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姆林宫内的沙皇:俄罗斯的政治派系

“在俄罗斯,与美国不同,国家的权力仍然比任何个人、公司或集团的权力都要强大得多。”

(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

2003年10月26日,俄罗斯警方逮捕了当时该国最富有的商人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后者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将俄罗斯国家石油公司尤科斯私有化后,通过该公司为世界生产近五分之一的俄罗斯石油。后来,俄罗斯当局指控他非法牟取暴利和逃税。

没多久,全世界就认识到这个问题主要是政治问题,并涉及霍多尔科夫斯基与新总统普京之间的分歧。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在90年代犯下各类形式的盗窃、逃税和可疑金融交易的数百名商人,他们的许多财产已被俄罗斯政府出售,因此从理论上而言,这些人都能够以相同的罪名被捕。

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 (路透社)

然而,普京并不愿意像随后的事件所揭示的那样,逮捕所有这些人员,也无意打击新生的俄罗斯资本主义,更没有像西方媒体不时指责他的那样重返苏联时代,这一切行动的原因都在于,这些人员——尤其是霍多尔科夫斯基,是普京的特别计划中的障碍,而在这项计划中,最为突出的就是恢复国家在自然资源领域内的中央集权——而其中最重要的资源正是天然气和石油,以便国家政权可以在与世界建立关系时动用这张底牌,并且除掉那些相信——即使只是片刻——存在能在俄罗斯实现美国模式的商人,因为这样的想法会使俄罗斯的私营部门超越国家本身。

而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是其中之一。一方面他打算利用尤科斯公司作为巩固其与西方经济关系的手段,并在国内为他创造一个核心的政治角色,尤其是在普京执政初期,他对两个反对党提供的经济支持,并且他在同一家公司内的一个合伙人还资助共产主义活动,甚至明确表示希望在没有任何意识形态考量的情况下,证明其有能力对抗普京,此外,还有他巩固前总统叶利钦体制的野心,即以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来加强对金钱的控制,进而让俄罗斯具化为当时所设想的美国资本主义民主模式。

在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仅一个月后,在他和公司的命运仍不明朗的情况下,另一位商人即将踏入普京的世界,并按照他的条件行事。在与总统进行了短暂的会晤后,这位商人决定停止将他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Sibneft)和尤科斯公司进行合并的进程,而这项合并案原本计划打造俄罗斯最大的石油巨头和世界第四大石油公司。直至今天,克里姆林宫内的人都知道,这位“A先生”放弃了他的石油野心,但是普京却给了他很多的回报,因为他同意加入普京的计划。

俄式资产阶级

“在列宁眼中,俄国资产阶级的特点不仅仅是剥削工人等其他资产阶级共有的劣势,而且还缺乏其他资产阶级所具有的优势——他们宁愿成为沙皇的人质,因此,他们是一个在经济上的贪婪、在政治上懦弱的可怜的资产阶级。”

(艾伦·保尔,俄罗斯与苏联历史学教授)

在普京担任俄罗斯总统的头十年内,“A先生”在政界和商界声名鹊起。他将他的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卖给了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加强国家一直希望完成的、对天然气行业的控制,同时,他也用数十亿美元装满了他的口袋,使他能够在法国和英国购买他所喜爱的游艇、房地产和私人飞机,最终,他还在2003年通过购买切尔西足球俱乐部而进入了足球世界。

罗曼·阿布拉莫维奇 (路透社)

他就是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他为英超联赛的球迷和英国金融界所熟知,因为他为切尔西俱乐部提供了数百万资金而在足球界获得了响当当的名声,而凭借这些,这支球队近期得以拿下大部分的英格兰和欧洲冠军赛事,而他在伦敦市中心的名气,堪比他在俄罗斯东北部寒冷的家乡——楚科奇的名气,当地的楚科奇人熟知阿布拉莫维奇,而在担任楚科奇地区行政长官的8年内,他自掏腰包为当地铺路和照明,并且在普京上任初期席卷当地的严重寒潮中,拯救了当地百姓。

