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拘留者问题给内塔尼亚胡带来达成新交换协议的压力

数千名以色列囚犯家属向内塔尼亚胡办公室游行 (阿纳多卢通讯社)

以色列“战时内阁”会议上出现了尖锐的分歧,作为以色列与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之间交换协议的一部分而被释放的一些以色列被拘留者参加了此次会议,留在加沙地带的被拘留者家属代表团也出席了。

这次会议给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政府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要求它达成全面协议并释放所有被拘留者。虽然这些家属要求加快释放留在加沙的人,即以色列官方承认的139名被拘留者,但上周五上午休战结束前升级的抗议活动再次出现,并向以色列政府施加更大压力,以实施其他阶段的交换,以换取延长停火。

据称,这次会议“十分混乱”,其中包括与官员们相互指责。与此同时,被拘留者的一些亲属对战争委员会成员进行了侮辱。而初步迹象表明,要求达成全面交换协议的抗议活动正在升级。

会议上的辩论以及被哈马斯扣押的以色列人家属对“战时内阁”成员的批评,反映了对战争事态发展和地面入侵可行性的立场分歧。那么,该过程是否达到了其目标。

这些分析与人质家属的建议有重合的地方,即以色列被拘留者的释放是通过交换协议实现的,而不是军事行动。

以色列作家纳达夫·埃亚尔在政治和政府层面提出了强烈批评,质问道:将以色列人从加沙解放出来的外交行动在哪里?为何不采取行动解救人质?他说道,“未来消灭哈马斯的可能性也掌握在我们手中,加沙以色列人质的生命也面临严重危险。”

埃亚尔在《新消息报》的一篇文章中说道:“内塔尼亚胡一直无法应对这种情况,而自10月7日以来,以色列比任何时候都更发现同理心并不是其强项。”

加沙被拘留者的家人呼吁向内塔尼亚胡施压

全面协议

根据巴勒斯坦抵抗组织提出的“一切换一切”的原则,即用加沙的所有以色列被拘留者交换占领监狱中的所有巴勒斯坦囚犯,以色列作家表示,“这可能有些牵强,因为估计以色列安全机构永远不会同意,那么最终,被绑架的人就是哈马斯领导层隧道网络的终极人肉盾牌。”

埃亚尔质疑地面演习在向哈马斯施压以释放更多以色列被拘留者方面的有效性,他的说法基于一位与战争政府有关的以色列高级官员告诉他的内容,后者称:“毫无疑问,如果有任何额外的建议从加沙释放更多以色列人,我们将进行讨论和谈判,如果有必要,我们将停止军事行动几天。”

《新消息报》专门报道以色列被拘留者问题和战时内阁会议 (半岛电视台)

被拘留者和战争的进行

在这场辩论,被拘留者问题成为焦点,《Maariv》报纸的军事记者塔尔·拉姆列夫认为,“随随着地面推进的速度以及战斗和战斗的激烈程度,要求释放以色列被拘留者的言论将会卷土重来。”

这位军事记者预计,汗尤尼斯的地面战斗将逐渐增加,并成为以色列军队的主要努力。他说道:“对付汗尤尼斯是一个不一样的挑战,因为这里仍然挤满了逃离加沙地带北部战区的加沙人。”

据记者了解,“哈马斯高级领导层很大一部分在汗尤尼斯,他们将前往拉法,这将受到以色列军队的阻止,以色列军队距离控制该地区及其下面的隧道网络还很远。被绑架者的问题也可能对行动活动产生影响,这一因素对于制定避免伤害他们的计划也很重要。”

记者认为,“哈马斯发动的心理战将在未来几天升级。并且在动用大规模军事力量后,以色列将尝试采取又一重要步骤来解救被绑架的人,因为显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将面临巨大的危​​险,尤其是老人、伤病员。”

以色列对加沙战争地图 (半岛电视台)

目标和时间

对于加沙战争的进行情况,《国土报》军事分析家阿莫斯·哈雷尔解释称,经过两个月的严酷战争,加沙地带的战事实际上正在升级。与此同时,美国和以色列陆军总参谋部进一步加深了这样的印象:内塔尼亚胡发动战争是出于政治考虑。

但战斗仍在继续,这位军事分析人士表示,“这将加深对哈马斯高级领导人的伤害,因为系统性袭击尚未达到辛瓦尔及其组织的水平,这确实是以色列面临的困难之一。情报部门正在投入巨大的行动和情报工作,其明确目标是在战争结束前联系到辛瓦尔” 。

哈雷尔补充道,“以色列领导层还可以利用对加沙和哈马斯领导人的伤害作为减少地面攻势和缩短战争的理由,但尚不清楚其目标能否在短时间内实现,因为距地面作业所有阶段完成仅剩几周时间。”

他继续说道,“但内塔尼亚胡并没有基于实际、安全和军事考虑来管理以色列的战略,并且没有讨论他第二天有关加沙的计划,他顽固地拒绝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加沙地带立足,只是因为政府及其极右伙伴的联盟限制。”

《国土报》的内页专门刊登有关地面入侵和加沙以色列被拘留者问题的分析文章 (半岛电视台)

以色列和胜利形象

随着以色列加沙战争进入第三个月,“瓦拉”网站编辑尼尔·基普尼斯(Nir Kipnis)发表了题为《战后60天,以色列是否正在远离胜利形象?》的文章。

他说道:“以色列人民怀着全然的信心进行了这场战争,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显然,我们对政府和军队的信任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沙漏,即将耗尽。”

他还表示:“这场战争从爆发的第一个小时起,当一些高级军官还在床上睡觉时,就震撼了我们的根基,并在我们的自我形象和持续震撼以色列的现实之间,使我们产生了比我们想象的更大、更深的差距。”

这位编辑指出,“哈马斯运动的政策和做法有可能在未来导致其终结和消灭。但与此同时,它主要是在计算胜利,尽管加沙的整个街区都被夷为平地,哈马斯还是释放了囚犯,这也许是巴勒斯坦人心中最自豪的事业”。

他补充道,“哈马斯只根据其规定的标准和类别,想释放谁就释放谁,想什么时候释放就什么时候释放以色列被拘留者,甚至推迟释放妇女和儿童。以色列也暗示,属于这一类别的一些人数量很少。而哈马斯无意在没有达成协议的情况下透露他们的名字。”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