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政治中的重要问题:谁将继承马哈茂德·阿巴斯的宝座?

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任何领导人的产生都不会是来自宣传、以色列的坦克或者地区乃至国际的决定……下一任巴勒斯坦总统将通过选举箱产生。”

这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侯赛因·谢赫发表的最新声明,自他几日前被授予重要职位以来,他已日复一日地接近权力宝座,而这是近期通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经其中央委员会发布的多项任命来实现的。侯赛因·谢赫已经成为巴勒斯坦最重要的官方消息来源,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其声明及新闻,尽管他在巴勒斯坦境内的知名度不高,因此,有时我们会看到他在谈论接受以色列人提出的新的“统一”要求,有时我们又会看到他在谴责以色列对杰宁和谢赫贾拉社区的袭击。

部分人认为,侯赛因·谢赫之所以在职位上不断高升,是因为他得到了巴勒斯坦现任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支持——后者希望尽快解决其继任者的问题,因为他不愿推迟对权力蛋糕的瓜分。而在法律层面上,《巴勒斯坦基本法》规定,在总统去世或无法履行其职责的情况下,由议会议长临时担任总统职务,直到总统选举产生结果。但是这种情况可能永远不会发生,因为巴勒斯坦的分裂状态有时甚至达到了内部派系分裂的程度,而这会阻碍民选议会的迅速建立。

马哈茂德·阿巴斯与侯赛因·谢赫

激烈竞争的背后

在停摆4年之后,今年2月7日重新召开的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央委员会会议终于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惊喜。在这场会议上,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希望任命该组织内的重要领导职务。这场会议的主题是“发展和激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保护国家项目和民众抵抗运动”,但是这场会议却受到了多个巴勒斯坦派别的抵制。这场为期两天的会议刚一结束,就宣布了针对许多亲阿巴斯的官员的提拔决定。

起初,人们的目光落在了出任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秘书长的人选身上,这是赛义卜·埃雷卡特在去世之前所担任的职位。执委会是巴解组织的最高决策机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也是在该委员会的监督下运作。担任这一职位的人选落在了阿巴斯最亲密的顾问、约旦河西岸最有权势的巴勒斯坦官员身上,即今年61岁的侯赛因·谢赫。他是法塔赫的领导人,经常与以色列官员及外国外交官员举行会晤,以色列前任高级安全官员对他的评价是——“这是我们的人,我们和他的关系非常好。他会为了确保当地的稳定而做很多事情,但是他在当地的地位极为形式化,他就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腐败的象征。”另一方面,塞利姆·扎农接替了今年73岁的鲁希·法图哈,成为了国民议会议长。后者因年迈而提交了辞呈。

巴勒斯坦总统希望当局能够顺利通过这些任命,就像早些时候他在阿拉法特去世后接任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时所发生的情况那样,但是目前的气氛和形势似乎有了很大的不同。对此,加沙爱资哈尔大学政治学教授纳吉·沙拉布表示,法塔赫认为巴勒斯坦权利机构主席、中央委员会主席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都应当被掌握在它的手中,但是如果总统职位出现空缺并随即举行选举,那么立法委员会主席成为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的第一种假设情况将极不可能出现,因为这从法律和宪法上都是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沙拉布教授还指出,第二种假设情况,即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的职位交给其秘书长,而后者也将据此成为机构主席,这从理论上是可能出现的,但是这种情况将会面临巨大的政治挑战,因为该组织的主席职位可能不需要进行选举,这与需要经民众选举而产生的机构主席职位不同,沙拉布向半岛电视台记者继续说道,“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由侯赛因·谢赫担任巴解组织主席并同时担任权利机构主席,但届时也将进入最为困难的阶段,新上任的总统将致力于获得地区、阿拉伯世界和国际社会的承认”,他还补充称,“侯赛因·谢赫是阿巴斯最喜欢的候选人,也许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最近分配给他的任务本质就可以说明这一点,并证实侯赛因·谢赫就是预期的继任者。

然而,这一观点却没有在不同的观察人士心中达成一致。其中,作家、政治分析家塔拉勒·奥卡尔在接受半岛电视台记者采访时表示,有几项事实对侯赛因·谢赫继任阿巴斯的可能性发出了质疑,其一是总统候选人的数量之多,其二——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许多代表阿拉伯、地区和国际利益的势力在选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的过程中实施了干预,更不用说以色列在这个过程中的作用了。这位政治分析家继续说道,“被赋予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主席职责,并不一定意味着要领导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法塔赫运动,因为该运动拥有一名副领导人,这也并不一定意味着这位副领导人将成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未来的主席,因为根据《基本法》的要求,该权力机构的主席将通过选举产生。”

