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土地上的对抗 辛贾尔如何成为土耳其和伊朗之间的战争舞台?

5月1日,在伊拉克北部的兹利坎基地,这是土耳其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地区建立的一组基地之一,土耳其士兵沉浸在正常的军事任务中,而基地则面临可能被导弹持续瞄准的危险。它以前遭到过多次袭击,最近一次是四月。当时,袭击被归咎于尼尼微省亲伊朗的伊拉克民兵发射的4到6枚导弹,因为之前的类似袭击通过什叶派民兵拥有的107毫米火箭弹留下了相同的印记。

这些民兵在任何时候都没有隐瞒他们监视土耳其存在的事实,这可以从伊朗支持的威胁安卡拉的伊拉克真主党组织的声明中看出,声明称“刀已入骨”,指土耳其在伊拉克北部的军事行动。在安卡拉最近威胁要对该地区进行军事干预之后,这些民兵加强了他们在伊拉克辛贾尔的存在,三个旅已完成部署。此外,人民动员部队还安排了15000名战士来应对土耳其的任何军事威胁。

简而言之,土耳其入侵的前景激怒了这些民兵组织,德黑兰现在认为土耳其在伊拉克的存在增加是对其势力范围的侵犯。伊朗对维护其在辛贾尔的霸权感到担忧,因为辛贾尔是通往叙利亚的一个重要的入口。出于这个原因,伊朗一方面想利用其影响力及其与库尔德工人党(土耳其将其归类为恐怖组织)的关系,另一方面又想利用与人民动员组织的关系,扩大其在伊拉的影响力,限制土耳其的存在,特别是在库尔德斯坦民主党控制区的存在;该党是土耳其的重要盟友,被德黑兰指责支持反对伊朗政权的库尔德政党。伊朗还试图利用其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关系向土耳其施压并从中获得让步,无论是在伊拉克还是叙利亚。

伊拉克土地上的区域战争

在土耳其与库尔德工人党发生近40年的冲突之后,可以说2014年,库尔德战士接管了与ISIS作战的任务。对于最初观望ISIS 控制了伊拉克和叙利亚土地后果的土耳其人来说,这是一个重要的站点。然后,土耳其人自己在(库尔德)叙利亚民主力量的进步面前受到威胁,后者在叙利亚北部建立了一个半自治地区,巩固了对从ISIS手中夺取的土地的控制。

安卡拉迅速与其支持的叙利亚派系一起收复库尔德人控制的城市。同时,出于对安全的担忧,安卡拉开始加大对土耳其东南部库尔德工人党武装的空袭力度,并在叙利亚发动针对人民保护部队和ISIS的军事行动。2018年1月,土耳其袭击了阿夫林,最终于2018年3月占领了该市,并威胁对叙利亚境内其他库尔德人控制区发动袭击。

叙利亚自由军宣布完全控制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夫林 (半岛电视台)

然而,ISIS武装分子从他们控制的地区被驱逐后,土耳其人远离了叙利亚,到达了伊拉克西北部被库尔德人称为辛贾尔的地区,这里是雅兹迪库尔德少数民族的历史家园,见证了与ISIS的重大冲突。在ISIS武装分子被驱逐后,该地区被前来帮助雅兹迪人的库尔德工人党战士控制。库尔德工人党不仅在该地区设立了一个特别行政机构,即被称为“辛贾尔抵抗部队”的雅兹迪抵抗部队,而且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基地。当该党在辛贾尔立足时,安卡拉只看到该组织在伊拉克库尔德斯坦山区和叙利亚北部的旧基地之间存在危险联系,而其后勤基地则代表了该党在叙利亚东北部的活动与土耳其在本土和伊拉克甘迪尔山脉的基地之间存在危险联系。

除此之外,雅兹迪人对伊拉克军队和佩什梅格部队极其不信任,这些政党在打击ISIS期间放弃了辛贾尔为借口,为内部关系投下了阴影。与库尔德工人党有联系的辛贾尔抵抗部队继续在该地区活动并与什叶派人民动员部队结盟,后者的部队对土耳其的行动采取敌对立场。

