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万工人和数千名商人 印度人如何在海湾建立他们的帝国?

5月底,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印度人民党的发言人努普尔·夏尔马在新闻频道上发表了被视为冒犯先知穆罕默德和伊斯兰教的声明,与此同时,与她属于同一个政党的领导人纳文·金达尔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讽刺言论。这两组声明引发了印度与整个伊斯兰世界,尤其是其阿拉伯伙伴之间的重大危机。

随后,卡塔尔、科威特和伊朗召集印度大使,通知他们对这些声明的正式抗议。海湾合作委员会、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发表了谴责声明。社交媒体上,人们以“#莫迪,真主的使者不容玷污”标签发起了抗议。而阿曼苏丹国的穆夫提艾哈迈德·哈利利表示,这些言论是“对每一个穆斯林的战争”,禁寺的呼图白讲演人呼吁世界各国将侮辱先知及其使者的言行定为刑事犯罪。

试图遏制危机

随着抗议活动的升级,印度迅速采取措施遏制危机,对发表这些言论的两名官员采取了所谓的“纪律处分”,执政党宣布逮捕其发言人,并驱逐党内领袖。该党的官方发言人随后通过推特上的一组推文表示,她无意伤害任何人的宗教感情,并无条件“撤回她的言论”。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以其极右翼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而闻名 (社交网站)

印度观察家研究基金会研究员卡比尔·塔内哈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印度“对巨大的反应感到惊讶,虽然宗派问题在印度并不新鲜,而且以前有很多案例,但我们之前从未受到过像阿拉伯国家这样的反应”。

这场危机再次凸显了印度与伊斯兰国家,特别是海湾国家关系的细节和复杂性,以及它们的敏感性,尤其是在以印度教极端主义和反穆斯林倾向而闻名的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掌权的情况下,这似乎给印度与其伊斯兰邻国,尤其是海湾地区国家的关系蒙上了一层阴影,因为海湾国家在世界上接纳了最多的印度人。

海湾的印度国家

据统计,印度是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人口大国,人口约14亿,但在侨民数量上却位居世界第一。根据联合国2019年的国际移民报告,旅居印度境外的印度人达到约1750万人。然而,许多消息来源表明,目前印度侨民的实际人数为2200万至2500万。

大多数统计数据表明,在海湾工作和居住的印度人数量约为1000万 (路透)

如果我们依靠联合国的官方数字,我们会发现,几乎一半的印度侨民居住在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他们的人数估计在900万至1000万之间,是印度境外最庞大的侨民群体。

据印度外交部的统计,仅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就有约350万印度人,而沙特阿拉伯有250万印度人,科威特国则超过100万,阿曼苏丹国约有78万,卡塔尔国有76万,巴林约有33.2万印度人。

这些数字表明,印度社区估计占海湾国家外籍劳工总数的三分之一左右。根据联合2017年发布的移民报告,海湾地区的外籍劳工人数达到约2800万,其中约31.5%的人来自印度,其次是孟加拉国,然后是巴基斯坦。

数字的意义

在阿联酋,印度居民的数量(350万人)超过了该国公民的总数(270万人),仅印度人就占其总人口的30%

如果我们将这些数字与这些国家的公民人数进行比较,它们的含义就会变得更加清晰。看看海湾国家的印度人数量,我们发现他们的总数等于大约5个海湾国家公民人数的总和(公民人数,而非居民人数),即相等阿联酋、卡塔尔、巴林、科威特和阿曼公民人数的总和,其总数约为800万至900万。

在阿联酋,印度居民的数量(350万人)超过了该国公民的总数(270万人),仅印度人就占其总人口的30%。在卡塔尔,常住的印度人有76万人,是卡塔尔公民人数(32万人)的两倍多。

至于科威特,境内的印度人数量为100万,几乎相当于科威特公民的总数。居住在巴林的印度人(33.2万)相当于巴林人口的一半。阿曼苏丹国的印度人总数接近阿曼人口的三分之一(270万阿曼人)。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海湾国家的总人口,包括公民和居民,在2020年底达到了5800万,其中印度人约占900万,占外国劳动力的三分之一,估计为2500万至2800万人。

