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塔尼亚胡与加兰特之间的紧张关系是被加沙战争加剧的长期冲突

内塔尼亚胡(左)和加兰特(中)在特拉维夫的国防部总部会见陆军参谋长哈勒维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与国防部长约阿夫·加兰特在“战时内阁”会议期间发生的争论和尖叫(加兰特最终愤怒地离开了会议),反映了双方之间的紧张关系的严重程度以及彼此之间的信任危机——这场危机的初步迹象随着以色列第37届政府在2022年12月29日的成立而不断清晰。

内塔尼亚胡与加兰特在这场没有作出决定的会议上相互叫嚷,而只不过是加沙战争期间他们之间的紧张局势所进入的又一阶段——这种紧张局势早在战争爆发之前,就已经开始在执政的利库德集团内部因力量和阵营的冲突而不断积累。

这场冲突导致利库德集团各阵营之间因接替内塔尼亚胡的领导人身份而陷入了政治紧张状态,而内塔尼亚胡认为,加兰特正是威胁其党内宝座和总理席位的军事人物。

自这届政府组建以来,内塔尼亚胡一直打算通过将安全部的权力分配给以斯莫特里奇为首的“宗教犹太复国主义”政府联盟内的伙伴,以限制加兰特的权力,并削弱他在利库德集团和以色列政党内部的影响力。

在加沙战争期间,加兰特(中)没有与内塔尼亚胡一起进行实地视察

隐蔽的紧张

内塔尼亚胡剥夺了加兰特所谓的“巴勒斯坦领土政府活动协调员”的责任,也剥夺了他在“民政管理部门”的权力,并将其移交给兼任财政部长的斯莫特里奇。此外,还将约旦河西岸和耶路撒冷的“边防部队”领导权从加兰特转移至“犹太伟人”伊塔马尔·本-格维尔,后者还被任命为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

这种隐蔽的紧张和冲突演变成了双方之间的全面对抗。内塔尼亚胡于2023年3月解除了加兰特的职务,原因是加兰特支持反对司法改革修正案的抗议活动,并且在以色列军队和预备役部队内对司法修正案的后果发出了警告。

在抗议的重压之下,内塔尼亚胡被迫撤回解职决定,但是并没有什么被忘记,因为这一解职决定继续左右着他们之间在管理政府联盟方面的关系。

由于总理试图限制安全部长在政府内的影响力,内塔尼亚胡和加兰特之间的紧张关系扩大并演变成了他们之间的信任危机。这一点在2023年7月底得到了展现——以色列议会在当时批准了一项法案以限制最高法院的权力。

在对该法案进行投票之前,这位安全部长恳求以色列司法部长亚里夫·莱文采取停止或软化该法律的措辞,但是坐在两人之间的内塔尼亚胡却无视加兰特的要求,并为政府联盟对这项法案的投票开了绿灯。

加兰特对这项法案的通过感到愤怒,对此,以色列作家沙洛姆·耶鲁沙米指出,“他仍然对内塔尼亚胡决定授予斯莫特里奇国防部部长的职位感到愤怒”,他还指出,加兰特就潜在的危险向内塔尼亚胡发出了警告,但是总理却没有考虑这些警告,因为他别无选择。

以色列境内的抗议活动

冲突状态

耶鲁沙米在以色列网站上发表的文章中指出,“国防部内部无休无止的冲突——这也影响了约旦河西岸的局势——表明加兰特是对的”。

他补充称,这些冲突是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发生之后,内塔尼亚胡试图逃避责任并将责任转移给加兰特和陆军参谋长赫兹·哈勒维之时引发的。

耶鲁沙米表示,他们之间的紧张关系在加沙地带战争期间演变成了冲突状态,他还指出,内塔尼亚胡、加兰特及其团队之间每天都存在对抗和分歧,这反映了分歧的积淀——无论是在政府内部或者利库德集团内部——以及他们之间的信任危机。

这位以色列作家还提到了辛贝特警卫阻止加兰特进入内塔尼亚胡办公室的情况,以及对加兰特办公室负责人的投诉,后者要求记录一次安全讨论,也许是为了在即将成立的政府调查委员会而进行讨论,但他不止一次没有走出来就战争的事态发展和进程进行联合通报。

2023年10月7日,在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发动的突然袭击后,以色列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内塔尼亚胡和加兰特之间的紧张关系转变为关于战争目标的分歧。

加兰特主张在北部战线对抗黎巴嫩,在南部战线对抗加沙,并呼吁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发生后的第二天,对黎巴嫩真主党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但是内塔尼亚胡反对并且阻止了这一行动,甚至在对加沙地带的地面入侵问题上犹豫不决。

内塔尼亚胡与加兰特之间发生了什么?

第七条战线

不仅如此,据分析人士估计,内塔尼亚胡最初还反对组建紧急政府和战争委员会——他多次推迟和阻挠组建紧急政府,并且在宣布组建战时内阁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加兰特的参与持保留态​​度。

《新消息报》旗下网站的军事事务分析师约西·耶霍舒亚表示,以色列面临的第七条战线是内塔尼亚胡和加兰特之间的战争,他表示,“有些人将他们之间的紧张局势描述为另一个战场,即除加沙、黎巴嫩、叙利亚、伊朗、也门、伊拉克之外的另一个战场。”

他解释称,双方在战争委员会会议上出现的“丑陋战斗”,只是双方之间严重紧张关系的一种表现,而这种紧张关系可以追溯至加沙战前的遥远时光,他还指出,这种紧张关系可能会影响到以色列正在作战的各条战线上的行动,尤其是在双方相互公开批评的阴影之下。

这位军事分析人士估计,出于政治和个人动机而不信任加兰特的内塔尼亚胡,还寻求孤立他并将他排除在战争进程之外,因为内塔尼亚胡担心在3位素来对他怀有敌意的将军之间可能达成合作,即加兰特、本尼·甘茨以及前陆军参谋长加迪·艾森科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