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血的民主 美国如何在原住民的遗骸上建立起来?

我们的历史是用白墨水写的。胜利者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抹去失败者的历史。天啊,他们为受害者鲜血所流下的眼泪是多么丰富,他们是多么容易从地球的良心中窃取他们的存在!这是我们面临的众多种族灭绝之一,巴勒斯坦人也将面临……我们神圣的刽子手就是其中之一。

——迈克尔·霍利·伊格尔(美洲原住民活动家)

媒体对美国价值观的处理充满了乐观和美化。媒体通常展示美国民族的吸引力,展示它宣扬自由、平等和人权,以及对暴力、仇恨和不容忍的拒绝。美国全球霸权中采用这些价值观,亚利桑那大学美国历史教授齐亚尼娜·洛马维玛评论说,美利坚合众国“相信它是例外的,即相信美国民族胜过任何其他民族,但这并没有事实或历史的支持”。如果我们回到历史上美利坚合众国的出现,特别是公元15世纪,当欧洲人开始探索北美大陆的土地时,我们不禁要问,自由、正义和非暴力的价值观在多大程度上适用于这片大陆上的土著人民?美国人真的和美洲印第安人一起坚持这些价值观,还是完全违背了它们?!

美洲原住民名字的由来

印第安人(Red Indians)这个名字的来源完全是随机的。1492年,哥伦布从西班牙出来,前往亚洲大陆的印度,却迷失了方向,落脚在中美洲,哥伦布在那里遇到了土著人。但他不知道他迷路了,他称当地人为“印度人(Indians)”,认为他在亚洲,而他们是印度的居民。

哥伦布没过多久就意识到他不是在印度,而是在一片“新”的土地上,但这个名字仍然沿用至今,并使用“红色(Red)”描述印第安人的肤色,与深色皮肤的亚洲印度人进行区分。这种坚持按照欧洲中心主义重新命名土著人民的方式,仿佛一切不是欧洲的都需要按欧洲先前定义进行命名,这表明欧洲人不是只对整个民族犯下罪行,而是完全根据纯粹的殖民视野重新命名和定义美洲原住民。

欧洲人如何看待美洲原住民?!

欧洲占领者对美洲印第安人的看法各不相同,但他们一致将印第安人描绘成基因未进化完全的人,基因不如英国人、西班牙人和所有欧洲人优质。这种观点可以被视为对美洲土著人民进行非人化和残酷屠杀的先决条件。

欧洲对美洲印第安人的描述达到了“僵尸”和吸血鬼传说的程度。例如,人文主义者玛格丽特·哈金告诉我们,公元1511年出版的第一本关于美洲印第安人的英文书,“将印第安人描述为怪物,不懂得思考,互相捕食,甚至吃掉了他们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在同一背景下,叙利亚研究员艾哈迈德·达杜什说:“在欧洲发现美洲大陆,迁移和定居运动开始之后,美洲原住民的灭绝伴随着圣经和世俗的双重视野。宗教清教徒(新教教派)称自己为希伯来人,并认为他们肩负着净化迦南人应许之地的神圣使命。他们与通过理性和启蒙来清除‘野蛮人’的世俗主义者没有太大不同。”

普鲁士艺术家约翰·贾斯特于1872年创作的一幅名为《美国进步》的画作,画中一位金发碧眼的欧洲女孩一手拿着一本象征科学进步的书,另一只手拿着电报线表示技术进步,在她的脑袋中间是和平与卓越的明星。画面右侧来自开明的欧洲东方的女孩正走向原住民,画面左侧是原始而黑暗的野蛮人。贾斯特描绘了向欧洲现代性投降的原住民。这个形象被用于欧洲内外广泛的意识形态宣传,以促进欧洲的殖民政策。

美国萨福克大学教授穆尼尔·阿卡什说:“英国人在现在美国称为新英格兰的地区建立第一个殖民地的故事是整个美国历史的传奇起源。每个美国家庭每年仍然在感恩节庆祝这个美好的结局。他们远离了英国的压迫,离开了他们的土地,在海中漂泊,他们在甲板上与犹大签订(契约),并最终抵达(迦南地)。古希伯来人关于天地、生命、历史的一切观念,都是这些英国殖民者在美洲种下的,他们使用‘应许之地’、‘锡安’和‘上帝的新以色列’等古代希伯来人对巴勒斯坦土地的称呼来命名。

这些英国人从希伯来人入侵迦南土地的历史体现中得出了消灭印第安人(以及非印第安人)的所有理论。他们在杀害印第安人的同时,确信他们是希伯来人,上帝偏爱他们胜过世界,并授权他们杀死迦南人,而对印第安人的灭绝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灭绝,也是通往广岛和越南之路的第一步。”

