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和拜登 巴勒斯坦人真得从特朗普离开中受益了吗?

任何人都知道,美国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政府对以色列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偏见,它违反了美国先前对巴勒斯坦人的承诺以及华盛顿自己设定的红线,例如以色列退出 1967年边界线,不能单独宣布耶路撒冷为以色列的首都,不仅如此,特朗普政府还切断了数十年来向巴勒斯坦人提供的援助,将美国在被占领土上的大使馆迁移至耶路撒冷,并为继续建设以色列定居点开了绿灯。

但自 2020 年 11 月以来,随着“乔·拜登”在美国大选中获胜的宣布,巴勒斯坦人开始松了一口气,因为新总统在竞选活动中对巴勒斯坦人做出了承诺,这使得巴勒斯坦领导人寄予厚望,希望拜登比他的前任更公平地对待巴勒斯坦问题,因此,在拜登获胜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毫不犹豫地成为向他祝贺的首批领导人之一。

拜登就职后不久,根据去年 2 月发布的题为“重置美巴关系和前进之路”的一份政治备忘录,拜登政府宣布将恢复与巴勒斯坦人的关系并重新提供援助,作为恢复两国方案势头努力的一部分,拜登政府是否兑现了对巴勒斯坦人的承诺?以及新总统进入白宫第一年,巴勒斯坦问题进展如何?

拜登的决定和巴勒斯坦人的希望

事实上,巴勒斯坦人感受到了美国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和民间社会某些机构的经济支持的一些表现,尽管以色列占领继续对他们采取任意措施,但随着犹太定居者增加了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为,这种情况还是发生了,而他们的政府继续执行定居政策,没有停止,拆除房屋并将巴勒斯坦人从谢赫贾拉和其他社区驱逐出境。

去年(2021 年)3 月,美国首次做出让巴勒斯坦人充满希望的决定,当时,拜登政府决定向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的巴勒斯坦组织拨款 1500 万美元,以帮助其抗击新冠大流行,然后,在做出这个决定后第二天,政府通知国会,其将向巴勒斯坦人提供 7500 万美元的经济支持,以恢复巴勒斯坦人在特朗普领导下已跌至最低水平的信心。

随后,美国新政府也发布了类似的决定,其中最重要的一项是延长对联合国近东巴勒斯坦难民救济和工程处(近东救济工程处)的财政捐助,该财政捐助曾被特朗普政府切断,作为一项名为“合作框架”协议的一部分,拜登在 2021 财年为近东救济工程处再融资超过 3.18 亿美元,该协议规定,“美国不会向近东救济工程处提供任何捐款,除非近东救济工程处采取一切可行措施,确保美国捐款的任何部分都不会用于协助任何接受军事训练的难民。”

政府一直在谴责定居者对巴勒斯坦人的暴力行为,与特朗普政府期间的类似报告相比,美国国务院的年度报告——致力于监测各国的恐怖主义——侧重于更多地关注定居者的暴力行为。在 2020 年期间,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 (OCHA) 记录了 771 起定居者暴力事件,导致 133 名巴勒斯坦人受伤,9646 棵树和 184 辆汽车受损,其中大部分位于希伯伦、耶路撒冷、纳布卢斯和拉马拉地区。

在此背景下,圣城大学政治学教授赛义德·扎伊达尼在接受半岛电视台采访时表示,美国对巴勒斯坦人以及对巴以整体冲突的政策发生了变化,就其而言,拜登政府肯定了美国对两国方案的承诺,这一点在美国官员与巴勒斯坦同行之间举行的所有声明和会晤中都很清楚,该教授并指出,到目前为止,从恢复对近东救济工程处的支持、恢复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援助到试图清除特朗普统治期间恶化的气氛,采取的措施水平发生了变化。

