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战争:侵略的未来是什么?

占领军在对加沙战争期间每天都有伤亡 (阿纳多卢通讯社)

占领军宣布其对加沙战争的两大目标是消灭哈马斯和解救以色列人质,在此基础上,它首先对加沙地带全境进行猛烈空袭,并将重点放在北部地区,然后又以加沙地带北部和中部为重点而发动了地面攻击,而在历时一周的人道主义休战结束后,占领军又决定恢复攻势并将重点放在加沙南部。那么,在这场战争开始超过80天后,占领军是否成功实现了这两个目标战争?这场侵略的未来又将是什么?

侵略的新阶段:原因何在?

以色列占领军随后宣布打算进入下一阶段的侵略,即减少针对平民的密集攻击,并重点以包括空袭在内的猛烈火力,攻击抵抗运动的据点和隧道,同时还要通过以下方式实施部队的重新部署:除中部地区外,还要将他们部署在加沙地带的北部和南部,并补充称,将会从中撤回精锐部队“戈拉尼”旅第13营,理由是该旅在打击抵抗运动的过程中遭受了损失,因此需要对其队伍进行重组,此外,占领军还公布了数千名预备役士兵的复员计划。

与此同时,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访问以色列,并为占领军进入这个新阶段设定了时限。根据以色列和美国方面的估计,这一时间不会超过下个月底,即2024年1月底,此外,美国还要求扩大人道主义援助和燃料进入加沙的规模,并强调不要让平民流离失所,以安抚因各种原因而持反对意见的埃及和约旦。同时,联合国安理会也出台了增加援助的决议,并将对援助输入的过程进行监督。

在加沙战斗中阵亡的以色列士兵的葬礼 (盖帝图像)

这一趋势证明,美国为占领军的继续侵略开了绿灯,同时也改变了一些手段,还赋予它执行消灭哈马斯的任务的新机会,但这却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 由于对以色列实体的无限支持,拜登的受欢迎程度与其竞争对手特朗普相比已经有所下降,此外,由于认同以色列集中袭击巴勒斯坦平民的行为,而没有尝试对此施加任何限制,或者利用援助迫使以色列政府在抵抗战争中遵守人权规则,拜登政府及其外交部已经出现了极大的不安。在这样的背景下,拜登警告称,“世界各地对美国将因支持以色列而失去其道德地位存在真正的担忧”,对此,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则认为,如果以色列继续给平民制造重大损失,那么它将面临遭遇“战略失败”的风险。
  • 西方对占领军的支持有所动摇,再加上联合国对占领军在加沙造成的人道主义悲剧的强烈批评,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总理发表联合声明称,“消灭哈马斯不能以全体巴勒斯坦平民承受持续苦难为代价。”与此同时,法国总统马克龙的立场也发生了变化——他说,“我们不能让这样一种观念根深蒂固,即打击恐怖主义意味着摧毁加沙的一切,或是无差别地攻击平民。”法国还支持两周前出台的联合国大会决议——该决议呼吁休战和停火,以向加沙提供援助,德国、意大利和英国对这项决议投了弃权票,而这也违背了美国拒绝该决议的立场。

而促成这种立场变化的包括:占领军实施的丑陋屠杀,其一再以医院和学校为袭击目标,其蓄意攻击迁移过程中的平民,并对基础设施、住宅及机构制造大规模的破坏。

  • 也许最重要的是,占领军未能取得胜利的形象或救回人质,尽管其宣传称已经消灭了数千名抵抗运动成员,并且摧毁了其部分军事能力。占领军不仅未能成功解救人质,还导致了其中部分人质的死亡——曾有3名举着白旗走向占领军的人质被他们当场杀害。此外,卡桑姆还宣布,有部分人质因以色列的袭击而死亡,从而加剧了人质家属对以色列当局的不满,并且提高了达成人质交换协议的呼声。
  • 抵抗运动的成功不仅在于其坚守,还在于它给占领军造成了重大的损失,并且还发布了一些它攻击以色列坦克、车辆、伏击以色列士兵并用步枪狙击其中许多士兵的视频。自地面行动开始以来,截止本文撰稿之时,占领军只承认其部队有近170名士兵阵亡,而抵抗运动公布的以军死亡数据则比这个数字高出几倍,此外,还有占领军的数百部军车被毁。
  • 鉴于以色列与黎巴嫩真主党之间的持续升级,以及胡塞武装在红海袭击以色列船只和对以色列发射导弹、无人机的方式进入加沙战线,外界普遍担心加沙战争可能扩大为一场地区战争。
加沙地带哈马斯运动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是以色列占领军的头号通缉犯 (阿纳多卢通讯社)