几个世纪以来,印第安人一直被屠杀

公元1492年,克里斯托弗·哥伦布踏上美洲大陆,此后,欧洲占领者与该国原住民之间发生了战争,流血事件直到二十世纪初才停止,尸体堆积如山,血流成河。

虽然没有关于在欧洲人到来的那一刻生活在北美土地上的原住民人口的准确统计,但研究估计公元1500年美洲土著人的数量在1000万到1亿之间。许多专家认为大约有5000万原住民,包括大约1500万个北美印第安人的部落和氏族。

从欧洲人到来的那一刻起,由于战争、大屠杀、饥荒和流行病,美洲印第安人的数量开始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减少,到19世纪的战争末期,印第安人已经不到238000人,这意味着欧洲军队屠杀了今天所谓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土地上至少95%的原住民。一些研究人员认为,该地区的实际死亡人数可能达到3亿人。

20万人到1000万美洲印第安人大灭绝并非随机或纯属巧合,而是殖民者精心策划的过程,正如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克劳斯康纳所见,英国人“对于种族灭绝是最有实践性的欧洲殖民大国,他们在新世界的目标,例如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他们入侵的许多地区,是清空当地人民,占领土地并掠夺财富”。

自西班牙人到来后,中美洲原住民数量变化

从美国记忆中删除大屠杀

历史上的胜利者是一个怪物,只能通过狩猎人类来加强。

——穆尼尔·阿卡什

当美国学校提到“种族灭绝”一词时,美国人会想到纳粹大屠杀、对亚美尼亚人、苏联人或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的大屠杀,但从不考虑美利坚合众国犯下的大屠杀。

美国大学理事会在2012年决定在美国高中生的历史课程中增加美国人对美洲印第安人的大屠杀的话题时,遭到了全国各地的广泛反对,直到共和党全国委员会发表声明呼吁国会调查“基于错误观点”以及对美国历史上重大事件,包括17至19世纪占领者动机和行为不准确描述的新课程。

至于国会议员,他们加入了反对新课程的阵营,谴责课程未能为战争、美国例外主义和美国在扩张中的神圣命运找到理由。

占领并不仅仅停留在对历史的占领,它还延伸到对文化的占领和侵蚀。直到这一刻,西方在各种媒体中以一种与欧洲人在五个世纪前为他们描绘的画面无异的天真形象描绘美洲印第安人,以美国课程和媒体忽视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作为对西方大众持续非人化中美洲印第安人的回应。

(半岛电视台)

在此背景下,艾哈迈德·达杜什认为,欧洲移民“虽然消灭了数千万土著人,但美国媒体对他们的刻板印象政策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数十部针对儿童的卡通电影传达了丑化和陈旧的观念,其中土著人民以与四个世纪前相同的原始形式出现”。

因此,导演斯特凡·维拉卡说:“好莱坞创造的这些穿着鸟毛的印第安人不是人类。因为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认为他们是人类。在这里,我们必须知道,许多美国孩子,今天相信美洲印第安人的头上长着羽毛。”

以自由、正义和平等的价值观建立的美利坚合众国的谎言就这样变得清晰起来。事实是,美国政府以最严厉的恐怖主义类型开始了它的第一步,消灭了该国数以百万计的土著人民,对他们进行了最令人发指的屠杀,使他们遭受各种折磨和痛苦,然后又隐瞒了屠杀,对群众隐瞒了历史真相。因此,印地安人的形象仍然是原始人的形象,是对生活一窍不通的人,以至于美国针对这些人的罪行一直被隐瞒到今天。

因此,美国政府支持以色列对巴勒斯坦人民进行屠杀并窃取他们的土地也就不足为奇了。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所依赖的理由与英国移民在窃取美国原住民土地、掠夺和灭绝他们之前使用的理由相同,也许如果我们了解了美国原始居民的故事以及他们如何应对英国的占领,我们可以向他们学习对付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有效方法。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在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与以色列之间最近爆发的战争给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施加了更大压力并加剧了特拉维夫政治危机之前,内塔尼亚胡过着最快乐的日子,他成为自以色列在被占巴勒斯坦领土上建立犹太复国主义国家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以色列总理,超过大卫·本-古里安,后者担任以色列总理长达 8475 天。内塔尼亚胡还成功地克服了对他的指控,成为在担任内阁主席期间被指控犯有罪行的第一位以色列总理,而他的前任

Published On 2021年6月17日
تماثيل المواي الصخرية الغامضة

在关于欧洲人开始接触波利尼西亚群岛(分布在太平洋上并分属于不同国家的一千多个岛屿)上的原住民的任何讨论中,诸如英国航海家詹姆斯·库克等人为发现欧洲东部的澳大利亚、夏威夷群岛和新西兰做出了贡献,这样的想法不可避免地涌现。

Published On 2020年3月31日
更多历史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