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的梦想被操纵 我们是制药公司的牺牲品吗?

制药业的整个大厦都被破坏了,我们用来作决定的证据已经被系统地扭曲,无法修复。

(本·高达可,英国精神病学家和学者)

2008年,一组研究人员决定审查提交给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AD)的已发表的关于1987年至2004年间进入药物市场的抗抑郁药的试验。这并非易事。当局的档案包含无数已提交试验的信息,以便新药获得流通所需的许​​可证。经过艰苦的努力,研究人员终于找到了对12500名患者进行的74项研究。该团队指出,这些试验中有38项取得了积极结果,其中讨论的药物有益且有效,而36项是消极的,因此这些药物的试验分为成功与失败。

研究人员随后追踪了这些试验在可供临床医生和患者查看的学术期刊上发表的格式。该团队发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他们发现37项积极的试验(除了1项之外)已全部发表,而且常常是大张旗鼓的发表。而消极试验的命运则完全不同,因为只有3项进行了发表,其他22项试验完全消失。至于剩下的11项结果是消极的试验,它们已经出现在学术期刊上,但奇怪的是,它们书写的内容就像药物是成功和有效的。

英国学者本·高达可对这场灾难评论说:“如果你觉得这很荒谬,我同意你的看法。这是一项了不起的研究,涉及来自所有主要制药商的十多种药物,无法说是这个问题主要归咎于谁,但很明显,这项研究揭示了整个系统存在非常大的缺陷”。正是出于这个原因,高达可撰写了《制药公司的邪恶:制药行业的腐败与改革之路》一书,其中介绍了制药行业的系统性腐败,以及腐败如何渗透到整个制药行业?制药公司如何通过提供虚假产品来欺骗大众?

隐藏实验数据

高达可在书中向我们传达了制药公司为了利益而向公众隐瞒实验结果的现象,例如,许多研究人员在2007年所做的工作。他们检查了所有已发表的旨在检查他汀类药物作用的试验。他汀类药物是一种降低胆固醇和降低心脏病发作风险的药物,医生用大量篇幅描述了他汀类药物的益处。研究人员一共发现了192项试验,他们注意到,与独立资助的试验相比,制造公司资助的试验给出阳性结果的可能性是独立资助试验的20倍,这意味着制药公司对证明准备上市的药物疗效的试验结果有直接影响。

制药公司有时也会隐藏不支持其药物的结果和数据,以便将药物推向市场,而在发布所有试验时不考虑科学诚信,以牺牲患者为代价获取利润。这种情况发生在瑞波西汀身上,这是一种抗抑郁药,在全世界的药方上出现过数百万次。2010年10月,一组研究人员设法收集了对药物瑞波西汀进行的所有实验的数据。当他们将这些实验进行测试时,结果令人震惊:他们发现其中7个进行了药物与安慰剂对比试验,只有一项试验给出了积极结果,而其他六项试验表明该药物的效果并不比安慰剂的效果好。只有证明阳性结果的研究被发表了,其他六项则被保密,专家对此一无所知。

公布的数据声称瑞波西汀是一种安全有效的药物,但实际上它并不比安慰剂药丸好,甚至更糟。

(本·高达可)

更糟糕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在一项患者人数达到2164名的瑞波西汀与其他药物的比较试验中,该药物在507名患者中的有效性与其他药物相当,而其他1657名患者服用该药后状况变得更糟。尽管出现后一种情况的人数更多、更普遍,但公司满足于发布瑞波西汀与其他药物的作用相同的试验结果。

有缺陷的试验

资助试验的独立机构很薄弱,大约 90% 的已发表临床试验是由制药公司赞助的,他们主导、控制并制定了该领域的规则。

(本·高达可)

有时制药公司会对“理想患者”进行试验。高达可解释说,“理想患者”是指具有更好改善潜力的患者,他们不服用其他药物,除了试验涉及的问题外没有其他健康问题。制药公司使用他们是“为了夸大显示药物的好处,显示它有利可图”。在现实世界中,患者的身体状况通常很复杂,有许多不同的健康问题并服用多种药物,有肾脏问题或饮食不健康。那么试验结果是否同样适用于理想患者和正常患者?

