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代替士兵作战:以色列在加沙使用的五项技术

以色列在入侵加沙时继续加强对技术的依赖,尽管当前的艰难巷战表明仅靠技术优势并不能取胜 (路透社)

以色列在军事领域内的技术优势的另一面,体现在占领国对其士兵的任何重大损失过于敏感,从而导致其不愿进行直接、平等的对抗,而是促进了对主要依靠机器的军事学说的产生,并相信只要拥有强大的防御系统,以及一支由机器人、摄像机、无人机、传感器和远程机枪组成的大军,就不需要在地面上保留大量的士兵。

以色列对机器的这种过度依赖和信任,正是被巴勒斯坦抵抗运动认识到的最大漏洞,而且该组织还在其10月7日发动的前所未有的袭击中利用了这一漏洞。这场“阿克萨洪水”行动证明了在军事领域内过度依赖技术、忽视人为因素的危险性。然而,以色列在地面入侵加沙时似乎仍在继续强化对技术的依赖,尽管已经持续75天的艰苦巷战表明,占领军正在进行的战争并不能仅靠技术优势取胜。

“美洲虎”机器人

以色列占领军当前的军事体系的主要弱点之一,在于其正规军共有17.3万名现役士兵,而在没有后备军协助的情况下,他们无法单独进行一场多线战争。目前其后备军的数量相当于正规军数量的3倍,达到近46.4万名士兵,但这些部队大部分由年轻新兵组成,无法在不影响以色列经济的情况下进行长期战争,而这背后的原因有多个,其中最重要的是军队从劳动力市场抢占了人才。长期以来,为了弥合裂痕,以色列工程师一直致力于创建一支由杀手机器人组成的一体化军队,以减少对士兵的依赖。

这些机器人在多条热点战线上代替占领军进行了战斗,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2022年6月以色列利用它们执行清除黎巴嫩边境的真主党旗帜的任务。以军不敢派出其士兵,是因为担心重蹈2006年的覆辙——真主党在当时绑架了两名以色列士兵,最终将其推入一场失败的战争,并以惨痛的失败告终,随后还导致了以色列国防部长、武装部队参谋长以及以色列军方部分高级官员的辞职。自2021年以来,占领军一直在拼命尝试为部署在加沙地带边境的“加沙师”提供“美洲虎”战斗机器人,以取代边境沿线的士兵——这款机器人可以单独进行围栏巡逻、远距离袭击武装人员,还可以在被俘后自毁。

但是甚至早在“阿克萨洪水”行动证明这款机器人未能完成任务之前,以色列官员就已经向希伯来语网站“瓦拉”承认,该项目并未按照计划进行,并且面临诸多障碍。占领军还拥有另一个更为先进的版本,它携带摄像头并且配备了雷达、运动传感系统等先进技术,占领军目前正在使用它来发现抵抗组织建造的隧道。这些机器人的任务是在隧道内移动,绘制隧道地图并确定其位置,而不派士兵进入隧道——鉴于抵抗运动具有在狭窄的通道中发动攻击以及在有地雷和通风不良的通道中保持机动的优势,占领军的政策规定不派遣士兵到地下去对抗抵抗运动。

“Gospel”矩阵

轰炸加沙期间使用的人工智能

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发生前近4个月时,以色列《新消息报》采访了占领军前参谋长阿维夫·科查维,后者是一名在哈佛大学完成了研究生学业的军官及技术人员,在这段采访中,科查维解释了以色列如何改变其军事学说以对抗巴勒斯坦抵抗运动。科查维还表示,占领军必须找到一种新的方式来削弱巴勒斯坦抵抗力量、保护占领军士兵并避免巷战。

与此同时,以色列已经拥有了一整支受人工智能支持的部队,通过类似矩阵的程序,以极快的速度处理大量数据,并将之转化为可行的目标。占领军此前曾在2021年的“圣城之剑”战斗中试用过这一矩阵,结果是该装置在战争期间每天能生成100个新目标,而情报部门一年内也只能在加沙划定50个目标,而这有效地限制了以色列机器和巴勒斯坦抵抗运动之间的战争。

这项技术在当前的战争中再次得到使用,并且能力变得更强。占领军部署了一个代号为“Gospel”的人工智能电子平台。该矩阵保存了加沙地区3万至4万名抵抗人员的数据。一旦从无人机和装甲车摄像头拍摄的镜头中识别出他们的身份,情报信息就将被转化为攻击目标,然后飞机就将紧随其后地开展行动,这就解释了以色列在加沙地带的军事行动较之前的对抗增加一倍的原因。根据占领军公布的数据,在战争开始的短短35天内,以色列就对近15000个目标发动了空袭。这种高科技技术在使占领军的能力成倍增长的同时,也引发了一场灾难,那就是平民的大量伤亡——迄今为止已有超过2万人遇害、超过5.2万人受伤,此外还有近200万人流离失所。

“JDAM”智能炸弹

自“阿克萨洪水”行动爆发以来,美国已经向以色列占领军运送了5000多套“JDAM”制导装置

在2003年3月美国入侵伊拉克初期,美国战斗机使用了“JDAM”炸弹,这是一种包含制导系统的智能炸弹。安装在炸弹上的制导系统可以提高其准确性,并且可以与全球定位系统(GPS)配合以更加准确地打击军事目标和基础设施。尽管伊拉克已经拥有从俄罗斯获得的先进干扰装置,但是这项技术仍允许炸弹和导弹从起点开始跟踪目标,并且有可能击中目标,尽管其精度较低,即使是在其全球定位系统受到干扰时也是如此。在2022年2月乌克兰战争爆发时,这项技术在美国提供的军事援助中位居前列,以帮助乌克兰打击俄罗斯的军事目标,并使其阻止俄军进一步推进的反攻取得成功。

