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沙战争期间,以色列是否也将巴勒斯坦思想定为犯罪?

以色列的示威者被允许呼吁释放哈马斯在加沙的俘虏,但亲巴勒斯坦的抗议活动被禁止(半岛电视台)

继 10 月 7 日哈马斯袭击之后,以色列一直在其境内压制亲巴勒斯坦情绪,包括通过反恐法修正案,该法案因侵犯公民权利和人权而受到批评。

自哈马斯袭击以来,生活在以色列境内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发生了很大变化,哈马斯袭击造成约 1200 人死亡,以色列随后对加沙发动袭击,这场袭击已造成 14500 多名巴勒斯坦人死亡,其中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以下是该修正案及其将如何影响居住在以色列境内人们的相关内容:

什么是“恐怖内容”修正案?

战争开始后不久,以色列政界人士开始讨论反恐法的临时修正案,,将“消费恐怖材料”列为新的刑事犯罪。

以色列议会于 11 月 8 日通过了法律修正案,将“认同”哈马斯和伊斯兰国 (ISIS) 定为刑事犯罪,最高可判处一年监禁。该修正案的有效期为两年,并且可以选择在以后扩展或添加其他群体到列表中。

该法案概述了解决“独狼恐怖主义”现象的目标,即不属于任何团体的个人通过消费在线内容而变得激进。

关于修正案有哪些批评?

以色列人权组织和法律中心阿达拉的律师纳雷曼·谢哈德·佐阿比告诉半岛电视台说,鉴于新法的模糊性以及理解该法案下“消费”的确切含义的难度,很难判断新法影响的严重性。

“然而,这种模糊性,加上法律规定的例外情况,清楚地表明了特别针对巴勒斯坦人的意图,”她表示,“极其令人担忧的是,最近几天,我们看到以色列执法当局不断降低‘煽动恐怖’的标准——法律禁止的一种内容形式——这导致了数十起令人愤慨的起诉。”

对此类犯罪行为的刑事调查通常涉及使用“对个人进行监视的侵入性工具”,佐阿比表示,“我们担心此举旨在进一步扩大国家关押巴勒斯坦人的能力,以此作为压制他们的手段。”

其他人也批评了该修正案。

总部位于特拉维夫的以色列民权协会(ACRI)表示,该法律“在民主国家仍然是史无前例的,可能对言论自由产生寒蝉效应”。

总部位于海法的阿达拉称其为“以色列议会有史以来通过的最具侵入性和最严厉的立法措施之一,因为这让思想受到刑事处罚”。

新的法律有何保障措施吗?

以色列议会法律顾问古尔·布莱表示,该法律并不像批评者声称的那样严厉,其中包括一项条款,要求执法官员确定被告属于被禁团体。

布莱说,这将有助于避免“过度定罪”。

但其他人不同意。

阿达拉称其为“以色列议会有史以来通过的最具侵入性和最严厉的立法措施之一,因为这让思想受到刑事处罚”。

该修正案是否会改变以色列对亲巴勒斯坦活动的反应?

有报道称,战后不久甚至在修正案通过之前,人们因在线活动(包括在 Instagram 上发帖和点赞 Facebook 内容)而被捕,并在拘留期间受到虐待。

但以色列对亲巴勒斯坦情绪的镇压更进一步。

有报道称,数十名在以色列大学和学院就读的巴勒斯坦学生,因表达对加沙的支持或提高人们对以色列行动杀害巴勒斯坦儿童的认识而面临纪律处分,有时甚至被开除。

人权组织还报告称,巴勒斯坦人因支持其他巴勒斯坦人而失去工作,并在零售、科技、医院和私营公司等多个行业遭到降职或停职。

支持巴勒斯坦和反战示威活动已被禁止。 以色列律师协会警告律师不要在网上发布可能被视为“煽动暴力”的内容,代表巴勒斯坦政党的议会成员受到压力并受到驱逐威胁。

11月初,以色列将数千名在以色列境内工作的巴勒斯坦工人从加沙地带驱逐回被围困的飞地,他们未经司法程序就被突然拘留,工作许可证被吊销,并表示,他们在监狱中受到酷刑和侮辱。

该修正案仅影响巴勒斯坦人吗?

战后以色列发生的绝大多数镇压都是针对居住在以色列的阿拉伯人,特别是巴勒斯坦人。

但以色列的犹太公民也未能幸免。

有报道称,以色列犹太活动人士成为右翼暴徒的攻击目标,这似乎至少得到了国家的默许。以色列国家安全局正在与以色列公民进行所谓的警告会谈,警告公民不要在网上发表或发布任何可能被视为支持加沙或批评战争的内容。

还采取了哪些影响巴勒斯坦人的其他法律措施?

自战争开始以来,以色列的巴勒斯坦囚犯人数增加了一倍多,以色列监狱的条件也显着恶化。报告和证词表明,巴勒斯坦囚犯失去了一些有限的特权,例如电视、书籍、家庭照片和烹饪板,他们在数十年的斗争——包括通过绝食抗议——中才获得了这些特权。

人权组织报告称,以色列监狱管理局(IPS)对水、食物、医疗保健、家人和律师探视以及公共物品的获取进行了相当大的限制,并下令进行更多突袭,导致囚犯殴打,并通过增加牢房容量而使监狱人满为患。

以色列议会 10 月 18 日批准了一项“监狱条例”修正案,随着以色列政府逮捕更多巴勒斯坦人,该修正案实际上允许监狱牢房人满为患。

该修正案合法地允许将那些涉嫌或被判犯有国家安全相关罪行的人放在监狱地板上的床垫上。

这是作为一项临时措施获得通过的,除非延期,否则预计有效期为三个月。它有效地允许以色列监狱容纳更多的囚犯,即使监狱已经满负荷运转。

本月早些时候,以色列内政部表示,其目的是对反恐和公民法进行修正案,授权撤销被判犯有“与恐怖主义有关”罪行个人的永久居留权或公民身份。

以色列媒体周二报道称,以色列文化和体育部长米基·佐哈尔已要求撤销为巴勒斯坦国家队效力的以色列足球运动员阿塔·贾比尔的公民身份,因为他在上周对阵黎巴嫩的比赛中默哀一分钟。

谁是修正法案和镇压的幕后黑手?

以色列国家安全部长伊塔马尔·本-格维尔是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领导下的以色列最右翼政府中最强硬的人物之一,他被认为是镇压背后的主要推动力。

2007 年,本-格维尔被耶路撒冷一家法院定罪,当时他还是一名极右翼活动人士,罪名是“煽动种族主义”,原因是他在示威期间举着“驱逐阿拉伯敌人”等标语。

这位部长与其他官员一起推动了一项大幅增加以色列武装平民数量的政策。哈马斯袭击事件发生几天后,他宣布放松枪支管制,允许向平民队伍分发数千支突击步枪,特别是在边境城镇。

阿达拉的佐阿比指出,自战争开始以来,“最极端的右翼部长和立法者一直在利用集体的恐惧和复仇情绪来推进各种措施,巩固犹太人在以色列的霸权”。

她说,“这些措施包括努力在当地做出实质性改变,例如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强迫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武装犹太平民,以及通过立法和政府政策重新定义巴勒斯坦人的权利和自由的限制。”

“当法院不再假装遏制对巴勒斯坦权利的攻击时,这些步骤尤其令人震惊。”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