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操纵者”叶海亚·辛瓦尔?

2018年5月10日,哈马斯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在加沙城的办公室内接受外国记者采访 (美联社)

自哈马斯(巴勒斯坦伊斯兰抵抗运动)在今年10月7日的“阿克萨洪水”行动中冲破以色列在加沙周围修建的屏障并袭击以色列城镇,导致近1200人死亡并绑架近240名人质以来,以色列当局便将其目标锁定到一个人身上:叶海亚·辛瓦尔。

以色列的官员们表示,作为哈马斯在加沙地带的领导人、自2013年以来一直担任哈马斯政治局成员的叶海亚·辛瓦尔,正是10月7日这起袭击事件的幕后策划者之一,此外还有哈马斯军事部门卡桑旅的指挥官穆罕默德·德伊夫及其副手马尔万·伊萨。但是辛瓦尔似乎是以色列最大的目标,内塔尼亚胡和其他以色列官员将其视为“头号铲除对象”。

神秘的恶棍

叶海亚·辛瓦尔,又名阿布·易卜拉欣,外界流传着无数关于他的故事,其中大多数故事都让人觉得他是一个神秘的恶棍。

以色列军方发言人理查德·赫克特称辛瓦尔是“邪恶的化身”,而美国总统乔·拜登则将据称是辛瓦尔策划的那场袭击称为“纯粹的邪恶”。与此同时,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警告称,如果哈马斯不被击败,那么“欧洲将会是下一个受害者,没有人能够安全”,他甚至还将哈马斯与ISIS混为一谈。

这位被认为是“邪恶的化身”的男子1962年出生在加沙南部汗尤尼斯的一个难民营内,他的家庭在1948年的“大灾难”期间被犹太复国主义团伙强制流离失所。他们来自一个叫马吉达尔(Al-Majdal)的巴勒斯坦村庄——这座村庄已被夷为平地,并在原地建立了如今的以色列城镇阿什凯隆。

1982年,不到20岁的辛瓦尔因“伊斯兰活动”而首次被以色列当局逮捕。1985年,他再次被捕,而正是在他第二次入狱期间,他结识了哈马斯的创始人谢赫·艾哈迈德·亚辛,并与之建立了密切的关系。

辛瓦尔被哈马斯所吸引,在25岁的时候,他帮助建立了该组织的内部安全机构al-Majd,从而为他在对付那些与以色列勾结的巴勒斯坦人方面带来了毫不手软的恶名。

以色列前辛贝特官员米查·科比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辛瓦尔曾在20世纪80年代末向其吹嘘,他曾让一名被控告密的人的兄弟亲自活埋了这名嫌疑人,从而让他的这种恶名进一步恶化。

在1988年,26岁的辛瓦尔被捕,并被指控策划谋杀两名以色列士兵以及谋杀12名巴勒斯坦人。他被判处终身监禁。

在接下来22年的监狱生活中,辛瓦尔始终遵守严格的纪律,并且学会了流利地读说希伯来语,并且成为了囚犯中的领袖,并且是与监狱工作人员谈判的焦点人物。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以色列政府对辛瓦尔入狱期间的评估认为,辛瓦尔的性格特点包括具有魅力、残忍、善于操纵、知足、狡猾、神秘。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埃胡德·雅里曾在狱中四度采访辛瓦尔。埃胡德告诉英国广播公司,辛瓦尔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他说,“但是如果在谈到辛瓦尔时仅仅说他是一名精神病患者,那么你就错了”,“因为这样的话,你就会错失这个人物奇怪、复杂的一面”。

上升至最高职位

2011年10月18日,以色列用1000多名巴勒斯坦囚犯换取了被哈马斯绑架的以色列士兵吉拉德·沙利特,而辛瓦尔就是用来交换沙利特的巴勒斯坦囚犯之一。

在出狱之后,辛瓦尔在哈马斯的地位迅速攀升。他的名字也作为暗杀目标而频频出现在内塔尼亚胡的办公桌上,但是据称这位以色列总理多次拒绝了暗杀辛瓦尔的计划。在2013年,辛瓦尔当选为加沙地带的哈马斯政治局成员,并于2017年接替伊斯梅尔·哈尼亚而成为了该运动在加沙地带的领导人。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研究员丹尼尔·拜曼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辛瓦尔已证明自己是一名经验丰富的领导者,而以色列所承受的政治风险甚至更高,因为他是作为囚犯交换计划的一部分而被释放的。”

在上升至最高职位之后,辛瓦尔参加了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间的和解谈判。但是这场谈判最终宣告破裂。此后,辛瓦尔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充满了敌意。

