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对支持以色列的“痴迷”使其声誉陷入险境

米歇尔·鲁德斯:德国政界人士认为,他们通过支持以色列而从近代历史中汲取了教训 (盖帝图像)

米歇尔·鲁德斯博士是少数对阿拉伯地区局势有着广泛了解的德国人士之一。他会讲阿拉伯语,曾在大马士革学习阿拉伯文学,后来又在柏林从事伊斯兰研究和政治学研究。

鲁德斯曾在中东地区多年为德国机构担任记者和通讯员,并且是德国国内外多所高校的客座教授。多年来,他一直领导着德国-阿拉伯协会,并且出版了多本广为人知的著作,其中包括《道德高于一切?西方如何在阿富汗失败?》,以及被翻译为英文的著作《西方如何腐蚀中东?》,还有被翻译成阿拉伯语的著作《为什么我们不应该害怕伊斯兰教?》。

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鲁德斯谈到了德国在支持以色列上的“痴迷”及其对巴勒斯坦人的限制,以及德国如何因此而失去其在世界上的声誉,以及由此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此外,他还谈到了德国在与世界——尤其是阿拉伯人——打交道时的“道德傲慢”,并且谈到了他对当前加沙战争的看法及其解决方案的前景。

  • 德国采取了比所有欧洲国家都更支持以色列的立场。难道正如柏林一直宣称的那样,只是因为两国之间存在的特殊关系吗?

由于德国的近代历史和大屠杀,德国认为自己是一个与以色列有着特殊关系的国家。但是这些年来,德国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德国政界人士和许多舆论制造者似乎认为,无条件支持以色列就意味着他们正确地从德国现代历史中汲取了教训。

因此,即使现在的以色列政府是极右翼政府,德国政界人士也认为没有理由对支持以色列和支持内塔尼亚胡政府加以区分。尽管以色列政府目前在加沙地带制造了巨大的破坏,但是加沙地带巴勒斯坦人的苦难基本上不是德国媒体或者德国政界人士关注的问题。

  • 但是为什么以色列在德国政界人士中的受欢迎程度最近有所上升呢?

在传统上,可以说不仅是在德国,而且在其他欧洲国家同样如此——保守政党和右翼民粹主义政党都对阿拉伯人和穆斯林采取铁腕政策,因为他们被视为对欧洲稳定的威胁。

另一个原因在于,在政治上完全支持内塔尼亚胡政府仍然比表达不同意见更为容易。但是,如果你开始以不同的方式思考,你可能会说,声援以色列是可能的,但却不是声援“大以色列”,也不是声援杀害成千上万名巴勒斯坦人的以色列政府。如果你从这个角度来看,你就会意识到,你需要对此予以区分,而对于那些喜欢用简单的答案来应对复杂问题的政治家而言,这种区分总是非常困难。

警察带走声援巴勒斯坦人的抗议者
  • 鉴于德国过去并不是如此地支持以色列,我们是否可以说,德国目前正在拿其作为一个有能力发挥外交作用的国家的声誉来冒险?

我认为无论是德国还是欧盟都无法在中东的斡旋中发挥任何作用。美国非常重要,尤其是在与以色列的关系方面。但我认为,德国实际上面临着在更广泛的地区失去声誉的风险,不仅是在阿拉伯或伊斯兰世界,而且是在整个全球南方,因为这些地区内的大多数人、大多数政府和大多数舆论制造者都在支持巴勒斯坦人,而不是以色列在加沙掀起的破坏浪潮。我们在从哥伦比亚到印度尼西亚的示威活动中看到了这一点。

因此,德国坚持目前的立场将会产生适得其反的结果,因为人们并不会忘记德国的这一立场。德国与以色列建立牢固的关系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加沙正在发生的大规模破坏浪潮保持沉默,这肯定是不可接受的。

以色列政府不仅是在对哈马斯发动战争,而且本质上是在对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人发动战争,另外它还在对约旦河西岸发动战争,但是德国决策者并没有以这样的方式来看待这一点。但我想澄清的是,德国一直支持以色列的立场,但是我们从未见过德国像现在这样,陷入对支持以色列的“痴迷”。

  • 但是,德国是否也面临着失去其在有关国内民主和尊重言论权方面的声誉的风险,尤其是鉴于德国总是在国外谈论人权并将其作为其外交政策的基础之一?

显然,德国的这一官方立场存在很多虚伪之处,因为和平示威是民主国家的一项权利。但是正如我所提到的那样,阿拉伯和巴勒斯坦的示威者最近几周在德国经历了困难时期,示威中的一些措辞已为法律明文禁止,例如“由河至海:巴勒斯坦将被解放”的口号。总体来说,反犹太主义被用作一种武器,以使在德国批评以色列变得更加地困难。

当然,我必须说,德国在很大程度上遵循了以色列政府的路线,而且德国的大部分人已经开始接受以色列的说法,并认为对以色列的批评就是反犹太主义的。

  • 这是否会导致德国的政策受到世界大部分地区的憎恨,就像美国的外交政策那样?

是的,德国已经在承受要在未来付出代价的风险。人们的记忆力很强大,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当然注意到了德国的立场,与其中一些人建立良好的关系显然并不容易。我还担心会出现一种针对那些支持加沙地带的暴行的西方国家的恐惧感。此外,我还担心这种愤怒会在某天转化为暴力行动甚至是恐怖行动。我认为这对欧洲和德国来说是一项真正的威胁。

欧洲的示威活动
  • 您曾担任德国-阿拉伯协会主席,并为加强德国人和阿拉伯人之间的友谊做了大量工作。德国是否因为与以色列之间的关系而在阿拉伯世界损失惨重?

