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靠武器是不够的 四大障碍威胁着塔利班在阿富汗的统治

自2001年被推翻近20年后,塔利班运动再次回到阿富汗首都喀布尔,这数周目睹了决定性战斗,目睹了美国支持的阿富汗军队的崩溃,期间在美国的注视下,重要城市一个接一个地落入了塔利班手中,该运动依靠自己控制了全国大部分地区,美国面对对手的胜利没有动一根手指。塔利班没有等到美国和北约军队撤离完成的预定日期,就开始收获意想不到的胜利,以至于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迅速逃往塔吉克斯坦,担心1996年的情景重演,当时,共产党总统纳吉布拉在塔利班进入首都的当晚被处决。

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 (半岛电视台)

从内部看,喀布尔就像一座四面八方被恐慌包围的陌生城市,此时,塔利班呼吁居民不要逃离,并宣布对所有在政府工作或与美军合作的人进行大赦。阿富汗总统一位顾问的儿子告诉半岛网,“我未能逃离首都,我的父亲和母亲也是如此。阿富汗在战火中燃烧,塔利班在巴基斯坦政府的支持下,发动了毁灭性的袭击。”这位在开罗接受教育并在接受西方自由主义价值观的贵族家庭长大的儿子似乎不会轻易适应伊斯兰运动,尤其是因为他所在的阶级垄断了这个脆弱国家有限的有声望的工作,强加了首都及其人民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如今他们似乎正受到受到威胁。

然而,居住在喀布尔周围山区和沙漠中的绝大多数阿富汗人很快就在首都占据了主导地位,就像塔利班没有受到多少抵抗就进入这座城市一样。但随着军事胜利的宣告,塔利班意识到他们正面临一条新的治理道路,单靠武器并不是其成功的关键。该运动已经向阿富汗宣布了它一直渴望的“伊斯兰酋长国”,鉴于最近几天发表的声明和立场,这个酋长国似乎与1990年代塔利班在其政治青春期宣布的酋长国不同。然而,伊斯兰酋长国的梦想似乎被1990年代塔利班经历的坏名声、国内种族和部落势力的对抗以及国际大国的影响所笼罩;尽管塔利班最近取得了军事胜利,但不会轻易免除可能的威胁和破坏其权威的障碍。塔利班在统治道路上的四大障碍是什么?它能克服这些障碍吗?

地方民兵:塔利班的伙伴或噩梦

塔利班极有可能面临多个内部势力的对抗,其中包括受对西方开放20年影响、以自由主义身份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阿富汗人,他们对塔利班与美国达成协议后在该国制造暴力事件充满更大敌意。双方达成的协议规定,塔利班不对美军及其在阿富汗的盟友发动任何军事行动,并且不允许任何一方,包括基地组织,使用阿富汗领土威胁美国及其盟国的安全。

也许这种条件和对它的遵守是塔利班巩固其控制权的最重要障碍,因为过去在塔利班统治下的阿富汗,是全球圣战运动最重要的避风港。目前尚不清楚塔利班将采取何种方式来控制阿富汗全境的安全,并遏制在阿富汗境内或针对邻国或西方盟友发动“恐怖”袭击的可能性。在这方面最突出的挑战是ISIS(现在是塔利班的头号敌人)在阿富汗地图上的存在,因为塔利班迄今未能彻底消灭该组织,或夺取其控制的边境省份。据联合国估计,阿富汗境内有一支由一万名外国战士组成的圣战分子,其中约一半隶属于ISIS。而The Diplomatic杂志2019年公布的一项统计表明,如果塔利班放下他们的武器,阿富汗的暴力只会减少37%,这意味着刚刚夺取政权的塔利班可能会面临那些不满美国协议的圣战组织发起的毁灭性战争。

在控制暴力的层面上,有一个更大的噩梦,一个根植于阿富汗社会和民族版图的噩梦,威胁着塔利班,即是地方民众所拥有的武器,尤其是按民族和宗派组织起来的武装力量。存在着重要的少数民族,其中最重要的是乌兹别克人、塔吉克人和什叶派哈扎拉人。其中最危险的是位于阿富汗各省中心的民兵组织,他们被称为“伊斯兰协会”,由反抗苏联的杰出圣战者领袖穆罕默德·伊斯梅尔汗领导。这个有效运作的组织被视为塔利班的竞争对手,如果双方无法达成协议,他们可能会给塔利班的计划和野心带来麻烦。在塔利班逮捕了其领导人后,伊斯兰协会宣布对塔利班发动全面起义。在最近的战斗中,位于阿富汗西部与伊朗接壤的边境地区的赫拉特市无法被塔利班攻下,该组织证明自己有能力保护这座城市,并促使塔利班向市安全官员提供保证,这意味着塔利班对阿富汗领土的权力现在完全取决于与一些地方民兵的协议。

