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馆的故事 由穆斯林发明,欧洲人引用,美国人传播

在家庭的纯粹亲密和外部的完全疏离之间,咖啡馆作为一个地方延伸开来。它小小的面积却是一个可以容纳每个人的宽敞空间,以及一扇可以容纳时间的窗口,接收并适应时间的风云变化。你在漫长的一天工作结束后坐在人气颇高的咖啡馆,或者你在周末与朋友一起去的西方咖啡馆,这些咖啡馆已经走过了五个世纪的漫长旅程才能接触到你。在这段旅行中,咖啡馆穿越了许多国家的几个地理区域,受到他们文化的影响并融入其中,并在其中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咖啡果,和任何水果一样,是露天生长的,并且已经存在了好几个世纪,其生长的程度是未知的,没有人知道它的神奇功效和味道。传说有一天,一位小农注意到一棵奇怪的树,他的山羊吃下后表现出的警觉和充满活力的状态,他也很勇敢地尝试了,给他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活力。他赶紧把这件事告诉了村民,他们都开始吃这个果实。我们不知道这发生在何时何地,但可以肯定的是,咖啡最初是在埃塞俄比亚种植的,没有与特定的地方联系在一起。至于咖啡馆,它从阿拉伯国家开始第一次向世界敞开了大门,并一直持续到今天。

伊斯兰世界咖啡馆的起源:另类空间

在大多数语言中,作为饮料的咖啡和作为地方的“咖啡”同名并非巧合。与当时其他流行的饮品不同,在家煮咖啡很困难。咖啡果要变成饮品,要经过干燥、烘焙、研磨等几个阶段,需要特殊的设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用得起的。有钱有势的人在家里分出一个房间来调酒喝的并不难,至于老百姓,则根本就不可能。然后,咖啡馆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而成立的。在那里,任何人,无论贫富,都可以喝咖啡。但最初是作为品尝畅销啤酒的一个地方,很快就远远超出了这个简单的目的。

在咖啡馆进入阿拉伯世界的时候,其公共空间几乎仅限于清真寺。由于禁酒,穆斯林国家没有像西方那样的酒馆,当时餐馆也不常见,因此,清真寺几乎是平民在家外聚会和聊天的唯一场所。但清真寺毕竟是圣地,不宜谈论日常事务。由于家庭只对家人开放,因此在古代阿拉伯社会中在家中接待陌生人是不可接受的。因此,在只有一个非常有限的公共空间的情况下,咖啡馆填补了一个真正的空白。

只需支付少量费用,你就可以坐下来与朋友连续聊天数小时。与清真寺不同的是,这里没有警告。从日常的小细节和情况到深刻的想法和问题,你可以谈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朋友之间的对话畅通无阻,很快,话题就转向了政治和对统治者的批评。

马克·彭德格拉斯特(Mark Pendergrast)这位研究学者这样表示:“社会各阶层的人可以见面和交谈的地方并不多。因此,咖啡馆似乎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奇怪地方。有些人认为它们是罪恶、诱惑、革命以及好借口的来源。事实上,人们确实在咖啡馆里毫无疑问地谈论政治。

伊斯兰国家咖啡馆的分布远远超出预期,到1623 年,仅伊斯坦布尔就有600家咖啡馆。咖啡馆这么流行让当局感到困惑。对他们来说,所有这些咖啡馆至少是批评统治者和表达民众不满情绪的温床,最坏的情况可能会演变成政变和革命。然后,苏丹和统治者开始从宗教中获得合法的掩护,他们禁止喝咖啡,因为法学家认为咖啡是被禁止的。在咖啡馆留下不久之后,他们就要求关闭刚开始营业的咖啡馆,咖啡馆的历史一直伴随着被禁止的情况。关闭咖啡馆的第一个官方决定是在1511年在麦加统治者听到了讽刺他的诗歌之后发布的。但是这个决定很快被开罗总督否决了,他个人喜欢咖啡。在阿拉伯人了解咖啡大约两个世纪后,咖啡豆传到了欧洲,开启了咖啡馆在世界另一个地方的历史新篇章。

欧洲的咖啡馆:一个文化和政治空间

“在咖啡馆里,政客们一边喝着一杯又一杯的咖啡,一边从世间的每一件事中汲取智慧。”

(路易斯·洛温)

这家咖啡馆从伊斯兰世界来到欧洲,从一开始就与文化和思想世界联系在一起。所以,英国第一家咖啡店在牛津开业,咖啡馆成为“廉价大学”。花一分钱,你可以坐下来享受一杯咖啡,并且伴随着对世界上所有事物的丰富讨论。

