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失败的赌注:内塔尼亚胡陷入战争与休战危机

内塔尼亚胡仍坚持不对以色列10月7日的安全失败承担责任 (法国媒体)

加沙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领导人叶海亚·辛瓦尔(Yahya Sinwar)在加沙会见以色列被拘留者和囚犯,向他们保证安全,并向他们保证自己的处境和命运时,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正在与政府的一些成员争论是否接受停战,他起初反对,但由于战场和政治的现实以及国际社会对以色列袭击的严厉立场,这演变成了一场针对医院和平民的战争,他在胁迫下接受了这一提议。

内塔尼亚胡宣战50多天后,以色列杀害了超过15000名巴勒斯坦人,其中包括70%的儿童和妇女,还摧毁了加沙地带北部,迫使约100万平民强行迁移到南部,最终达成了临时休战协议,其中包括分四个阶段交换囚犯的协议,最初延长了两天。

根据大多数军事分析,“阿克萨洪水”行动后,以色列占领军和战时政府未能实现对加沙的高强度进攻。实际上,出于政治、军事和内部原因,以色列更需要停战,而不是加沙地带的抵抗,特别是在内塔尼亚胡领导的战时政府在国际上为暴力武力辩护的理由被侵蚀之后。

内塔尼亚胡以及对休战的失望

以色列分析人士指出,从加沙市中心释放被拘留者和囚犯的过程中,卡桑旅成员明显在场,这就像一场阅兵式,期间被释放的囚犯向加沙人民和卡桑旅特工挥手致意,这表明内塔尼亚胡又输掉了一场战斗,以色列总理所寻求的“胜利形象”被扭曲了。巴勒斯坦抵抗运动还广播了许多军事、政治和人道主义信息。

政治分析家迈克尔·克拉克在英国《泰晤士报》上表示,“特拉维夫战局失控,哈马斯处理战俘危机技巧娴熟、游刃有余”,这包括他们的释放方式以及他们对拘留期间的报道,这严重破坏了以色列的叙事。

卡桑旅在加沙市中心移交被拘留者期间突然展示武力 (阿纳多卢通讯社)

被俘虏的以色列定居者丹尼尔·阿洛尼写信给绑架者(卡桑旅成员),感谢他们对待她和她的女儿艾米莉亚的方式,并且这封信被抵抗组织公布出来,在以色列和国际舆论面前,内塔尼亚胡遭受了痛苦的打击。她在信中说:“看来我们明天就要分别了,但我从心底里感谢你对我女儿艾米莉亚所表现出的非凡人性。孩子们不应该被囚禁,但感谢你们和我们一路上遇到的其他好人,我的女儿认为自己是加沙的女王。”

辛瓦尔对囚犯和被拘留者的采访,正如内塔尼亚胡所说,他是一个“行尸走肉”,而且他没有放弃任何休战条款,这同时传达了军事和政治信息。正如第三批被拘留者离开加沙中部“巴勒斯坦环岛”(以色列称该地区已被占领)的场景一样,卡桑旅成员已做好充分准备,巴勒斯坦人在街上高喊口号。

抵抗组织发出了很多信息,表明其坚定、控制以及军事和政治准备,并且传达给了正在观看这次行动的数十万以色列人和内塔尼亚胡政府。以色列“瓦拉”网站军事分析家阿米尔·博哈布特表示,“哈马斯挖出了以色列的眼睛”。而作家耶德代亚·沙特林(Yedediah Shatrin)在《新消息报》上对此评论道:“辛瓦尔一箭直接射中了以色列的阿喀琉斯之踵”,并引用了希腊神话。

在以色列社会因囚犯问题出现严重分歧、内塔尼亚胡承受巨大压力之际,哈马斯利用停火协议,在媒体和政治上以适当的方式加大对以色列总理的施压,增加他在社会各界面前的尴尬,应对世界舆论,并且瓦解和推翻以色列的虚假叙述和情感立场所依据的论点。

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担心他的政党(利库德集团)会反对他” (美联社)

抵抗运动在双方释放囚犯和被拘留者的同时进行了一场意识之战。世界(不想知道)发现以色列还拘留了妇女和儿童,根据他们的证词,哈马斯运动以极大的人性关怀和关切对待其囚犯,而以色列则以羞辱、殴打、饥饿和强奸威胁。

时间回到10月7日,休战选项并未摆在桌面上,也没有被内塔尼亚胡接受,其战争目标是解放囚犯、消灭哈马斯运动及其军事结构、消灭以叶海亚·辛瓦尔和卡桑旅参谋长穆罕默德·德伊夫,为首的抵抗运动领导人。最终内塔尼亚胡被迫接受休战及其条件,没有实现军事行动的任何目标。内外困境加剧,他想要的“胜利形象”被毁了。目前仍有超过100名囚犯留在抵抗组织中,预计囚犯问题,特别是以色列军事人员问题将成为基石。

道德沦丧和舆论转变

据英国《泰晤士报》报道,根据以色列基本法第40条,特拉维夫出动了超过55万士兵参与对加沙的战争,它召集了36万名预备役士兵,是哈马斯部队(估计有2.5万名战士)的20倍。这种优势不仅限于士兵数量,还延伸到军事装备和先进技术上。

随着以色列对加沙发动地面战,寻求快速实现其军事目标的占领军的任务变得复杂,以色列相对能够在军事上将加沙分为两半,但抵抗运动以每天7辆的速度摧毁了355辆以色列军车,以色列军队也承认自对加沙地带发动地面攻击以来已有70多名士兵死亡。