阿布拉莫维奇与那个偏远地区的关系始于他在当地注册成立西伯利亚石油公司之时,原因是当地简单的税收限制。但是克里姆林宫很快便决定将之推向当地,一方面是巩固它在各州的中央权力,另一方面是提高莫斯科政权的受欢迎度。鉴于他自掏腰包地发展当地,这种模式迅速蔓延到其他几个地区,以证明那些将普京时代视为资本主义撤退开端的分析的不足之处。事实上,这是一场资本与权力联姻的盛大开幕式,只不过是以俄罗斯的模式。

商人在地方政治中的影响力不值一提,除了亚历山大·赫洛波宁之外,后者是俄罗斯诺里尔斯克镍矿公司的董事会主席,该公司负责从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包括西伯利亚的大部分地区)开采矿物,他还成功地在2002年至2010年期间担任该区行政长官,之后又被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任命为北高加索联邦区全权代表兼俄政府副总理,并长期留在克里姆林宫内,并保持着他的影响力。

石油行业商人列夫·库兹涅佐夫,他同时也是俄罗斯国家杜马议员 (路透社)

这份名单上还包括俄罗斯最大渔业公司所有者奥列格·科兹米亚科,后者是库页岛滨海边疆区行政长官,库页岛是太平洋上的一座岛屿,是该国渔业的中心地区。此外还有石油行业的商人列夫·库兹涅佐夫,他是俄罗斯国家杜马的一名议员,在成为北高加索地区的事务部长之前,他还曾于2010年至2014年期间担任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的行政长官。

这些商人大多来自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主导的开放阶段,而普京成功地遏制了他们,并利用了他们在各地区的经济影响力,并且还将他们的能力投资于其公司业务所集中存在的地区,正如我们从上述案例中看到的那样。这是一种独特而相互矛盾的模式,一方面使他们能够扩大投资和利润,另一方面又允许国家深化他们对克里姆林宫的忠诚,以及地区公民对俄罗斯的忠诚,并最终建立一种没有正式成文的软性集权,实际上就是通过这些人和政府之间的密切关系来实现的。

因此,在俄罗斯大型公司内担任行政和管理职位的人员担任了多达16个俄罗斯州或区(约占俄罗斯联邦的五分之一)的行政长官,也就不足为奇了。在2003年,他们在地方政府的职务内所占据的份额达到了15%,这也是霍多尔科夫斯基被捕的那一年,因此,这也向我们展示了后者因与克里姆林宫不相容的愿景,而代表的特殊情况,这与得到普京首肯并至今仍然存在的商人所盛行的资产阶级与国家结盟的模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普京遏制商人的政策并没有止步于在各州内对他们的投资,甚至还将一些部委的控制权送给他们,特别是那些需要财务和行政专业知识的部委。例如,担任俄罗斯能源部长的亚历山大·诺瓦克,同时还担任俄罗斯天然气管道行业垄断企业的董事会主席,此外,赫尔曼·杰拉夫曾在2000年至2007年间担任俄罗斯经济发展部长,此后转而管理俄罗斯最大的银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另外,弗拉基米尔·波塔宁也是如此,他拥有诺里尔斯克镍矿公司三分之一的股份(阿布拉莫维奇也持有少量股份),并且是国家商业领域治理委员会的主席。

俄罗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 (路透社)

当然,在所有这些人员之中,最突出的还是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他曾担任4年的总统,并在普京回归后又回到了总理之位。他是在上世纪90年代于彼得堡市长办公室与普京合作的一群技术官僚和改革主义者之一,然后在普京担任总统时期担任了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董事会主席,然后作为执政党(统一俄罗斯党)的领导人,目前在俄罗斯国家杜马中占据着主导地位,并且担任俄罗斯总理一职至今。

普京从不掩饰沙皇俄国及其特有的资产阶级模式,对当今俄罗斯政权所产生的灵感,但是高效管理和技术官僚的资产阶级从未超越金融和行政领域而进入安全和军事领域。而普京所依赖的,并不是他来自彼得堡的朋友,而是他在苏联情报机构“克格勃”的旧友。

永远不灭的“西罗维基”

“一朝入伍,永久认同”

(关于前苏联秘密警察成员的俗语)

毕竟,普京并非商人,也从未像许多人一样在任何银行或金融部门工作过,尽管他高度评价技术官僚因素对防止俄罗斯经济停滞不前所存在的重要性,但是他也试图避免其苏联前任犯下的错误。但是,这位曾经担任苏联情报官员的人物,总是在看法与观念上同安全和军事部门的人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而这些人员就构成了继彼得堡商人和技术官僚之后,普京政权的第二大支柱。

