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即将到来的俄罗斯入侵 瑞典和芬兰会加入北约吗?

芬兰和瑞典处于自1991年苏联解体以来遭受历史性失败之痛、目前正在对邻国乌克兰发动惩罚性战并表达对未来担忧的大国边缘。这两个国家被列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国家,免于经济问题和独裁统治的重压,但同时对他们来说不幸的是,这里构成了俄罗斯的后院,这意味着地理复杂性和国际政治交叉。

莫斯科认为,这两个如今被归类为所谓的大坝或屏障国的国家,其中任何一个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北约)都将对该国影响力构成战略威胁。莫斯科公开要求北约不要接近其边界,该国仅与芬兰的边界就绵延1300多公里,芬兰在1917年根据一项条约获得独立前,在一个世纪内一直是俄罗斯的一个省;俄罗斯总统普京称这项条约背叛了共产主义。

普京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情报官员和政治家,他在让他回忆起亲眼目睹的失败时代的沉重个人负担的驱使下寻求重振苏联。他毫不保留地表现出他对垮台的共产主义帝国的怀念。他的议会重复了古老的苏联国歌,一些部分并未删减:“从南海到极地边缘,我们的森林和我们的草原蔓延。”他还正式承认了沙皇俄国的旗帜和国徽的回归。这个人似乎不可避免地决心不再重复(在他看来)前任所犯的战略错误,无视西方带来的迫在眉睫的危险。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俄罗斯总统坚持将中立强加于他的邻国,最起码是寻求获得他们的隐性支持或绝对支持,就像车臣和白俄罗斯,无论是通过经济和政治诱惑,还是通过俄罗斯人精通的战争。

历史与地理的结

在俄罗斯最近的军事升级开始之前,所有的内部风向都如莫斯科所愿。独立民意调查显示,得益于俄罗斯媒体使人民为战争做好准备的宣传活动,普京得到了很大程度的民众支持。随着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的退休,欧洲实际上陷入了没有领导人的困境,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尤其是西方大国没有给俄罗斯任何避免战争的选择,每个人都无视了俄罗斯向乌克兰施压、达成一个使其中立并且不与西方结盟的解决方案的要求。在谈判失败之后,普京最终选择了开战,以便使乌克兰保持更多中立并解除其武装,希望战争的火焰能够施加政治语言无法施加的东西。

通过这种方法,普京确立了一个重要的想法,即俄罗斯在其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将毫不犹豫地随时使用武力,因为这位可能掌权到2036年的人表明了他在西方大国不准备面对大规模军事挑战之际,建立继沙皇俄国和苏联​​之后第三个俄罗斯帝国的雄心。另一方面,俄罗斯军队在10年前参与叙利亚战争,积累了作战经验,叙利亚领土给了它一个试验各种武器的机会,这可能意味着它比其他欧洲国家拥有战备状态更佳的军队。

俄罗斯从危机一开始就认为,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任何退却都将被认为是该国的惨败,因此西方严厉的经济制裁不太可能迫使其屈服,尤其是失去乌克兰意味着失去重建与西方轴心对立的强大俄罗斯帝国的梦想。普京在几年前接受英国BBC网站采访时解释了这个控制他的信念,他说,苏联解体是通过那些为与俄罗斯人民利益无关的外国利益服务的喉舌讲述的,如果俄罗斯同意乌克兰加入北约,之后便将是芬兰、瑞典和格鲁吉亚,这会重蹈1939年苏联领导人斯大林与纳粹德国领导人希特勒相处的覆辙;当时两人签署的协议,规定在一方参战的情况下另一方必须保持中立,协议最终以纳粹通过乌克兰领土发动针对苏联本身的军事行动而破裂。这次背叛给俄罗斯人带来了沉重的历史和地理教训,也加深了对西方大国的不信任。

这种信念塑造了莫斯科政治精英的思想,另一方面,与俄罗斯接壤的欧洲国家也以艰难的方式认识到中立的重要性。1939年,也就是二战爆发仅三个月后,苏联出于安全考虑,为保护距离芬兰边境32公里的列宁格勒(现圣彼得堡),希望迫使芬兰割让大片边境地区,这导致两国之间爆发了冬季战争,这场战争以芬兰割让其战前11%的领土、30%的经济资产给苏联并停止其所有反共活动而告终。

与超级大国相处的困境促使瑞典、芬兰和埃及、瑞士和爱尔兰宁愿采取永久中立的政策,保持沉默,不采取有利于西方的反俄敌对立场,不加入欧盟或北约,或使北约使用其土地上的任何基础设施。然而,随着乌克兰危机的爆发,这些原本中立的国家开始重新洗牌,可能会导致事态更加激烈。首先,它们站在了基辅一边,宣布对俄罗斯飞机关闭其领空,然后对莫斯科实施制裁,冻结俄罗斯总统和一些部长在银行的资产,最后认真讨论了它们过去几年试图避免的事情:加入俄罗斯在西方的头号敌人——北约。

