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大储量、安全挑战及欧洲愿景:毛里塔尼亚即将参与天然气竞争

预计到2023年底,像毛里塔尼亚这样的国家将会发生质的转变——预计它将在一个过去并不熟悉的领域内开始它的新阶段,即液化天然气的开采和生产。出于多重因素,这个可以通过新的“能源经济”将马格里布地区和西非地区连接起来的领域,必然不会等同于其他能给国家带来同等程度的利益的领域。

毛里塔尼亚被列为最贫穷和欠发达的第三世界国家,它与邻国塞内加尔之间的GTA跨界海洋天然气田项目“大托尔特·艾哈迈因”(Greater Tortue Ahmeyim)已经运作了5年多的时间。根据毛里塔尼亚能源部宣布的消息,该项目的最后一个阶段是在四口气井中的两口内完成钻探——钻探作业已于2022年4月17日开始,该气田包含12口气井,将被用于开采天然气。 根据官方估计,该气田初期的年产量将达到250万吨,而二期项目预计将于2026年至2027年开启,使年开采量达到600万吨,而第三阶段的年产量则产达到1300万吨。

与塞内加尔之间的伙伴关系:对两国有什么好处?

由于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的联合气田位于地区海域内,两国政府便签署了一项协议,与美国的科斯莫斯能源公司(Kosmos Energy)和英国石油公司(British Petroleum)联合开发该气田。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认为,这种合作伙伴关系将会加强两国之间的兄弟关系并改善双方之间的合作,此外还将实现联合气田的技术和商业开发,而该气田的天然气储量估计达到了4500亿立方米。

预计毛里塔尼亚在该气田开发第一阶段的年收入将达到1亿美元左右,而这一阶段将在未来30年内完成。毛里塔尼亚人期望天然气开采能成为其经济发展的开端,而这将体现在总体经济、政治和安全状况,以及该国在该地区的地位之上。但是,管理不善、腐败和善政失衡的影响,持续阻碍着人们思想的发展与进步,继而阻碍了实地上的发展与进展。该国经济事务和促进生产行业的部长发表的声明,更是加剧了这种看法。这位部长在声明中指出,“国家不能依赖不可再生的财富”,所指的就是联合气田项目产生的预期回报,对此,他解释称,世界上有许多国家从石油中赚取了巨额的资金,但在它们意识到经济的未来不再有利于石油之后,它们便投资于其他行业以实现收入来源的多元化。

随着这场争论的加剧,大多数分析人士和媒体专业人士提出的问题仍然存在:毛里塔尼亚人看到该国经济改善和增长的愿望是否得以实现?这种开采业方面的“繁荣”,是否会使官方数据中那多达30%的失业人口摆脱失业的幽灵?

开采作业的启动必然会使毛里塔尼亚成为天然气进口国的关注焦点,尤其是靠近毛里塔尼亚海岸的欧洲——在俄罗斯停止向欧洲输送天然气之后,从总体上而言,欧洲对非洲天然气供应的需求越来越大,此事无疑将使毛里塔尼亚及其伙伴塞内加尔成为能源领域内国际战略风向的核心。

巨大的储量与西方的期望

毛里塔尼亚进入能源领域和向欧洲出口天然气,将为该国出现重大的转型铺平道路,而这意味着有必要审视部分地区国家的政策 (毛里塔尼亚媒体)

GTA跨界海洋天然气田并非在毛里塔尼亚海岸发现的唯一油田,尽管其储量达到了4500亿立方米。另一方面,位于毛里塔尼亚沿海盆地第8段的“比尔安拉”气田(BirAllah),并不处于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两国之间的共同水域之内,而是一个毛里塔尼亚海域的专属气田,其液化天然气储量达到了80万亿立方英尺,占到非洲地区总储量的10%。

预计“比尔安拉”气田的开采将从2028年开始并持续超过30年,但是,通过毛里塔尼亚油气公司与美国科斯莫斯能源公司、英国石油公司之间的合作,预期认为,“比尔安拉”气田的储量可能会使该国排名非洲第三位——仅次于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但是,“比尔安拉”和GTA跨界海洋天然气田并非毛里塔尼亚的全部,因为它此外还拥有其他许多专属气田,其中包括储量在2002年被预估为1.2万亿立方英尺的“潘达”气田,和储量估计为1.6万亿立方英尺的“贝尔坎”气田。

毛里塔尼亚当局计划在开采之后的阶段通过位于该国南部的因加科港而从“比尔安拉”气田中受益,并期望从中获得更多的好处,因为它身处陆地上而非海域内,正如“大托尔特·艾哈迈因”气田的情况一样——后者通过一系列复杂的机制,包括防波堤和管道来提取液化天然气,然后将其运输至该国的一个港口,例如努瓦克肖特的友谊港、努瓦迪布港,以及位于该国西南部塔拉尔的因加科港。