扎伊达尼补充说,拜登政府已经把两类问题提上了议程,第一类是援助问题,无论是对近东救济工程处还是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甚至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代表处重新开放,这些都是美国政府可以单方面决定的事情,也可以单独确认坚持两国方案的必要性,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问题需要以色列政府批准,例如巴以双方在美国或国际赞助下恢复政治谈判,以及在东耶路撒冷重新开放为巴勒斯坦人服务的领事馆,居住在东耶路撒冷的扎伊达尼补充说:“这两个其他问题需要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政府之间的对话,我们知道两国政府在这方面存在分歧,美国政府可以决定开设领事馆,但这只有在以色列同意情况下才能实现。”

最后,扎伊达尼表示,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直接恢复谈判比上述所有事情都复杂,因为以色列政府没有任何想法或意图就最终解决的问题恢复谈判,这是美国政府了解这点,也无法改变。

以色列和签署者限制了巴勒斯坦人的希望

巴林和阿联酋站在与以色列深化联盟候选名单之首,特别是去年,这两个国家公开与以色列签署了关系正常化协议,而且这两个国家也是对伊朗更加警惕的国家

自 1994 年以来,美国驻耶路撒冷领事馆和美国外交使团一直是国际社会承认巴勒斯坦权力机构的最重要标志,因此,特朗普政府希望将矛头对准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构,以满足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右翼极端主义权利,当时,特朗普政府毫不犹豫地在 2018 年关闭了该领事馆,同时对华盛顿关于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奥斯陆进程和两国方案的历史性承诺进行了政治和象征性的抨击。虽然距离美国驻以色列新大使馆仅一箭之遥的那座石头建筑关门了,但巴勒斯坦人对东耶路撒冷作为未来国家首都的希望已经减弱,正如华盛顿官员几十年来向他们承诺的那样。

然而,自从拜登上任以来,希望已经恢复,尽管是部分恢复,从他就职的第一刻起,白宫总统就承诺重新对巴勒斯坦人开放美国驻耶路撒冷的领事馆,巴勒斯坦人在他们家中也听到了这一点。碰巧的是,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 5 月下旬在拉马拉拜访巴勒斯坦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时说:“作为深化与巴勒斯坦人关系的一部分,我们将在东耶路撒冷开设领事馆。” 由于以色列的断然拒绝,拜登政府尚未成功履行其承诺,因为拜登仍需要以色列政府的许可才能开放领事馆大楼。

在拜登入主白宫一年后,谈及巴勒斯坦人希望从拜登政府那里得到什么时,还有另一件事可以争论,它涉及美国对与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实现的关系正常化所持立场,正如正在实现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争辩的那样,他们正在发展与以色列的关系,目的是在未来用这些良好关系进行易货交易,以解决与以色列人之间悬而未决的巴勒斯坦问题,拜登政府官员似乎同样深信不疑,似乎有点急于推动拜登本人所称赞的正常化协议。

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协议对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之间的局势没有任何影响,相反,这些协议的主要阿拉伯参与者阿联酋等国家,正朝着扩大贸易关系和加强与以色列安全合作的方向发展,而不关乎巴勒斯坦问题,总的来说,除了埃及在上次加沙战争期间进行的协调外,美国或其他地区大国在与巴勒斯坦人的谈判过程中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没有实现停火和平息战斗,没有考虑以更全面的方式恢复和平进程。

在经济层面,虽然据称正常化的经济影响将延伸到巴勒斯坦人,但占领者控制了约旦河西岸超过 300 万巴勒斯坦人,并对加沙地带近 200 万其他巴勒斯坦人实施经济封锁,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的阿拉伯国家在这方面做得很少,在缓和军事紧张局势或保护在东耶路撒冷面临被驱逐的巴勒斯坦人方面,以色列的一份报告指出,“阿拉伯国家在与以色列建立正式关系之前,尤其是在那之后,只会强化他们对在巴以问题上承担更广泛责任不感兴趣的印象。”

