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阿萨德支持哈马斯是为了政治利益还是政治映像?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叙利亚大马士革发表讲话 (AFP)

以色列加沙战争的地区影响再次引起人们对所谓“抵抗轴心”的关注,即哈马斯、真主党、伊朗和叙利亚之间的某种联盟。

然而,尽管真主党和伊朗自10月7日以来一直表现活跃,但叙利亚政权在支持其时断时续的盟友哈马斯方面却发挥了更为低调的作用。

我的敌人之敌

直到2022年10月,哈马斯才正式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政权重建关系,距叙利亚内战初期双方发生争执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当时哈马斯全力支持叙利亚反对派的革命。

据报道,这次和解是受到真主党和伊朗的鼓励,部分原因是为了应对越来越多的阿拉伯政府通过《亚伯拉罕协议》实现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

自2007年以来,哈马斯一直受到以色列对加沙的加紧围困,因此迫切需要盟友。随着叙利亚经济的崩溃和叙利亚基础设施越来越多地成为以色列空袭的目标,当其主要支持者伊朗和真主党推动和解时,大马士革无法继续积怨。

叙利亚对哈马斯物质力量的贡献很小,并且不太可能在促成10月7日袭击事件中发挥任何作用。

伊德利卜发起对加沙的援助行动 (半岛电视台)

去年,哈马斯政治部门负责人伊斯梅尔·哈尼亚告诉半岛电视台,该组织的部分远程火箭武库来自叙利亚,其大部分军事库存来自伊朗或国产。然而,叙利亚在与伊朗和真主党更广泛联盟中的立场仍然是该地区暴力升级的一个重要因素。

圣安德鲁斯大学研究哈马斯、真主党和叙利亚之间关系的博士研究生纳斯林·阿赫特说道:“仅仅凭借其地缘战略地位,叙利亚在抵抗轴心中仍然发挥着重要作用。”

“叙利亚不仅是向真主党运送武器的渠道,还为伊朗提供了在阿以舞台上的立足点,使其能够开辟针对以色列的第二条战线,并为其提供针对美国在该地区阵地的基地。” 但真主党和叙利亚问题学者兼专家约瑟夫·达赫尔认为,在这个联盟中,叙利亚政权是一个“被动行为者”。

达赫尔表示,“自2011年以来,叙利亚几乎没有发挥任何自主作用,而是依赖伊朗或俄罗斯,有时会互相对抗。”“任何从叙利亚开辟的(针对以色列的)军事战线实际上都是由真主党或亲伊朗民兵发起的”,叙利亚本身“不愿意也无法对以色列发动战争”。

2023年11月13日,黎巴嫩南部与以色列接壤的黎巴嫩边境村庄Aita al-Shaab的郊区,以色列空袭(左)和炮击(右)冒出浓烟 (美联社)

真主党秘书长哈桑·纳斯鲁拉自己也承认了这一点,他在11月11日在向支持者发表讲话时表示:“我们不能对叙利亚要求更多,我们必须现实一点。叙利亚已经经历了12年的全球战争。尽管处境困难,但它支持抵抗并承受后果。”

代理人战争的一个战场

自加沙战争爆发以来,叙利亚一直是以色列和美国这一方与伊朗和伊朗支持的民兵另一方之间袭击和报复的场所。

过去一个月里,美国在叙利亚对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及其盟友进行了多次空袭,以色列轰炸了大马士革和阿勒颇机场。与此同时,据五角大楼称,伊朗支持的民兵在伊拉克和叙利亚袭击了美国目标至少40次。

阿赫特表示,暴力升级加剧了叙利亚的不稳定,并“增加了叙利亚转变为地区和全球大国发动代理人战争的战场的可能性,给叙利亚人民带来更多的痛苦和苦难”。

然而,尽管叙利亚人因该政权与哈马斯结盟而承受后果,但阿萨德本人可能会在政治上受益,因为地区领导人面临越来越大的公众压力,要求改变对以色列的立场。

2023年11月27日,在加沙地带南部汗尤尼斯以东的库扎阿,一名巴勒斯坦女孩在以色列袭击造成的破坏中抚摸她的猫 (AFP)

随着《亚伯拉罕协议》看起来越来越站不住脚,叙利亚政权与阿拉伯领导人的关系正常化仍在快速进行。11月,阿萨德出席了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在沙特阿拉伯利雅得主办的阿拉伯-伊斯兰峰会,与此前谴责他的地区领导人站在一起。

但无论该政权对加沙的口头支持,或者地区峰会带来的拍照机会,阿萨德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和不受欢迎的人物。

达赫尔说道,“(对叙利亚政权而言)关键问题不是巴勒斯坦的解放,而是其自身的生存和地缘政治利益。”

“由于社会经济危机的不断加深,阿萨德在国内的支持率已经非常微弱,90%以上的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他的支持率不会因支持哈马斯而大幅增加。”

阿赫特也表示同意:“阿拉伯世界普遍认识到,叙利亚政权只是为了自身政治目的而支持巴勒斯坦事业,以转移人们对其国内侵犯人权行为的注意力。”

“这无助于抹去人们对叙利亚政权最近犯下的暴行的记忆,许多人将以色列对加沙的惩罚性封锁和轰炸与叙利亚围困耶尔穆克难民营相提并论,后者使那里的巴勒斯坦人民濒临饥饿。 ”

阿拉伯国家为何向叙利亚阿萨德示好? (半岛电视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