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加沙痛苦的存在与圣诞节欢乐的缺席

被占领耶路撒冷老城区圣墓教堂内部的照片 (半岛电视台)

两个半月来,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妇女吉达·卡姆什塔全天候坐在电视屏幕前,以关注加沙地带持续的战争消息,她拒绝为这个圣诞节的到来做准备,尽管过去的她每年都在热切地期待这个节日。

这位耶路撒冷妇女并没有在家中布置或装饰圣诞树,尽管根据她的说法,这被认为是这个节日中最欢乐的习俗和仪式之一,而且因为全世界的基督徒——尤其是巴勒斯坦基督徒——都在等待圣诞日的到来,并在伯利恒庆祝并参与祷告。

然而今年的庆祝活动逐渐淡去,准备工作也消失了,卡姆什塔不记得伯利恒圣诞教堂的庭院装饰过任何圣诞树和饰品,也不记得基督教朝圣者的活动在今年的某个时刻从圣地中消失了。

卡姆什塔表示,“在今年的基督诞辰纪念日,我们的国家感到悲伤,我们的人民正在遭受屠杀。怎么可能有人正常地举行庆祝仪式呢?我唯一的愿望是实现和平,我们能够自由自在地生活,能够像世界上的其他人一样安全,我们的孩子能够享有安心和安全。”

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妇女吉达·卡姆什塔坐在电视屏幕前关注加沙地带持续的战争消息,在占领军实施大屠杀的背景下,她感到不到任何关于圣诞节的欢乐 (半岛电视台)

庆祝仪式已被取消

正如卡姆什塔一样,耶路撒冷的其他基督徒,特别是旧城的基督徒,无法在今年12月24日早上醒来时听到童子军游行的声音——通常会在每年的这一天组织这类活动,而牧首也会离开耶路撒冷老城的拉丁牧首区并在伯利恒圣诞教堂内主持圣诞弥撒。

在圣诞节之际,耶路撒冷的童子军通常会举行两场主要游行,第一场是在老城内圣诞树亮灯时组织的,特别是在“新门”附近,第二场则是在每年12月24日早上组织的。

阿拉伯天主教童子军团体的领导人埃利亚斯·哈巴什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多年来,这个由250名儿童和成人组成的童子军首次没有接受关于圣诞节庆祝活动的培训。

哈巴什补充道,“往年的这个时候,我们都处于压力的顶峰,我们每天都进行长时间的训练,但在今年,所有这些都消失了,但与国家正在遭遇的伤害相比,这些都微不足道。这种伤害彻底改变了一切。”

他还强调,总部设在耶路撒冷老城区的阿拉伯天主教童子军仍在继续开展童子军和志愿者活动,但自今年10月7日以来,便暂停了所有的游行和娱乐活动。

耶路撒冷老城将不会像往年一样举行热闹的圣诞节庆祝活动 (半岛电视台)

战争被埋葬了吗?

不仅耶路撒冷的童子军训练声渐渐消失,往年这个时候基督徒家庭的阳台上响起的圣诞歌曲也都消失了,而且仅限于一首赞美诗:“平安夜,仇恨被抹去。平安夜,战争被埋葬。平安夜,爱在生长。”

但是战争尚未被埋葬,其噪音已经在好几个星期内淹没了一切其他的声音。因此,耶路撒冷阿拉伯福音圣公会前主教苏海尔·达瓦尼主教表示,今年的假期将仅用于有限的宗教仪式。

达瓦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强调,今年将为所有受苦受难的人以及面临谋杀和暴力的人祈祷,并补充称,圣诞节传递的信息始终是爱与和平的信息,教堂里信徒的口中将表达爱与和平的信息,以及为此而唱颂的赞美诗。

世界基督教协进会驻耶路撒冷办事处协调员优素福·达赫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耶路撒冷约有9000名基督徒,其中一半都居住在老城区,他们对今年圣诞节的到来并不满意,因为整个国家都笼罩着悲伤的气氛中。

达赫尔表示,正如他们没有庆祝这个节日一样,今年也没有游客来到伯利恒和耶路撒冷,去享受节日欢乐的气氛或享受主导这个节日午夜弥撒的神性。

达赫尔:耶路撒冷近9000名基督徒没有感受到圣诞节的喜悦 (半岛电视台)

伯利恒

在每年的这个时候,伯利恒往往被视为巴勒斯坦基督徒前往的目的地——他们会在圣诞节之前、期间和之后去往那里,但在今年,与战争爆发以来其他所有的西岸城市一样,除了一个入口外,伯利恒其他所有入口都已被关闭,而巴勒斯坦人要花费很长的时间才能试图通过这个仅剩的入口。

圣地天主教会正义与和平委员会发布了今年的圣诞致辞,并在其中指出:“我们——基督徒——对所有在战争中受苦受难的人表示声援,圣诞节仍然是一个为受苦者祷告并反思深层意义的节日。”

该委员会补充称,“今年,我们走向伯利恒圣诞教堂祷告并祈求上帝应许给我们的喜乐。我们是充满希望的人。我们把希望寄托在上帝之上。我们确信我们永远不会孤单,我们知道上帝选择了我们的土地,并将驱散我们的黑暗。”

这篇圣诞致辞在最后指出,“我们请求全世界所有庆祝圣诞节的人与我们一起祷告,为伯利恒、加沙和整个圣地的和平祷告。我们一起为停止暴力行为、解放所有囚犯并永久停火而祷告。”

在大约两周后,今年的圣诞节将会落下帷幕,基督徒想要知道,这是否也会结束加沙正在进行的战争,是否会结束定居者对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实施的侵犯行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