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必须从加沙撤军 美国必须停止温和对待以色列

弗里德曼:拜登政府(左)应该向以色列提供的,不仅仅是关于如何继续加沙战争的良好信号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表示,美国现在应该要求以色列完全撤出加沙,以换取释放所有的以色列人质,并在包括美国、北约和阿拉伯观察员在内的国际监督下实现永久停火,而不是交换以色列监狱内的任何囚犯。

弗里德曼补充称,美国总统乔·拜登政府现在应该做的,不仅仅是向以色列发出关于如何在不造成上万平民死亡的情况下继续加沙战争的良好信号。美国还必须停止浪费时间去寻找关于加沙停火的联合国理想决议,并明确告诉以色列,它从地球上消灭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的战争目标将无法实现,并且寻求实现这一目标所产生的高昂代价将是美国和世界都无法承担的。

内塔尼亚胡已经变得毫无用处

作者继续提出建议称,现在是美国告诉以色列如何宣布在加沙的胜利并返回家园的时候了,因为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现在已经变得毫无用处,而且不适合担任领导人,因为他将自己的选举需求置于以色列人的利益之上,更不用提以色列最好的朋友拜登总统的利益了。

弗里德曼解释了他提出这一建议的理由,声称如今绝大多数以色列人除了其他任何的战争目标外,最希望的是带回那120多名人质,而且这些人质的问题已经让以色列人非常抓狂,因为这个问题会使以军无法在加沙作出任何理性的军事决定,尤其是许多专家认为,哈马斯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现在已经用这些人质构成的“人体盾牌”包围了自己,因此,要杀死辛瓦尔,就不可能不危及这些人质的生命,而任何选择这样做的以色列政府都必将被遭遇以色列公众的愤怒风暴。

以色列没有任何计划

弗里德曼补充称,以色列对加沙主要城区和哈马斯的隧道网络造成了严重破坏,并造成数千名该运动的武装分子和上万名平民死亡,而哈马斯作为一个军事组织理应受到惩罚,而且它的处境在很大程度上已经严重恶化,但是如此大量的加沙平民受伤和流离失所,这在当地导致了一场人道主义灾难,而以色列自战争开始以来就没有制定任何计划来管理和解决这场人道主义危机,也没有任何计划来敦促非哈马斯的巴勒斯坦人和阿拉伯人勇于同与以色列合作,以便在战后改革和管理加沙。

弗里德曼报告称,以色列军方领导层越来越感到不安,因为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极右翼政府要求他在加沙打一场战争,而没有制定明确的政治目标、时间表或者胜利与和平的机制。

作者提到了更多支持他其观点的理由,他还表示,扭曲和摧毁辛瓦尔声誉的最好办法就是以色列离开加沙,以便他走出隧道,面对他的人民和他的世界,并承担独自重建加沙的责任。

专家观点

这位著名的美国作家声称,辛瓦尔和哈马斯在国外的领导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张,“因为他们已经开始与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领导人就战后统一和更新巴勒斯坦领导层的问题开展谈判,以便与以色列实现某种长期的和平。”

他还表示,以色列面前有一个选择能够使它永远地拥有加沙的未来,而不是让它陷入这场世界上最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之一,而这个选择就是——现在就离开加沙,这将使美国及其盟国能够向全世界表明,加沙人民在后来的死亡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哈马斯不接受停火。

扭转局面

他接着指出,自这场战争开始以来,以色列每天都必须为其行为和错误负责,而辛瓦尔却根本不需要这样做。现在,是时候扭转这种局面了。

他补充称,以色列的完全撤军和在国际监督下实现停火,以换取所有被拘留的人质,这些措施将把所有的政治、军事、外交和道义压力转移到辛瓦尔身上——这不仅仅是一天,而是整个未来。

美国对手的最糟糕的消息

弗里德曼还声称,伊朗、真主党和胡塞武装迫切希望以色列永远留在加沙,以便在军事、经济、外交和道义上承受超出其能力的负担,而它们能够收到的最糟糕的消息,就是以色列提出完全撤军,以换取释放所有被拘留的人质和在国际的监督下停火。

弗里德曼补充称,对于中国和俄罗斯而言,听到拜登安排结束这场战争,可能也是最为糟糕的消息。

他还表示,他毫不怀疑以色列军队有能力巩固加沙地带的边境,并从今年10月7日的哈马斯袭击事件中汲取教训。

弗里德曼呼吁拜登团队与以色列人一起进行一场响亮、坦诚和无拘无束的讨论,以讨论他们在军事上已经取得了多少成就,如何最好地巩固他们所取得的成果,以及如何以一种新的力量平衡来结束这场战争,并使其结果有利于以色列,以免以色列为追逐想象中的胜利而被淹没在加沙的流沙之中。

来源 : 纽约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