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校园中的以色列对加沙战争:顶级大学领导人为何会受到攻击?

哈佛大学校长克劳丁·盖伊在众议院教育委员会听证会上发表讲话 (美联社)

美国三所顶尖大学的领导人在国会听证会上就校园反犹太主义问题作证后,面临辞职的呼声。

周二,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家伊丽莎白·马吉尔周末辞职后,哈佛大学宣布将继续留任政治学家克劳丁·盖伊担任校长。

盖伊、马吉尔和麻省理工学院校长莎莉·科恩布鲁斯12月6日联合出席国会,被问及将如何解决大学里的反犹太主义问题,此后他们都遭到了强烈反对。

共和党众议员埃莉斯·斯蒂芬尼克质问了这些学术界领袖,因为他们对于“种族灭绝犹太人”的呼吁是否违反了学校的行为准则提供了回避的答案。

斯蒂芬尼克难以置信地回应他们的回答:“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取决于具体情况吗?这不是欺凌或骚扰吗?这是最容易回答‘是’的问题。”

自10月7日以色列对加沙战争爆发以来,对反犹太主义和其他形式仇恨的担忧激增,引发了美国校园广泛的抗议活动。

随着亲以色列和亲巴勒斯坦抗议者发生冲突,大学领导者面临着关于校园内哪些言论受到保护以及哪些言论应该受到限制((如果有的话))的审查。

让我们看一下国会听证会以及为什么总统的证词引起了两党的强烈反对,包括来自白宫的反对:

哈佛校长克劳丁·盖伊得到一致投票支持其继续担任董事会职务

为何要举行听证会?

犹太倡导组织反诽谤联盟和其他一些类似组织警告称,美国校园的反犹太主义正在抬头,特别是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然而,这个坚定支持以色列的组织被指控将对以色列的批评与反犹太主义混为一谈。

自战争开始以来,教育部已对十几所大学展开调查,理由是可能存在“涉及共同血统的歧视”,这是一个涵盖反犹太主义和伊斯兰恐惧症的总称。

政治家,尤其是右翼政治家,他们指出,这些报告表明大学校园的自由氛围已经太过分了。

亲以色列团体认为学生高喊“从河流到海洋”的口号是支持哈马斯的,但分析人士表示,这个词有更复杂的根源。他们称,这句话表达了巴勒斯坦人在巴勒斯坦历史土地上摆脱压迫的愿望。

12月6日,众议院教育和劳工委员会举行听证会,解决对校园反犹太主义的担忧,呼吁盖伊、马吉尔和科恩布鲁斯发言。

共和党众议员弗吉尼亚·福克斯对大学校长说:“今天,你们每个人都将有机会对各自校园中许多刻薄、充满仇恨的反犹太主义的具体事例做出回应并赎罪。”

她补充说,紧张的气氛剥夺了学生“应有的安全学习环境”。

听证会上发生了什么?

三位大学校长在长达五个小时的听证会上作证,阐述了他们如何平衡言论自由与校园安全的担忧。

然而,正是他们在听证会结束时与斯蒂芬尼克的互动激起了病毒般的愤怒。

斯蒂芬尼克向三位领导人施压,询问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是否会被视为骚扰,并坚持要求直接答复。在一次这样的交流中,她向马吉尔提出了一个假设的问题:“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是否违反了宾夕法尼亚大学的规则或行为准则,是或否?”

马吉尔表示,这将取决于具体情况。“如果言论变成行为,就可能构成骚扰,是的。”

斯蒂芬尼克说道,“我具体问的是,呼吁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这是否构成欺凌或骚扰?”

马吉尔回答道,“如果是针对性的、严重的、普遍的,那就是骚扰。”

斯蒂芬尼克说道,“所以答案是肯定的。”她显得很愤怒。

三位校长都拒绝发表笼统声明,声称呼吁种族灭绝将构成违法行为。盖伊曾一度表示,像“intifada”(阿拉伯语中“起义”的意思)这样的词“个人感到厌恶”,但她强调支持“自由表达,即使是令人反感的观点”。

哈佛校长克劳丁·盖伊得到一致投票支持其继续担任董事会职务 (半岛电视台)

这些证词为何引发争议?

大部分的愤怒源于这样一个事实:大学校长没有明确谴责种族灭绝的呼吁,因此显得对仇恨言论持宽容态度。

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汤姆·金斯伯格表示,校长们给人的印象是“像律师一样”、“戒备”,甚至可能“与现实脱节”。

不过,他表示,“实质上,尚不清楚他们所说的任何内容是否错误或不准确”。校长们只是反映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对言论自由的广泛保护。

他解释道,“我们生活在一个你可以呼吁对群体进行种族灭绝的国家,如果你没有立即对他们造成伤害,那是合法的。”

“去上推特。这种事经常发生。因此,(校长们)显然试图以一种保留他们说自己正在应用第一修正案的能力的方式来谈论他们的政策。”

美国校园里哪些言论受到限制?