预算:经济的威胁

直接排在第二位的是不可低估的经济挑战。根据联合国2021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根据情报信息,塔利班的大部分资金来自于鸦片生产、毒品走私和非法贸易等违法活动,此外,它还在控制地区开采矿产资源,接受来自国外富裕忠诚者的捐赠。据估计,该运动每年收到6亿和10亿美元,这些资金使其作为一个武装团体在阿富汗政治舞台上保持着有效运转。

然而,帮助该运动掌权的金融财富不足以在一个陷入困境、每年经济管理方面都遭受财政赤字的国家建立其王位并确保稳定。世界银行发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阿富汗政府支出110亿美元,其中80%来自外国援助,大部分来自美国,这意味着喀布尔政府只能获得22亿美元的国内收入,外援达到88亿美元。塔利班将如何成功地保持这种援助尚不清楚,这将成为该运动能否成功统治阿富汗、成功维持脆弱的阿富汗经济运转的决定性因素。

国际认可:艰巨的任务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 (社交网站)

无论在阿富汗拥有最重要联系和利益的美国过去和现在的立场如何,世界各国似乎都不会轻易承认下一届政府,特别是因为塔利班已经表示阿富汗不会组建过渡政府,而是彻底的权力交接。随后,一些主要国家宣布,如果塔利班以武力夺取政权,他们将不授予新政权合法性。因此,尽管塔利班强调在喀布尔的外国大使馆和外交使团没有受到威胁,但是该运动面前的实际危机似乎是说服各国不要撤回公民,并说服他们保持政治和经济渠道畅通,以便塔利班可以获得必要的国际合法性,在国际论坛上代表阿富汗。

迄今为止,美国只是发出警告,并通过国家安全顾问宣布,就塔利班政府的合法性确定立场还为时过早。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说:“我们不希望任何人以双边方式承认塔利班,我们希望想法相同的人们之间达成统一的立场,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防止阿富汗再次成为恐怖主义的孵化器。美国撤军的决定是错误的,因为它使情况变得更糟。”

迄今为止,西方孤立塔利班的运动已导致德国宣布关闭驻喀布尔大使馆,此外还承诺不向阿富汗提供每年4.3亿欧元(5.05亿美元)的援助。预计一些国家会效仿柏林,特别是去年的捐助者会议只将援助延长了一年。总的来说,新的发展对援助继续来说不是好兆头,特别是伊朗、印度、英国、德国、瑞典、丹麦、挪威、韩国、意大利和加拿大等几个国家决定关闭他们的大使馆或减少雇员人数。

混乱:如何守住权利

最后但并非最不重要的一点是,虽然塔利班想在没有其他人参与的情况下统治阿富汗,但阻碍他们前进的另一个重要障碍是美国的立场。美国坚称,阿富汗政府在美国中央银行的任何资产,在塔利班掌权并建立一个由伊斯兰教法管辖的“伊斯兰酋长国”后,将无法提供给塔利班。然后塔利班将面临一个长期的谈判,以便能够抓住国际联盟制造的驻扎在喀布尔的治理机构的钥匙。

塔利班尚未达成全面和可持续的治理模式,如果该运动找到该模式所需的时间延长,社会和经济危机爆发的可能性便会增加,特别是发生大饥荒的可能性。联合国报告称,约三分之一的人口没有可持续的粮食供应,此外还有200万名急需援助的儿童,这可能会促使一直顽固地驱逐外国势力的塔利班呼吁外部各方在恶化之前支持他们挽救内部局势。

最终,塔利班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后成功迫使国际社会承认它,就像1979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后发生的那样,但双方之间的关系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仍然存在问题和动荡。在世界面临阿富汗近期局势带来的新挑战的同时,塔利班也发现自己尽管取得了胜利,但也面临着武装反对派的问题、国家经济管理的相关考验,不被旨在推翻它的国际压力打败。塔利班需要证明他们有能力制定一个超越其部落根源和他们所依据的普什图族多数的治理模式,同时使该国远离经济危机或内战的情景。如果塔利班度过了这个关键阶段,我们可以说阿富汗正在走向一个更稳定的模式,在某些方面类似于伊朗的模式。在此之前,世界将拭目以待,看新的塔利班能否在外国军队撤出后建立一个治理阿富汗的等式,许多人希望这将是最后一次,希望该国有机会痊愈,并且希望2021年版的塔利班将是一个真正不同于20年前世界所知道的版本的塔利班。

来源 : 半岛电视台

相关文章

更多军事内容
点击最多