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情景”:如果俄罗斯与北约爆发核战争会怎么样?

俄罗斯总统普京关于将核威慑力量置于高度战备状态的声明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众所周知的是,这是普京在试图直接对其西方对手——无论是欧洲还是美国——施加政治压力,但问题是,这场冲突中的任何国家动用核武器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尽管这种可能性很小。

在人类文明史上的某个时刻,这种极低的概率主要来自该事件预期产生的影响程度。在1984年出版的著作《理与人》(Reasons and Persons)中,英国哲学家德里克·帕菲特提问道:“哪种情况更糟糕?是从和平状态过渡到杀死90%的人类的核战争,还是从杀死90%的人类的核战争,进入杀死100%的人类的核战争?”你可能会认为第一种情况更加糟糕,但是,第二种情况并不仅仅意味着多杀死10%的人类,还意味着人类的灭绝,而这将是一种更为糟糕的状态,因为它阻止了所有后代的存在,当然,后一种可能性会小于第一种,但却是更为糟糕的情况,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此加以思索。

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了“末日时钟”(Doomsday Clock)一词,这是一个象征性的术语,它指向距离意味着人类末日的“午夜12时”的前几分钟。这一想法是1947年由美国芝加哥大学的双月刊《原子科学家公报》创立的,它预示着世界末日已迫在眉睫,该时钟每次往前拨动,都意味着人类越接近灭亡,而这是因为拥核国之间正在进行核竞赛。在2015年至2020年期间,科学家们更新了时钟数据,并将之拨快了100秒,这就意味着发生核灾难的可能性已变得更大。研究人员指出,尽管意识到核危险,但每个拥有核武器的国家都仍在更新其核武库,并且速度还在不断加快。

现在我们知道,世界上存在1.5万至1.8万枚核弹头,其中数千枚可以在5至15分钟的时间内准备好发射。在2008年牛津大学举行的世界灾难性风险大会上,针对专家们进行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人类在一个世纪内被核武器彻底灭绝的概率约为1%。当然,这些结果仅反映了一群专家的大致意见,而不是基于研究工作的概率分析模型,但是这也再次强调,这种可能性仍然存在,无论它看起来是多么的微弱。

从一颗核弹开始

好吧,让我们稍微介绍一下在存在这种可能性的世界中可能会发生的情况。例如,让我们从一种简单的可能性说起,即俄罗斯或任何一个北约拥核家,率先发射了一枚洲际核导弹,并且击中了一个中型或大型的城市,例如开罗,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发生些什么呢?这种可能性我们过去曾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看到过。

如果核弹落在该市中心的主要街道上,那么,将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内出现一个高热(甚至超过太阳)的火球,并让距离爆炸中心2至3公里范围内和一切事物“蒸发”,在这里,我们使用“蒸发”一词,以便以最准确的方式描述将会发生的一切,即所有事物,包括人类、物品、房屋、汽车、树木等等,都会随之消失。

然后,在不到20秒的时间内,将有一股巨大的热浪席卷距爆炸中心25至30公里的整个地区,在这个范围内不会出现事物“蒸发”的情况,但是,所有可燃的东西都会燃烧起来,包括人类、树木、房屋、塑料及衣物。此外还将产生能够摧毁该地区大多数房屋的强烈冲击波,而这种冲击波产生的影响将不亚于五级飓风过境。

这场袭击中的死亡人数可能达到50万人,还有为数两倍的受伤人员将因基础设施被毁而无法得到治疗,但这还不是全部,我们还没有谈到放射性的污染将会造成的影响——这种污染将会扩散至比此前提到的地区半径还要扩大几公里的范围内,并在接下来的几小时至几天的时间内,导致50%至90%的人口死亡,而且在接下来的几代人中出现各类癌症的几率也将大幅升高。

紧随其后的则是所谓的“核尘埃”的广泛传播,即在爆炸之后进入大气层的放射性坠尘。这些坠尘可以从爆炸现场扩散至数百公里的范围。虽然核尘埃携带的大部分粒子会迅速衰变,但是部分放射性粒子仍会产生持续数秒至数月的影响。至于部分放射性同位素,例如锶90和铯137,其作用则是相当持久的,甚至可能在最初的爆炸后持续长达5年的时间。

如果发生核爆炸,专家们建议在地下通道中躲藏72小时,以免暴露在核尘埃之下 (社交网站)

但这绝不会止于一击

总地说来,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承受核打击对其一个城市的影响。但是,正如大家所知,这场战争绝不会止于一击,因为受到第一击的一方,必定会以另一击作为回击,以报仇雪恨、解决冲突。为了弄清楚这种可能性的发展情况,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人员构建了一个模型,以模拟俄罗斯和北约之间的常规战争发展为核战争的情况,研究人员在该模型中引入了大量可用的情报数据,并且假设是由俄罗斯率先发动了第一击。