个人权利与表达基金会(FIRE)倡导团体的第一修正案律师扎克·格林伯格解释道,大学校长必须在证词中明确法律区别。

美国宪法对“政治言论”提供全面保护,在极端情况下,可能包括讨论甚至鼓吹暴力。但它不保护转向威胁和骚扰的言论。

格林伯格指出,区别在于,不受保护的言论代表了“实施非法暴力的严重意图,并成为一种严重、普遍、冒犯性的行为模式,影响学生接受教育”。

但他补充道,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等私立大学有权进一步限制言论。他们有权“制定自己的政策并决定为学生提供什么样的言论自由标准”。

格林伯格表示,尽管如此,言论自由在大多数美国校园中仍是常态,这些校园传统上一直是政治活动的温床。

“绝大多数私立学校,尤其是文科大学和常春藤盟校,如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或麻省理工学院,他们承诺学生拥有强大的言论自由权,这与第一修正案是一致的。”

“例如,宾夕法尼亚大学及其政策基本上是这样说的:‘我们以美国宪法为指导。这是我们在确定学生在校园内拥有哪些权利时将应用的标准。’因此,这些大学的学生被引导相信他们的权利受到第一修正案的限制。”

公众的反应如何?

所有三位校长都面临激烈批评,一些学生、校友和活动人士要求他们辞职。

包括民主党高层在内的数十名美国政界人士也谴责了校长们的言论。

白宫发言人安德鲁·贝茨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需要这样说:种族灭绝的呼吁是可怕的,与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所代表的一切背道而驰。任何鼓吹系统性谋杀犹太人的言论都是危险且令人反感的,我们都应该坚决反对他们。”

捐助者还威胁要停止资助这些大学。亿万富翁对冲基金经理比尔·阿克曼特别谴责了盖伊,他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她对哈佛声誉造成的损害比该校历史上任何人都严重。他还认为她被聘用是为了满足多元化标准。

尽管如此,一些观察家还是站出来为盖伊辩护。700多名哈佛大学教职员工签署了一份请愿书,敦促学校董事会抵制罢免她的呼吁,这一呼吁最终获得了成功。

强烈抵制以支持巴勒斯坦 (半岛电视台)

自听证会以来,学校校长都说了些什么?

盖伊为她在听证会上的言论道歉。

她周四告诉《哈佛深红报》:“在那一刻,我应该冷静地做的就是回到我的指导真理,那就是对我们犹太社区实施暴力(对我们的犹太学生构成威胁)的呼吁在哈佛没有立足之地,而且永远不会不受挑战。”

与此同时,马吉尔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网站上发布了一段视频声明,以跟进她的证词。

她说道,“我想澄清的是,对犹太人进行种族灭绝的呼声是一种威胁,深深的威胁。在我看来,这将是骚扰或恐吓。”

校长们保住了他们的职位吗?

哈佛董事会周二宣布,尽管遭到强烈反对,盖伊仍将继续担任她的职务。麻省理工学院董事会上周也表示支持科恩布鲁斯。而与此同时,马吉尔迫于压力辞职。

这种情况对美国大学言论自由的未来意味着什么?

在辞去宾夕法尼亚大学校长职务之前,马吉尔呼吁学校管理人员“认真仔细地审视我们的政策”。

芝加哥大学法学教授金斯伯格称她的话可能是整个纠纷中“最可怕”的部分。对他来说,这标志着学校对言论自由的承诺可能出现倒退。

他说道,“我们要摆脱对大学的意识形态束缚,无论是校内的、政治部门的还是校外的,即来自那些想要从中捞取选票的政客。”

金斯伯格补充道,修改关于言论自由的校园规定可能最终会压制“对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政策的实际讨论”。

他指出,“这是公共政策的一个重大问题。我们不能仅仅因为捐助者等方面的压力而将放弃这一点。”

第一修正案律师格林伯格也表达了这些担忧,不过他希望公众讨论能够促使学校加强对言论自由的保护。

他解释道,“我们担心这会阻碍言论自由并为加强审查打开大门。”

“如果大学要淡化他们的言论自由政策来惩罚那些说‘从河流到大海’、抗议以色列、谈论这场冲突的学生,那将是一种倒退。”

美国枪击巴勒斯坦学生引发恐惧气氛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