芬兰和瑞典:战争与和平的计算

最近对乌克兰的袭击将所有牌打乱重洗,改变了没有人敢重新考虑的计算,将芬兰和瑞典的不结盟政策转变为与西方建立明确联盟,向乌克兰军队运送前所未有的武器帮助其对抗俄罗斯军队,打破两国不向交战国出口武器或军事装备的主要禁忌之一。

瑞典首相马格达莱娜·安德森领导了该国的这些新步骤,宣布开始加入北约的辩论。此前,国家电视台播出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公民支持他们的国家加入北约,因为东欧时事已经超过乌克兰,成为关系到整个大陆安全的发展。最近的举动表明,在军事上不结盟的北欧国家的外交政策发生了重大转变,这引起了俄罗斯外长的坚定回应,他明确表示,斯德哥尔摩和赫尔辛基加入北约将带来危险的军事和政治后果,并明确提到入侵基辅情景的重演。

因此,尽管目前这些国家很容易成为欧盟成员国并加入北约,但地方政府可能无法承担这一决定的严重后果,这将不可逆转地改变欧洲安全的特征。这些担忧已进入芬兰议会,议员举行会议讨论这一决定。令民众惊讶的是,议会10个政党中只有两个统一加入北约,这意味着每个人都决定默认放弃主权决定,以平衡战争与和平。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保证可以让芬兰人和瑞典人相信,相比于目前的平衡关系和发挥东西方隔离墙的作用,他们的国家加入北约能获得更大好处。

然而,与基辅相比,斯德哥尔摩和赫尔辛基远离俄罗斯的回旋余地更大。多年来,瑞典和芬兰通过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实现了欧洲集体未能实现的目标,尽管芬兰被列为世界上能源密集度最高的国家之一,但它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仅为6%的外部供应。瑞典同样如此,它将从俄罗斯进口的能源比例降至2%。与未能确保替代供应的欧洲其他国家不同,这一战略使两国不那么需要俄罗斯天然气。但是这种经济理念,尽管取得了成功,可能不足以阻止威胁要在必要时使用核武器的愤怒的俄罗斯。

战争场景及以后

乌克兰的经验表明,北约不愿在欧洲内部直接发动战争,这使得莫斯科的邻国在选择打破中立状态的情况下感到不安。与西方媒体所宣传的相反,战争的持续时间和经济制裁的持续实施似乎不会对俄罗斯经济产生毁灭性的威慑作用。这种猜测的最重要支持来自于2021年俄罗斯的预算;当时,俄罗斯预算估计油价为每桶45美元,而当年的平均价格为70美元,这种保守的政策使俄罗斯积累了约6300亿美元的能源收入和外汇储备,使普京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使他的政府免受俄罗斯2014年吞并克里米亚后遭到的经济制裁的影响。

欧盟没有对占国民收入40%的俄罗斯能源部门实施制裁,而受战争影响,每桶石油的价格跃升至13年来的最高水平,在撰写本文时接近每桶130美元的关口。此外还有飙升的矿产价格,俄罗斯在矿物出口量中位居世界第一的宝座。所有这些事实都将不可避免地帮助俄罗斯以某种方式化解制裁的冲击。

那么,芬兰和瑞典加入西方政治和军事同盟的情景,就与乌克兰战争的结果有关,比如西方能够在多大程度上使普京中立并推翻他的政权,然后是乌克兰军队抵抗俄罗斯的能力,如果乌克兰获胜,俄罗斯将与4个以前是苏联集团一部分的北约国家接壤,普京并不掩饰他重新统一它们的野心。

如果俄罗斯成功地从这场战争中获胜,或者至少在没有重大安全让步的情况下站稳脚跟,芬兰、瑞典和壁垒国家很可能会再次调整政策,并在获得乌克兰情况不会重演的足够保证中返回中立区。但是,如果俄罗斯在军事上或政治上输掉了战争,并且未能实现其目标,这将是周边国家利用莫斯科的创伤并与西方站在一起的宝贵机会,特别是对于与俄罗斯有着广阔边界的芬兰而言。然而,这些步骤的采取仍有一段时间,例如芬兰不会在定于2023年4月举行下一次议会选举之前做出最终决定,而瑞典人定于今年9月11日进行投票,即这意味着没有时间就该国加入西方联盟的问题达成共识,莫斯科很清楚这一点。

随着俄罗斯军队对乌克兰的入侵,莫斯科的许多邻国开始在基辅的镜子中审视自己,基辅一直在努力避免倒下。这些国家了解到,中立的逻辑可能已被绕过,未来几天可能需要明确立场,以在世界第二次大战结束以来首次参与到这场从根本上改变欧洲面貌的新旧冲突。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