这项模拟首先从位于波兰和立陶宛之间的波罗的海沿岸的俄罗斯城市加里宁格勒的一个基地发射核弹道导弹,以打击位于波兰和德国边境的一个军事基地。而且这场模拟假设北约不会对这次打击保持沉默,而是将对俄罗斯西部边境的一个军事基地发动一场战术打击——由一架从位于德国和法国边境的基地起飞的轰炸机予以实施。

以上模拟内容只是针对通常地处偏远的军事基地实施有限的预警核打击,其造成的死亡人数不会很大,但是,这项模拟预计,俄罗斯将在几个小时内针对北约国家发动第一场真正的核打击,该模拟假设,这场打击将包括携带300枚核弹头的轰炸机,以打击分散在欧洲各地的军事场所。而在这种情况下,核弹头是指导弹在轰炸目标是所携带的爆炸物质。

相比之下,北约则将动用180枚核弹头作为反击,以袭击俄罗斯边境的军事地区及其腹地,这项模拟预测,在短短3个小时内,死于相关袭击的人数便将达到260万人。这项数字相对较小,这是因为这场战争到目前为止仍然只针对军事基地,与此同时,欧洲的大部分军事基地都将被摧毁,届时,北约将会发起重大袭击,并动用来自美国周边的核潜艇内的600枚核弹头。

由于俄罗斯知道这场袭击将从军事上摧毁其基础设施,所以,它将抢在这些袭击发生之前而发射一些核弹头。这些核导弹将通过携带导致的可移动的车辆完成发射,或是从潜艇及地面上的固定中心射向欧洲和美国。

由于这种袭击仍然是军事化的,并以军事中心为目标,因此,在这种情况下的死亡人数将达到340万人,但是根据这项模拟,死亡人数并不会以这种速度继续下去。因为在进入某个阶段之后,这种报复将针对每个参战国内人口最为密集的城市。

在完成最后阶段后,该模拟的最终形态是在45分钟内导致8530万人死亡 (社交网站)

这项模拟假设袭击将首先针对参战各方(包括俄罗斯、北约和任何其他将参与这场战争的国家)人口最为密集的30座城市,并且将在每座城市动用10至15枚核弹头,那么,在这种情况下的死亡人数,便将在袭击开始的短短45分钟内上升至8530万人,并且还将产生为数两部的受伤者,这与我们之前解释的那种致命情景雷同,即核弹落在密集城市内的那一刻。

不止是核战争

但是事情却不会仅止于此。为了理解这种想法,美国科罗拉多州国家气候研究中心的一组研究人员进行了这样一种假设:两个拥核邻国——印度和巴基斯坦——发生了一场“小型”的区域核战争。科学家们建立了一种仅仅动用100枚核弹头的战争模型,其中每一枚核弹头的威力都相当于一枚小型原子弹(相当于袭击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

结果表明,这可能会导致臭氧层的消失,并在未来至少10年的时间内继续损害全球气候,因为由此产生的能量将向大气层释放近550万吨黑碳,从而将突然使地球表面的平均温度降低1.5摄氏度,而这是一千多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这项研究假设,像这样的战争将推动北美、亚洲、欧洲和中东的大部分地区经历平均气温为2.5至6摄氏度的冬季。随着全球范围内大幅出现致命的霜冻,农作物的生长季节也将在未来几年内受到大幅影响,平均每年有10至40天的时间受到损害。

另一方面,顶部的碳灰烬则会吸收来自太阳的热量,从而将导致平流层升温,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会破坏臭氧层,并使更多的紫外线能够到达地球表面,而这将对人类健康、农业和生态系统构成直接威胁,无论是在陆地上还是在水域内。

在美国地球物理联盟发表的另一项研究中,其结果预测,在当前可能用于美国和俄罗斯战争的核武库中,由核爆炸引发的火灾将会向大气的对流层和平流层排出近150TG的烟灰(即碳颗粒云),从而造成“核冬季”——北半球大部分地区的夏季温度将低于冰点,而夏季的最高预期温度可能是零下2.5摄氏度!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会导致全球饥荒。在2013年出台的一份报告中,国际预防核战争医生组织(IPPNW)的研究人员得出结论称,如果地区拥核国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互相进行核袭击,那么将有超过20亿人(约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面临饥饿的风险。或者说即使只动用美国和俄罗斯的一小部分核武器,也会导致食品价格的暴涨,从而影响世界上最贫穷国家内的数亿弱势群体。

核战争之后,全球温度将一直低于零度

以上这些内容并不是想要制造恐慌,正如我们从一开始就强调的那样,出现这些情况的可能性仍然很小,但是,仅仅是其存在便伴随着所有这些预期的影响,这实际上威胁着大规模人类灭绝事件的发生,就像在6500万年前,一颗撞击地球的陨石导致了恐龙时代的终结,这让我们不禁要问:这种可能性为什么会持续存在?为什么尽管我们知道即将发生的灾难,却仍未能在核时代开始后的70至80年间完全消除这种可能性呢?为什么我们在每场战争中都要害怕这种可能性的存在?我们并不认为,在发达国家或中等国家内的普通公民愿意看到这种可能性的继续存在,即使只是很小的可能性。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