自“阿克萨洪水”行动爆发以来,美国已经向占领军运送了5000多套“JDAM”制导装置,除了精度高之外,该装置还拥有价格低廉的优势,随后,占领军在轰炸中过度使用这一技术,从而促使国际特赦组织敦促美国停止向占领军供应这类武器。此外,该组织还记录到使用此类技术通过直接或无差别攻击来打击平民的行为,而这被视为一种战争罪行,尤其是鉴于占领军此前曾在2021年的“圣城之剑”战争中以相同程度的凶猛和暴力实施过这种攻击。

以色列拥有更为智能的技术来拦截巴勒斯坦的导弹,即所谓的“知识井”项目(Knowledge Well)。这是一款可以接收数据、跟踪抵抗组织发射的导弹的机器人,并且可以分析包括导弹发射地点和发射速度在内的详细信息,然后提供对其将要打击的位置的预测,以便以色列的防空系统(例如铁穹或者大卫投石索等导弹防御系统)能够拦截它。尽管如此,占领军似乎却无法实现这一目标,因为哈马斯及其他抵抗运动的导弹的分布方式,使其无法得知每个发射平台所处的位置,而这将使确定所有导弹的位置成为浪费时间和资源的事情,此外,导弹的结构设计使之可以脱离指挥和控制系统而独立运行,而只需其发射装置上的远程控制系统。

“风暴云”无人机

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发生的一个月前,以色列占领军开发了一款新型无人机,并称之为“风暴云”

因“阿克萨洪水”行动以及抵抗运动随后将250名人质绑架至加沙地带未知地点,以色列情报部门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就在几个小时后,占领军迅速向其美国和欧洲盟友寻求帮助,以获取短程侦察无人机来执行情报任务,而其目的就是确定人质在加沙地带所处的位置。以色列方面已经接收了第一批共100架飞机,之后又接收了新一批的配备人脸和建筑识别技术的飞机,以及配备用于绘制三维地图的“SLAM”技术的飞机。

由于加沙地带被认为是对占领军充满危险的地方,早在“阿克萨洪水”行动发生的一个月之前,占领军便开发了一款新型无人机,并称之为“风暴云”或“闪电”。在此次地面行动期间,这款无人机开始服役,这款小型武器的任务是让士兵远离交火线,此外还可以向地面部队提供情报信息,以帮助他们在不成为目标的情况下渗透到加沙地带的中心,并发现抵抗分子的存在——无论是在隧道内还是在建筑物顶部,因为准确的信息会被同时传输给空军和军事情报部门,以及地面协作部队,并且能够在发现目标时对其迅速实施打击。

但是与其从空中勘测暴露地形的显著效率相比,无人机技术却无法解决隧道问题,占领军也多次未能引导其发现抵抗组织的藏身之处。在地面下运行的无人机面临着充满障碍的环境,并且很容易失灵,因为它们的行动主要依靠全球定位系统或特定的卫星,因此无法在地下开展活动。在这样的情况下,一旦无人机不在视线范围内,占领军就会与之失去联系。

干扰系统

以色列尚未能够阻止哈马斯使用无人机,但它已经加强了GPS干扰行动,目的是防止和破坏任何可能的新攻击

今年10月7日的这场行动对以色列在加沙地带戒备森严的围墙屏障造成了技术和情报打击——抵抗运动各派别使用廉价的无人机和简单的降落伞从空中和防御工事上空发动突然袭击,自此之后,以色列意识到它面临着一个必须立即解决的棘手问题,尤其是鉴于抵抗运动最新款的“扎瓦里”自杀式无人机能够携带爆炸弹头,并且能够精确击中目标,而且具有体积小、热信号小的特点,从而使之能够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接近目标,而这将使以色列的整个防御系统都面临危机。尽管以色列已经拥有专门对付无人机的防御系统,但它无法为大片、广阔的地区提供保护。据以色列《国土报》报道,击落无人机的唯一方法就是干扰它们并扰乱它们与其操作员之间的通信。

以色列尚未能够阻止哈马斯使用无人机,但它已经加强了GPS干扰行动,旨在防止和破坏哈马斯或真主党可能发起的任何新的袭击。虽然这项技术可以迷惑抵抗运动的武器,并使地面上的目标显示错位,使精确制导的飞机或导弹无法正确击中目标,但这项技术对民航飞机来说也并非没有风险——民航飞机也将受到威胁,尤其是人们已经注意到,在这场战争期间,在地中海附近飞行的民航飞机会在该政权被占领土的许多地区上空消失,从而促使以色列下令飞行员使用替代系统。

占领军使用干扰技术的最大困境在于其增加了对以色列非军事目标的潜在风险,特别是鉴于抵抗运动的导弹曾在此前使用全球定位系统来打击军事目标,而这就意味着鉴于哈马斯导弹当前的射程,已经无法预测这些导弹会落在任何地点,伤亡人数也可能会因此增加,而这也是以色列国内针对这项技术最突出的批评所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