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慈善还是沽名钓誉:乌克兰真的需要马斯克的互联网吗?

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后,许多人担心乌克兰的互联网访问路径会被切断——无论是由于网络攻击还是由于互联网基础设施遭到的破坏,亦或两者兼而有之。尽管乌克兰政府网站遭到了攻击并出现了临时的中断,但是互联网服务仍没有完全中断。尽管如此,在乌克兰副总理米哈伊洛·费多罗夫通过推特呼吁埃隆·马斯克提供卫星互联网的服务之后,这位亿万富翁仍然提供了援助。

本周早些时候,由卡车运送的“星链”(starlink)卫星信号接收器(天线)出现在了乌克兰。埃隆·马斯克也在该国启动了“星链”卫星互联网服务,从而引发了一轮关于他慷慨拯救世界的内容积极的头条新闻。目前尚不清楚乌克兰是否需要替代性质的互联网服务,但是拥有世界首富的公开支持并不会产生什么坏处。但是,有些人担心,如果俄罗斯决定跟踪这些卫星信号,并打击所有使用这些卫星信号的人员,那么,这种支持就可能会带来额外的风险。而在几天之后,马斯克本人将回应这种担忧。

“星链”系统是如何运行的?连接好卫星信号接收器,它将会自动连接到天空中最近的一颗“星链”人造卫星,目前,太空中共有2000多颗“星链”卫星。在此之后,这颗卫星将会连接到距离最近的地面基站或提供互联网服务的网关。这些网关遍布世界各地,但是它们不能距离提供互联网连接的地方太远。

对于乌克兰来说,幸运的是,邻国波兰便拥有网关,互联网连接将从网关连接到卫星,然后再连接到终端。用户只需将他们终端设备接通,剩下的就交给技术了。延迟是旧版本的卫星互联网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但是“星链”卫星系统则是一项相对较新的技术。它们在近地轨道上运行,因此,这种延迟是以毫秒而不是以秒为单位来衡量的,但是,这通常也需要很高的费用。

在英国,每个卫星信号接收器的费用为495英镑(包含运费),然后每月的使用费为89英镑,当然,目前并不会向乌克兰人收取费用。从技术上来讲,这些设备需要清晰的天空视野才能够运行,并且需要一个应用程序来帮助用户找到合适的安装位置。通常的考虑是错开树木或其他的障碍物,但是在乌克兰,用户将不得不考虑其安全性,及其对俄罗斯军队的可见性。在设置完成之后,用户获得的速度将会有所不同,但是一位已经可以访问终端的用户本周一在推特上表示,他的网速曾一度超过200兆比特/秒。

乌克兰的独特战略

马斯克并不是费多罗夫在俄罗斯入侵期间唯一寻求援助的科技大亨。在过去的几天内,他已在推特上呼吁苹果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阻止俄罗斯境内对“苹果应用商店”的访问,他还致信谷歌公司及其首席执行官皮查伊,以及“YouTube”公司首席执行官,以限制对俄罗斯官方媒体的访问,此外,他还呼吁“Cloud Flare”及其首席执行官马修·普林斯禁止俄罗斯访问其服务,还要求马克·扎克伯格及其公司“Meta”禁止俄罗斯访问“Facebook”和“Instagram”。费多罗夫还发布了有关加密货币交易所的推文,呼吁这些交易所停止与俄罗斯开展业务,并呼吁“网络专家”加入“互联网技术军团”。

这些举措都是乌克兰看似有效的战略的内容之一,背景是俄罗斯因利用互联网发动协调的社交媒体运动以推进其宣传而出名。但是乌克兰已经提出了本土的社交媒体策略,即其领导人通过精准推送的个人呼吁来宣传他们的事业。正如费多罗夫在上周的一条推文中所解释的那样,其目标是“赢得世界之心,并将俄罗斯人与对他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至关重要的技术隔离开来”。

费多罗夫并没有从这些科技公司那里得到他所要求的一切,但是他已经收获了很多。苹果公司已经停止了在俄罗斯的产品销售,并且中断了该国的“Apple Pay”服务,并从其在俄罗斯境外的应用商店中下架俄罗斯官方的新闻媒体应用。“YouTube”也在欧洲地区下架了由俄罗斯国家控制的媒体内容,而谷歌和“YouTube”都暂停了由俄罗斯国家控制的网站和频道上的付费广告服务。同样,“Meta”也在欧盟国家限制了通过Facebook和Instagram对由俄罗斯国家控制媒体进行访问,并在全球范围内有减少了包含俄罗斯媒体链接的帖子。

但尤其是马斯克,费多罗夫在这位热爱关注时事并习惯参加热门事件以推广其品牌的首席执行官身上,获得了他所想要的一切。但是,虽然埃隆·马斯克通常会因其提议赢得赞誉,但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努力在实践中并不总是能取得成功。就在2018年,一位推特用户随口要求他营救一群被洪水困在泰国的一个山洞中的少年,马斯克便召集了一个工程师团队,以建造一艘潜艇,但是由于其规格不达标,最终未能被用于救援。其中一名潜水员指责马斯克对这场危机的干预是出于宣传目的,对此,马斯克的回应则是诽谤这位潜水员为“恋童癖”。

马斯克的捐赠

此后,在2020年3月,随着新冠疫情席卷美国,美国境内各大医院对呼吸机的需求迅速增加,马斯克在推特上表示,特斯拉公司将在其位于纽约布法罗的工厂生产相关设备。但是,特斯拉并没有这样做,而是制造了一个从未生产过的原型呼吸机,但是整个事件却成为了一部极佳的宣传片。

