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核战术:普京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最佳武器是什么?

俄罗斯总统普京

从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的第一刻起,俄罗斯政府便发出了威胁北约的激烈核言论。这一点在普京本人或俄罗斯官方其他任何人物的声明中都非常明显,例如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曾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核危险是严重而真实的,我们不应该低估这种危险,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一场核战争和一场毁灭性的战争。

这些核威胁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效的,例如,北约确实放弃了在乌克兰上空设置禁飞区,因为这将预示着与俄罗斯的直接交战,但是,这却没有阻止北约向乌克兰提供许多飞机、重型和轻型武器,甚至部队训练。美国总统乔·拜登在最近向乌克兰军队提供了一批价值8亿美元的各类武器援助,几周前,还要求美国国会批准向乌克兰提供330亿美元的援助,而这些都是针对俄罗斯人的升级措施。

这并不是普京第一次发出核威胁。同样的事情还发生在2014年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期间,俄罗斯领导人公开声称将核武器置于戒备状态,而在2015年,俄罗斯又威胁称,如果丹麦加入北约的导弹防御系统,那么它将对丹麦战舰实施核打击。

但是在所有这些相互的升级措施中,有些人忘记了我们只是在谈论一种特定类型的核武器,而现在使用它的机会非常微弱,即战略核武器,它代表着任何国家核力量的三位一体,即洲际弹道导弹、潜射弹道导弹和配备核武器的重型轰炸机,这些武器都可以打击位于本国境外数千公里的目标,并对其造成严重破坏。

战场上的核弹

除了战略核武器,还有一种武器叫做“战术核武器”或者“非战略核武器”,是一种可以在战场上使用的武器。战术核弹不是用来摧毁大型的城市或结束战争,而是可以在狭窄范围内使用的短程武器,通常在附近有友军,也可能是在有争议的地区。这种武器可以用来摧毁包括纵队坦克、大型机场或是在战场上向军队方向移动的作战营。战术武器是能够获得有限收益的工具,能在战区获得一些优势,而不是完全消灭敌人。

在这里,让我们了解一下如何以“TNT当量”来估算核武器的当量或爆炸能量——核爆炸时所释放的能量相当于多少吨TNT炸药爆炸所释放的能量。

这种核武器的爆炸当量可以达到1000吨TNT当量,即1000吨TNT炸药爆炸所释放的能量。2020年发生在贝鲁特港的爆炸虽然不是核爆炸,但其相当于发生在日本广岛的核爆炸,爆炸威力估计约达1000吨TNT当量。而战争中最常见的手榴弹——也是经常出现在许多电影中的武器,其TNT含量却只有50至60克!

2020年贝鲁特港口发生爆炸

这就意味着,1961年10月30日上午在位于北极圈的俄罗斯新地岛地区爆炸的威力达50兆吨的“沙皇炸弹”(Tsar Bomba),或者俄罗斯人所说的炸弹之王,才是迄今为止威力最大的核弹,其能量相当于引爆了5000万吨TNT,相比之下,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相当于引爆了1.5万至2万吨TNT,而且前者导致近14.6万人死亡。

有人认为在广岛和长崎投放的核弹属于战术核武器,其实这战略和战术核弹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战术武器的能量输出从10吨TNT当量起步,并且可高达10万吨(据信俄罗斯目前最大的战略核弹头约达80万吨TNT当量)。

长期不和的历史

1991年11月5日,俄罗斯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宣布了削减俄罗斯战术核力量的几个步骤,首先是从导弹、火炮和战术地雷中移除核弹头,以及从舰船、通用潜艇和潜艇上卸下战术核武器。并将由海军飞机将它们放置在中央存储区域内。这同样适用于主动防空武器,但这些必须满足一个特定条件,即“如果美国也这样做”。

1991至2010期间俄罗斯的战术核武器削减情况 (半岛电视台)

上述举措是对美国总统老布什在同年9月宣布的倡议的回应,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在1992年1月重申甚至扩大了戈尔巴乔夫的倡议,随后的举措包括美俄双方一再减少战术核弹头的数量。

但与此同时,俄罗斯人一直在努力发展他们的战术核武库。2020年12月,普京表示,“袖手旁观绝对不可接受。今天,武装部队所有关键领域内的变革步伐都异常快速。甚至比一级方程式比赛更快,甚至比音速还快,如果你停下一秒钟,你就会立即落后。”