尽管如此,辛瓦尔曾在2018年表示,哈马斯的策略正在转向非武装对抗。他还在当时表示,与以色列爆发另一场战争“绝对不符合我们的利益”。

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高级政策研究员休·洛瓦特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辛瓦尔是一名实用主义者,他会根据实际状况而在政治参与和武装暴力之间来回切换。”

但是在2022年底,辛瓦尔的考量似乎发生了变化。2022年12月14日,辛瓦尔和其他哈马斯领导人对加沙聚集的人群表示,他们预测在以色列选出其历史上最为右翼的政府后,将会出现“公开的对抗”。而在2023年初,辛瓦尔再次发出威胁。

作为该组织的负责人,辛瓦尔致力于外交关系,包括恢复与埃及领导层之间的关系,以及在叙利亚内战发生分歧后重建与伊朗之间的联系。如今,辛瓦尔在哈马斯的领导层中的地位仅次于伊斯梅尔·哈尼亚。

拜曼表示,“他被认为是促使哈马斯采取更加激进立场的关键人物之一。”

这可能是因为他比哈马斯的其他领导人更加引人注目。例如,洛瓦特等分析人士认为,德伊夫才是10月7日袭击事件的真正策划者。但是与以激烈的公开演讲而闻名的辛瓦尔不同,德伊夫已经多年没有公开露面了。

分析人士认为,辛瓦尔在当前哈马斯和以色列之间交换人质与囚犯的谈判中发挥着关键的作用。

已经被释放的85岁以色列和平活动人士约切韦德·利夫什茨表示,在她被囚禁期间,当哈马斯领导人过来视察关押人质的隧道时,她曾与辛瓦尔发生冲突和对峙。

约切韦德·利夫什茨对一家以色列媒体表示,“我质问他,对这些多年来一直支持和平的人们做这样的事情,难道不感到羞耻吗”,“但他没有回答。他保持沉默。”

然而其他分析人士表示,在许多以色列和美国官员的头脑中,似乎也根本没有和平可言。

他们认为,通过试图将辛瓦尔和哈马斯描绘成虚无主义的暴力,以色列和西方就能蓄意忽视哈马斯的任何合法政治目标,例如释放政治犯或者停止在被占领的约旦河西岸扩建定居点等等。

《美国的梦想宫殿:中东专家与国家安全大国的崛起》一书的作者奥萨马·哈利勒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这是文明话语的一个标准层面”。

“通过一种东方主义的观念,来将哈马斯和辛瓦尔的行为定义为超越了界限,从而洗白其导致9000名儿童死亡的行动及其对加沙的大规模破坏。”

不时出现的“希特勒”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研究巴勒斯坦/以色列背景下的冲突与抵抗的教授塔米尔·索雷克表示,纵观历史,以色列的许多敌人都被拿来与希特勒比较。

这些“敌人”包括前巴解组织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和埃及前总统纳赛尔——前者成为了与以色列进行和平谈判的关键伙伴,而后者则被称为“尼罗河上的希特勒”。

索雷克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哈马斯在10月7日实施的暴行对以色列社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且激发了世界各地犹太人对大屠杀的集体记忆以及对于种族灭绝的焦虑。”

不过,他也表示,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其他人将辛瓦尔比作类似希特勒的人物,这也只是一项政治决定。

“这就免除了以色列作为一个政治实体和犹太复国主义项目的任何责任,因为如果犹太人只因为自己是犹太人就受到攻击的话,那么就无需将10月7日的大屠杀纳入相关的历史背景,即无需讨论以色列对加沙实施的围困,无需讨论自2000年以来到今年10月7日之前被以色列杀害的8000名加沙人,也无需讨论占领,或是讨论在巴勒斯坦-以色列建立的、更加广泛的种族隔离政权。”

自10月7日以来,加沙地带已有超过18000人遇害。

尽管国际社会呼吁在加沙实施人道主义停火,但是将敌人非人化——包括针对更为广泛的普通巴勒斯坦人,将帮助以色列进一步强化继续袭击加沙的理由。

拜曼表示,“杀死或俘虏辛瓦尔,将使以色列获得某种形式上的胜利,哪怕哈马斯的大部分领导层并不会受到影响。”

为了应对以色列的定点暗杀策略,哈马斯已经调整了领导结构,以减少领导集权。

拜曼补充道,“哪怕没有辛瓦尔——即使哈马斯失去了大部分的高级领导层,该组织仍然会控制加沙,因为其竞争对手很弱,而且它还拥有大量的领导人和武装人员,因此,杀死或者俘虏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并不能从根本上击败这个组织。”

与此同时,如果辛瓦尔能够逃脱死亡或者被捕,这也可能会延长以色列对加沙地带实施的长期惩罚。

哈利勒表示,“以色列在对加沙发动空袭时并不需要任何借口”,“因为总是可以在那里塑造一个怪物般的存在。”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