关于美国人希望在巴以冲突层面与以色列达成正常化协议,扎伊达尼认为,美国官员热衷于在加沙地带层面平息事态并恢复重建问题,以及为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人以及以色列境内的巴勒斯坦工人提供必要的经济设施。扎伊达尼解释说,“从美国政府的角度来看,正常化有助于这一点,但与最终解决方案谈判相关的主要问题,预计不会在明年发生变化,预计美国政府不会对以色列政府施加压力,因为这是一个因自己的安排而无法做出任何重大让步的政府”,他补充说,“正常化有助于经济和社会领域、便利化和重建,但无助于就最终地位问题恢复认真的谈判。”

拜登和特朗普..有区别吗?

希伯来报纸《新消息报》援引一位不具名的巴勒斯坦官员说法称,“他们承诺的一切都化为乌有,他们没有履行任何承诺,”该报暗示,这位巴勒斯坦官员代表了对拜登就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承诺感到失望的一群巴勒斯坦官员,事实上,一些官员将拜登对拉马拉的政策描述为与他的前任唐纳德·特朗普政策,没有什么不同。

随着拜登执政第一年的结束,巴勒斯坦人认为,美国总统在向以色列施压方面做得不够,也没有结束上届政府推行的有偏见的政策,而且他已经违背了他的大部分有意义的承诺,或者充其量没有兑现,其中最重要的是恢复两国方案,停止定居和拆除,加强巴勒斯坦自治以及镇压犹太极端分子的暴力行为。自从特朗普决定这样做以来,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驻华盛顿办公室一直处于关闭状态。

事实上,正如杰宁阿拉伯美国大学政治学和国际关系助理教授艾曼·优素福告诉我们的那样,拜登面临着一系列阻碍战略突破的国际挑战,因为该政府尚未任命实现和平进程的一名特使,尽管从克林顿到奥巴马的所有民主党政府都派出了一名代表,优素福补充说:“到目前为止,拜登和阿巴斯总统之间没有特使或直接接触,虽然有召开部长级会议,但讨论的只是人道主义、经济和服务问题,到目前为止,拜登政府还没有邀请阿巴斯总统访问华盛顿。”

优素福还提到了犹太复国主义游说团体对拜登政府的影响,以及拜登对中东紧迫问题的关注,例如伊朗问题,这仍然是美国利益的主要问题,其次是也门、叙利亚、伊拉克以及与沙特阿拉伯和土耳其的关系,他并补充说:“现任政府并不强大,拜登总统的个性非常谨慎,因为他正朝着包括中国、俄罗斯威胁入侵乌克兰、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后果和新冠疫情危机在内的优先事项和问题迈进,所有这一切都以牺牲巴勒斯坦问题为代价,而巴勒斯坦问题已经开始退出优先事项名单之列。”

至于另一个可能导致拜登政府对巴以冲突,特别是和平进程的立场发生变化的因素,就是以“纳夫塔利·贝内特”为首的新政府上台,这是一个脆弱的联合政府,优素福表示,“随着本届政府与拜登政府之间的某种形式的联盟形式,以及华盛顿和特拉维夫之间的分歧随着内塔尼亚胡的离开而消退,美国人坚信,白宫对现任以色列政府的任何压力都可能导致其失败、解体以及占领国举行新的选举,甚至可能是内塔尼亚胡重新掌权,这是拜登政府目前不想要的。”

因此,在拜登面临一长串国际挑战之际,以色列正受益于维持现状的政策,利用美国总统不愿在新政府内部挑起不和的意愿,以及他对比巴勒斯坦问题更热的国际和地区问题的关注,尽管拜登“表示”希望结束或纠正前任政府推行的一些伤害巴勒斯坦人的极端主义政策,除了人道主义援助和资助巴勒斯坦权力机构之外,他没有向前迈出一步,至于对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最重要的是在东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而言,有意义的政治步骤仍然难以捉摸,而特朗普严厉政策的阴影在这方面仍占主导地位。

来源 : 半岛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