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德华·斯诺登获得俄罗斯公民身份 普京为何关心这位逃亡的美国情报人员?

2013年6月6日,爱德华·斯诺登和两名记者、一名电影制片人躲在香港美丽华酒店(The Mira Hotel)的一个狭窄房间里。他们在此处向世界揭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一个最大的秘密监听计划。美国国家安全局将该计划称为“棱镜”。通过该计划,该机构能够监控数百万人的个人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和私人文件等资料。而所有这些行动都是通过谷歌、雅虎、Facebook甚至苹果公司等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来进行的!

爱德华·斯诺登从位于夏威夷的办公室中带走了170万份机密文件。这些文件不仅揭露了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情报局(CIA)的数起间谍丑闻事件,还揭示了美国政府对包括与美国结盟的国家领导人在内的外国公民和官员进行间谍活动所达到的程度。

此后,爱德华·斯诺登成为了最有争议的告密者之一。有人认为,他是美国和世界的民族英雄。而反对者以及美国政府则将他视为违反法律并泄露最高机密文件的罪犯,并且表现在法庭上追究其责任。但是,无论我们如何看待斯诺登事件,可以肯定的是,他的所作所为对科技行业及其主要公司的发展方向产生了重大影响。甚至于好莱坞在2016年还制作了一部以“斯诺登”这位英雄的名字命名的电影,详细讲述了发生的事情。

申请成为俄罗斯公民

2009年之前,爱德华·斯诺登一直是美国情报部门的前雇员。之后,他又转到与政府签订合同的外部公司工作,例如博思艾伦汉密尔顿控股公司和戴尔公司。斯诺登通过这些公司与国家安全局工作了4年。2013年5月20日,他从夏威夷的办公地逃到了香港,会见了《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埃文·麦克阿斯基尔和导演劳拉·波伊特拉斯(Laura Poitras),并把秘密文件泄露给他们。

此后,斯诺登逃往南美的过程中辗转到了俄罗斯。但由于美国政府吊销了他的护照,他就被迫停留在俄罗斯,并在那里申请政治庇护。2020年,他获得了俄罗斯的永久居留权,并且为了不与儿子分离,他和他的妻子都申请了俄罗斯的国籍。9月26日,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授予了斯诺登俄罗斯公民身份。又再次引发了关于爱德华·斯诺登的讨论,包括他的行为,以及在美国科技公司参与的关于隐私和间谍丑闻曝光后,这些行为对主要科技公司以及隐私问题和一般用户问题等留下的历史影响!

“棱镜”计划

2013年7月27日,在德国法兰克福,数百名示威者抗议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棱镜”监控计划 (欧洲通讯社)

无疑,斯诺登成为了俄罗斯人施压的一个有力工具。他只是一个可移动的美国丑闻,因此确保其安全并不落入美国安全部门手中似乎符合俄罗斯的利益。而根据爱德华·斯诺登向《卫报》和《华盛顿邮报》泄露的秘密文件表明,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对美国9家主要科技公司的中央服务器进行了直接监视。并且这些机构还从中截获了语音聊天、视频通话和照片、电子邮件、私人文件和聊天记录等,以使它们能够跟踪任何外国目标人物的活动。

介绍“棱镜”如何支持情报人员的工作的演示文稿共有41页。其中一页还专门介绍了硅谷的主要科技公司及其成为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合作伙伴的日期。首先是2007年9月11日,微软加入;然后是2008年3月,雅虎;2009年1月,谷歌;2009年6月,Facebook;以及2009年12月,Paltalk;2010年9月,YouTube加入;2011年2月,Skype加入,还有一个月后美国在线(AOL)公司加入。但不知为何,Apple公司坚持了5年都没有加入。而在2012年10月,也就是其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去世一年后,该公司成为了最后一家加入该计划的大型科技公司。

“棱镜”计划是自1970年代以来与多达100家美国公司组成的长期情报联盟历史的一个延伸。美国国家安全局称之为“特殊来源行动”,而该计划正属于这一类。

直接访问数据

(欧洲通讯社)

