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的联盟与俄罗斯的友谊:乌克兰危机对土耳其政策的考验

当俄罗斯坦克在大约6个月前开始进入乌克兰时,世界还没有为这场战争做好准备,因为它才刚刚从新冠疫情造成的经济影响中恢复过来。此外,美国在中东和东欧地区作用的下降,导致了对东亚有利的政治波动,从而让许多国家在利益的权衡上受到了困扰,它们一方面需要维持其与西方之间的传统联盟,另一方面又需要考虑俄罗斯不断升级的作用,因为俄罗斯的这种作用正在不断填补美国撤离中东和部分非洲国家所产生的空白。其中,土耳其在近年来与美国的关系出现紧张并对俄罗斯表现出相对开放的态度后,再加上它的地理位置和它在北约中的资深成员国资格,而成为了当前的乌克兰危机中最突出的卷入者。

土耳其一方面宣布与欧盟和北约的内传统盟友结盟,并在政治和军事上支持乌克兰,另一方面,它又试图维持其在过去10年内与俄罗斯之间建立的稳固的协调渠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它是唯一一个没有对俄罗斯实施经济制裁的北约国家。但是,阻止土耳其在西方联盟与俄罗斯友谊之间采取平衡政策的是,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这场军事行动采取了坚定的立场,此外,为解决乌克兰境内的冲突而达成协议显然需要数个月的时间,而在此期间,各方的军事、政治和经济损失将会持续,而其中也包括土耳其——该国经济已经因为本地货币的贬值而蒙受损失。然而,土耳其却采取了出乎意料的行动,并且在双方冲突升级的过程中重新调整了自身的政治作用,以至于它成为了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进行沟通的唯一渠道,从而为可能达成的解决方案铺平了道路。因此,尽管土耳其的地缘政治立场复杂,但无论这场战争的赢家是谁,安卡拉都很可能会从中获益。

土耳其:每条战线上的存在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 (阿纳多卢通讯社)

就自俄军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的第一天起,土耳其便立即在国际舞台上展开了行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声称这场军事行动不可接受,并且违反了国际法。就在俄罗斯开始将新的部队推向战斗中心和城市深处之际,土耳其的实地行动却与其官方言论不符。尽管土耳其承诺捍卫乌克兰的主权,其中包括在2014年被俄罗斯吞并的克里米亚半岛,但是土耳其的外交政策却采取了现实主义的立场,并竭力避免让这种立场在长远范围内危及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它与莫斯科之间复杂的经济关系。

尽管北约向乌克兰军队提供了武器,土耳其本身也参与了武装乌克兰的努力并为之提供了无人机,但它仍是北约之内唯一一个在俄罗斯和西方之间的沟通渠道中断后,同时呼吁双方通过外交途径解决这场危机的国家。它没有回应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出的有关升级的夸大呼吁——后者要求安卡拉动用1936年的《蒙特勒公约》所赋予的权力,来控制船只在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的行动,并阻止俄罗斯军舰通过这些海峡,从而有效地切断俄罗斯及其在黑海以外的军事存在。

安卡拉并没有回应泽连斯基的请求,而是选择动用其权力阻止黑海沿岸国家和非黑海沿岸国家(即世界上的所有国家)的所有军舰穿越这两大海峡。这项决定并没有明确针对俄罗斯,也没有对俄罗斯产生太大的影响,因为战争已经在黑海内部进行,此外,莫斯科已经在战前将它的一部分军舰撤回了黑海。然而,根据提交给美国国会的一份报告,这项决定对北约的军事立场产生了负面影响,并且认为土耳其在《蒙特勒公约》内,仅仅对侵略他国的国家拥有封锁其船只通行的权力。

尽管土耳其与北约盟国在军事上处于正式结盟的状态,但是其在政治上的考量却促使它避免与俄罗斯陷入外交升级,而这项政策在正义与发展党的统治下,对土耳其来说并非任何新鲜事物。例如,在2008年俄罗斯从格鲁吉亚手中夺取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时,土耳其曾拒绝让想要进入黑海的美国船只通行,而俄罗斯也因此没有将土耳其归入参与制裁俄罗斯的“非友好国家”联盟。在今年俄罗斯对乌克兰开展军事行动之后,同样的事情再度发生,尽管土耳其这一次参与了对反俄力量的武装,特别是为乌克兰提供了给俄罗斯人造成痛苦损失的无人机。基辅和安卡拉近期都参与了为这类无人机修建工厂的谈判,而这些无人机也已经在乌克兰战争期间变得更加出名,从而促使克里姆林宫发言人德米特里·佩斯科夫威胁称,该工厂将会成为俄罗斯军队的直接军事目标。

俄罗斯在最初几周内遭遇的军事挫折拖慢了战争进程,从而使安卡拉从中受益,并且继续其平衡政策,避免放弃它在北约内部对乌克兰的支持,也避免推翻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复杂地缘政治考量,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却对莫斯科开火。在战争进程放缓、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复杂化的背景下,安卡拉找到了扩大其地区影响力范围的机会。在土耳其的相关努力下,伊斯坦布尔的多尔玛巴赫切宫(过去是奥斯曼苏丹居住的宫殿)举行了俄罗斯和乌克兰官员之间的会谈。这被视为自这场战争开始以来所取得的第一个突破——俄罗斯与乌克兰签署了一项确保乌克兰滞留在黑海港口的粮食出口的协议,而埃尔多安还宣布土耳其将会利用其影响力、战略位置以及它与莫斯科和基辅之间的关系,旨在将全世界从迫在眉睫的饥荒威胁中拯救出来。