2007年,代表一般人群的179名哮喘患者接受了一项药物试验。后来,一项研究对这项试验的标准进行了检查。研究团队将真实患者与试验要求的标准进行了比较,他们发现只有6%的正常哮喘患者符合试验标准,这说明“理想患者”的数量不仅压倒性,而且占完全优势,以便最大限度地提高药物在初始评估试验中的益处。

另一方面,新药的比较研究通常是用一些无用或不完全好的东西来完成的,例如安慰剂,以至于剂量非常低或非常高的其他竞争药物,以显示新药是优于其竞争对手的最佳药物。

在这里,美国研究员丹尼尔·塞弗透露了一些制药公司进行的实验,他们在发表实验时使用上述方法来增强他们的新药的有效性。例如:一项试验比较了帕罗西汀和阿米替林,这两种药物都是抗抑郁药,但第一种是新药,没有副作用,第二种是比较老的药,会引起困倦,医生建议在睡前服用。 在这里看起来很正常,现代药物与旧药物做对比,但塞弗观察到的问题是,该实验将导致嗜睡的药物每天给予患者两次,因此患者抱怨他们在治疗期间的白天有睡眠倾向,这让第一种药看起来更好,更胜一筹。

本·高达可对这种有缺陷的实验评论道:“这又是一个沉默和不透明的丑闻。这并不意味着这些药物中有哪一种具有彻头彻尾的破坏性以至于它们将成为头条新闻,而是代表着整体上的证据,都被扭曲了。”

医药行业营销

如果我们从制药公司的角度考虑医生关于给患者开特定药物的决定,公司不会像关心医生给它的产品开处方一样关心患者的最高利益,公司会竭尽全力让自己的产品出现在处方上。出于这个原因,高达可指出,制药公司的目标是通过在医学期刊上宣传他们的新产品来增加销售额,记住它的所有好处,同时将风险降至最低,而不是将它与其他竞争药物进行科学比较。制药公司也采取了派医药代表亲自与医生会面,谈论这种治疗方法优点的方法,代表会赠送礼物并邀请医生参加午餐和国际会议,并尝试与他们建立个人关系。

2005年,英国媒体大肆宣传赫赛汀这个药物,虽然该药物对乳腺癌的治疗作用非常温和,而且对心脏有严重的副作用。

制药业也开始以广告的形式向消费者展示房地产,就像任何其他行业一样,只以盈利为目的,无论对消费者有多大伤害。例如,在美国,经典法律要求制药公司在广告中包含药物的所有副作用,但自1997年以来,法律限制放宽,公司可以快速、小范围地减少副作用。出现这一变化后,制药行业的广告预算从2亿美元在短短几年内增加到30亿美元。制药业资本化导致的最突出问题之一是万络的蔓延,它的制药公司仅在广告上就花费了1.61亿美元,然后由于隐瞒某些数据和副作用而退出市场。

在这个背景下,高达可提到了2005年发生的一个奇怪事件,当时英国媒体盛大庆祝赫赛汀这个药物,并进行了大量报道,尽管这个药物对乳腺癌的治疗非常温和,但它对心脏有严重的副作用,而且它的成本高昂,达到数万英镑,还有什么可以解释这种前所未有的媒体报道?!

一组学者关注了宣传该药物的新闻,以了解发生了什么。该小组发现,5篇关于该药物的报纸文章中有4篇正面宣传该药物,而其余的则似乎是中性而非负面的。10篇文章中只有1篇报道了副作用,并且通常保持在最低限度。甚至有文章称这种治疗癌症的神药完全没有副作用,所有文章似乎都出人意料地与事实不符。

英国《卫报》报道称,造成这种虚假媒体报道的原因是制药商罗氏与一家公关公司达成协议,后者通过营销策略直接推广该药物。这个策略欺骗了成千上万的患者,他们认为赫赛汀可以防止癌症扩散,这一点无论是现有信息还是当时进行的实验,甚至医疗许可证都无法证明这种药物对某些患者群体的有效性。《卫报》称:“这种营销方式正是药品营销在制药公司利润呈指数级增长时代的核心。”

于是,制药业作为一种拯救人类生命和改善民生的手段,变成了一种往往受制于利润逻辑的资本主义贸易,无论患者需要什么,无论患者被治愈的梦想是否被操纵,公司不仅向消费者隐藏真实数据,对“理想患者”进行的有缺陷的试验,对比剂量有误的竞争药物,以及使用误导民众的营销策略,这为制药公司带来更多利润,导致更多患者死亡、金钱白白浪费。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西方吹嘘自己的科学进步,将其归功于学者们的天才,但现代科学的进军实际上与西方的殖民历史分不开,在西方殖民历史中,科学是其赋权和巩固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有助于加深对殖民地人民的种族主义观点。

Published On 2021年8月3日

据新闻报道透露,由于今年的新冠疫苗销售业务,美国“辉瑞公司”和“莫德纳”公司可能会获得超过500亿美元的财务收入。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26日
更多医学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