自2014年接管辛贾尔地区以来,库尔德工人党一直试图取得多项成果,其中最重要的是使这座城市成为其影响区域之间的纽带,然后促进两个地区之间的作战人员和武器的流动

库尔德事务研究员阿卜杜勒·拉希姆·赛义德·特库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库尔德工人党自2014 年接管辛贾尔地区以来,一直尝试取得多项成果,其中最重要的是使这座城市成为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影响区域之间的纽带,从而促进两个地区之间的作战人员和武器的流动。他说,“库尔德工人党利用其在辛贾尔的影力招募了最大数量的战士。属于库尔德工人党的辛贾尔保护部队加入了人民动员部队,赋予其某种合法性,并将其展现为一支伊拉克部队。这一举动受到群众的欢迎,因为后者与伊拉克库尔德斯坦政府,特别是与由马苏德·巴尔扎尼领导的库尔德斯坦民主党存在分歧。此外,伊朗希望利用其与库尔德工人党的关系向土耳其施压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获得让步。”

当然,安卡拉也意识到辛贾尔局势的严重性和失控的可能性,因此要切断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地区与其军事和经济供应走廊之间的道路。特库比说,“安卡拉的战略是将库尔德工人党的领土划分为被土耳其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盟友包围的方阵。这就是它2018年在阿夫林以及2019年在拉斯艾因和泰勒艾卜耶德所做的,库尔德工人党在阿勒颇北部农村被叙利亚政权和土耳其的武装派别盟友围困。”

巴格达的艰难选择

伊拉克地图,中间是辛贾尔(上)和巴格达,北边是土耳其,东边是伊朗,南边是科威特,西边是沙特、约旦和叙利亚 (半岛电视台)

巴格达政府对辛贾尔的局势并不满意。自2017年10月库尔德举行独立公投以来,与库尔德工人党和伊朗有联系的人民动员力量所属团体的影响已经渗透该地区,这些政党与各种团体,最着名的是辛贾尔抵抗部队,共同控制该地区。为应对这一局面,伊拉克中央政府采取措施,希望维护其控制权。2020年10月,在联合国的主持下,伊拉克中央政府与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签订了一项协议,其中规定了伊拉克警察对辛贾尔的控制权,库尔德工人党等其他武装团体被排除在外。这项协议被认为是伊拉克总统穆斯塔法·卡迪米的政治胜利,因为它获得了库尔德斯坦地区政府的正式批准,巴格达确认恢复了对该地区的控制,并与土耳其的升级保持了距离,巴格达和安卡拉之间的信任得到了维护。该协议还规定在辛贾尔周围建立大约十个检查站,并在伊拉克-叙利亚边境修建水泥墙,以防止两国之间的渗透。

然而,尽管有上述情况,巴格达发现很难在安全基础设施中实施预期的改变。伊拉克部队的工作受到库尔德工人党和辛贾尔抵抗部队的联合阻碍,后者自2015年以来已经与人民动员部队有了正式联系。直到现在,2020年10月达成的协议都未能生效,这让安卡拉感到沮丧。库尔德工人党没有被驱逐出辛贾尔,安卡拉更加担心加强该党在该地区的存在对其安全利益构成威胁。土耳其国防部长胡鲁西·阿卡尔在几个月前访问伊拉克期间毫不犹豫地寻求巴格达批准土耳其将库尔德工人党驱逐出辛贾尔的行动。

来自伊拉克库尔德斯坦的政治研究员沙霍·卡拉·达吉说,土耳其担心辛贾尔会变成另一个版本的坎迪尔,这是库尔德工人党的大本营及其行动基地,但同时它希望与伊拉克政府协调应对这些安全风险,以避免在巴格达引发官方回应。因此,土耳其的行动仅限于特定目标,此事尚未达成全面行动的规模。沙霍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补充说,伊朗以前和现在都在努力加强其附属派别在辛贾尔的影响力,该地区是几个内部和地区政党的战略区域。他说,“人民动员组织必须确保伊朗的利益,但辛贾尔的复杂性、冲突的领土范围以及当地战斗团体的多样性使伊朗的雄心受到威胁。”

辛贾尔的地区冲突会蔓延到哪里?

