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称加沙战争就像二战,专家称这是“为暴行辩护”

自以色列军队开始轰炸加沙地带以来,至少有20000人丧生 (路透)

以色列对加沙地带的无情轰炸已持续三周,期间该国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被要求解决巴勒斯坦飞地大量平民死亡问题。

内塔尼亚胡此前曾援引2001年纽约双子塔和五角大楼“9·11”袭击来描述10月7日哈马斯对以色列南部发动的致命袭击,这次他以第二次世界大战来验证这一点。

这位鹰派以色列总理提到了1945年(他口误为1944年)当时英国针对盖世太保地点的空袭错误地击中了哥本哈根的一所学校,造成86名儿童死亡。他告诉记者,“这不是战争罪。这不是你们应该责怪英国的事情。这是合法的战争行为,伴随着这种合法行为带来悲惨后果。”

从那时起,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盟军针对纳粹德国和日本的行动已成为以色列国家寻求为表面上追捕哈马斯战士,实则大规模屠杀加沙人民辩护的历史先例。以色列驻英国大使齐皮·霍托韦利将以色列的行动与1945年盟军对德累斯顿的毁灭性轰炸进行了比较,这次轰炸持续了三个晚上,旨在迫使纳粹投降,并导致约25000至35000名德国人死亡。以色列的非国家附属倡导者也进行了类似的比较。

然而,这些企图抹去了以巴冲突的根源:1948年以色列建国期间,75万巴勒斯坦人被驱逐出自己的土地,当时500个城镇和村庄被毁,随后非法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历史学家和分析人士表示,他们还忽视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如何导致了新的国际法制度,并在为以色列数十年来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和歧视(许多国际人权组织将其描述为类似于种族隔离)辩护的同时,使巴勒斯坦人非人化。许多国际人权组织将其描述为类似于种族隔离。

以色列历史学家和社会主义活动家伊兰·帕佩告诉半岛电视台,以色列的这些努力旨在“为其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残酷政策辩护”,并且它们代表了该国使用的旧剧本。

他引用了1982年以色列入侵黎巴嫩后,以色列前总理梅纳赫姆·贝京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时任领导人亚西尔·阿拉法特比作希特勒,将饱受战争蹂躏的贝鲁特比作柏林的例子。

1982年8月上旬,贝京在给时任美国总统罗纳德·里根的电报中说道:“我觉得作为一名总理,他有权指挥一支勇敢的军队面对‘柏林’,在那里的无辜平民之中,希特勒和他的追随者躲到了地表深处的掩体。”

但贝京的言论引起了国内许多人的批评,以色列小说家阿莫斯·奥兹写道:“复活希特勒的冲动,却一次又一次地杀死他,是诗人可以允许自己利用痛苦的结果,但政治家却不允许。”

追溯过去来使现代冲突合法化也可能是非历史的。伯明翰大学美英外交政策专家斯科特·卢卡斯表示,以色列及其支持者无情地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来减轻对其加沙血腥战争的批评,这表明以色列希望“放弃1945年后律师、非政府组织、活动人士和政治家的承诺,即我们需要一个更好的制度,以便平民不会在战区遭受不必要的痛苦” 。

他补充道,以色列决定退出国际刑事法院(ICC)成员资格,并试图“积极破坏联合国的(权威)”,而联合国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大屠杀的恐怖之后成立的,这使其声称自己是类似盟军斗争的一部分是不诚实的。

以色列一再指责联合国机构及其官员存在偏见,包括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因为他们呼吁停火。与此同时,自10月7日以来,以色列炸弹在加沙造成的联合国工作人员死亡人数比该组织历史上任何冲突都要多。

卢卡斯承认:“战时将有平民被杀。”但他补充道,以色列似乎违反了国际法相称性要求。从本质上讲,军队的战争导致平民死亡,包括对医院、学校和避难所的袭击(以色列在这场战争中多次袭击的目标)必须能够通过这些袭击显示出相应的军事收益。许多专家认为,这是以色列尚未达到的标准。

卢卡斯说道:“目前有过多平民被杀,因为实施袭击的一方没有采取足够的保护措施。这就是以色列人应该被评判的标准。引入第二次世界大战和其他叙述是(只是)次要的。”

以色列的支持者继续认为与第二次世界大战有相似之处。伦敦《犹太纪事报》的编辑杰克·沃利斯·西蒙斯表示,这些冲突之间有“两个相似之处”。

沃利斯·西蒙斯称,“第一个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和哈马斯对以色列的袭击中的生存威胁感。另一个是侵略者的本性。” 他形容哈马斯的行为是“野蛮行径”。

但联合国专家、国际人权组织和世界许多国家警告道,以色列自10月7日以来的行动导致超过20000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被杀,几乎所有230万人都流离失所,已经构成了现代种族灭绝。本周早些时候,人权观察组织指责以色列使用食物作为战争武器。以色列自2007年以来一直对加沙实行封锁,自当前战争爆发以来,这使得援助进入加沙地带变得更加困难。就在当前战争开始时,以色列还严格阻止燃料和水的入境,这一限制基本上一直保留着。

德裔巴勒斯坦学者安娜·尤尼斯表示,在此背景下,以色列将第二次世界大战投射到与巴勒斯坦的冲突上是有用的。它帮助以色列非人化巴勒斯坦人并削弱对其苦难的敏感性。

尤尼斯告诉半岛电视台,“通过将以色列与犹太人混为一谈,很容易将纳粹主义投射到巴勒斯坦人及其所有支持者身上。因此,纳粹主义已成为全球化的以欧洲为中心的修辞容器,适用于一切不值得同情和背景的事物,并且可以自由地被杀死。”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