俄罗斯为发展其战术核武器而付出的努力,不如其战略核武器现代化计划那样明确和全面,但是该政策本身就是要逐步淘汰苏联时代的武器,用更新但更少的武器取而代之。俄罗斯正努力对多达2000枚战术核弹头的现役库存进行现代化改造,包括从中程轰炸机、战术轰炸机和海军飞机上发射的空对地导弹、短程弹道导弹、重力炸弹,以及用于水面舰艇和潜艇上的反舰导弹、潜艇、飞机和鱼雷。

海陆空各个领域

更细节地来看,俄罗斯战术核武库的最大比例(约950枚弹头)用于海军,而俄军主要的海军现代化计划主要集中在俄罗斯最新型的核动力多用途攻击潜艇“亚森/M”,并且配备了32单元的垂直发射系统,并且可以携带战术核武器,具备多种能力。该型潜艇已经开始取代苏联时代的俄罗斯攻击潜艇。同一型号潜艇的改进版“喀山”号最近也加入了俄罗斯海军北方舰队。

俄罗斯亚森-M级核潜艇

据信,俄罗斯的亚森-M级核潜艇以及所有现代化的潜艇和舰艇,都配备了可携带核弹头的“口径”巡航导弹(Kalibr Cruise Missile),该导弹可以从海上发射以打击陆地目标,射程灵活——从短程到中程,甚至达到几千公里之外。此外,还可以发射反舰和对地攻击巡航导弹、反潜艇核导弹,以及核鱼雷。

俄罗斯的不同战术核武器分布 (半岛电视台)

但情况却并不止于亚森-M级核潜艇的发展,因为其发展的确有些缓慢,从而促使俄罗斯海军同时积极发展其他的战术核平台,例如“塞拉”核潜艇、“奥斯卡II级”核潜艇等等,此外,外界还猜测俄罗斯正在考虑建造新型的巡航导弹潜艇。

此外,俄罗斯空军是陆军第二大战术核武器用户(约有500枚弹头),经过25年多的扩展和开发,自2014年以来,已有125架新型苏-34战斗机交付给俄罗斯空军,并计划在重大的现代化项目中完全取代苏-24战斗机。

自最开始,就预计苏-34战斗机将于俄罗斯在欧洲战区的军事行动中发挥核心作用,无论是与乌克兰发生冲突,还是与北约发生冲突。其高续航能力可将所有欧洲目标置于其打击范围内,无论是实施战术核打击还是常规核打击。这款战斗机可以对高价值目标发起绝大多数的初始打击,从而使这款特殊的战斗机成为了俄军的杰作。

另外,我们还没有谈到俄罗斯空军武器库的新发展,例如,被美国国防部认为具备核能力的苏-57战斗机,预计将竞争美国的F-35型战斗机。这款新型战斗机还将配备高超音速导弹,其特征类似于俄罗斯国防部宣布用于摧毁乌克兰西部地下武器库的“匕首导弹”(Kinzhal)——目前,所有的防空系统都无法监测到这种导弹。

俄罗斯的“匕首导弹”

另一方面,“匕首导弹”也是俄罗斯最近取得的成就之一。它具有多种能力,被开发用于打击重要的欧洲基础设施(例如机场、仓库和指挥中心),并对抗美国的防御导弹,此外,它还会对航空母舰、美国和北约构成威胁。另外,其飞行路径不规则,最高时速可达4900公里/时,有时甚至可能达到12350公里/时,这些都使拦截它的难度极大。

不断升级

上述是俄罗斯战术核弹头的携带工具在陆地、海洋和空中所有领域内——无论是进攻性还是防御性,完全实现现代化的一组例子。所有这些举措都是为了平衡北约和美国的常规优势力量,以及在远东地区和中国的常规力量形成制衡,因为这些力量非常庞大且拥有先进的能力。

北约的战术核武器分布 (半岛电视台)

但是最后,一个重要的情况仍然存在,那就是——战术核武器仍然是核武器。这是一个直观的信息,你可能会注意到,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战略和战术之间的这种区别,是因为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军控协议主要涉及洲际弹道导弹及其携带工具等重大风险,因为这些是主要的危险来源。

但是,对拥有相同类型工具的对手使用战术核武器,也可能会带来很大的风险,因为它们因风险较小而更便于使用,因此,它们被视为常规武器和核武器之间的分界线,更多的是像一个过渡阶段,而不是使用洲际弹道导弹的大跃进,部署小型、低当量的战术核弹头,将是对下一场核战争给出的危险激励。

此外,与首先使用的战略核武器相比,最有可能首先使用战术核武器的情况,在军事危机时期受到的政治控制通常没有那么严格。这类武器的使用与上级和召开政治军事领导会议相关,如果一个相对初级的军官能够控制一个吨级而不是千吨级的小型战术核武器,那么他便可以通过简单的步骤而获得启动许可。