土耳其军队以“爪锁行动”瞄准库尔德工人党 (半岛电视台)

4月18日,安卡拉在一次名为“爪锁”的行动中对伊拉克杜胡克省发动了针对库尔德武装分子的地面和空中攻击。土耳其军队很快启用了大炮、直升机、无人机和战斗机,并部署了土耳其特种部队和突击队。安卡拉发起的这项行动与其在伊拉克北部的其他军事行动类似。1926年,安卡拉与英国和伊拉克王国签署了“安卡拉协议”,以解决与他们在摩苏尔主权问题上的争端。土耳其人声称该协议中包括一项打击来自伊拉克北部威胁的条款。土耳其政府借此为启动上述军事行动提供了理由,包括为阻止对兹利坎土耳其基地发动导弹袭击,对抗库尔德工人党在辛贾尔腹地的影响,清除其所谓的“恐怖走廊”,以及建立没有库尔德工人党的安全区。

辛贾尔对安卡拉来说是一个重要地区,因为它靠近叙利亚北部,自2014年以来,库尔德人在此地一直具有影响力,它还是与土耳其领土相连的塔阿法区的延伸。因此,安卡拉将辛贾尔视为确保自身安全的战略十字路口。基于上述情况,正如伊拉克研究员萨法·哈拉夫告诉我们的那样,土耳其试图通过将其军事存在扩大到辛贾尔来破坏库尔德人的影响力。土耳其进入辛贾尔还有一个因素,安卡拉试图将伊拉克北部一分为二,一个是库尔德斯坦地区伞下的北部库尔德人,另一个是毗邻叙利亚土地的伊拉克东部地区的北部阿拉伯人(塔阿法·辛贾尔)。这解释了它与伊拉克政府的合作,伊拉克政府也在寻求以牺牲群众和库尔德工人党为代价来扩大其在该地区的霸权。

哈拉夫强调,消灭库尔德团体(无论是反对派还是忠诚派)的决定不受军事能力的限制,而是取决于平衡和政治利益的计算。库尔德工人党的力量来自幼发拉底河东部地区得到美国的支持的叙利亚库尔德团体,尽管它被华盛顿列为恐怖组织,但它实际上从叙利亚库尔德人获得的支持中受益。哈拉夫补充说:“库尔德工人党不再是库尔德政党,而是成为拥有多种武器的地区民兵组织,因此土耳其将不可避免地与其进行地区对抗,以免地区平衡向损害其利益的方向倾斜,例如产生像幼发拉底河地区以东的库尔德政府一样的自治区,而且随着配额制度的崩溃,伊拉克政治力量之间发生武装冲突的可能性也会增加,逊尼派地区很可能被孤立在伊拉克西部,辛贾尔将拥有一个与幼发拉底河以东直接相连的临时政府(土耳其和巴格达都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

塔库比预计土耳其和伊朗在辛贾尔的地区冲突将持续一到两年,尤其是因为土耳其目前正将地面行动集中在与伊拉克的边境地区

研究员塔库比证实,土耳其在其境外的任何军事行动都将面临法律和军事障碍,特别是辛贾尔与土耳其没有共同边界,因此地面入侵很困难。目前唯一的选择仍然是空中轰炸和通过无人机瞄准总部。此外,土耳其正试图向伊拉克政府施加政治压力,要求其通过伊拉克军队将库尔德工人党成员从辛贾尔驱逐出去。伊拉克军队几周前已经确立了对辛贾尔几个库尔德工人党据点的控制权,两方之间已经发生了冲突。塔库比预计土耳其和伊朗在辛贾尔的地区冲突将持续一到两年,尤其是因为土耳其目前正将地面行动集中在与伊拉克的边境地区。

无论如何,辛贾尔的危机似乎不会因为地区和国际各方的介入而轻易解决,这意味着如果当事方未能达成令所有人满意的解决方案,它可能会成为未来冲突的焦点。土耳其在辛贾尔的速胜将面临困难,一方面由于其与土耳其边境的距离较远,另一方面由于辛贾尔隶属于伊拉克中央政府,后者在那里扩大控制的难度持续存在,以及支持库尔德工人党从伊朗获得了第三手支持。但是,土耳其与伊拉克政府的军事和政治压力现在正在结出硕果,伊拉克政府正试图对抗库尔德工人党,以预防土耳其进行军事干预和与安卡拉的关系崩溃。土耳其也不想在其漫长而复杂的北部边界的另一次行动中耗尽其军事力量,从阿夫林到伊朗边界,这里充满了各种民兵。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