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大灾难以来的最大规模流离失所 拉法之后将何去何从?

来自加沙地带北部的数千名流离失所者住在加沙地带以南、埃及边境的拉法市的破旧帐篷里(半岛电视台)

现年 80 岁的阿卜杜勒·瓦希德·艾哈迈德正在经历 1948 年灾难浩劫期间的生活,当时,他还是个六岁的孩子,他和家人被迫离开“芭芭拉”镇(Barbara),他们与数千人住在帐篷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帐篷变成了加沙的难民营,由联合国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监管。

这些帐篷是“临时的”,至少浩劫一代人是这么认为的,直到他们回到因“犹太复国主义团伙”实施的可怕屠杀而流离失所的城市、城镇和村庄。

多年过去了,这些帐篷在加沙地带形成了八个难民营,而加沙地带正面临连续第三个月的激烈战争,造成190万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

当地和国际组织估计,由于以色列的袭击,大约有 70 万巴勒斯坦人流离失所到拉法市(半岛电视台)

最大规模的被迫流离失所

当地和国际组织估计,因以色列战争而流离失所的人占加沙地带 230 万巴勒斯坦人的 85%,其中超过 70% 的人来自难民家庭,这是自大灾难以来最大规模的被迫流离失所。

带着讽刺和压迫,阿卜杜勒·瓦希德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们要求返回芭芭拉的权利,现在,我们要求返回贾巴利亚和拜特拉希亚的权利。”

在一个被风吹起的简陋小帐篷里,阿卜杜勒·瓦希德大部分时间都在祈祷,吃着仅有的少量食物。他环顾四周,这个已经变成营地的地方,回忆涌入他的脑海。他想知道,“拉法之后,他们想把我们抛弃在哪里?”

来自加沙地带北部地区的流离失所者在靠近埃及边境的塔尔苏丹社区搭建了几十个帐篷,这位八十多岁的难民担心以色列实施的屠杀将迫使他们逃往西奈半岛。

许多人也有同样的担忧,因为巴勒斯坦城市拉法——与埃及接壤——由于大量流离失所而导致严重拥挤,地方当局估计约有 70 万流离失所者居住在避难中心和亲友家中。

但像阿卜杜勒·瓦希德及其家人这样的数千人别无选择,只能在城西的空地上搭起帐篷,缺乏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

流离失所的乌姆·沙菲克等待着流离失所的痛苦结束,并返回加沙地带北部拜特拉希亚镇的家中(半岛电视台)

追寻流离失所者

阿卜杜勒·瓦希德至今仍保留着许多痛苦的回忆,他说,“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并用手指向邻近的帐篷。他继续说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们会留在这里,还是以色列会用谋杀追捕我们,并将我们驱逐出境?”

占领军将流离失所者从汗尤尼斯市和加沙地带北部地区追赶到拉法市,将他们杀害,并针对流离失所家庭的住宅进行空袭,进行可怕的屠杀,最近的一起事件是对沙布拉难民营阿布·达巴一家住所的袭击,造成数十人死伤。

加沙地方当局估计,在包括拉法市在内的加沙地带以南地区,以色列空袭造成的受害者中,超过 45% 是流离失所者,他们放弃了加沙城和加沙地带北部的家园和居民区,前往占领军声称“安全”的南部地区避难。

阿迈勒·阿卜杜拉“乌姆·沙菲克” 抱怨她的帐篷——她的帐篷位于阿卜杜勒·瓦希德帐篷旁边——的条件很紧张,她告诉半岛电视台说,“我们从拜拉希亚流离失所到汗尤尼斯,再从那里到拉法,然后,他们想把我们赶到哪里?”。

“在西奈,”她的儿子陶菲克(30 岁)回答道,右手抱着他结婚 10 年后生下的唯一的孩子阿迈勒,另一只手指向埃及边境。他告诉半岛电视台,,“我们在拜特拉希亚的家园被毁,我们无法再考虑任何事情,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我女儿的安全。”

但他五十岁的母亲只想返回拜特拉希亚并重建她被毁坏的房子,她强调,“如果我们离开我们的土地,我们就不会再回到它,就像 1948 年发生的那样。”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上周日在卡塔尔警告称,大规模逃亡埃及的压力将越来越大。

近东救济工程处主任菲利普·拉扎里尼指责以色列为大规模跨境将加沙地带居民驱逐到埃及铺平了道路,他在美国《洛杉矶时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加沙的人道主义危机不断恶化,北部和南部边境附近因以色列轰炸和地面战争而流离失所的平民蜂拥而至。

菲利普·拉扎里尼强调,“我们目睹的事态发展表明有人试图将巴勒斯坦人转移到埃及。”

尽管以色列政界和军事界一直否认有任何将加沙人转移到埃及的计划,但政府成员公开为巴勒斯坦人离开加沙地带的假设辩护。

雨水淹没了代尔巴拉的流离失所者营地

战争罪

以色列财政部长斯莫特里奇在Facebook上写道,“欢迎加沙阿拉伯人自愿移民到世界各国。”情报部长吉拉·加姆利尔还呼吁鼓励“出于人道主义原因,将巴勒斯坦人从加沙地带自愿重新安置到加沙地带之外”。

以色列前官员在电视采访中估计,埃及可以利用国际资金在西奈沙漠建立大型帐篷城市。

欧洲-地中海人权观察站负责人拉米·阿卜杜告诉半岛电视台说,在国际性武装冲突中,将占领国驱逐出境或将被占领土的全部或部分人口迁移至该领土境内或境外,构成战争罪。

拉米·阿卜杜表示,事实上,今天加沙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战争,而是以色列在没有军事强制理由的情况下犯下强迫流离失所和种族灭绝罪行的军事攻击。

他认为,特拉维夫在迫使加沙平民逃离的过程中所采取的做法,反映了以色列意图通过持续轰炸和针对拉法目前最大人口的饥饿政策,来迫使加沙地带以外的人们流离失所,这可能会促使这些人群寻找能够提供安全和最低生活必需品的地方。

政治学教授霍萨姆·达贾尼认为,以色列通过将人们驱赶到遥远的南部城市拉法来实现三个目标,第一个目标是易于实施强迫人口流向西奈半岛的方案,特别是随着集体惩罚、粮食不安全和种族灭绝犯罪的加剧。

达贾尼告诉半岛电视台说,至于第二个目标,这是为了表明占领军关心平民并响应国际呼吁,这是一种误导世界的政策,因为加沙边境沿线没有安全区。第三个目标是减少战区人口数量以实施焦土政策。

达贾尼表示,以色列的计划和努力不会成功,并表示,所有指标都证实,地区和国际局势以及加沙境内的行动框架发生了变化,最引人注目的是占领军泄露死亡人数,目的是让以色列内部反对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

正如达贾尼所证实的那样,西方国家内部持续的运动规模、经济抵制等都是加速战争结束和以色列战败的原因和动机。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