10至15千吨级的武器可以是有效的且大型的,因此,对于军队来说,这是一种先发制人的打击,但是有些弹头只能释放10至100吨的当量。事实上,战术核武器的最大问题还在于,其射程和功率的极为多样化。例如,美国B61型核弹头目前是美国武器库中最小的核武器,其能量仅从300吨开始,然后又包括1500吨、1万吨或5万吨之间的差异,在危机时期使用这种武器会可能会非常危险。

此外,可携带战术核弹头的导弹的精度和射程也有了很大的发展,例如,俄罗斯的“托奇卡”导弹能够远距离携带和​​投送高达100吨的核弹头,最远可达150-185公里。这种导弹从1981年开始使用,直到现在它仍然是俄罗斯军队的战术工具之一,广泛用于叙利亚战争、也门战争和2020年发生在纳卡地区的战争,目前还被用于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战争。

可携带战术核弹头的“伊斯坎德尔-M”导弹

随着像可以携带小型核有效载荷至400-500公里远处的俄罗斯“伊斯坎德尔-M”导弹的出现,俄罗斯军队在某些地区用这些导弹取代了原有的导弹,从而引起了俄罗斯研究人员的注意,因为它是俄罗斯最重要的战术核工具之一。再加上此前谈到的可以向数千公里外的目标运输大量有效载荷的“口径”巡航导弹,我们目前面临着该国用途多样的武器库。

但事实仍不止于此。例如,美国的MGR-3小约翰导弹能够在19公里的距离内发射1万吨当量的弹头,而法国的“冥王星”导弹早在上世纪70年代便能够发射1.5万吨当量的核弹头,射程为120公里。

此外还开发了可由两个人携带的小型战术核武器,例如美国军方在上世纪60年代生产的从未使用过的便携式核武器SADM背包式核弹,以及戴维·克罗克特武器系统,后者是美国在冷战期间部署的一门大炮,在战时可以很容易地使用这种类型的炸药而在隧道、山口和桥梁等“阻塞点”获得巨大的效能。

“W54”背包式核弹

升级学说

更糟糕的是,俄罗斯的核学说目前正在以这种形式敞开大门。为了更深入地理解这一点,我们可以研究俄罗斯政府于2020年6月2日发布的一份包含6页的文件,其中概述了该国对核威慑的看法,这份文件题为“俄罗斯联邦核威慑政策的基本原则”,其中,俄罗斯核威胁升级或首次实际使用核武器,被视为能够有条件地使冲突以符合俄罗斯利益的方式“降级”的行为。

“为了降级而升级”的政策,意味着俄罗斯人可能会在受到对手非核攻击的情况下升级至核选项,这种核升级将会震慑对方并降低其言论强度以及未来的措施,这在乌克兰战争开始之初,俄罗斯政府对北约发出的核威胁中体现得非常明显。

这项学说由来已久,并与核武器是在弱势阶段的最佳手段相关。当时,苏联在冷战期间在政治和军事上不断退步,然后陷入崩溃,而俄罗斯人手中唯一的保障就是核武器, 因为这代表了一种主要的威慑力量,即使减少了核弹头的数量——无论是战略还是战术核武器,俄罗斯人非常清楚,需要有足够的资源来防止对其存在的威胁,而现在,他们觉得他们的存在正与乌克兰的战争期间受到威胁。

另请阅读:魔鬼的军火库——俄罗斯是否真的会动用核武器?

在那个时候,威胁动用战术核武器将成为俄罗斯人(以及北约等方)逐步升级的工具,但是任何最终使用了战术核武器的战争,都将不可避免地成为一场灾难,从而大大增加了它继续升级的可能性。在某个阶段内,即使想要回头,也已经做不到了。我们还没有谈到这样的举动会激起其他没有参战的国家发展核能力的愿望的情况,而全球核弹头的数量也将在军备竞赛中再次上升,尽管这些武器在冷战结束后达到了当前的最低水平——约为15000枚核弹头。而只有上天知道它以后会发展到什么样的程度。

迄今为止,世界上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使用核武器——无论是战略性的还是战术性的,都是1945年在日本发生的核轰炸。每当发生新的冲突时,我们都害怕这种禁忌被打破,全世界都害怕这种情况会重演,但是,第一次还算只有美国人在使用核弹头,而现在则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其中最好的状况可能都是我们根本无法想象的痛苦!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