不切实际的目标与失败

在这种实地失败的情况下,占领军开始讨论袭击具体人物的可能性,例如加沙地带的哈马斯运动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抵抗运动参谋长穆罕默德·代夫及其副手马尔万·伊萨,此外还有卡桑旅的军事领导人穆罕默德·辛瓦尔(叶海亚·辛瓦尔的兄弟)等哈马斯高级成员,这样一来,只要占领军可以成功杀掉其中任何一人,它便能够在公众面前推销其胜利的形象,从而取代其原先设定的消灭哈马斯的目标——迄今为止,它未能实现这一目标。

对于这种失败,来自摩西·达扬中东和非洲研究中心的巴勒斯坦研究论坛负责人迈克尔·米尔斯坦,在《耶路撒冷邮报》于2023年12月14日刊登的一篇报道中指出,“我们遭受了严重的损害,然而我们距离推翻哈马斯仍然很远,因为其大多数武装人员都还活着。并且它还拥有导弹。”

尽管米尔斯坦认为,“轰炸哈马斯政府的标志性设施——例如其议会、法院和清真寺——在很大程度上具有象征性的意义”,但是他又承认,“哈马斯并不需要这些设施来继续其战斗”,“对于哈马斯而言,抵抗比治理要重要得多。只要它还拥有武器和战士,它就会继续抵抗,而并不在意是否能够统治加沙或者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而以色列议会议员、研究员、预备役军官奥弗·谢拉,则在接受以色列第13频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以目前的方式继续战斗,并不会为以色列实现战争目标,也就是说,这既不能破坏哈马斯,也无法解救被绑架的人质。”

他补充道,“这不仅是因为国际合法性所提供的掩护正在衰减或彻底丧失,而且是因为任何相信军方能够在剩余时间内,从一个地方移动至另一个地方并消灭所有破坏分子、摧毁全部隧道入口的人,都想错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此外还有高昂的战争成本。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以色列全部的战争历史都证实了这个结论。”

被摧毁的加沙平民区

尽管如此,占领当局并不承认失败,即使它最近开始谈论抵抗运动的激烈,以及占领军因不得不公布更多死伤人数而面临的困难——即使他们所公布的数字远低于现实。占领军还承认,直到现在,特拉维夫市中心依然响起警报,并有数百万民众寻找庇护场所!

一名以色列士兵在一所宗教学校内讲述的超过1300名占领军士兵在地面战斗中死亡的事件也被泄露出来。

关于以军方面的损失,据《新消息报》报道,自2023年10月7日战争开始以来,已有5000名以军士兵受伤,以色列国防部迄今已承认了2000名士兵致残,而《以色列时报》则报道称,“在军队、警察部队和安全部队中,受伤的士兵人数达到了6125人,此外还有20名士兵在战斗中因友军火力或意外事故丧生。”

关于哈马斯被削弱的问题,研究员保罗·罗杰斯在英国《卫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谈到了记者在加沙进行新闻报道时面临的困难,而这种困境有助于传播以色列关于其成功削弱了哈马斯的叙事,他还指出,当出现不同的画面时,这种情况就会发生改变。

他还提到了军方领导人和政治领导人之间的分歧——“以色列军方领导人面临着巨大的、要求取得成功的压力,他们将在战时政府允许的范围内采取行动。这些领导人现在将意识到,虽然内塔尼亚胡发出了种种言论,但是哈马斯——或者至少是其理念——无法被军事力量击败。”

他还强调,“以色列不仅是冒着成为贱民国家的风险——即使是在其盟友之间,而且还在竭力为自己培养新一代的反对者。因此,它需要拯救自己,但这将最大程度地取决于拜登及其身边的人。或许他们应该在西欧迅速变化的公众情绪的推动下,认识到自己在立即结束这场战争的过程中应当发挥的作用。”

对于以色列的第二个目标——释放人质,内塔尼亚胡正在向其公众兜售这样一种观点,即“如果没有来自军事力量的压力”,那么他的政府就无法成功释放被扣押在加沙的以色列人质,但现实是,占领军成功解救人质的唯一途径,是在人道主义休战下进行囚犯交换,而这也增强了以色列街头的信念——人们要求立即停火并按照哈马斯的要求达成全面的囚犯交换协议。

尽管以色列拥有所有的先进技术,还有美国、英国和法国的间谍飞机的帮助,但这一切都未能使它成功地以武力解放任何以色列人质。

以色列使用了国际禁止的白磷弹轰炸加沙地带 (阿纳多卢通讯社)

