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战后加沙未来和两国解决方案的矛盾愿景

拜登(左)因其在以色列侵略加沙地带问题上的矛盾立场而受到批评 (法国媒体)

乔·拜登总统政府对去年10月7日以来以色列对加沙地带持续侵略的立场引起了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人士的极大震惊和诧异。

一方面,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等政府成员重申两国解决方案的原则,作为加沙战争后任何未来解决方案的基础。另一方面,即使以色列侵略的受害者已超过25000名烈士,其中大多数是儿童和妇女,政府仍继续每天向以色列运送武器弹药,并且没有呼吁停火。

以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公开拒绝建立巴勒斯坦国的想法一天后,拜登强调,即使内塔尼亚胡执政,实现两国解决方案也不是不可能。拜登周五与内塔尼亚胡通话,表达了“他对以色列更持久的和平与安全、完全融入该地区以及两国解决方案同时确保以色列安全的愿景”。

美国和以色列之间的分歧:布林肯告诉内塔尼亚胡,关于哈马斯没有军事解决方案 (半岛电视台)

不切实际的愿景

白宫正在加倍努力推动沙特与以色列达成协议的想法,以此作为实现中东和平的手段,通过该协议,加沙地带的未来将与这一潜在协议联系在一起。

报道称,美国有一项计划,表明有可能从沙特获得重建资金、以色列对巴勒斯坦做出让步,以及巴勒斯坦对该协议的支持,该协议作为加沙地带重建紧急路线图的一部分。

相比之下,正如拜登自10月7日以来所声称的那样,冲突的领域已经扩大。在胡塞武装袭击红海的货船后,华盛顿及其盟友对也门的胡塞武装基地进行了袭击,以回应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侵略。

前白宫和美国国务院官员、现任华盛顿阿拉伯研究所专家、乔治华盛顿大学讲师查尔斯·邓恩告诉半岛电视台,“美国看法的基础是足够合理的,但除了地区正常化之外,政府并没有表现出真正的兴趣去创造条件和建立实现这一目标的进程。他们非常不清楚未来巴勒斯坦国的性质和权力,以及冲突结束后(如果冲突真的结束的话)加沙将会发生什么。”

另一方面,前外交官、国际事务专家沃尔夫冈·普兹泰(Wolfgang Pusztai)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指出,“拜登政府的愿景当然有道理。然而,这些基本支柱可能是需要量身定制的计划的基石,交战各方要达到自己的最大要求都是不现实的。”

不过,沃尔夫冈表示,“事实上,我认为未来20年或30年内巴勒斯坦冲突不会得到解决。然而,逐步解决这样的解决方案是有意义的。”

美国对战后加沙未来和两国解决方案的矛盾愿景

嘲笑和愤怒

保守倾向的《华尔街日报》在19日周五的社论中嘲笑了总统乔·拜登和国务卿托尼·布林肯对中东局势的解读。

这家美国保守派运动中最清醒的报纸证实,与拜登的愿望相反,以色列人民在目前情况下还没有准备好考虑给予巴勒斯坦人一个国家,但拜登政府继续向他们施压。

该报指责布林肯提出的解决中东问题的方案是失败的,其中包括提出区域方案,但却要求以色列做出艰难的决定。换句话说,报纸上说道:“10月7日的袭击以及巴勒斯坦民众的广泛支持表明哪一方不希望和平,那么华盛顿为何要求以色列做出让步并致力于和平?”

另一方面,由参议员伯尼·桑德斯领导的民主党进步运动正在向拜登政府施压,要求其停火并停止向以色列提供无条件军事援助,同时审查以色列的人权记录。

这一趋势令人诧异,即拜登越来越意识到以军事手段消灭哈马斯是不可能的,然而自10月7日以来,他的政府继续每天向以色列运送武器和弹药。

拜登政府内部数百名工作人员参加的抗议活动,以及美国各个城市数十万人的示威活动,要求停火,给华盛顿的决策者带来了压力,尤其是美国大学、阿拉伯和伊斯兰社区的许多年轻人承诺在即将到来的11月选举中不会投票给拜登。

欧亚集团基金会研究员阿萨尔·拉德告诉半岛电视台,“鉴于拜登政府不顾全球抗议以及国际法院审理的种族灭绝案,继续支持以色列的行动,很难知道拜登政府在想什么。他们当然了解 10 月 7 日的重要性及其对以色列安全和加沙巴勒斯坦人的恶劣条件的影响。”

她补充道,“如果他们意识到拒绝以任何方式追究以色列对其行为的责任,对美国的信誉、国际法的有效性造成的损害,以及对政府自身声誉的损害,那么他们似乎并不在意,一直保持着同样的立场不变。”

伯尔参议员内伊·桑德斯向拜登政府施压要求停火 (法国媒体)

持续的困境

美国政府认为,在内塔尼亚胡担任以色列历史上最右翼政府的领导下,以色列的僵化立场将难以取得任何突破。

华盛顿阿拉伯海湾国家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侯赛因·伊比什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指出,“如果以色列了解这一切对其长期安全的重要性,另一个以色列政府也许能够做到华盛顿的设想。这还有待观察。但从拜登政府的角度来看,这里的目标之一是向以色列人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内塔尼亚胡是问题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摆脱他是绝对必要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