奥卡尔还指出,法塔赫运动潜在候选人之间可能存在冲突,而这些冲突会阻碍整个过渡进程。在这一语境下,我们可以想到该运动的副领导人马哈茂德·阿鲁勒,以及马尔旺·巴尔古蒂等人。这位政治分析家在结束半岛电视台记者的访问时说道,“我并不认为他们在由侯赛因·谢赫作为现任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继任者的问题上达成了一致,即使赛义卜·埃雷卡特还在其职位上,现在也不确定他是否会成为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继任者,而原因如上所述。”

是时候瓜分蛋糕了吗?

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今年年初,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迎来了第17届主席选举,在这场选举中,马哈茂德·阿巴斯战胜了穆斯塔法·巴尔古蒂,从而延长了他本应仅持续4年的任期。阿巴斯的任期于2009年结束,但是由于法塔赫运动拒绝承认哈马斯在上届议会选举中取得的胜利,导致巴勒斯坦产生了内部分裂,从而使被占领巴勒斯坦的内部政治局势变得不再明朗。自那时起,巴勒斯坦人就希望举行选举,改善他们的政治局势,并通过投票箱为他们带来一位新总统。

尽管巴勒斯坦人民在过去几年中,没有看到阿巴斯为团结分裂的巴勒斯坦大家庭而付出任何切实努力,但他在去年年初宣布举行总统和议会选举,仍给人们带来了惊喜和希望。这位巴勒斯坦总统发布了一项总统令,规定在5月22日举行立法选举,并在同月31日举行总统选举。

然而,阿巴斯当时正忙于修复巴勒斯坦与刚刚入主白宫的美国乔·拜登政府之间的关系,而他在选举问题上的严肃性受到了很大的质疑,而且这种质疑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在筹备这些选举的运动高峰期间,这位巴勒斯坦总统宣布选举被无限期推迟,理由是以色列拒绝允许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参与投票,而分析人士则认为,他的这项决定是出于对竞争对手的恐惧,无论是来自哈马斯的竞争对手,还是来自法塔赫运动内部的竞争对手。

随着健康状况的恶化、年龄的升高以及国家经济形势的恶化,这位已经执政17年的巴勒斯坦总统面临着来自多个党派的不断高涨的反对之声,无论是在约旦河西岸行使有限自治权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辖区,还是在由哈马斯掌权的加沙地带,总体来说,民众对现阶段的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极为不满,因为它未能结束分裂,也未能实现巴勒斯坦的和解,未能向占领当局施压以使之遵守已经签署的协议,此外,巴勒斯坦领土内的服务和安全部门提供的保障水平也极为低下。

根据希伯来媒体《以色列时报》的报道,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同时也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主席,他领导着一个不得人心的政权,并且仍然坚持通过行政命令继续其越来越走向专制的统治,尽管他的任期已于13年前届满。这篇报道补充称,“虽然阿巴斯年老体弱,但他还没有任命继承者。许多竞争者正试图获得这一职位,其中包括侯赛因·谢赫、安全负责人穆罕默德·达兰,以及正在以色列监狱内服刑的马尔旺·巴尔古蒂。

巴勒斯坦政治事务专家吉哈德·哈尔布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表示,“外界对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的继任者人选感兴趣的原因有几个,第一是现任总统的健康状况和年龄,这使他的职位出现空缺的可能性远远高出之前,此外,一旦发生这种情况,在没有举行立法委员会选举的情况下,目前尚没有任何体制或机制能够填补这一政治真空,这就意味着在阿巴斯下台或去世的情况下,在缺乏能够解决因总统突然缺位而导致的问题的领导层的情况下,《基本法》的第37条内容就无法得到执行。

“后阿巴斯”时期的挑战

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

在加沙地带南部的汗尤尼斯,“谢赫穆罕默德·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医院”在2月12日正式剪彩,该医院占地8英亩,根据相关媒体报道,该医院的建成得益于运动领导人穆罕默德·达兰的不懈努力,这位被法塔赫运动解职的巴勒斯坦领导人,也是现任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最主要的对手之一。