正如其国家大门向新资产阶级敞开一样,这扇大门也向安全部门的前工作人员——尤其是前克格勃工作人员敞开。其中最突出的就是伊戈尔·谢钦,他是俄罗斯石油领域最大企业的现任总裁,该公司在霍多尔科夫斯基受到打击后控制了尤科斯的股份。伊戈尔·谢钦曾在前苏联的情报部门内工作,并于上世纪80年代在彼得堡情报局与普京共事,目前他是克里姆林宫内“西罗维基”派最有权势的人物,或者更确切地说,他正是这一派别的创始人之一。目前他主要负责俄罗斯与世界各国的能源交易问题。

在2001年至2007年期间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谢尔盖·伊万诺夫 (路透社)

在2001年至2007年担任俄罗斯国防部长的谢尔盖·伊万诺夫,也属于“西罗维基”派。他还曾担任总统办公室参谋长直至2016年8月。谢尔盖·伊万诺夫也是前情报官员,上世纪70年代开始为克格勃工作,早在苏联时期便认识了普京,他是全球——尤其是前苏联国家,最杰出的俄罗斯战略设计师。他在著名文章《新俄罗斯主义》中创造了“主权民主”这一术语,以描述俄罗斯的模式,并详细介绍了俄罗斯特有的模式,以及它阻止北约扩张和西方民主概念输入的必要性。

因此,这一派别属于将西方视为一个单一集团的苏联愿景,并且仍然对西方及其民主抱有许多的质疑。可以说,它是反西方的经典派别,可与彼得堡那些以自由倾向而闻名的技术官僚形成鲜明对比。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自由派领袖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对伊万诺夫在2006年创造的“主权民主”一词持保留态度,并且他偏向于西方形式的民主思想,但这并不必然与俄罗斯在其邻国加强军事和政治力量相冲突。

那么,最有可能的是,同时制衡着彼得堡和西罗维基这两大派别的普京,会试图利用西罗维基派,因为他认为俄罗斯迫切需要他们,特别是在主权问题上,例如国家的军事发展、外部作用、能源交易以及控制国内的联邦局势等,以免重蹈上世纪90年代的车臣问题覆辙。或许这个阵营中的重要人物之一,就是主导军用和民用领域先进工业的俄罗斯国家技术集团首席执行官谢尔盖·切梅佐夫,他曾在军队服役,目前仍在军事院校任教。

普京主要出于军事目的而将俄罗斯联邦划分为7个大区,并将其中5个置于军事领导人的控制之下 (路透社)

因此,普京在位期间一方面任命商人担任地区行政长官,同时又主要出于军事目的而将联邦共和国划分成为7个大区,并将其中5个置于军事领导人的控制之下,另外还增加了第8个地区,即最不稳定的北高加索地区。目前,该地区也处在一名前海军军官的领导下。此外,在这8个区的领导之下,近70%的工作人员也来自安全或军事机构,此外,在普京担任总统期间,任命具有情报和安全背景的人员担任高级行政职位的比例也从11%增加至25%。

最后,梅德韦杰夫升任俄罗斯总理,并在2008年至2012年期间短暂接替“普京”出任总统,这向我们表明,普京与自由派阵营保持一致,但也更倾向于沙皇俄国的遗产,而事实上,这个阵营是普京时代对国家和杜马最具渗透力的势力,尽管西罗维基在官僚核心的渗透仍然引人注目。

在彼得堡圈子、新资产阶级和西罗维基派之间,克里姆林宫的权力中心是分裂的,而且越来越从内部分裂,特别是随着商业世界和安全机构内部的新人物的出现,以及普京认为不再有用的旧人物的页面“被折叠”,俄罗斯现政权的支持者认为,当前驱动国家的车轮比前苏联的制度更加可行,它能有效地在行政部门和安全部门之间分配权限,虽然普京所向往的沙皇俄国已经成为了过去,但现在的国家仍然充满腐败和阶级鸿沟,再加上最近遭遇的经济危机,这些都揭示了沙皇模式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让列宁在看到它垮台之前便深感悲痛。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政治内容
点击最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