海湾的克里希纳和湿婆

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0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到本世纪头十年末,居住在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的印度教信徒人数达到约170万。统计显示,其中大多数人——近50万印度教徒——居住在阿联酋,其次是沙特阿拉伯,约39万印度教徒,然后是卡塔尔,有24万印度教徒,然后是科威特,有23万,最后是阿曼和巴林苏丹国,分别有约12万印度教徒。

至于2010年的统计,目前居住在海湾国家的印度教徒人数可能至少会超过200万,并且过去十年来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的印度人人数有所增加,预计到2050年,世界上印度教信徒的数量将增加到14亿人。

海湾地区最著名的印度教寺庙集中在阿联酋、阿曼和巴林 (社交网站)

至于宗教场所,1958年在迪拜建立的湿婆神庙和克里希纳神庙建筑群被认为是海湾地区最早也是最著名的印度教建筑群之一,这里见证了印度教通常的所有庆祝活动,可以容纳了数千名信徒。2017年,阿布扎比酋长国宣布分配一块土地用于建造其第一座印度教寺庙,其中还将包括一个特殊的火葬场,这是印度教的一种著名仪式。

在巴林,特别是在首都麦纳麦,有两座著名的印度教寺庙,一座在科威特区附近,另一座在阿德利亚,其中供奉的是克里希纳。阿曼苏丹国也是如此,马斯喀特有两座古庙,一座在鲁维供奉克里希纳,另一座在穆特拉供奉湿婆,两座寺庙仍然吸引着大批印度教徒在节假日前往。至于沙特阿拉伯,到目前为止,官方还不允许为非穆斯林建造祈祷场所,包括印度教寺庙,祈祷可能在私人住宅和别墅中进行。

劳工大军

在印度研究员内哈·科利于2014年发表并由阿联酋未来高级研究中心翻译出版的题为“印度移民劳工到海湾国家”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将海湾国家的印度劳工分为三个主要部分:一是非熟练劳动力,即在建筑、市政、保洁公司和农场工作的劳动力,包括家政工人。

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从国外接收工人汇款的国家,领先于中国和墨西哥

第二部分是半熟练劳动力,即专业劳动力,包括医生、工程师、会计师、护士、公共和私营部门的行政专员。第三部分是在海湾国家拥有并参与大中型投资的商人、投资者和资本所有者。

据研究统计,第一类和第二类代表了海湾国家的大多数印度社区,其中非熟练和半熟练劳动力数量达到该地区印度人总数的70%左右。与过去几十年相比,半熟练工人的类别明显增加。

这些在海湾地区各行各业工作的大量印度工人每年向他们在印度的家人汇去约890亿美元,占全球印度外籍人士汇款总额的65%,使印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从国外接收工人汇款的国家,领先于中国和墨西哥。

海湾地区的印度亿万富翁

至于第三类,投资者和商人这一类,海湾国家特别是阿联酋,在他们的土地上接待了来自印度的许多商业和金融大亨,他们创立和管理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巨型商业机构。根据福布斯2018年发布的年度报告,海湾地区100位最有权势的印度商人的总财富约为265亿美元。

除了海湾地区最有权势的印度亿万富翁和商人之外,三名业务集中在阿联酋的商人的财富估计为120亿美元,相当于该地区印度商人总财富的一半。领头的是印度商人优素福·阿里,他是专门从事零售业的巨型商业集团“Lulu”的首席执行官,他的财富估计在40亿至50亿美元之间。

至于印度商人B.R.谢帝,他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在阿联酋投资,数十年来的投资使他成为海湾地区健康服务和制药领域的最大商人之一,他的财富估值在40亿美元。因为卷入一起迫使他逃离阿联酋的重大欺诈案,他的帝国在过去两年中受到了重大打击。然后是商人拉维·皮莱,海湾地区最有权势的商人之一,他是一名前往沙特阿拉伯的印度移民的儿子,在70年代末从沙特搬到了阿联酋并建立了他的第一家建筑公司,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商业版块扩大到包括20多家公司,拉维·皮莱的财富估计目前约为40亿美元。

