言人兰迪尔·贾伊斯瓦尔上周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政府意识到有责任为海外的印度国民提供安全保障。他还表示,以色列的劳动法“健全而严格,并提供了对劳工权利和移民权利的保护”。

半岛电视台联系了负责面试的以色列官员,但是他们拒绝发表讲话或者提供有关此次招聘活动的信息。

与此同时,专家们表示,印度应该彻底评估工人在以色列面临的条件,即使这在经济上有利。

在过去,以色列曾被指控侵犯工人的权利。根据人权观察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在以色列农业部门的泰国工人的工资要低于最低工资。而且他们还面临不安全的工作条件,并被迫延长工作时间。

此外还有印度工人陷入中东冲突的案例。

在2018年3月,印度政府承认有39名印度工人在伊拉克被ISIS武装组织绑架后丧生。在2014年7月,ISIS释放了被关押一周多的46名印度护士。

莫迪领导下的印度的亲以色列立场

印度的外交政策历来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但是这一政策在过去十年内发生了转变。

内塔尼亚胡(左)与莫迪 (半岛电视台)

在2017年,纳伦德拉·莫迪成为了首位访问以色列的印度总理。人们还看到他在社交媒体上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称为其“亲密朋友”。

在加沙战争爆发后不久,印度于去年10月底在联合国大会要求加沙停火的决议上投了弃权票。然而在两个月后,印度又支持了另一项要求停火的联合国决议。

回到国内,印度多个邦的当局禁止举行声援巴勒斯坦的集会,并逮捕了抗议者甚至是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声援巴勒斯坦信息的人员。

印度前联邦部长、外交官员马尼·尚卡尔·艾亚尔表示,在过去至少50年内,印度的政策一直是鼓励印度人前往中东国家和世界其他地区充当移民工人。

他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他们对印度的侨汇是我们经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出于经济原因,我当然会支持印度劳工前往以色列的想法。然而,考虑到以色列目前正在加沙地带实施种族灭绝的背景,这又将是印度人从以色列赚钱的最糟糕的方式。”

根据联合国关于国际移民的报告,在2017年从中东国家流入印度的侨汇约为380亿美元。

许多渴望在以色列工作的印度人表示,他们并不受加沙战争的束缚,一些工人甚至支持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人的行动。

来自哈里亚纳邦金德地区的亚什·夏尔马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如果有机会的话,我甚至愿意为以色列军队工作。”

许多像夏尔马这样的人还有一个更加令人信服的理由。他说,“我会抓住机会。死在那里总比挨饿要好。”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