该计划让美国情报部门能够访问大量的数据信息。而当时美国政府声称使用该计划的理由是,有必要对生活在美国境外的恐怖分子进行追踪和监控。

主要的问题在于,这个数据收集计划并不需要签发个人法庭令状。但是,联邦法官根据2007年《美国保护法》和2008年《外国情报监视法》(FISA)给予“棱镜”计划绝对的批准和支持。即如果通信的一方是非美国人,则允许在没有法院命令的情况下收集相关通信信息。并且该计划对在收集美国情报信息的过程中自愿合作的私营公司免除监视。

当时被反复提出并质疑的问题是:国家安全局是如何获得所有这些个人数据的?该机构是在大型科技公司的帮助下做到的,还是那些公司被迫与之合作,或者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根据演示文稿中的主页所显示的,数据是直接从参与该计划的美国公司的服务器中收集的。在香港发表讲话时,斯诺登坚称,“棱镜”计划是通过“直接访问”这些公司的服务器来进行的。而美国政府正利用这些公司的权力为自身谋取利益。而谷歌、Facebook、苹果和微软等公司将自己的利益与国家安全局保持一致,并为该机构的利益提供对直接访问其内部系统的权限。并且该权限几乎包括这些公司使用的所有系统,无论是通信、存储数据,甚至是云服务。而提供直接访问权限的目的在于,它们不需要监督这个过程,也没有人会追究其责任!

当然,各大科技公司都否认自己与此事有任何关联,甚至强调一开始并不知道“棱镜”计划的存在。

斯诺登的影响

(欧洲通讯社)

“棱镜”计划只是被斯诺登泄露的文件中所曝光出来的一系列丑闻中的一个。这些丑闻还暴露了其他颇具争议的计划,包括利用谷歌和雅虎的数据中心漏洞收集未加密的数据的“Muscular”计划。该计划由国家安全局与其英国同行英国政府通信总部(GCHQ)合作,使用超级计算机来解密电子邮件和加密文件。

上述揭露的事件引发了对科技公司的信任危机,并且一直持续到现在。在斯诺登泄密后的三年里,苹果、谷歌、Facebook、微软和雅虎等已成为用户隐私的最大倡导者。这些公司开始在其产品和服务中推行加密技术以及其他隐私保护措施。

特别是苹果公司将自己置于这场战斗的最前沿,并在其设备操作系统中引入了更强大的加密技术。无论是Mac电脑的MacOS,还是iPhone手机的iOS,都完成了这一过程。该公司在法庭上和公众舆论面前直接挑战美国政府和联邦情报局,并因此引发了关于其用户个人隐私安全的激烈争论。2016年2月,苹果拒绝了一项法院下达的指令。该指令要求其编写软件程序,以突破加利福尼亚州圣贝纳迪诺的恐怖分子使用的iPhone 5C设备内置的加密系统。如今,加密系统已成为科技公司保护消费者隐私的最佳方式。

在几年之内,这种加密方式迫使美国国家安全局及其盟友转而利用合法的搜查令对这些公司进行搜查,而不再诉诸于黑客攻击和数据盗窃。然而,这在另一方面又促使了透明度报告的发布,即公司定期发布的报告。该报告会揭露大量政府需求的统计数据,即指定时间段内的用户数据、记录或内容等。

斯诺登泄密事件似乎并没有让每个人都免于政府间谍活动,但这至少有助于引发文化方面的转变以及引起全球对信息、隐私及其保护方式的关注。

数字时代的隐私

(Shutterstock)

但是,如果从更深的层面来看,科技公司对用户数据本身的处理并没有发生变化。斯诺登泄密事件的影响也许在遏制政府间谍活动方面发挥了作用。尽管这些活动的程度低于过去,但这并没有阻止大型科技公司积极挖掘用户数据以为广告和第三方提供支持。这开启了隐私问题的一个新时代。

简单来说就是,这些公司通常不受法律约束(因为该领域的法律非常松散并且流动性很强)。这导致他们对用户数据拥有近乎绝对的控制权。这些公司现在就是正在监视我们的人。而Facebook出售数据的丑闻就是最好的例子。还有比如影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的著名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的丑闻。这就是欧盟推出了2018年5月生效的《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并对欧盟内部数据的存储和使用方式提出严格要求的原因。

我们无法在网上控制我们的私人数据,但大公司却有权限这么做。那么,在这个数字化转型的时代,我们能做些什么来保护自己的隐私呢?这个问题并没有简单或直接的答案。因为解决方案不仅仅在于州政府出台的法律,而是我们可能需要在考虑和感知隐私的方式上进行范式转变。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