印度的海湾

据“今日印度”网站报道,由于印度对海湾石油的依赖,印度与海湾合作委员会的双边贸易额估计为1540亿美元,双边贸易逆差为670亿美元。阿联酋也是印度在全球的第三大贸易伙伴,与印度的贸易额约占印度全球贸易总额的7%,仅次于美国和中国,到2021年的总额为600亿美元。

阿联酋宣布将印度确立为其未来核心经济伙伴的七国之一

根据印度工业联合会的数据,印度在阿联酋的总投资额约为550亿美元,在阿联酋市场经营的印度公司数量达到45000多家,阿联酋成为印度在该地区就业和投资的最大东道国。

随着印度今年与阿联酋签署自由贸易协定,阿联酋宣布将印度确立为其未来核心经济伙伴的七个国家之一。印度贸易和工业部长宣布,阿联酋计划在印度的各个领域投资1000亿美元,包括制造业和基础设施。

沙特是印度在海湾地区的第二大贸易伙伴、第四大全球合作伙伴和第八大产品市场,两国贸易额约400亿美元,其中印度对沙特的出口为60亿美元。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王储在2019年表示,该国将在未来几年向印度注入1000亿美元的投资。

至于卡塔尔,印度则是其主要的合作伙伴,因为多哈是印度最大的液化天然气供应国,此外还有以石油、化学品、塑料和铝为首的其他主要出口产品,两国之间的贸易额约为105亿美元。大约有6000家印度大中小型企业在卡塔尔运营,业务集中在基础设施、信息技术、能源、建筑和电力等各个领域。

至于科威特,2019年,其与印度的贸易往来额约为110亿美元,虽然后来因新冠危机而大幅下降,但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仍保持强劲势头。2021年,科威特在印度的投资额约为55亿美元,预计未来几年将增至100亿美元。根据“海湾在线”报道,印度驻科威特大使声明,科威特各个领域有100多家印度大型公司。

阿曼苏丹国与印度的贸易额为53亿美元,其中33%是印度对阿曼的出口,有4700多家印度公司投资了阿曼市场。至于巴林,其与印度的双边贸易额为12亿美元,印度在巴林市场的旅游、承包和技术领域的投资额估计为16亿美元,在该国约有3200家印度公司。

海湾地区印度人的未来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印度在海湾地区的存在经历了几个关键阶段,其中最突出的可能是印度政府在2015年以保护其在外公民的名义,宣布收紧将印度工人派往海外的程序,其中海湾地区占最大份额。印度的措施总结为有必要为在所有部门工作的印度工人设定最低工资,特别是驾驶、建筑、护理、家政工人、木工等手工业部门。

尽管这些措施相对限制了前往海湾的印度人的新增数量,但在此措施之后,向印度的汇款并没有减少,而是在2018年增加到约800亿美元。此外,在海湾逗留期间能够攀登社会阶梯的印度人的数量也有所增加。

主要危机是新冠病毒大流行,这被认为是海湾地区印度工人面临的最严重危机之一,据报道,在海湾地区大流行爆发十个月后,居住在海湾地区的大约110万印度人返回家园。2020年第一季度,这被认为是印度过去50年来经历的最大的反向迁移。然而,随着正常生活的回归,尽管当前存在通货膨胀危机,海湾国家正在见证大量印度工人的回归。

在资金和投资方面,根据2021年底发布的《全球印度脉搏》(Global Indian Pulse)报告,66%的居住在阿联酋的印度人计划增加对其的投资,房地产行业是印度社区的第一大投资关注点,其次是股票和证券投资,然后是旅游和科技板块。

归根结底,近2亿的印度穆斯林的状况仍然是对印阿关系影响最大的问题之一,无论是从正面还是负面,尤其是在宗派袭击发生的频率越来越高的情况下。印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少数民族,是仅次于印度尼西亚和巴基斯坦的第三大穆斯林聚集地,这解释了印度急于遏制最近的危机以避免海湾的愤怒,以及危机可能对广泛而复杂的双边关系造成的损害。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