英国石油公司对“大托尔特·艾哈迈因”气田的投资达到了10亿美元,这充分表明了英国对毛里塔尼亚能源储备感兴趣的程度 (路透社)

毛里塔尼亚进入能源领域和向欧洲出口天然气,将为该国的重大转型铺平道路,而这意味着需要重新审视该地区的部分国家的政策——为赢得努瓦克肖特的友谊并巩固双边关系而争相开设领事馆及大使馆的行动已经开启。其中包括,英国于2018年在努瓦克肖特设立了首个大使馆,而这是自两国在上世纪60年代建立伙伴关系以来的首次类似行动。

与此同时,英国公司参与投资毛里塔尼亚经济的水平不断升高,特别是在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大力进入该国的天然气行业之后。英国石油公司对“大托尔特·艾哈迈因”气田的投资达到了10亿美元,这充分表明了英国对毛里塔尼亚能源储备感兴趣的程度。

另一方面,努瓦克肖特非常清楚这种情况及其对自身国际关系的影响,特别是它热衷于与法国保持关系,在观察者看来,这是一个在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拥有殖民遗产和强大存在的欧洲国家。鉴于毛里塔尼亚,甚至整个西非地区的紧张局势和冲突背景,毛里塔尼亚与塞内加尔担心区域冲突的蔓延以及活跃在萨赫勒地区的武装团体产生的影响,特别是在与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接壤的马里共和国北部,因为这些富有前景的能源项目需要一个稳定而安全的环境。

毛里塔尼亚的能源与区域内的平行项目

而在地理上远离毛里塔尼亚之处,也开启了一项经管道向欧洲供应液化天然气的大型项目,该项目在俄乌危机最为严重的时候开始浮出水面,而且随着俄罗斯、欧盟国家和北约之间的“冷战”而加剧的双方仇恨,可能会迫使各方认真研究这一项目并将其公开和落地。

在那里,在距离“大托尔特·艾哈迈因”和“比尔安拉”两个巨型气田数千公里处,毛里塔尼亚的北部邻国摩洛哥已开始筹划启动从尼日利亚通向欧洲的天然气管道项目。该项目的管道途经15个非洲沿海国家,包括贝宁、多哥、利比里亚、加纳、科特迪瓦、塞拉利昂、几内亚比绍、纳米比亚、塞内加尔和毛里塔尼亚,然后转向摩洛哥,此后再连接至西班牙加的斯,并由此通往欧盟的其他国家,路线总长约为5660公里。

尼日利亚近期宣布,其国家石油公司已经同意实施通过摩洛哥将管道延伸至欧洲的协议,但这并非该项目的开端。早在4年前,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便在访问阿布贾时,同意与尼日利亚总统穆罕默杜·布哈里继续推进这一跨大西洋项目,而双方已在2016年夏天签署了初步协议。这是摩洛哥迈出的重要且大胆的一步,而摩洛哥也公开了它进入化石能源领域的强烈愿望,对此,尼日利亚表示,该项目是在尼日利亚、摩洛哥和西共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之间的三方合作下进行的。

无论该项目的长期目标如何,摩洛哥肯定都会寻求确保其天然气来源,因为阿尔及利亚已经暂停了经摩洛哥通往西班牙的天然气管道运行,原因是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这两个敌对邻国之间的政治和安全紧张局势——摩洛哥对这些能源收取过境费用,此外还截下大量天然气以供其国内使用。

面对这些努力,此前在尼日利亚、尼日尔和阿尔及利亚之间也曾宣布类似的三方项目,并且已就该项目进行了跨越撒哈拉地区的谈判。根据阿尔及利亚能源部的说法,在其基本组成部分铺设完成后将会尽快实现。

事实上,西非能源问题的观察者,尤其是毛里塔尼亚和塞内加尔之间公布的储量已经开始得到开采,只会感受到俄罗斯和乌克兰当前的战争以及莫斯科宣布停止向欧洲输送天然气,对该地区产生的影响。该地区的国家正在加快步伐,以在出口天然气和能源转型方面展开激烈竞争,而这也使得其中一些国家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特别是如果它们能够证明其在弥补市场天然气短缺上的能力的话。

但是,这些新的出口商未来可能会面临另一项挑战,那就是能否配合当前的国际形势的节奏,并快速从资源和投资中受益。这对像毛里塔尼亚这样的国家而言,可能是一项最大的挑战,此外,还有它与邻国之间面临的安全挑战,即使这类挑战的节奏相对较弱。

最后,可以说,对于勘探到这些能源所产生的痴迷,必须在这些能源的后果,以及由此可能导致的地缘政治和战略转变方面,让自身的积极认知跟上步伐,并抓住它以创造发展的机会。对于一些西非国家而言,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竞争并非随意或者来自巧合,而是在于内部的历史和主权斗争,以强加其地位,而液化天然气如今则可能增强或削弱这种地位。


本报告译自半岛研究中心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 半岛电视台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