土耳其目前正在多条战线上参与这场持续的冲突。一方面,它通过提供武器而在军事上支持乌克兰,另一方面,它又在莫斯科和基辅之间充当了成功的外交调解人,并竭力维持其作为在西方阵营中具有特殊分量和独特作用的地区大国的地位,但又不影响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平衡关系。在俄土关系中存在许多复杂的问题,两国在前苏联的势力范围内曾是地缘政治对手,二者之间存在深厚的经济利益,双方的势力范围在中亚、高加索、黑海、巴尔干和中东地区相互交错。双方很难在一夜之间扭转当前的局面,也难以承受走向彻底敌对的代价。因此,土耳其人采取了与俄罗斯人保持密切协调的做法,尽管他们之间存在各方面的利益冲突,而在多尔玛巴赫切宫举行的会谈便证明了这一点,此外,双方在有关叙利亚问题的阿斯塔纳会谈中的多年合作,以及在高加索的纳卡地区发生战争后进行的协调,都证明了这一点。

历史性的敌意与当下的必要性

2004年,埃尔多安(右)与普京在安卡拉会面 (路透社)

土耳其自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便一直感受到苏联俄国对它构成的威胁,随后它选择加入北约,并投靠了西方的保护伞。俄土两国关系在1974年土耳其入侵塞浦路斯后出现了相对的改善,而土耳其与美国之间的关系则出现紧张,在当时,美国禁止向安卡拉出口武器,随后,该地区见证了土耳其与苏联之间的和解,但在后来,随着土耳其1980年发生的政变和苏联对阿富汗的入侵所引发的安卡拉决策者的担忧,一切又恢复了原状。

在这样的背景下,土耳其被认为是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最大的地区受益者,因为这种解体为它开放了广阔的地缘政治空间,以塑造其新的地区角色。随着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于2002年上台执政,并拒绝允许美军在入侵伊拉克时使用土耳其的土地和领空,再加上土耳其希望在其周边地区发挥更为独立的作用,莫斯科在安卡拉接收到了新的信号,并且开始利用土耳其与它在华盛顿的盟友之间出现的分歧。因此,克里姆林宫在第二年便开始投资这类事态发展——普京访问土耳其以会见埃尔多安,这位雄心勃勃的领导人虽然在地缘政治上处于普京的对立面,但却跟他一样,继承了一个被击败的帝国的遗产,以及建立一个配得上这个国家的地位的梦想。

在共同经济利益和密切政治协调的基础上,经过多年的政治和解,俄罗斯目前已经是土耳其经济的重要贸易伙伴,安卡拉从莫斯科获得其近45%的天然气需求和近70%的小麦需求,此外,俄罗斯人在每年前来土耳其的游客人数中所占的份额最大——官方数据显示,在2021年访问土耳其的游客中共有19%是俄罗斯人。另外,土俄两国之间的贸易总额也翻了一番,并达到了330亿美元。尽管土耳其也受到了针对俄罗斯实施制裁的影响,但它正在寻求尽可能地规避禁令,就像其他那些与俄罗斯经济存在密切联系的国家那样。而安卡拉以卢布支付其进口俄罗斯天然气的部分费用,就是这样一个开端。

(半岛电视台)

对于正在为下一届具有决定性的总统和议会选举(将执政至2028年)做准备的土耳其而言,这种“平衡作用”也不可避免地会对该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产生地缘政治和经济后果。土耳其的外汇储备已经跌至610亿美元,其去年的外债总额已经达成了4500亿美元,通货膨胀率在近期飙升至70%,并达到了20年来的最高水平。埃尔多安无法以他与莫斯科之间的关系来冒险,尤其是在这场战争导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急剧上涨并加剧了土耳其进口成本、让土耳其里拉承压的背景下。此外,土耳其担负了向欧洲国家出口机械和运输设备的责任——这项出口严重依赖从乌克兰和俄罗斯进口的中间材料,而战争所导致的生产中断,使土耳其的出口收入大幅受损。

然而,俄乌战争对土耳其经济造成的影响,并不亚于俄罗斯在黑海日益增加的存在所产生的地缘政治风险,而土耳其、乌克兰、俄罗斯、保加利亚、格鲁吉亚和罗马尼亚共享着这片海域。这就意味着土耳其将需要加强它与罗马尼亚和格鲁吉亚(它在该地区最亲密的两个盟友)之间的关系,并解决它与保加利亚之间的分歧——后者与安卡拉之间的关系不时紧张,以便与在黑海北部沿岸不断发展的俄罗斯力量构成平衡。尽管土耳其更希望乌克兰保持其在黑海沿岸的领土,而不希望俄罗斯完全占领其海岸,但它仍然会避免升级,或是以有利于乌克兰的方式实施更多的干预,因为它担心冲突范围的扩大、不稳定的增加以及经济危机的延长。

黑海在各个领域内都对俄罗斯至关重要,从能源、贸易和经济,到国家安全以及在不冻海域内的军事存在,因此,俄罗斯向来将它对黑海的霸权,视为关乎其民族存亡的问题,视为在欧洲和国际秩序中稳定俄罗斯力量支柱的不可或缺的基础。这些目标不断与其邻国土耳其的目标发生冲突,而土耳其这个同样拥有帝国遗产的国家,也一直致力于恢复它在一些重要且相互交织的领域内的荣光,例如文化、历史和地理等等。但矛盾的是,土耳其曾在冷战期间满足于它在西方联盟内的成员作用,而在今天,它的多边政策却让盟友和故人都感到震惊——它通过这种政策证实了它在北约内部的重要性,又维持了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友谊和复杂的关系,而未来这段时间将会证明这项政策是否能为土耳其实现它的目标,还是会很快将它的矛盾暴露出来。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