另一方面,为期50天的加沙战争的结果是以色列军队陷入军事困境和道德崩溃,在此期间,受以色列主导叙事影响的世界舆论指南针发生了变化。这场运动始于国防部长约亚夫·加兰特针对加沙居民发表种族主义言论,以及切断了超过200万巴勒斯坦人的水、电、食品和药品,并轰炸了医院、避难中心和安全走廊,这类似于“种族灭绝运动”,其残酷程度令人震惊。据批评者称,以色列放弃了与战争的人性层面有关的所有原则、价值观、习俗和法律。

作为与占领交换协议的一部分,移交以色列囚犯的实施过程的场景 (阿纳多卢通讯社)

因此,以色列为其战争辩护的“自卫措施”,引起西方国家和组织的共鸣,也受到了损害。由于其对平民和基础设施的极端残暴,全球范围内反对的声音不断,此后就没有任何背景可以谈论本雅明·内塔尼亚胡苦苦寻找的以色列军队的“胜利”或“胜利形象”了。

约西·克莱因(Yossi Klein)在《国土报》的一篇文章中认为,内塔尼亚胡正在劫持以色列,他相信他所寻求的“胜利”会如他所说的那样原谅他在10月7日袭击军队的失败。关于胜利的定义是什么,他说道:“让我猜一下,他本人(内塔尼亚胡)也不知道。无论如何,他想要的胜利不是以色列人的胜利。”

虚假承诺和内部困境

内部对战争的排斥也在增加,部分以色列舆论认为,目标是释放囚犯和被拘留者,避免加沙战斗期间日益加剧的军事和道德困境,但内塔尼亚胡及其政府设定的战争上限构成了以色列社会危机和分裂的一个因素。

正如作家尤西·维特在《国土报》上所说,发生了许多反对内塔尼亚胡的示威活动,要求他对局势负责,并指责他发动“自己的战争来挽救自己的声誉”,以继续掌权,并“继续摧毁我们破旧的集体社会、经济和国防基础设施”。

作家内胡姆·巴尼亚在解读正在发生的事情时,在《新消息报》的一篇文章中承认,“虚假承诺无法赢得战争”,指的是内塔尼亚胡一开始做出的消灭哈马斯并释放囚犯的承诺。

巴尼亚认为,哈马斯依然强大,控制着土地,其实力是通过谈判“人质”及其要求来体现的,这些要求不仅在南部,而且在部署有以色列军队的加沙地带北部也得到了落实。

以色列民意调查显示内塔尼亚胡总理支持率为27% (法国媒体)

以色列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主席吉奥拉·艾兰则认为,“如果以色列接受休战,这意味着战争已经结束,但哈马斯并未被消灭,后者不仅在军事上控制着加沙地带,而且我们还在谈判以及沟通和满足人们对食品、燃料、烹饪燃气和其他物品的需求的能力中看到了这一点。”

这些评论表明,由于不断征召预备役士兵并退出劳动力市场以及许多部门的混乱,导致经济瘫痪,在加沙战争进程、战役目标未能实现以及战斗持续不断的影响下,以色列社会结构处于沸腾和瓦解状态。目前,初步经济损失估计超过500亿美元,机场挤满了想要离开的人,这表明以色列项目本身失去了确定性。

摆脱困境的危机

卡桑旅(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的军事部门)参谋长穆罕默德·德伊夫领导的加沙抵抗运动将其针对以色列的军事打击称为“洪水”行动时,它很清楚这个名字与这次袭击的直接后果及其未来对以色列内政和内塔尼亚胡政府(其中包括最极端的以色列政党领导人)的影响在军事上有多大联系。

内塔尼亚胡严重依赖右翼政党的支持,包括极端定居者比撒列·斯莫特里赫领导的“宗教犹太复国主义”和极右翼伊塔马尔·本-格维尔领导的“犹太力量”党,二者都支持在西岸扩建定居点,并最终倾向于将巴勒斯坦人驱逐出加沙以重新占领该地区。

以色列“瓦拉”网站称,在延长停火协议以换取每天释放更多囚犯的讨论之后,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赫威胁要解散内塔尼亚胡政府并退出,并且本-格维尔认为“停止战争就意味着解散政府”。

本-格维尔(中)威胁称,如果加沙战争停止,他将退出内塔尼亚胡政府 (法国媒体)

美国Stratfor研究中心网站认为,由于严重依赖极右翼联盟,内塔尼亚胡政府在应对当地和国际社会对战后加沙最终地位计划的要求方面面临挑战。

美国网站认为,在就加沙问题达成协议的新压力下,本-格维尔和斯莫特里赫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立场,这使得政治局势更加复杂。

两周前,本-格维尔在接受希伯来语频道12频道采访时表示,“我现在呼吁占领加沙地带。”此外,由于以色列利库德集团的受欢迎程度不断下降,一些成员对该党的政治前途感到担忧。以色列《Maariv》报最近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只有27%的以色列人认为内塔尼亚胡适合担任总理职位,而52%的人认为国防委员会部长本尼·甘茨最适合担任总理职位。民意调查还显示,如果今天举行选举,利库德集团将获得18个席位。

这表明,由于加沙战争进程的影响、解决方案和战争的分歧不断扩大以及巴勒斯坦抵抗的坚定,以色列正在经历分裂和令人窒息的政治危机。此外,随着以色列侵略的残酷性的曝光、借口的消失以及国际社会对战争扩大的担忧,全球舆论发生了变化。与此同时,内塔尼亚胡正在经历一场内部政治和军事危机,他对战争、谈判、停战、摆脱加沙僵局感到困惑,他想要实现的“胜利形象”也被毁了。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