确实,正如我所提到的那样,世界的同情心肯定是站在巴勒斯坦人那边,而不是站在以色列人那边——以色列军队正在加沙地带实施大规模的杀戮行动,并已造成上万平民丧生。我认为德国存在一种强烈的傲慢态度,其决策者相信他们可以不需要世界其他地方,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当前的道德水平极高,并且相信他们已经正确地从德国近代历史中汲取了教训。

我认为西方在总体上还没有认识到世界正在发生的迅速变化,西方将不会再是全球决策的焦点。尤其是德国——它在海湾国家眼中已经不再那么重要,而其他国家——例如中国、巴西和印度——则更具经济上的重要性。另外,在北非地区,德国作为贸易和发展项目的合作伙伴仍具有一定的重要性。

我认为,我们普遍缺乏认知的是我们彼此要如何接近,当然,尤其是在移民现象导致欧洲大部分地区对阿拉伯和伊斯兰世界产生某种负面形象的情况下。

专家发表观点
  • 由于大多数政党都同意对穆斯林和阿拉伯难民及移民采取强硬立场,德国的公共氛围是否变得对移民充满敌意?

的确如此,例如,当你看看来自乌克兰的难民所受到的对待方式,看看来自叙利亚、阿富汗和伊拉克的难民所受到的对待方式,你就会发现其中存在很大的区别,此外还有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大多数欧洲人都认为欧洲不能再接收更多难民了。

尽管如此,阿拉伯世界却面临着形象问题。对于普通德国公民而言,阿拉伯世界通常与暴力和落后联系在一起。诚然,德国接收了来自叙利亚以及其他伊斯兰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100万难民,但是在其接收来自乌克兰的100万难民后,当前的情绪就发生了变化。

  • 让我们转向加沙当前发生的事情。您认为哈马斯宣布实施“阿克萨洪水”行动的政治目的是什么?

首先,我必须指出,今年10月7日的这场袭击从法律角度来说是一起战争罪,因此,这场行动在我看来是毫无理由的,但是,巴勒斯坦人目前也在付出非常惨重的代价。我认为发生这场行动的原因是哈马斯希望改变加沙及其周边的地缘政治局势。以色列对加沙的战略一直是要维持加沙的平静,并将其变成一座巨大的露天监狱,让人们没有机会逃脱。

自2007年以来,以色列经常对加沙地带实施密集袭击,以营造他们所谓的平静和非挑战状态。但是现在,随着10月7日这场袭击的发生,哈马斯改变了这种局面,并将此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我认为,从政治角度来看,这就是哈马斯领导层试图实现的目标,即让政治问题具有国际动力,并出现在国际“议程”中。

然而,加沙巴勒斯坦人的处境最终可能会比10月7日之前变得更加糟糕。因为我相信,以色列方面的策略是在加沙地带散布大量的恐怖和伤害,从而使他们希望镇压一切形式的抵抗。我还相信,以色列人在将更多巴勒斯坦人推往埃及的想法上,是非常认真的。

  • 但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以色列能否如其承诺般摧毁哈马斯呢?

不,这是不可能的。当然,以色列将能够针对加沙地带内外的一些与哈马斯存在联系的人员,但他们无法镇压整个运动。哈马斯之所以强大,可以说是在于它的理念,因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与以色列方面合作多年,却未能实现巴勒斯坦人的愿望,因此,暴力成为了很多人改变当前状况的选择。

同样,尽管哈马斯能够伤害以色列,但它却无法取得军事胜利,也无法削弱以色列国。与此同时,以色列人也无法镇压或摧毁巴勒斯坦的抵抗运动,巴勒斯坦人会永远渴望获得自由并结束占领。

因此,发动这些夺走数万人生命的毫无意义的战争是没有任何借口的。双方共同达成协议是非常重要的,但我们知道,这在目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 这是否意味着暴力将会持续数年甚至数十年的时间?

是的,暴力将会变得更加严重,因为约旦河西岸的定居者和以色列军队正竭尽全力将巴勒斯坦人连根拔起并摧毁他们的财产。这种情况不能再继续下去,不能相信军事力量可以镇压另一个民族,但我担心在双方理性之人采取行动之前,事情会变得更加糟糕。

但是,即使是政治解决方案也遇到了麻烦。由于以色列对约旦河西岸的持续占领,巴勒斯坦国已经不再拥有空间,两国方案也可能成为过去。那么,我们会回到一国方案吗?这也不是以色列方面想要看到的,因为这样一来,以色列就将不再是一个犹太国家,而将成为一个民主国家,因为巴勒斯坦人将成为该国的多数群体。那么,我们要怎么样才能摆脱这个僵局呢?非常困难。

  • 您撰写了很多关于西方在中东地区的作用的文章。这种关系会在未来发生变化吗?

当事关阿拉伯世界和伊斯兰世界时,西方人往往不喜欢对此承担历史责任,例如,大英帝国对巴以冲突的发生负有很大的责任。在这样的框架下。西方普遍认为大多数阿拉伯国家的领导人是未经选举产生的,他们使用武力来维持其统治。

但我认为,必须建设性地看待这些国家所发挥的作用,包括已经成为国家政治重要参与者的海湾国家所发挥的作用。对卡塔尔而言尤其如此,因为卡塔尔在国际外交中已经变得不可或缺。我希望德国政府也能学习卡塔尔的经验,因为我们德国目前缺乏的正是这样的外交能力。德国已经开始喜欢把世界分成善恶两面,喜欢进行道德说教,而不是分析各类问题。然而,这种做法非但不能解决问题,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加糟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