在这场剪彩仪式举行的几天之前,一百万剂“SPUTNIK”抗新冠病毒疫苗也已从阿联酋运达加沙居民手中,这也是达兰在加沙地带影响力日益增强的最突出表现之一。这种影响力的建立得益于他多年以来担任巴勒斯坦权利机构在加沙地区的安全领导人直至2007年,这使他与地区领导人建立了深厚的关系,特别是与阿联酋和埃及。在他与阿巴斯发生争执后,他被赶出了法塔赫,但是他仍成功利用了哈马斯对财政援助的需求(由于以色列和国际社会对该运动实施的封锁)来建立他个人的影响力。他的追随者们亲切地称他为“阿布·法迪”。

然而,达兰的影响力并不仅限于加沙地带,多年来,他还在约旦河西岸和黎巴嫩的难民营中为自己建立了影响力。例如,他成功地在杰宁难民营内建立了强大的基础,而该难民营被视为卡在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喉咙里的一根粗大的安全之刺,此外,在巴拉塔难民营、耶路撒冷附近的卡兰迪亚难民营、拉姆安拉附近的乌姆阿里难民营,以及约旦河西岸的其他地方也是如此。

达兰被认为是对阿巴斯政权最具挑战性的人物之一,也是可能继任总统之位的人选之一,但是他并非名单上的唯一人选,因为这份名单上还有情报机构负责人马吉德·法拉杰,后者在安全协调方面的努力给以色列人和美国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还有正在以色列监狱内服刑的马尔旺·巴尔古蒂,后者在2000年至2005年期间,是阿克萨旅(法塔赫运动的军事部门)的指挥官。另外还有加布里埃尔·拉朱布,后者此前曾负责西岸的预防性安全,而现在也通过他在体育机构中的作用而保持着在公众眼中的存在感,而且还在去年当选了法塔赫的中央委员会秘书长。

穆罕默德·达兰

除此之外,哈马斯对阿巴斯继任者之位的争夺,仍然是对现任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计划的最大威胁,因为自2006年举行的上届巴勒斯坦选举以来,双方之间的争端便一直存在。分析人士将阿巴斯取消他在一年前宣布进行的选举的原因,归于他担心哈马斯的胜利,因为该运动的受欢迎程度越来越高,不仅是在加沙地带,而且在西岸,在法塔赫运动的中心都是如此,尽管国际社会坚持拒绝将其视为执政的巴勒斯坦政党。

综上所述,塔拉勒·奥卡尔并不排除选择阿巴斯的继任者,会导致巴勒斯坦人之间发生激烈冲突的可能性,他向半岛电视台记者指出,“只要分裂持续存在,冲突就在预料之中,而且由于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的选拔机制是建立在个人账户和霸权基础上的,这种冲突事实上还会不断深化,并以牺牲一方或另一方为代价。所有这一切最终都会导致有关阿巴斯的继任者人选产生冲突,而这一人选本应基于全国共识”,这位政治分析人士继续解读道,“如今,没有全国委员会,也没有民选当局,这些事实使解决与巴勒斯坦内部局势相关的问题变得更加困难。”

巴勒斯坦政治事务专家吉哈德·哈尔布也认同这一观点,他认为,总统职位的空缺可能会引发诸多争议,这主要是由于对权力过渡进程的组织不力,而且在各大干预势力的中心尚不明朗的情况下,政治领导层无法控制局势。他还补充称,“如果我们拥有立法委员会,那么权力过渡的过程会更加容易,在与巴勒斯坦政治制度中存在的力量中心相关的问题也就不会出现。”哈尔布向半岛电视台记者补充称,“在缺乏明确机制的情况下,其他外部势力似乎会在使天平向特定人员倾斜的过程中发挥作用,但是我并不认为巴勒斯坦各方会有能力安排任何不受巴勒斯坦人民欢迎的人选上台。”

总之,尽管马哈茂德·阿巴斯的下台将预示着巴勒斯坦各个派别之间的激烈战争,但是以色列占领方在其中的作用仍然不容忽视,后者不会接受执行与其计划相矛盾的政治纲领的巴勒斯坦总统,它还将与其他外部势力一起,试图按照阿巴斯的标准来设定其继任者,无论是通过协议还是通过施加既成事实来实现。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