最后,马斯克关于向医院捐赠数百台呼吸机的承诺,却以少数几台冠有“特斯拉”品牌的“BiPAP”和“CPAP”机器告终,而这些机器通常用于治疗睡眠呼吸暂停。特斯拉公司实际上并没有制造这些机器,但是却由某些人在这些箱子上贴上了“特斯拉”的标签。虽然这些机器中至少有部分是有用的,但它们并不是呼吸机。

马斯克的努力在其他场合内更为成功。在2018年,他曾在推特上表示,他能够帮助清理密歇根州弗林特市遭铅污染的饮用水,之后,埃隆·马斯克基金会的确向弗林特市的几所学校捐赠了过滤设备。马斯克今年早些时候还在推特上表示,在汤加火山爆发并切断了为该岛提供互联网服务的电缆之后,他曾想将“星链”站点送至汤加。而事实上,“星链”的确为该岛提供了50个卫星信号接收器以及免费的服务,这份礼物帮助了汤加居民,并展示了“星链”计划作为偏远地区服务提供商的最佳状态。而在乌克兰,这项服务似乎也很成功,正如马斯克所承诺的那样。

虽然乌克兰似乎对马斯克的慷慨感到非常满意,但这却可能根本没有必要。有报道称,该国的互联网服务断断续续,但是,正如英国《卫报》的报道所指出的那样,入侵军队要切断一个国家的互联网服务并不容易,因为有许多公司通过各种方式提供互联网服务,包括光纤、蜂窝网络以及卫星互联网服务等等。乌克兰并不是像汤加这样只通过一根弱势电缆为整个国家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国家。在像乌克兰这样的国家内,要切断其互联网服务可能会更加困难,特别是在该国多年来一直面临来自俄罗斯的网络攻击的情况下,它不得不使其互联网服务尽可能地具备抵御攻击的能力。

尽管如此,“星链”在乌克兰的存在似乎是一件好事,即使它和马斯克所做的一切同样夸张。互联网接入一直是乌克兰人抵御入侵、与彼此及外界之间保持联系的计划中不可分割的内容之一。乌克兰人在过去的几天内,越来越多地下载离线的通信和社交应用程序,其中包括“Signal”、“Telegram”,当然还有“星链”。费多罗夫的推文证明,乌克兰政府利用互联网向世界其他地区宣传其斗争事业,并抵制俄罗斯臭名昭著的电子宣传武器及虚假信息。乌克兰的计划似乎取得了很大的成功,因为基辅得到了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支持和同情,而俄罗斯则受到了严厉的经济制裁,而且每天都会有更多的公司从其境内撤出它们的服务与产品。

旧版天线

我们不清楚马斯克送出了多少台卫星信号接收器,也不知道最终谁会得到这些设备,更不知道它们将如何被使用。但是在9日下午,费多罗夫在一条推文中表示,“星链让我们的城市保持着联系”,并且添加了一张看起来像是屋顶天线的照片(应当是在乌克兰拍摄的),然后再呼吁几家运营商在断电的情况下继续保持“星链”和其他服务的运行。

马斯克在次日回复了这条推文称,软件的更新将允许这些接收器通过汽车的点烟器运行,他还补充称,这些接收器可能会允许提供漫游服务(但有些接收器只能在它们被激活的地点运行),而这就意味着,它们可以在任何地点移动和使用。然而,就在两个小时后,马斯克又在推特上发布了一条警告:“俄罗斯人可能会跟踪星链的信号,因此,乌克兰人应当谨慎使用”,而这些信息本应当在乌克兰人开始公开使用这些服务之前便得到传递。

网络安全公司“Shift5”的首席执行官、美国陆军网络司令部前军官乔什·洛斯彭索回应了马斯克迟到的担忧——俄罗斯拥有装载了电子情报系统的专用飞机,而现在,这些飞机控制着乌克兰的领空:“即使只是使用短短几下,也足以让俄罗斯的电子情报系统追踪这些信号并对其发动空袭”。简而言之,乌克兰的需求和风险与汤加的情况完全不同。

很有可能的是,当马斯克迅速决定在乌克兰部署卫星信号接收器时,他并没有考虑到这一切,但需要附带说明的一点是,马斯克送出的这些礼物,也可能是他处理旧版天线(卫星信号接收器)的一种方式。似乎这些礼物中还包含最早的天线版本,而这些版本曾在为期一年的“星链”测试中使用。而在几个月前,“星链”已经重新设计出了体积更小、重量更轻、直径更短的新版天线。

自马斯克提供援助以来发生的所有事件中,还有最后一个重要层面,即当这位亿万富翁被问及是否可以在俄罗斯运营“星链”,以便俄罗斯人访问受到审查的新闻网站和社交网络时,他没有予以回应。通过这一点,马斯克清楚地表明,他可以在提供互联网服务的地点问题上采取“挑剔”的态度。而随着“星链”的广泛传播,马斯克也可能会成为冲突期间的网络统治者。

在某些方面,这些考虑与Facebook、谷歌及推特等其他大型科技公司所面临的考虑并无太大区别,而这些公司也以某种方式被卷入了乌克兰的冲突之中。尽管这些公司声称它们的立场和援助将服务于真相和人道主义目的,但是却往往存在很多的矛盾、双重标准,甚至特殊目的。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