的确,咖啡馆并不是欧洲第一个占据公共空间的地方,因为酒吧比它们早了几个世纪,但咖啡馆不再是被那些在酒吧里的醉汉所淹没的浅薄的喋喋不休和幻觉,而是代表了一个被咖啡豆唤醒的进行思想之间的丰富讨论的地方。因此,一些思想家将那个时期的咖啡视为酒精的解毒剂,将欧洲人从长期醉酒中唤醒。

斯蒂芬·约翰逊这位作家称:“17世纪咖啡在欧洲传播的影响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在此之前,即使是早餐中最常见的饮料也是葡萄酒和啤酒。那些用葡萄酒代替咖啡的人他们开始的一天是清醒的,精力充沛的,摆脱了松弛和醉酒的状态,然后他们的工作表现在数量和质量上都有所提高。西欧从那个时候开始从被醉酒控制数个世纪的状态中醒来。

恰逢咖啡馆在欧洲传播伴随着文艺复兴时期,这也加深了这种想法,其中咖啡馆发挥了作用无疑是不小的,因为它是知识分子最喜欢的聚会和休息场所。伏尔泰、亚历山大·波普和约翰·德莱顿等作家和思想家在咖啡馆办公,瓦格纳等音乐家在咖啡馆里有私人房间,他们曾经在那里作曲。咖啡馆也代表了远离阶级社会偏见的自由空间,任何背景的人都可以坐在里面结识他人。这种自由的氛围使不同背景的人、艺术家、科学家和工人相互交流,并提出了更丰富的想法和更开放的世界观。

但最危险的是咖啡馆所扮演的政治角色。咖啡馆是最早开始定期分发报纸的地方之一。去咖啡馆的人过去常常阅读最新资讯并相互讨论,经常表达他们对当局的不满。1789年7月13日,记者和政治思想家卡米耶·德穆兰(Camille Desmoulins)在巴黎的Cafe de Foy(特鲁瓦)坐下来准备攻打巴士底狱,开启了改变欧洲和世界历史的法国大革命。1848年柏林、匈牙利和威尼斯的革命也是从咖啡馆开始的。

咖啡馆在艺术方面也发挥了不小的作用,鉴于其盛行自由的氛围以及受到很多受过教育民众的青睐,十九世纪咖啡馆成为展示最新创作的艺术平台以及欧洲首都的文化中心。1895年12月28日,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的大咖啡馆地下室首次放映电影。此事就可以证明这一点。

美国的咖啡馆:资本主义产物

没过多久,咖啡就横渡大西洋到达美洲,在这里,它经历了最大的变化。在这个资本主义和充满经济气息的国家,大公司一直在寻找一种方法,使咖啡易于制备,即不需要特殊设备,能更容易分发和销售给个人。

美国不是第一个发明速溶咖啡的国家——咖啡豆被压成小袋,只需要水就可以制备——但它是第一个在经济上采用这一方法并大规模生产的国家。的确,速溶咖啡失去了咖啡的大部分风味和香气,但对于许多人来说,它仍然是一种经济而快速的解决方案。从此,咖啡开始与日常生活相结合,成为一种你在家中醒来或需要通过准备咖啡来缓解工作压力时的饮品。

尽管速溶咖啡在世界范围内广泛传播,但这并没有消除咖啡馆背地里作为见面和交谈的自由空间,也没有降低它对艺术家和知识分子的重要性。不管是东方还是西方,世界各地的知识分子继续坐在咖啡馆里,甚至一些咖啡馆因经常光顾作家和哲学家而闻名。例如,在法国,让·保罗·萨特(Jean-Paul Sartre)和西蒙娜·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经常光顾“双偶”咖啡館(Les Deux Magots);而在埃及,纳吉布·马哈福兹(Naguib Mahfouz)经常光顾El Fishawy咖啡馆。

这家受欢迎的咖啡馆在纳吉布·马哈福兹的生活和文学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该作家这样评价道:“咖啡馆在我的小说中扮演了重要角色,在此之前,在我们所有人的生活中也是如此。这里没有俱乐部,咖啡馆是友谊的中心。起初,街道上很是空旷,直到我们敢于去咖啡馆。”

二十世纪,咖啡馆紧跟世界瞬息万变的步伐,最终成为一面镜子,映照出世界的本样。世纪末,在经济全球化和美国经济主导世界之后,以著名的“星巴克”咖啡厅为首的美国连锁咖啡店遍布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与流行和传统的咖啡馆展开了角逐。21世纪初,互联网出现后,网吧开始为你提供上网服务的同时,还可以享受一杯美味的咖啡。今天,作为朋友聚会的传统场所,咖啡馆正在扮演新的角色。越来越多的远程工作者和自由职业者他们厌倦了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家里,咖啡店正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让他们可以在家里之外的、不同的、不那么单调的氛围中工作。时间证明,咖啡馆确实是一个宽敞的场所、一个广阔的空间,时刻准备着适应各国文化差异时不时带来的一切变化。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