战争的未来

尽管占领军经受了种种损失,尽管内塔尼亚胡政府竭力误导公众并尽量减少损失数据——其中也包括雇佣军方面的损失(有充分的迹象和证据表明他们在战场上的存在),然而,敌人仍然具有一定的承担损失的能力,此外,它还继续享有美国的支持——正是这种支持允许其继续这场侵略。

占领军仍然享有公众的支持——这种支持主要源于公众对该实体在10月7日所受袭击的复仇心理,然而,这一因素现在已有所动摇,背景是军队损失的继续上升,人质家属的抗议活动不断增多——旨在向内塔尼亚胡政府施压以达成人质交换协议。此外,以色列前任及现任的军事指挥官,都呼吁将释放人质的问题作为这场战争中的优先事项,因为他们认为这场战争将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并且无法成功根除哈马斯。

因此,如果占领军没有成功取得真正的军事成就,并且其损失继续维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上,那么,战斗很可能不会拉得过长,并且预计这种侵略的持续不会超过下个月底。

如果这场战争进入占领军所宣布的第四阶段,那么占领军将会进行重新部署,并在加沙地带的北部和南部边界及其中心形成缓冲区,以试图将加沙地带的北部与南部分开,同时还能够继续从这些地区打击抵抗力量,而不必被迫与之直接对抗,以减少以军的损失,因为它深知,直接对抗并不能成功击败抵抗力量。

曾在占领军内担任过多个职务的以色列独立军事分析家罗恩·本·伊沙伊在《新消息报》上发表的一篇报道中指出,令以色列占领军感到震惊的是,它发现属于哈马斯的隧道及军事支柱要比它预计的水平高出500%至600%,对此,他解释称,“如果以色列军队过去认为在加沙地带的整个领土上共有500公里长的隧道和近1000个入口,那么现在它已经知道,事实上是有绵延数千公里的隧道和数千个入口,而这是庞大到难以想象的数字。”

内塔尼亚胡政府面临着结束战争的巨大压力 (法国媒体)

这位以色列作者还根据该国战地军事领导人的声明,谈到了发生在舒贾亚(位于占领军声称已经控制的加沙北部地区)以及中部地区的复杂且暴力的“巷战”,他还认为,其中最为暴力的战斗发生在汗尤尼斯(位于加沙南部地区)。

因此,鉴于战争下一阶段的特点,占领军将在该阶段内尝试以下几种做法:

  • 企图收紧对抵抗运动的绞索,并削弱其军事效力,通过重新部署其部队,以使之远离处于卡桑旅武装分子火力范围内的街区和小巷,同时发起集中行动和集中空袭,但预计占领军并不会取得成功,因为如果不进入那些人口稠密的地区并与抵抗运动展开直接对抗,就无法消除抵抗运动的有效力量,同样,抵抗运动仍然拥有能够挫败占领军计划的能力和战术,这就意味着占领军将被淹没在加沙的泥沼之中,并最终被迫撤军和接受与抵抗运动进行人质交换的协议。
  • 制定一项能够保证其利益的政治进程,但它至今仍未对该进程提出任何具体的设想,因为它坚持拒绝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在加沙发挥任何作用,并且不同意拜登政府关于振兴和调整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以使之在加沙发挥作用的观点。这将主要取决于其成功消灭抵抗运动的能力,而根据前面提到的情况,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此外,如果没有抵抗运动的参与或支持,这种政治进程就不可能实现,即使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甚至是像美国提议的经过调整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无法在没有与哈马斯达成协议的情况下治理加沙,而这样的政治计划也根本无法存活。
  • 试图通过减少袭击平民目标,来减少国际社会对其自身以及对美国的批评。这将主要取决于该实体对其与拜登政府达成的协议的遵守程度,或者是该政府是否会再给该实体一个宽限期,以实现其在加沙不可能达到的目标,而这种可能性也是很令人怀疑的。
  • 寻求排除冲突扩大的可能性,并排除伊朗盟友参与这场冲突的可能性,这是美国政府不希望被卷入的情况,因为这将导致它削弱对中俄的关注力度。

因此,占领军至今未能实现其军事目标,这也促使占领军参谋长赫兹·哈勒维表示,这场战争还将持续数月的时间,而且其目标并不容易实现,而这可以被视为在宣布失败。

在军事学说上,军队未能实现目标就是一种失败,而率领游击战争的组织能够坚持下来且未被铲除,这就是一种胜利。

基于此,加沙将会发生新一轮的冲突,而以色列在其中所处的困境将是巨大的,并且可能会导致该实体的政治变化,使其在加沙的目标变得更为现实,使其能够停止战争并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它根本不可能铲除深深扎根于这片土地的思想,也不可能彻底击溃一个决心争取其权利的民族。

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那么占领军也将付出必要的代价,即释放囚犯并完全撤离加沙。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